打开

救火时反被捅死的河北村支书:原计划年底结婚,曾给嫌犯买新鞋

subtitle
极目新闻 2021-10-21 16:11

极目新闻首席记者 曾凌轲

河北秦皇岛抚宁区任各庄村,40多岁的邱某顺点燃了自家的房屋。

35岁的村支书邱超和消防前往救火时,却遭到邱某顺阻挠。邱某顺持一把杀猪刀刺向邱超腹部,邱超最终因失血性休克,不幸身亡。

嫌犯邱某顺40多岁,离异,曾因打架伤人和寻衅滋事,两度入狱。前不久,他还将自己的大舅妈捅伤。

邱超担任村支书才半年,曾自掏腰包给村里安装路灯。他和未婚妻计划年底结婚,两人期待已久的婚礼再也无法举办了。令未婚妻王莉难以释怀的是,邱某顺出狱时,邱超还托人开车去唐山接他;见邱某顺没鞋穿,邱超还让王莉给他买新鞋;邱超还给他请来电工修复电路、帮交电费……

“我现在最想见邱某顺,问他一句为什么。”王莉泪如雨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邱超遗像和村民请愿书

救火反被捅死

任各庄村地处偏远,秦皇岛市依海而兴,任各庄村却离海边将近30公里。公交车最近的站点离村庄还有6公里。

10月20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任各庄村,因村里正在修路,记者从村口步行20多分钟才到邱某顺家。

邱福(化名)住在邱某顺家隔壁,10月7日早上5时许,他起床发现隔壁的房子正冒出大股黑烟。

他第一反应是先将自家电路掐断。“这一排房子的电线都是联起来的,一家着火其它房子也危险。”邱福说,自己文化程度不高,便让妻子赶紧拨打119,但妻子慌乱之中也担心说明不清情况。最终,邱福找到弟媳,让弟媳拨通了村支书邱超的电话。

邱超未婚妻王莉(化名)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平时自己和邱超住在县城,邱超每日往返县城和任各庄村办公。10月4号,为了处理老家一批刚做好的罐头,自己和邱超在村里住了3天。10月7日早上,天还是黑的,邱超接到一个电话,起床就出门去了。事后,她发现那个电话拨来的时间是清晨5时48分。

邱福告诉极目新闻记者,邱超和消防队员都到现场后,邱某顺不开门。消防员甚至不得不在邱福家的院墙边架起梯子,往邱某顺家里浇水。由于邱某顺一直阻挠救火,邱超才不得不拨打110 。

10月7日一早,听闻有房子起火,村民亢某和邱秋也来到邱某顺家门口。他们看到,邱超正在拨打110报警。“邱超给110打了好几个电话。”邱秋说。现场,亢某听到邱某顺喊了一句“谁在报警”,就冲过来持刀砍向邱超。“是一把木柄的杀猪刀,这么长。”邱秋用两只手指在胸前比划。据邱秋描述,那把杀猪刀和成年男子胸部一样宽。亢某补充称:“距离太近了,邱某顺两步就冲到了邱超面前,拦都来不及拦。”

邱超妹妹邱小侠(化名)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自己听闻出事后赶到邱某顺家,只见哥哥已经躺倒在邱某顺家门口,而邱某顺被消防员押在一旁。

记者获得一份由秦皇岛市公安局抚宁分局出具的鉴定意见显示,邱超的尸检结果为锐性外力作用于右腹部致肝脏破裂、腹主动脉及下腔静脉断裂,失血性休克死亡。

邱某顺家门口遗落的一只黑布鞋

嫌犯曾两度入狱

村民们都想不明白,邱某顺为什么将自家的房子点着而又阻挠救火。

据邱福介绍,邱某顺今年40多岁,离异,父母均已去世。离婚后,邱某顺一人住在父母生前居住的屋内,平日以种地为生。

虽然住在邱某顺隔壁,但邱福和邱某顺平日交流并不多。邱福说,因邱某顺家没有水井,所以时常来家里取水,但他取完水就走,也不跟自己说话。村里人都知道邱某顺此前曾因打架入狱。

一份2015年的法院判决书显示,邱某顺曾在抚宁一处玩牌的地方因琐事与他人打架,并用卡簧刀将对方脖子、肚子扎伤,致重伤二级,邱某顺因此入狱四年。邱小侠称,邱某顺出狱后不久,又因寻衅滋事被判了一年多,今年再次出狱。村民亢女士还告诉记者,9月底,邱某顺还捅伤了住在同村的大舅妈。

10月20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在邱某顺家看到,院门上还有血迹,窗户只剩下两个大黑窟窿。进入屋内,门口地上有一只遗落的黑色布鞋,地面有一堆收回来的核桃和栗子。右侧偏房内有冰箱等物品,左边偏房内的被褥则已经被烧成黑炭。

出事后,邱小侠和家人一直未联系上邱某顺的亲属。邱小侠说听说,邱某顺家里亲戚跟他都不来往,儿子在外面打工,妹妹邱玉(化名)多年前已经嫁至数十公里外的沟而湾村。

和村里大多数人家一样,邱超也是三间平房,水泥地面。右侧偏房是炕头,左侧偏房则堆放着刚做好的罐头。

10月20日晚,多位村民聚集在邱超家中讨论事发经过,猜测邱某顺纵火伤人的原因。有人提到邱某顺多年一直未领到一孩化补贴,为心怀怨恨,此次纵火、伤人均是发泄。

在邱小侠看来,也许邱某顺一直因为一胎化补贴的事情心怀不满。邱小侠说,邱某顺只有一个儿子,本应有一胎化补贴。虽然一年只有百把块钱,数目不大,但这份补贴一直未发到手。第一次坐牢出狱后,邱某顺就经常去乡政府索要这笔补贴。未果,他又质问村里的妇女主任,为此还挨了打。此后,邱某顺再次因持刀去乡政府闹事,最后因寻衅滋事再次被判入狱。

10月21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沟而湾村。邱玉的婆婆告诉记者,邱玉正在外抠扇贝,其与哥哥邱某顺已经多年不来往。近日,家人也听说了邱某顺纵火、伤人的事,但都不敢当着邱玉的面讨论。

邱玉的公公表示,邱某顺的不着调一直让邱玉颇为苦恼。多年前,邱某顺父亲死后曾有几万块补贴。在邱某顺的要求下,邱玉将补贴都给了哥哥。邱某顺出狱后,邱玉曾去任各庄村探望,但邱某顺没让她进屋。近日,邱某顺将大舅妈捅伤,邱玉还曾去医院探望大舅妈。邱玉的公公最后总结:“邱某顺可能还是精神不太正常,脑子缺根弦。”

极目新闻记者通过邱玉公公拨通了邱玉电话,对方以自己正在外干活为由婉拒了采访。

邱某顺家院门上还有遗留的血迹

上任才半年的好干部

邱超今年35岁,今年4月刚刚担任村支书,虽然上任才半年,但获村民诸多好评。他的遇害让村民颇为惋惜,大家正在联名给镇政府写信,希望能为邱超申请荣誉。

10月20日晚,极目新闻记者在邱超家看到一封由百位村民签名的请愿书。信里记录了邱超今年4月就任村支书以来所做的工作。请愿书最后写道:“望为邱超同志因公殉职给出公正评价和应有的荣誉和待遇。”

听闻有记者采访,还有村民特地过来表示,邱超是难得的好书记。村民亢女士至今还记得,今年夏天邱超自掏5000元给村里装路灯,又带着年轻人给村里把一条容易翻车的路加宽铺平。当时她还特地用手机拍视频记录了装路灯的过程。她拍摄的视频中,邱超穿着黑色短袖和牛仔裤,挖掘机的漏斗将他抬升至高处,邱超亲手将路灯装设在水泥柱上。“刚刚寻思任各庄村能好点儿,好干部又没了。”亢女士说。

另一位村民则说,邱超平时很讲义气,爱打抱不平。平时大家一起吃饭都是邱超抢着付钱。还有村民表示,今年夏天邱超还自己掏钱给村里的防疫站买了洗手液、驱蚊水等物品。

王莉至今不能理解,邱某顺出狱时,作为村支书的邱超还托人开车去唐山接他回村。邱超注意到邱某顺没有鞋穿,她还曾帮忙给邱某顺买了一双黑布鞋。刚出狱的邱某顺家里没有电,邱超又叫电工来帮忙修好电路,交了电费。

“我现在最想见邱某顺,问他一句为什么。”王莉泪如雨下。

邱某顺家院子

无法举办的婚礼

邱超的父亲去年因病去世,邱超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他的遇害,对于妹妹、继母和未婚妻来说,都仿佛“天塌了”。

邱超继母吴女士忍着眼泪说,自己和邱超父亲结婚时,邱超才四岁。虽然自己是继母,但邱超对自己一直很孝顺,想不到儿子竟以这样的方式离世。

邱小侠说,现在邱某顺已经被抓获。只希望政府能够给哥哥一个荣誉。

在未婚妻王莉眼里,邱超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今年两人经朋友介绍认识,相恋半年后本打算年底结婚。突如其来的意外却让王莉“懵了”。

在和记者的谈话中,王莉用得最多的词就是“懵了”。在村里看着邱超工作过的田间地头,她懵,在家里看着邱超安装好的柜子、书架,她也懵。

作为恋人,王莉心疼邱超。她说邱超四岁的时候母亲就不在身边了。上完高中就去市里的厂子打工,做安装设备的工作。去年父亲又患上食道癌,一查出来已经是晚期。“这种事放在村里很多人就选择放弃治疗了,但他借钱也要给父亲治病。”王莉说。

10月20日晚,王莉一边开车离村一边向记者介绍:“这条小路是村民们下田种地的路,三马车老容易在这里翻车。他就带人平整路面还加宽了。殡仪馆在另外一条路,我之前每天下了班就开车去灵堂看着。”

谈起原本安排在年底的婚礼,王莉说因为自己是二婚,对婚礼并没有过多期待,想着两个人领个证就行,但邱超总是说“那可不行”。王莉还说自己爱生气,但邱超总能用两句话就把自己逗乐。之前有一次,为送村民回家,邱超晚上12点半还没回家。“他怕我生气,又哄我说他的工作还多亏我在背后支持。”王莉翻出两人的微信聊天记录,回想起自己和邱超在一起的点滴。

王莉5岁的女儿也很依赖邱超。王莉说,虽然不是亲生,但女儿一直管邱超叫爸爸。邱超带她做作业、出去玩。邱超每天8、9点才能到家,女儿总是要等他回来再动筷子。渐渐地,每天家里吃晚饭的时间就一起推迟了。

说着说着,王莉突然抬起头茫然地问记者:“你说,如果那天早上我拦着他不让他去,是不是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谢子辉_NBJS16177
11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