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朕,要的是个女人...”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10-21 13:52

文/食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子要废了她!”

明道二年(1033年)十二月,天很冷。

性格温和的宋仁宗摸着脖子上的血痕,咆哮着。

01

这个她,是宋仁宗的正宫娘娘郭皇后。

时间回到天圣二年(1024年)。

当时尚未亲政的宋仁宗即将成婚,人选只有两个:

一个是已故晓骑卫上将军张美的曾孙女张氏;

一个是平卢节度使郭崇的孙女郭氏。

宋仁宗看上了张氏,但当家作主的太后刘娥看上了郭氏。

毫无意外的,郭氏被立为皇后,成为宋仁宗第一任皇后。

宋仁宗窝了一肚子火,不敢和太后怎样,但可以冷落你郭皇后,专宠张氏。

选你就是太后的意思,想得到我的爱,你这辈子都没希望。

只要你老老实实当个摆设,我也不会拿你怎么样,日子凑合着过。

可张氏无福消受,就逝世了(1028年)。

人虽死,宋仁宗却一直睹物思人。

直到明道二年(1033年),宋仁宗还突发奇想,追赠张氏为皇后。

这可把郭皇后恶心坏了。

皇帝这是什么意思?当我是摆设?

但郭皇后又不能表现出什么。

和死人计较个啥劲,对吧。

大家会说她小气的。

忍忍就好了。

可她没想到的是,宋仁宗是一个大猪蹄子...

02

宋仁宗发现,尚妹妹和杨妹妹也很美啊!

宠!

偏偏,这个尚美人又恃宠而骄,很不给郭皇后面子,两人没少斗气。

一天,宋仁宗正和尚妹妹促膝长谈。

正当两人渐入佳境之时,郭皇后突然驾临,她目的很明确,就是搅局,我冷清了,你们也别想快活!

这是第n次了。

以往宋仁宗都会遂她意,不欢而散。

只是这一次…

一向很乖的尚美人居然毫不客气地当着宋仁宗的面嘲讽她。

“你个不下蛋的老母鸡,你嘚瑟个啥?”

打人不打脸,郭皇后这下真炸锅了。

扑过去就是一巴掌!

护花心切的宋仁宗以最快的速度挡在了尚妹妹身前。

啪,宋仁宗的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血痕。

宋仁宗大怒:啊,太后都死了,你这娘们还不让老子顺心。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老子要废了她!

但自古,废后就是一件大事。

宋仁宗又不是一个强势的皇帝,他一个人搞不定,迫切需要宰相的支持。

宋仁宗怒气冲冲地直接去了政事堂,把自己脖子展示给宰相看。

你看怎么办?

宰相看了看官家的伤痕,又向内侍太监仔细询问了事发经过。

然后不动声色,冷冷道:

“那就废了她。”

03

这个宰相姓吕,名夷简。

他和郭皇后有仇。

这年三月二十九日,掌权十多年的刘太后刘娥病逝,24岁的宋仁宗成为大宋真正的当家人。

一朝天子一朝臣。

宋仁宗一亲政,刘娥大批亲信、马仔被拿下。

刘太后留下来的班子,只剩下宰相吕夷简和参知政事张士逊、薛奎。

但没过多久,毫无征兆地,晴天一声雷——

吕夷简被贬澶州!

老吕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他悄悄找到了自己的“秘密武器”——宫中太监阎文应。

从阎文应嘴里,老吕知道了原因。

原来,把刘太后亲信赶出朝堂后,宋仁宗就把新的人事任免,顺嘴跟郭皇后提了一句。

郭皇后听完淡淡一笑:“吕夷简难道就不是太后的人吗?他聪明,做得巧妙而已”。

结果,就这么一句话,吕夷简被清算了。

其实郭皇后和吕夷简,一条绳上的蚂蚱,都是刘太后的人。

老吕是个睚眦必报的主:真特么脑残,有仇不报非君子。

在大宋,罢相复相,再寻常不过。

同年十月二十六日,吕夷简就东山再起,重回开封当宰相。

所以当宋仁宗跑来闹离婚,老吕选择落井下石。

同意宋仁宗废后。

皇帝、宰相达成一致,开始制定废后计划。

04

可事到临头,宋仁宗又犹豫了。

念起了旧情。

毕竟夫妻一场,有些不忍。

老吕急了,都到这份上了,说不干就不干?

马上搬出东汉光武帝刘秀废皇后郭圣通,另立阴丽华为后的先例。

说服了宋仁宗。

但老吕还很清楚:废后命令颁布之后,必定朝堂轰动!

怎么善后?关键就是御史台和知谏院。

于是,他为宋仁宗想出了三条应付之道:

第一:明正典刑。

为了废的名正言顺,先将郭皇后定罪——犯了七出中的妒忌、无子。

(七出指的是:古代丈夫休妻的七个正当理由:无子,淫佚,不事舅姑,口舌,盗窃,妒忌,恶疾)

无子不是重点,可以过继。

重点是妒忌。

何况郭皇后打了自己的皇帝丈夫。

这彪悍,已经到七出都定义不了的程度了。

第二:釜底抽薪。

老吕第一时间书面通报有关部门:

不得接御史台、知谏院的奏章公文(让他们有话没地方说)。

第三,李代桃僵。

替郭皇后想出了一“体面”的下岗理由——引咎辞职。

“我郭皇后,十多年都没能生出个孩子,太惭愧了,我自动让贤,给其他女人腾地方。”

宋仁宗则深受感动,含泪答应,封她为净妃、玉京冲妙仙师,赐名净悟,搬到长宁宫隐居。

郭皇后就这样被废了。

但,如老吕所料,暴风雨如期而至...

05

当天,大宋的台谏言官,集体闯入皇宫,跪在垂拱殿前,请求宋仁宗出来解释解释。

这个叫闯宫跪谏!

在言官进谏级别中仅次于死谏。

这在北宋历史上还是头一回。

带头大哥有2个:

一个是仁宗朝第一猛人——知谏院的右司谏范仲淹;

一个是范仲淹的前辈和偶像,宋朝道义领袖,御史中丞孔道辅。

老孔是孔子第45代孙。当之无愧。

台谏言官们在皇宫外,扯开了嗓子,放开了膀子,怒喷声此起彼伏...

可喊着喊着,言官们不喊了。

他们发现有点不对劲——宫里根本没人应声。

这,什么情况这?

这就是老吕想出的绝招——家里没人,你们总不会(敢)破门而入吧?

但老吕还是错了。

真有人敢。

孔道辅抓起门上的铜环,猛烈地一拍,大叫:“皇后被废,奈何不听台谏入言?”

宫里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再沉默这帮大爷都敢把宫门给拆了,你信不信。

不一会,太监开门传旨:皇帝说了,请大家去政事堂,有事找宰相去说。

言官们就跑去了政事堂。

值班的正是吕夷简。

(首相李迪从始至终没露面)

没办法,老吕只能硬着头皮上。

06

台谏言官们一看到老吕,就把废后的问题上升到了最高程度——

“人臣之于帝后,犹子事父母也。父母不和。固宜谏止,奈何顺父出母乎?”

臣子事奉皇帝皇后,就像儿子事奉父母。

老爹和老妈吵架闹离婚,做儿子的应该去劝和,而不是让两人去离婚。你老吕还是不是个人?

面对质问,老吕表现得非常从容,只回复了六个字:

“废后自有故事!”

故事指的还是刘秀废郭皇后。

宋朝最讲究祖宗之法,只要有先例,就能找到依据。

博学多才的言官们一听老吕这话就笑了。

你吕夷简有多少料,我们还不清楚?这“故事”还用得着你来给我们讲?

这故事是刘秀一生的污点,是他失德的地方!圣上应学习尧舜品德,为什么要误导官家去效法昏君...

吕夷简忽然意识到自己错了。

讲道理,他能讲得过这帮大爷?

于是他选择了沉默。

甚至许久之后,老吕说出了超级窝囊的一句话:

“请诸君明天早朝时亲自向圣上讲明此事。”

言官大爷们,有点蒙!

老吕这就投降了?

不会吧?

什么情况?

可他们管不了那么多,气势汹汹而来,得意洋洋而去。

打算乘胜追击,去教训皇帝。

05

第二天一大早,言官大爷们向皇宫步步逼近。

打算早朝之后,将百官留下,狠狠地教训官家一次。

他们坚信使命,这次的胜利,大宋朝堂风气将为之一新!

可当他们刚走到待漏院(即官员上朝前的休息室),“惊喜”就扑面而来。

一位在此等了好久的太监,带来了仁宗最新圣旨:

孔道辅贬知泰州、范仲淹贬知睦州,即刻启程,不必入宫告谢!

言官大爷们又惊又蒙。

而这时候,老吕却躲起来偷偷在笑。

头天台谏言官们前脚才走,老吕后脚跟就跑去找了宋仁宗,说了一句:

“陛下,台谏官伏阁请对,非太平美事,应予贬逐。”

这帮大爷们就被踢出了京城,连见皇帝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老吕这做法,简单、粗暴、有效。

却引来天下人侧目!

表面上慑于老吕淫威,暗地里骂老吕:奸臣,小人...赶走亲妈(支持废后),不为人子,人人得而诛之!

更有一些不怕死的,上书为范仲淹求情。

时任河阳签判的富弼,就给仁宗上了一篇著名的《论废嫡后逐谏臣》。

文章很长,中心意思就两个:

将宋仁宗和吕夷简骂了个狗血淋头;

建议诏还范仲淹入京,以开言路。

不过,被老吕压了下来:开玩笑,我能上报这。

但废后的影响并没有随着范仲淹被贬而结束。

事情远没完...

06

景佑元年(1034年)七月,黄河在京东路的横陇段决堤,洪水席卷人畜,死伤无数。

八月十一日,宋仁宗突然昏迷,人事不省,成了植物人。

没人知道宋仁宗为什么会突然昏迷。

御医们查不出原因,束手无策。

只知道这不是中风,因为他才24岁。

百官就只能等,等仁宗自己醒过来,或者~~

死亡。

事实上,当时的大臣们,已经准备等仁宗彻底断气,就换个皇帝了。

关键时刻,还是姑妈(赵光义第八女魏国大长公主)救了仁宗一命。

姑妈大人冒风险推荐了一个叫许希珍的太医,来了个狠招——

在心脏位置来了一针,才救醒仁宗。

可宋仁宗醒来后,却恨不得再次昏过去。

07

他不仅要面对黄河救灾,还要忍受指责漫骂。

天下人都在恶意揣测他昏倒的内幕。

年纪轻轻的,为什么会昏倒?

原因只有一个——荒淫无度!!!

八月十三日,前宰相王曾回京担任枢密使。

当时南京应天府一叫石介的官员,马上给他写了一封信。

信中说:

皇帝之所以昏迷,就是因为废了郭皇后,是因为“倡优妇人,朋淫宫内,饮乐无时”。

与此同时,京城内一个叫滕宗谅的言官也上了奏章。

奏章的总体意思好的,劝宋仁宗注意身体,疏远内宠;

但用词有些不对劲:

“日居深宫,流连荒宴,临朝则多臝形倦色。决事如不挂圣怀…”

在石介和滕宗谅口中,宋仁宗成了一个贪淫好色、纵欲过度的糊涂蛋。

而黄河泛滥,突然昏迷,都是他废后和宠信尚妹妹、杨妹妹的报应。

宋仁宗气死了:这特么都什么人啊?!

什么人?

石介是范仲淹死党小迷弟。

滕宗谅和范仲淹是同榜进士,后来修了一座岳阳楼。

没错,就是那个滕子京。

言官们的反击开始了,骂你是轻的,好戏还在后头...

08

言官们把隐居深宫的杨太妃(宋仁宗的养母)请了出来,逼仁宗下了诏书:将尚美人、杨美人赶出宫。

尚妹妹最惨,强行成了道姑。

两位美人走了,宋仁宗应该不会太过伤心的。

因为他又有了一个好妹妹——茶商的女儿陈氏。

宋仁宗对陈妹妹一见钟情,确信又找到了真爱。

他两次亲自翻阅《百叶图》,意思是该为陈妹妹选一个立后的良晨吉日了。

满朝上下纷纷反对。

时任参知政事宋绶第一个跳出来,手里拿着份一份最震撼的红头文件找上门来。

那是宋仁宗赶尚妹妹、杨妹妹出宫时,下的诏书。

里面有八个字:

“当求德门,以正内治”。

意思是宋仁宗曾向天下人保证,要从贵族门阀中立一个皇后。

现在找个下贱的商人之女,绝对不行。

宋仁宗怒到有点手无足措,问:这么长的诏书,你居然还记得这八个字?

“老大,您忘了?这就是我宋绶写的啊!”

宋仁宗又妥协了,又立了一个他从来没爱过一天的女人为皇后。

——宋朝开国第一大将曹彬的孙女,曹氏。

但事情还没完。

09

这年三月上旬,范仲淹回京担任天章阁待制、知国子监。

所谓天章阁待制,就是皇帝的侍从、跟班。

老吕赶紧让人给范仲淹带了句话:

“待制乃侍从,非口舌之任。”

说,你现在就是个跟班的,拜托别再像以前一样说三道四,指手画脚了。

范仲淹回:

“论思政侍臣职,余不敢勉”。

范仲淹厉害就厉害在,官不大但能闹腾。

吕夷简对此心知肚明。

这不,同年十一月,郭皇后突然神秘死亡。

废后风波再起。

郭皇后死前,仁宗曾写了首《庆金枝》给她,郭皇后也回了首哀惋凄切的词。

宋仁宗看完后,立即命人悄悄去请前妻坐上小轿秘密进宫,见上一面。

但没想到被拒绝了。

郭皇后提出了条件:如要她再进宫,必须“百官立班,受册方可”。

就是,她要再当皇后。

宋仁宗犹豫了,不置可否。

但郭皇后要求复位的消息瞬间传遍开封城。

然后郭皇后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这时,台谏言官们虽然元气大伤,但依然怒火中烧!

知谏院的姚仲孙、高若讷联名弹劾阎文应!

就是证据有点搞——郭皇后死前,有人听到阎文应在行宫里大声骂御药院的人。

不过没关系,言官喷人,根本就不需要证据。

阎文应对吕夷简有多重要,老吕最清楚,想方设法保他。

这个时候,范仲淹来了~

为了搞定阎文应,砍掉吕夷简在皇宫的黑手,范仲淹所用的招数空前绝后:

他绝食了!

10

他把长子叫到了身边:家里一切都交给你了,这次老子与奸相阉党势不两立!

“吾不胜,必死之。”

这就是进谏的最高级别——死谏。

范仲淹用绝食让宋仁宗明白:不管有没有证据,阎文应必须处罚。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你看着办!

老范这招是好使的。

仁宗和吕夷简都不敢让范仲淹饿死了,不然就等着遗臭万年吧。

而且,范仲淹一绝食,言官们像打了鸡血:

范仲淹尚不惜命,我等有何惧之?兄弟们,上!

在言官们的前赴后继下,阎文应被赶出京城,死在了半路。

至此,废后风波,烟消云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