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劫杀的恶魔,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堪称专业户连杀9人

subtitle
不语却知心意 2021-10-23 07:31

本文节选自网文《隐秘的欲望:走进连环杀手的内心世界》,作者:彭九戒,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夕阳西下,天边一片红霞。

在广西省象州县大乐镇龙屯村,一条周围都是田埂的村道上,黄顾祥正牵着两头牛慢悠悠地往前走。

年近节到,他把村里收来的几头牛拉到金秀县桐木镇售卖,剩下两头未售出,这才牵着牛在打道回府的路上。

他不知道的是,在卖出第一头活牛把钞票装进自己衣袋里的时候,他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天色渐渐灰蒙,黄顾祥赶着两头牛缓慢前行,加上他已年过五十,步伐自然没能太快,而他身后不远处一个身影已经悄悄追了上来。

那身影越来越近,可是黄顾祥却依然没有察觉到危险。

只见这身影举起一把铁锤,毫无预兆地就往黄顾祥脑袋上砸了下去!

黄顾祥完全没有防备,这一锤击敲中他的后脑勺,他的脑骨当即破裂,鲜血和被铁锤敲飞的稀疏头发一同跃上了半空。

下手之狠,可见一斑。

黄顾祥没能作出任何反应,就被这重重一击锤倒在地。

他面朝天际,瞪大双眼想要弄清楚发生什么事了,但迎接他的,却是那比拳头还要大的铁锤!

“砰”一声闷响。

这并不是黄顾祥发出的声音。

这是铁锤砸碎骨头发出的声音。

黄顾祥那张脸凹下去一个洞,鲜血涌了上来,就像西瓜被砸开一个洞口那样。

见黄顾祥再也没有了动静,这身影立刻把他拖进了旁边的甘蔗田里,这一片甘蔗田生长得正好,人走进去都能被淹没。

随后,他迅速把黄顾祥身上的现金洗劫一空。

为了扰乱第一现场,为了不那么早被发现尸体,他还把对方的衣物剥下来扔到较远的另一个地方,而黄顾祥卖剩的那两头牛,也被他撵得远远的。

做完这一切,他回收起那把沾染了血迹的铁锤,迎着即将落入山岗的斜阳,从容离开。

他不慌不忙地把杀人凶手放进一个编织袋里,踏着轻松的步伐回自己的家,在遇到熟人的时候,他仍能像往常那样打招呼问好。

毫无破绽。

如此冷酷干练,却又残忍至极,怎么也不像是他的第一次作案。

但这确实是他第一次杀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人名叫黄金福,他在短短两年内连续残杀 9 条人命,瞄准的目标都是当地盛兴的活牛买卖从业者,他采用铁锤、石块、斧头等凶器杀死受害者进行抢劫,成为震惊一时令人闻风丧胆的 “牛魔王”。

在此案中,黄金福拥有非常高超的作案手段,行凶时智商极高,正因如此他才一次又一次逃过警方的侦查。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是他作为 “凶手”与作为 “家人”之间的巨大反差。

这种反差有多难以让人接受?

在黄金福被捕并认罪后,他的妻子无法接受现实,竟抛下了他们年仅两岁的儿子直接服毒自杀!

2

小半年过去了,黄金福安然无恙,警方完全不知道那次案件与他有关。

时间来到 2002 年 7 月初,七月正是广西的桂七成熟之际,黄金福的老丈人有几亩果园,收成很不错,需要人工摘收。往年黄金福的妻子都会回去帮忙几天,但今年不一样,六月份的时候她验出了身孕,怀孕前三个月都要养胎,不能劳作。

黄金福知道此事之后,为了让妻子安心养胎的同时不去担心老丈人的果园,他二话不说便主动请缨前去帮忙。妻子听闻也异常感动,在她的眼里,自己拥有一个温柔体贴的好丈夫。

这种事情不仅仅发生在她怀孕期间,黄金福非常疼爱妻子,平常在家里总是抢着干农活,不让妻子累着。

但在妻子看不到的地方,他却一转脸,立刻化身成恶魔。

从老丈人家回来后的第二天,2002 年 7 月 9 日。

黄金福在象州县寺村镇接了些杂活,做完工作后路过牛行,无意间看到某个五六十岁的牛贩正好完成交易,现金把他的口袋都撑得鼓鼓的。

黄金福顿时心生歹念。

但此行的他并非出来物色目标进行抢劫,身上自然也没有携带称手的工具,因此他只能暂时一路尾随该名牛贩子。

不久后,牛贩子来到了寺村镇杨梅村,并沿着一条乡道往前走。

这村子偏山林,住户不多,而这条乡道黄金福相当熟悉,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稍微计算了一下该名牛贩子移动的速度,随后快步从田垌抄近路走到对方前面,在一处四下无人的偏僻路段静静候着。

至于武器,则是他随手捡起来的一块坚硬石头。

这一段抢劫与杀戮非常戏剧化,根据被捕后的黄金福所描述,因为那一段路并没有很好的埋伏点,所以他采用了一个极需演技的方法:

他右手紧抓石块放在身后隐藏起来,自己则弓着身子,朝那名牛贩子走来的方向装作在地上寻觅物件的模样,他一边焦急地探寻,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这演技,还真骗到了前方走过来的牛贩子,他见黄金福那焦虑的表情,忍不住上前问他在找些什么。

而黄金福二话不说,反手从身后抡出石块,直接朝着对方的头上敲了过去!

猝不及防的一击,让这名牛贩子当即便脑袋往后一仰摔在地上,动弹不得生死不明。

黄金福随即想把对方拖去更隐蔽的地方,可这时突发状况来了,在乡道远处正驶来一部摩托车,那发动机排气管发出的突突声,在寂静的乡间小路显得尤为吵闹。

黄金福才刚把这昏死的牛贩子往路边拖,根本来不及掩藏起来,情况紧急,他当机立断第作出了一个决定:

继续演戏。

他把这牛贩子反身趴在泥土地上,侧着脸以隐藏起他头破血流的半张脸,而他则骑在对方腰背上,把牛贩子的一只手臂反手扭在后背,等那摩托车靠近之时,他故意大声吼着叫骂一些内容:

“笨戳!”

“你个野仔!”

“打你又怎样?”

那摩托车上的司机仅仅是侧目瞄了几眼,也见怪不怪,因为这里民风彪悍,乡里之间的人发生摩擦打一架就像家常便饭那样正常,也不值得停车下来观看。

摩托车果然呼啸而过。

黄金福见车子走远,才继续把那牛贩子拖到更偏僻的地方藏了起来,并把他身上的现金洗劫一空。

期间,他发现这牛贩子尚有一丝鼻息,于是又捡起一块石头,瞄准对方的头颅猛砸了好几下,把对方那张脸砸得血肉模糊坑坑洼洼,完全看不出是一张人脸,更像是一个被砸烂的肉球。

一时是个疼爱妻子勤奋劳作的好男人,一时又是个心智缜密残忍无度的杀人魔,这就是黄金福。

一个谁也无法知道他是如何随时切换身份的男人。

3

黄金福杀人的目的非常清晰:钱。

他抢钱,却不是为了让自己的家庭生活得更好,而是为了支撑他染上的一个恶习:赌。

即使黄金福的妻子非常厌恶他这个恶习,但黄金福就是改不了,他的赌瘾非常深,甚至比他对妻子的爱还要深。

至于他为什么只盯着牛贩子?

因为从事这个行业的牛贩子,不少都是五十岁往上的中老年人,易于制服。而且活牛市场的交易简单直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意味着卖完牛的人身上一定有现金。

2002 年 11 月 9 日,黄金福想去赌钱,可是身上没有钱,一分钱都没有。

黄金福偶尔去做杂工的老板是他家熟人,老板知道黄金福妻子怀孕后,就再也不给他发工钱,怕他赌掉,而是让其他小工直接送到黄金福家里,交给他妻子。

所以黄金福身上是真的一点钱都没有。

可是他有搞钱的工具:

一个编织袋,里面装着一把铁锤。

他来到迁江镇,这里有个市场开放活牛交易集市,他就在四周乱逛,并暗中物色目标。

有市场,就有交易。有交易,就有现金流动。

黄金福很快瞄准了一个名叫盘伟光的人,这人已经六十多了,是这一带脸熟的牛贩子。黄金福见到他的时候,他刚刚好把手中的两头牛都交易了出去。

那些交到盘伟光手上的百元大钞,让黄金福双眼冒出了贪婪的光。

尔后,黄金福开始尾随盘志光寻找机会,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方庆水库旁边。当时的水库没有任何安全设施,路的旁边就是水,而且水库占地范围宽阔,黄金福环顾四周都没有看到其他人影。

这就是机会。

黄金福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从编织袋内掏出那把铁锤,趁着盘伟光没有察觉,一锤直接爆了他的头!

盘伟光踉跄几步,脑袋上的血液流了下来,他摇摇晃晃地坚持了几秒钟,终于重重地往旁边倒了下去。

黄金福正要上前进行抢劫,可是这时他却发现,远远的地方有人正牵着一头牛走过来,看样子也是要去镇子里卖牛的。

这可把黄金福吓坏了。

水库周围可是空旷得很,没有大树也没有巨石可以藏匿尸体,这可怎么办?

黄金福在短短的几秒钟内,就想到了解决办法:

他把盘伟光的外套扯下来,把头颅流血的地方给包裹住,然后把整具尸体都推进了水里面,外套包裹住伤口是为了吸血,不让他流出的血液染红水面。

但人的尸体,是没有那么容易沉下去。

黄金福自己又跳下水去,把盘伟光推到比较深的水域,然后用双脚把他的尸体踩到了水底,最后卡在一个凹坑内。

这样一来,当远处那个赶牛的牛贩子走近的时候,黄金福已经从水里出来了。这水库经常有人下去捞鱼,所以哪怕他全身都湿漉漉的,那牛贩子也没有多看他几眼,而是径直路过朝着镇区的方向继续赶路。

就这样,黄金福的诡计得逞,又逃过了一劫。

等那过路的牛贩子走远后,他才把盘伟光的尸体拉上来,搜罗他身上的现金。

最为机智的是,在完成这一切之后,他没有把盘伟光的尸体再次推下水库,而是把他往相反方向拖着走。

黄金福把他扔在了离水库更远的,过腰高的一堆杂草丛中。

因为他猜想到,如果是水库里发现了尸体,说不定刚刚看到自己下水库的牛贩子想起这件事会生疑,会给警方报信。

他的猜想是正确的。

盘伟光的尸体三天后才被发现,那时候第一犯罪现场早已被毁,证据无法收集,甚至连尸体都已经腐烂不堪无法辨认,警方根本就没办法展开侦查。

黄金福,自然完全没有被怀疑。

他拿着那些钱去赌去挥霍,他会输得一干二净,他也还会,继续杀人。

4

而 2003 年,这个让人畏惧的牛贩子杀手,却忽然销声匿迹了一整年。

因为这一年年初,黄金福的妻子诞下一个儿子,新生命的到来让黄金福喜悦不已,他也安心地在家里服侍妻儿,没有再进那些地下赌场。

不需要大量赌资,他便不需要去杀人抢劫了。

他身上的转变也让追查他的警方人员陷入了困惑,前面几桩案件且尚未告破,参与案件的警员们天天警惕着这 “牛魔王”再次出现,可是他却忽然销声匿迹了。

他消失了超过一年的时间,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离开这块地方,这里也不再受到他威胁的时候,他又回来了。

2004 年,黄金福的孩子已经会走路,妻子也能照料好家庭,于是他又开始参与到那些地下赌博中去了。

当然,他永远都是输钱的那个人。

缺钱了,他又想到重操旧业,而前面多次的杀戮让他轻车路熟,他没有过多考虑就提着编织袋,来到了附近鹿寨县的一个活牛交易市场里。

只逛了一个上午而已,他就瞄准了一个目标:

年过六十,刚刚把三头牛都卖了出去的老头子,黄兴军。

黄兴军卖完牛拿到现金后,立刻开始往家的方向而去,他家住在雒容镇,从市场回去需要沿着铁路一直走。

这条铁路修在县区里面,旁边就是街道与住宅,行人也多,黄兴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 “众目睽睽”之下遇害。

黄金福的这次杀戮,连电影都不敢这样拍。

一列火车呼啸着经过黄兴军身边,正好挡住了对面行人看过来的视线,黄兴军全然不觉,身后已经有人把魔爪伸向了自己。

火车全部车厢都经过,只需要短短一分钟,甚至不到一分钟。

火车把整个画面分割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黄兴军这边,荒无人迹。

县区那边,人来人往。

黄金福没有丝毫优柔寡断,他从编织袋掏出铁锤冲了上去,对着黄兴军的后脑勺连续猛敲了三下!

血肉横飞。

黄兴军后脑勺上的脑骨都砸破,一大片头皮连同头发被铁锤敲得飞了出来,他的呼喊声被火车经过的噪音完全掩盖,没人能够听到。

尔后,他倒了下去。

黄金福立刻俯身搜索他身上的财物。

钱到手,他把铁锤装回编织袋,迈开步伐,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往前走。

火车终于完全经过。

黄金福已经和黄兴军的尸体拉开了一段距离,在失去火车这道屏障之后,黄金福毅然穿过铁轨,坦然地走进了市区,他那普通的身板样貌,也完全淹没在了人来人往之中。

在黄兴军的尸体被发现之时,黄金福早就消失无踪了,他短暂停留在铁轨那一侧的画面,也完全没有人专程注意到。

因此,没人能够指认他。

他的胆量之大,他的心细如水,在这场重新回归的杀戮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案件中能够展现如此的高智商,高心理素质,按道理他是很难被抓捕归案的。

但他当然是被抓捕了,不然以上案件也无法大白于天下。

而其中最大的原因,只能归咎于一点:

黄金福心理的分裂性。

在妻子孩子等家人面前的黄金福,在赌场案发现场里的黄金福,他们完全就不是同一个人。化身为杀人恶魔的他可怕至极,无人能挡,但变回原本那个自己的黄金福,却能轻易露出致命的马脚。

2004 年 12 月 4 日,黄金福再度出击。

他打听到了一个需要买牛的牛贩子,名叫韦敬业,石龙镇大塘村人。

需要买牛,就一定有现金。

而大塘村前去活牛市场,必须经过一个偏僻的地方,大利岭。黄金福早早就藏匿在树丛中,手握斧头,静静等候。

大利岭一带虽然偏僻,但六十多岁的韦敬业已经走过无数次,所以完全没有任何忌讳,也没有防备。

也不知道黄金福的斧头砸在他头顶的那一刻,他有没有一点点后悔。

那种双手握持的砍树斧头,只消一劈,韦敬业的头盖骨就被砍破,大脑一分为二,斧刃甚至直达眉心。

彻底一命呜呼。

韦敬业倒下后,黄金福迅速将对方尸体拖进旁边的甘蔗田,并搜走了他身上的所有现金与值钱的财物,其中就有一部崭新的手机。

随后,黄金福细心地把一些甘蔗叶摘下来掩藏尸体,这个举动令韦敬业的尸体足足两天才被发现,警方自然也没能从中找到太多有用的线索。

但通过这个案件,警方确定此前在这一带抢劫杀害牛贩子的连环杀人狂又回来了,于是也尽最大力量调动警力,开通更多警民合作的窗口,接收一切民众提供的线索资料。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黄金福被举报了。

举报者是他的一名同乡,而举报的原因是,黄金福在他面前炫耀一部新手机。那位同乡对黄金福因为赌博负债累累一事知根知底,也知道黄金福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稳定收入了,那么他的手机是哪里来的?

同乡一开始只是举报他偷窃。

可是警方一查,却发现这个手机,居然是已经被杀的韦敬业生前所拥有的!

原本以为最多只是盗窃案的警方立刻重视起来,他们先是请黄金福协助调查,但黄金福当然不愿意配合,只说手机是自己捡回来的,其他一概不愿开口。

与此同时,警方查到黄金福嗜赌如命,经常会光顾一个表面是茶馆,里面却是聚赌场合的非法店铺。

通过对店铺的取缔与相关人员的问询,警方掌握了一个疑点:

这几年来,每当有牛贩子被害之后,黄金福就能把他在赌场里的欠款都还掉,甚至还有余钱在赌场中无度挥霍。

有了这个线索,警方也大致心中有数了,接下来,只缺能让黄金福开口的证据了。

很快,那个藏在黄金福农具房角落里的编织袋,就被上门的警方人员找了出来。里面藏有斧头与铁锤各一把,可是黄金福却漏了去清洗那编织袋,警方把证物送鉴证科后,工作人员轻而易举地在编织袋内层里提取到了韦敬业的血迹与 DNA。

物证有了。

但那编织袋上,只有可以证明韦敬业是黄金福所杀的证据,并没有能够关联到前面八起牛贩子被劫杀的案件,唯一的方法,就是让黄金福自行供述自己的罪行。

但这谈何容易,黄金福的嘴太硬了。

只不过这时,竟发生了连警方也没料到的大事:

黄金福的妻子自杀了!

在警方从她家农具房中搜出带血的编织袋之后,她心里就已经知道,自己的丈夫确实是一个罪恶滔天的杀人犯!

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打击。

因为一直以来,丈夫对她的关切与疼爱,丈夫对这家庭的用心尽责,哪怕他在外面赌博也从来不曾让债务影响到家里,这一切都让她打从心里产生依赖与信任。

但这枕边人居然会是个杀人狂徒?

想必,心里最难接受这点的,就是黄金福的妻子了。

所以她撇下他们两岁的孩子,在自己家中喝药自杀,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气息,无法抢救。

黄金福知晓此事后万念俱灰,不再闭口不言,坦白了他从 2002 年初到 2004 年底,先后在象州县,武宣县,鹿寨县,兴宾区等地连续杀害 9 名牛贩,并劫走牛贩财物的犯罪事实。

2006 年 3 月 l5 日,来宾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黄金福死刑,黄金福一心求死,没有上诉。

2006 年 7 月 4 日,一声枪响,杀人如麻的 “牛魔王”黄金福,终于走完了他荒谬的一生。

5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