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抖音上的女飞手,让无人机成为新农具

subtitle
五环外 2021-10-21 14:33

作者 |车卯卯

编辑 |张假假

暴躁农业有多难?

最近一部农村真人秀记录片爆了,《克拉克森的农场(Clarkson's Farm)》豆瓣评分9.6,这部纪录片讲述了一位英国亿万富豪被啪啪打脸的爆笑故事。一位英国亿万富翁买下一处占地六千亩的农场,看着绿油油的农场心生妙计,决定“我要自己务农。”

为此还“全副武装”上阵,暴躁老农在线耕作,用兰博基尼耕田、用无人机放羊、给绵羊做B 超·····所有听过的,没听过的现代化的高超技艺,这位老农都用上了,结果依然免不了被公开“处刑”。

全年无休、担惊受怕,最后盈利“高达”144英镑,约合人民币1300块,一天能赚3块5。此前这个老爷子一年收入是上亿级别。

网友看后总结了这么一句话,获得了不少人的高赞支持:一句话,农民真是太苦了。

当种田照进现实,真的有这么难吗?

农业,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个分量极重,但在公众眼里却出镜率不高的领域。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人口众多,农业需要耐心,需要技术,也需要很多因地制宜的发展路径。

那现实中,我们的农业到底发展如何,田园牧歌是否存在?英国暴躁老农的痛苦遭遇,我们是否也遇到了?

这些宏大问题的答案,可能就藏在一个个抖音镜头里。

01 “我是我们村唯一一个有‘飞机’的!”

2021年10月13日上午9点,江苏徐州睢宁县岚山镇岳庄村的一处大蒜地里,31岁的王晴晴像个游戏玩家一样熟练地操作着手里的遥控器,伴随着“吱吱吱”的刺耳轰鸣声,三五十斤重,宽0.5米,高1米,小孩高的高无人机在她的注目下起飞,旋转,腾空,飞向远方。还没等缓过神来,无人机六个叶片下方呲呲呲几声,周围的人已经深深呼吸了一口刺鼻的黄色农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蒜地里正在打药的无人机

岳庄是一个典型的苏北村子,秋初时节绿油油的的高粱长势喜人,隔壁刚刚耕过的大蒜地农民们正在忙着打药施肥。一条马路之隔的小区,就是农民们新农村改造后的新家,整洁划一的水泥路面,宽敞明亮的二层楼房,除了摊开晒在街边的玉米粒和农具,你或许已经察觉不出这是个农村。

王晴晴家对面的高粱地

王晴晴是这片农田区远近闻名的女飞手,眼下她正在帮一户蒜农地里打农药,工具就是她手里的无人机,150亩大蒜地,她花了3个小时就打完了,这效率相当于15~20个农村劳动力一天的工作量,当然收入也很可观,半晌功夫挣了1000多块。中午她开心地请大家下馆子。

过去三年,每天开着自己的上汽五菱,驮着无人机四处给附近村庄的农田打药,施肥,这成了王晴晴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我是我们村唯一一个有‘飞机’的”。

“飞机”是当地人对植保无人机的俗称,植保无人机,顾名思义专门用来农林植物保护作业,过去几年在江浙一带的农村,通过无人机替代人工播种打药施肥正变得越来越流行。王晴晴家里有两台植保无人机,一台购于5年前,一台购于今年年初。

王晴晴家的一台无人机

王晴晴清晰记得5年前买无人机的初衷,“我老公在人家地里帮忙,瞅见这个雇主家里有一千多亩地根本忙不过来,都是从外地雇无人机打药,当时就琢磨着干这个肯定未来有市场。”

如今,王晴晴暗自庆幸老公当时颇有远见的眼光,他们一家正好赶上了农业植保无人机起步的好时候。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植保无人机只有2524架,到了2019年这个数据已经成为5.5万余部,作业面积4.5亿余亩。这个赛道也涌现出大疆、极飞等优秀厂商。

王晴晴家的两台无人机,每台价格都在五六万元以上,对于一个普通农村家庭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没想到很快收回了成本不说,还让本来只能照顾家庭事务的王晴晴现在每年都能通过出租无人机给家里带来十多万的额外收入。

“每年春天耕地过后两个月最忙,天天都是单子,一天赚个三四千不是问题。” 打农药一亩地5块钱,施肥一亩地6块钱,至少要100亩土地起,土地越平整越好,这样障碍物最少,有利于提高打药效率,这两年摸索下来,王晴晴早已总结出一套有利于农户,也有利于自己的合作原则。

王晴晴正在农田里帮农户打药

但起初,农户还不能完全信任这个新来的农具,跟人工相比,无人机打农药需要配备的水很少,主要依赖高浓度的农药原液,稀释度降低了很多。

村民的不解还有对这个农村女孩的质疑,一个农村女孩子能开“飞机”,还能挣钱养家糊口?起初,这个疑问,王晴晴的母亲也有,

“我们家这姑娘,不瞒你说,她结婚前都不知道家里地在哪,现在天天晒得乌黑乌黑,现在啊我们周边谁谁家多少地,她比我还清楚。” 说起女儿,王晴晴母亲言语中透露着心疼,但难掩自豪的神情。

从没下过地,到成为村里远近闻名的女飞手,这些年帮到王晴晴的,不仅仅是老公5年前的眼光和坚持,还有当下的互联网。

4年前,王晴晴开了抖音账号,每次带着“飞机”干完活儿,她会打开抖音录几个自己操作无人机打药的视频,起初只是好玩,后来慢慢地随着发的视频越来越多,她发现抖音能帮到自己的越来越多。

这种帮助,首先体现在同行的你追我赶上,如何拍出好视频,如何把视频宣传好,如何通过学习视频提高技术。

比如如何把无人机拍摄得高大上,视频画面上如果打上了太多字,到时候显示不出来怎么办,如何减少田地里噪音·······一系列细致问题,王晴晴都会思考。

经常刷视频,也让王晴晴和老公在一些购买决策上获得了启发。继续买大疆还是极飞?各个型号用电量,成本有什么区别,工作效率如何,这些在很多女飞手视频下方都有各种互动的讨论。

王晴晴的抖音列表里,关注了一个名叫“歆歆90后飞手”的女飞手,“这个女飞手拍摄视频有节奏感,而且配字也比我的清晰,直接。人家的播放量比我高很多,我还得多学习”。

平日里,王晴晴抖音关注的女飞手

据不完全统计,抖音上目前数千个女飞手的相关视频。王晴晴一边拍一边摸索,慢慢也尝到了甜头。

王晴晴爱拍抖音视频,每次打开她都喜欢用美颜特效自拍,长期在农村打药,她的脸有点被晒黑了,衣服也经常被农药“污染”地狼狈不堪,就连前段时间刚做的莫兰蒂雾霾蓝色的指甲油,也已经被农药腐蚀地微微泛黄。但重回到抖音镜头前时,王晴晴又找回了自信。

通过抖音,王晴晴快速打开了自己的潜在客户圈,今年年初,王晴晴抱着试试的心态,花50元在抖音上做了一个小小的推广,这个推广让她在抖音上小火了一把,那次的播放和留言都是历史最高值,最重要的,基本上把附近村里的人都认识了一遍,“基本上周边方圆十里的,都知道我了,我抖音号的很多留言都是隔着不远村里的人,都听说过或者认识的,有的微信可能没加过,但也会经常来点赞留言。”

其实,远在千里之外,全国各地还有无数跟她一样的女飞手们也会每天开完“飞机”后发个抖音,同时默默学习,观看着其他的女飞手视频。

这批人年龄不一、地域分布广泛,她们在相互分享,学习,这些从未谋面的农村新女性,进行传统的农业作业,进行新型农业的耕作与升级。

一位抖音女飞手的视频下,可见各种网友的聊天搭讪

除了这两年猛烈爆发的市场需求,互联网(抖音)的协助,女飞手工作的灵活性,也让王晴晴坚定地要把这个生意做下去。

两个小孩如今都在睢宁县城读书,王晴晴每天带着飞机在村里打完农药,下午3点就要去县城接小孩放学,晚上辅导完功课次日早上送完孩子再赶回村里接单。相对一天12个小时工厂女工生活,这让她挣钱,顾家两不误。

她就在镇上租了一个三室一厅,一年租金1万6, 但县城房价这两年涨得厉害,好一点的就要七八千一平, 当地平均工资也不过两三千,“这两年要好好奋斗,争取买一套房子。”

说到买房,王晴晴有点羞涩地找人请教如何更好地拍摄短视频,让更多的人知晓,她的问题,可能也是全国各地很多女飞手共同的问题。

在抖音上,王晴晴刷到过600公里之外湖北黄冈的另外一个女飞手,这位素未谋面的女飞手的故事,可能会给王晴晴带来启发。

02 千里之外的女飞手,半边天和无人农业

今年35岁的张汐生活在距离徐州600公里外的湖北黄冈黄梅县,家里两个孩子。为了照顾在县里读书的孩子,张汐放弃了外出务工,选择了在县里的服装厂当一名技术工人。

身为黄冈人的张汐觉得很值,黄冈曾经是全国最出名的教育大市之一,重视教育是黄冈人的传统。张汐所在的黄梅县的黄梅一中口碑仅次于黄冈中学:2021年600分以上就有310人之多,一本率90%以上。

毕业后,张汐去了工厂工作,丈夫通过开挖掘机帮当地农户维护田地,夫妻两人一年下来收入还算可以。当地年轻人亲自从事农业种植的越来越少。张汐家也一样,家里的田地全靠老人打理,公公已经年近60,这些年下地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基本上都要请同村人帮忙伺弄稻田。

每到农忙时节,村里是请不到年轻人来下地的。一个村子只有区区二十来个还在亲自下地的农民,基本上都是公公的同龄人,有的身体好点,有的身体差点,但都早已不复年轻时候的精气神儿。那种张汐小时候劳动力人人下地种田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

张汐一家遭遇的问题,是一个时代农村转型的缩影,随着农村青年男性及其他劳动人口纷纷进城入工厂打工,或是在建筑和服务等行业务工,留守在农村和土地上的家人中,女性成了那个必须撑起家庭的代表,既要照料年迈的老人,又要盯着孩子的学业,还要想法设法增加田地里的收入,怎么办?

家里谁也没想到,解救张汐夫妇的,竟然是跟抖音的一段“意外姻缘”。

2019年,张汐的丈夫在刷抖音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无人机播种的视频。他立马兴奋的发给张汐看:这样爸就不用那么累了!

抖音上无人机女飞手部分视频截图

张汐也觉得可行,夫妻两个立马通过私信联系了无人机厂家,一听价格却有点犹豫:一套设备下来要6万多元。这个价格相当于张汐好几个月的工资。

虽然没有购买,但张汐记下来这个消息,有事没事总喜欢在抖音上看无人机播种,打药的视频。每次看到无人机略过农田,那些飞转的螺旋桨和扬起的风浪,总让张汐有些手痒。

而且,张汐看到了抖音上非常多女性在操作无人机。她们的视频更精美,配乐更悠扬,女飞手操作的姿态潇洒而自得。张汐有些心动了。

张汐和丈夫商量了起来:无人机不像传统农业机器,体力付出不大,男女都可以操作。如果家里购入一台,张汐可以和丈夫一起学。两个人都能使用机器,这样不仅可以搞定自家的田地,还能服务周围的农户们,赚取点外快,补贴家用。

恰逢家里的大宝读初中,张汐想花更多的时间在孩子的功课上,就辞掉了服装厂的工作,专心搞起了无人机。

“你媳妇这个机器靠谱吗?” 无人机带回家,村里人都来看。老一辈的人都觉得拿个遥控飞机来播种,打药有些不可思议。人工几十年的经验岂能是一台飞行机器能代替的?

张汐决定从自己田地入手,2021年6月初风和日丽的一天,张汐喊上公公和村里几个资深的农户一起来看自己给土地施肥。

张汐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拿起演练无数遍的遥控器,她按下了启动键。

“这弄得很好的哇” ,不到五分钟,无人机就把整个张汐家的田地飞了一遍。公公和几个伯伯到田里面仔细看了看:喷洒很均匀,整个田地都覆盖到了,间距也非常规整。“真不错真不错” ,大家都对这个新的农业工具赞不绝口。

正在田地里开无人机的张汐

抖音上的传播,帮张汐把口碑加速扩散。张汐也很快乐,她的时间跟在厂里面的时候比较,更自由了。村里面的孩子都喜欢围着她,看她操作无人机。好朋友也帮她拍了很多短视频,通过她的抖音账户分享出去。县里面有三十多位飞手,张汐应该是镇上的第一个女飞手,她们的队伍一直在不断扩大。

渐渐地,抖音甚至也成了张汐无人机生意的一个重要获客渠道。开始有人从抖音找到张汐,尤其是附近的本地人,很多人上来就邀请张汐帮他们的田地打药,播种。六七月份张汐还不算忙,有些亲朋好友介绍零星的顾客过来,到了八九月份,张汐已经忙到不可开交的程度,最累的一天飞了600亩地。

张汐抖音视频留言里找过来的生意

在最炎热的季节里面起早贪黑,热爱生活的人,真诚对待土地的人,助人也助己。

03 当农忙不再成为一道难题

伴着轰鸣的起飞声,无人机翱翔蓝天的画面,常常在抖音上获得无数点赞。女飞手们的农田作业方式不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而是仰望蓝天白云,用一部智能遥控器遥控无人机。

无人机风驰电掣般从田野上飞过,身后拖着长长的雾状线条,将药滴均匀落在农作物叶面和根茎部。

女飞手们找到了充分展示自己的舞台,同时,无人机成为田野上空最美的“舞者”,起飞、前进、悬停、降落一气呵成,一天内可以完成对上千亩、甚至是上万亩田地的喷洒作业,不仅让农民把饭碗牢牢地端在自己手里,也让智慧农业落地生根。

抖音上的女飞手,让无人机成为新农具。新农具,也帮助和成就了她们。

刀耕火种的古代,女性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这是社会地位和传播载体的局限。到了拖拉机时代,女性的露出更多是海报式样的千篇一律的钢铁形象,缺乏个性。而在当下,通过互联网,通过抖音,女性大量涌上平台,爱美、勤奋、好学、善良的个性层出不穷,自己记录自己,自己被别人记录,自己记录他人。

如今,女性可以上九天揽月在空间站作业,也可以在农田里操纵无人机。

这都是这个时代最真实的影像。

注:王晴晴,张汐为化名

-END-

环外互动

CHAT WITH ME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