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000万粉的“网红鼻祖”罗玉凤被封:她丢掉的不是脸面,是底线

subtitle
杨培川 2021-10-21 15:16

1000万粉的“网红鼻祖”罗玉凤被封:她丢掉的不是脸面,是底线

2008年,身高1.45米、23岁的罗玉凤在上海高调且高要求地征婚,这种“不要脸面地豁出去”,加上“雷人语录”、脸皮够厚,让她火遍了2G、3G时代的互联网,成为初代网红,也可谓是网红鼻祖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走入社会谋生的人,会打交道、脸皮厚、能够豁出去,有时候不是缺点,反而对生存大有裨益,脸皮薄,吃不着,脸皮厚,吃块肉。

客观来说,罗玉凤若不是凭征婚和雷人语录走红,很大可能就是一辈子教小学,也难有较好的姻缘,以及较大的收益。

自称9岁博览群书,20岁达到顶峰,智商前后300年无人能及,征婚要求必须是顶级高校博士,25到28岁,身高176到183,这种自我的过分夸大,加上在陆家嘴发传单高调征婚,很大程度上就是纯粹地博眼球、吸睛或者说哗众取宠。

因为她自己以及大众都明白,她的征婚要求和自我夸耀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这是一种吸眼球的“审丑”。

奇妙的是,她的走红方式并没有被淘汰,反而在短视频兴起的今天,依然被一些网红所借鉴,例如所谓“人类高质量男性”的徐勤根,以油腻成名后借机敛财,且成名视频本就动机不纯。

还有一些争奇斗艳的扮丑、卖丑网红,在所多有。一个人的长相、样貌,基本是先天基因所决定,按理说我们大众不应褒贬,但是当一个人故意以此为卖点,营造反差,昂首阔步地走到荧幕之前,那任人品头论足也是理所应当,甚至在罗玉凤本人期许之内了。

罗玉凤并不傻,她是完全明白这些的,她曾经说过,她知道大家关注她、吐槽她,无非是因为她的丑。

长相与惊人言论的不匹配,这也超出了一些人的忍受范围之内,因此罗玉凤在2010年被人在公开场合用鸡蛋砸过,说她是炒作。

换一种角度看,抛开炒作和在互联网初期寻求一种出名方式走向成功,凤姐式的自信,客观上也有正向的一面,仿佛在昭告世人,身高、样貌不足的你,也可以成名,即使无法名利双收,至少你也可以拥有自信。

而不是自卑地把头低到尘埃里,任人欺凌,知耻而后勇,如果她秉持此种正向的一面,或许能走得更远更久。

但她2010年出国之后,却选择了在网上碰瓷和继续自我炒作,这种无端的碰瓷终究是会反噬的。

她生怕自己不红了,没了流量、名气与热度,因此就各种碰瓷大明星、大名人,声称要和他们怎么怎么样,这在道德层面还没什么,但她同时还对一些公共事件持一种不良的态度见解,来哗众取宠。

这委实是挑战道德的底线了,为大多数人所不能容忍,如2011年罗玉凤发表蔑视我们生命的高铁评论,之后还调侃汶川地震、南京大屠杀等,迎接她的结局,就是在今年,12年来的1000万粉丝,一夜归零。

从巅峰到低谷,只在一念之间,由于贫穷、身高相貌的没有优势,罗玉凤无疑也有像我们普通人一样的孤寂彷徨和不被理解,陕西著名杂志《延河》曾经收录了凤姐的几首诗,其中一首《这是个优胜劣汰的世界》,写道:

“从天空落下的黄沙,与这个世界无关,与滚动的人群无关。

清洁工在收拾一个,从树上掉下的橘子,无家可归的橘子。

晨光中,一只刺猬招摇过市。”

这首诗并不差,可以窥见她的内心,招摇过市的刺猬,正像她用雷人语录、高调征婚、自我夸耀的一根根吸引人的刺,来防御和掩饰自己的自卑、以前的不被关注、不被正视。

同时她似乎也在说明,招摇过市的刺猬比于人无碍的黄沙、无家可归的橘子要活得好。

但“文如其人”的评价并不正确,因为文可以虚伪,而人是复杂多面的,互联网上的彼此接触和情绪宣泄,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人的价值与尊严,让她和一些人口无遮拦。

如果说凤姐的一些“丢脸”事迹,无可指摘,那么在灾害和公共事件上的肆意宣泄输出,就不是不要脸面那么简单了,她这样做,丢掉的不是脸面,而是为人的底线。

德胜才是君子,才胜德是小人,德才兼亡是愚人,与其得小人,不如得愚人,靠炒作获得名利,大众也都能容忍,见怪不怪,无可厚非,但成名后要走得更远,德和才都很需要。

封禁她的1000万粉大号,是很正确的,避免了更多的人,去模仿和借鉴,而且她粉丝众多,言行影响也就不小。

属于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也希望后来者们,能有更正向的导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