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河南大妈待客午饭热馍加豆酱,游客1个馒头没吃完她翻了脸

subtitle
荆卫定人文摄影 2021-10-21 15: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期的连阴秋雨过后,摄影师一行人来到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农村地坑院采风,村中的大多数地坑都没有扛住这场大雨,到处都出现了坍塌的洞口,这具有4000多年历史的地坑院子满目残破,感觉这有可能是最后留下的记忆了,大家决定一家一家走过,尽量都给它们留下影像,也许是过于投入,不知不觉地错过了午饭时间,直到有人肚子发出声音,大家才意识到该吃饭了。

过路村子东北角,冒着炊烟的小院子外边站着一对老夫妻,他们似乎是认出了我们远远的招手示意,“你们又来转转啊,看看这村子塌成啥了,还没有吃饭吧,家里正在蒸馍,过来吃点热馒头。”红衣大妈的话音刚落,J老师便应了声“好好好,刚出锅的热馒头很好吃,今天赶上了就在你家蹭个饭。”大家便转身朝着大叔大妈的小院走去。

我们在这一带农村拍摄记录农村地坑人家已经有好多年的时间了,一来二去便和很多村民成了好朋友,这对老人便是其中之一,大叔姓马,今年已经66岁,他家原本也是一个地坑人家,前些年孩子们都走出农村,家里的经济条件也好转了,便在地面上建起了一个小院子,地坑下边作为养羊的地方,走到近处我们看到地坑上覆盖着塑料布,有一面的坑墙已有坍塌现象,大妈告诉我们说这次雨下的大又时间长,很多地坑已经承受不了雨水的渗透,所以才造成了塌方,自己的地坑因为养羊所以管理的还是比较及时,没有形成大面积塌方,为了安全起见都已把羊群安置到了地面上,损失不是很大,听她这样讲,我们也放下了心。

两位老人热情好客,不停地招呼大家回家坐坐,客随主便走进了他们的小院子,两间北房,一间东房和南房围成了一个小小的家,院心不大看上去也就是30平方左右的样子,“农村人家里比较乱,先坐在房子里等一会,馒头需要半个小时就会出锅,不要站着都坐下坐下吧。”今天是近期难得遇到的一个好天气,大家选择坐在了院子里的暖阳下聊天,便和大叔大妈拉起了家常,他们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儿子一家在市里生活,两个女儿两家人结伴到了南阳做生意,现在孩子们过得都比较好,大叔大妈平时在村子里继续过着农耕生活,种苹果和庄稼,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他们的那群60多只羊,虽说收入不是特别多,可是一年下来也有十多万,生活过得也算是相当不错

我们坐在院子里和大叔聊着天,大妈出出进进忙着做午饭,蒸馒头在东边的小厨房里的大铁锅上,小院里还有一个土灶台这是炒菜的地方,她一边做饭还不时地插上几句话,大妈说现在对孩子们都很满意,三家人过得都不错,现在的老人都是活孩子,只要他们过得好就行,家里只有两口人,身体都还不错,农活基本都能拿下,养羊收入还可以,小院子看上去不是很洋气可是生活2个人足够,儿子在市里买下房子就行了,自己老了和老汉住在农村有个窝就行,也没有必要再大兴土木了,你们可不敢笑话。说完大妈又吩咐大叔拿核桃给我们吃。

尽管我们坐在院子看不到大妈小铁锅里炒的什么菜,可是一阵油炸的响声过后不久空气中便弥漫着一种久违了的柴火饭香味,连忙起身跑到了小灶台前,看到了铁锅里金黄色的豆酱里的点缀着绿葱花,大妈说:“现在家里也没有啥好吃的东西,这是我们藏了很久的豆糁酱,香着呐,特意给你们炒上一大碗,今天中午我们就吃这个行不行?”“好的很,我就喜欢吃农家豆糁酱,这就是妈妈的味道,几十年没有吃过了,好好好。”女影友抢着和大妈说上了,3个人围在小锅前拍着大妈炒豆糁酱。

不知不觉大家聊了大半个钟头,大叔看了看表说道是下馒头的时候了,随后便走进了小厨房,他熟练地揭开铁笼盖,蒸汽裹挟着一种馒头特有的面香瞬间充满了房间,大叔丝毫也不在意铁笼圈的烫手,把三大篦子热馒头端了出来,看来这是他平时在家里任务,老夫老妻一辈子的默契便在这一刻展现无遗。

待大叔端出馒头大妈便走了进来接上了手,一个一个地翻腾着大馒头,这时候我们才看清,大大的馒头的确特别大,就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人吃的,大妈满脸流汗,全然不顾馒头锅里冒出的热气,按照既定的程式做着翻倒馒头的程序。

大妈人很热情,似乎察觉到了我们已经肚子饿的情况,一边翻倒馒头一边对大叔说,先拿几个馒头让我们去吃,生怕我们饿着肚子,农村大妈的淳朴与善良展现无遗。大妈的卧室收拾得干干净净,似乎与室外大相径庭,坐在里边便又回家的感觉,似乎到处都是妈妈的味道。

大叔招呼着我们坐在了茶几前,玻璃茶几上早已放好了大妈做的一碗辣子酱和一碗豆糁酱,大叔说:“不要客气,热馍加上豆糁酱或者辣子酱就是农村这个季节最好的饭菜,大家不要嫌弃,放开肚子吃吧”。大大的馒头超过了巴掌大,着实把我们这人几个不做体力活的人难住了,一人吃一个大馒头没有完都停下了动作,大妈走了进来看上去很不高兴,甚至带着生气翻脸的口吻说道:“你们是不是嫌弃我的饭菜不好啊,就吃这点?尽管吃,一个人吃不完一个馒头就别想走,要是搁以前你们来农村想吃我还不让你吃,现在农村不缺吃喝,吃不好就别想走!”听大妈这样讲,大家只好强行吃完了自己面前的一个大馒头吗,大叔和大妈自然地十分高兴。

吃完饭大妈走进了厨房继续整理她的馒头,她对我们先前的表现很高兴,说道:“虽说今天午饭简单再也不能简单,甚至可以用极简来形容,你们却能吃完饭菜,说明你们不嫌弃我农村人,我很高兴,咱们以后就是亲戚,欢迎你们常来常往,只要喜欢我随时给你们做农村家常饭。”

坐在大叔大妈的房间里我们有拉扯了一会家常话,他们感觉很高兴,看上去似乎就是在款待回家的孩子,大叔说:“你们今天吃完了我家的豆酱和馒头就没有见外,能看得起农民,我们就是一家人,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以后来了就在我家吃饭休息,现在农村人有吃有喝,管的起几顿饭。”融洽的气氛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大家愉快地交谈,欢声笑语响彻在这个小小的农家小院里。

因为还有大半个村子没有转遍,半个小时后我们谢过了大叔大妈的挽留离开了,两位老人家把我们送不出了门外,感觉就像是在送自己的孩子一样亲切。这次的游摄原本看到塌陷的地坑院子沉重的心情瞬间也就烟消云散,一个大馒头一碗豆糁酱,面香夹着豆香让我们值得回味一生,那是地坑院子里的味道,更是妈妈的味道,家的味道。回程的路上W老师说很后悔没有给老人路点钱。【想看到更多的百姓故事请点击右上角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