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客运班线由繁盛到萎缩!宜宾客运站:冲击“浪潮”下如何生存?

subtitle
宜宾传媒网 2021-10-21 10:40

#宜宾头条#在私家车数量稀少,高铁动车尚未面世的时候,客运班车曾是人们来往乡镇、市区间主要的出行方式。但随着时代发展,交通工具多样化,重重冲击下,客运班车市场逐渐萎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焕然一新的北门客运站 10月8日 银于佳 摄

面对客源流失、线路缩减的现实压力,宜宾客运班车该如何生存下去?如何找到新的出路?

短暂停运的客运班车

9月中旬,叙州区柏溪客运站、翠屏区西门客运站到柳嘉镇、合什镇的客运班车忽然停运了,这对于需要乘坐该线客运班车的乘客而言,感到有点懵。

“眼瞅着中秋节快到了,紧跟着就是国庆长假,有车的人家倒没什么,可我们这些没车的怎么回家呢?”家住柳嘉,常年在宜宾市区务工的胡女士皱起了眉头。

“西客站至柳嘉镇上下午各有一趟客运班车,柏溪客运站发出的班车更多。”面对记者的询问,售票员表示,在中秋节假期,停运数日的宜宾至柳嘉镇、合什镇的客运班车已恢复运营。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加之客运班车市场效益下滑,宜宾至柳嘉、合什镇片区客运班车(大型客车)经营企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由叙州区法院指定相关律师事务所担任企业管理人,接管全部财务资料及印章。公司下辖的班车油费、驾驶员工资采取每日结算。2021年9月10日,叙州区法院裁定,终止企业重组程序,由于要清理账务,企业无经营费用,客运班车暂停运行。”叙州区交通运输局运输股股长廖振华表示,经区交通局和区法院、律师事务所协调,已于中秋放假前夕(9月17日、18日)逐步恢复客运班车运营,以解决群众出行需求。

售票大厅一角 10月11日 银于佳 摄

客运班线:由繁盛到萎缩

宜宾至柳嘉、合什镇片区客运班车是恢复了,但一些客源稀少的路线近年来却逐渐消失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柏溪镇以前曾有直达喜捷镇的客运班车,但已停运不少年了。2020年方通过便民小客车(小黄车)的模式予以恢复。”廖振华感叹,近年来,宜宾客运班车市场不断萎缩,车站运力也随之相应缩减。“柏溪至安边的客运班车从过去的7辆减少至如今的3辆,观音片区的客运班车由60余辆减少至30余辆……”

“去邱场的班车9月份又减少了一辆,现在只有7辆了。因为客源不足,车子放到了回收公司,管了十七八年客运班车,生意从没如今这么清淡。”宜宾北门汽车客运站服务中心管理人员杨毅,亲身经历了宜宾客运班线由繁盛至萎缩的过程。在他看来,建立于上世纪的北门客运站是宜宾客运班线的“老前辈”,其他如南客站、西客站、高客站、柏溪客运站都是“后生晚辈”。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是宜宾客运班线枢纽站,早上六点大喇叭里就吼起来了:各位旅客请注意,前往成都/重庆/昆明的班车即将发车;晚上十点过了还有加班车发往昆明、重庆。2013年,北门客运站有客运班车140余辆,日均客流量五千余人(次),春节、国庆黄金周高峰期上万人(次)/日;现如今,站内的客运班车仅剩70余辆(还不能满负荷运转),即使是黄金周高峰期客运量也不过五六千人(次)/日;2021年国庆黄金周最高峰时仅三四千人(次)/日。隆兴、一步滩、麻纺厂、石鼓……不少线路因客源缺乏而停止运营。”

10月8日 银于佳 摄

冲击“浪潮”有几重?

作为连接乡镇、县城和市区的纽带,客运班车在二三十年前是相当的火热,排着长队候车、车上人挤人的场面比比皆是。而如今,空空荡荡的车厢是重重冲击下,市场不断萎缩的真实写照。

在常年跑宜宾至南溪客运班车的司机赵夏看来,交通工具多样化是第一大冲击“浪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交通工具匮乏,人们来往县城或者市区,乘坐客运班车是第一选择。现如今,汽车、电动车、摩托车数量剧增,不少人家购置有私家车,这让客运班车失去了相当大部分客源。尤其是随着高速公路不断延伸,乡村公路不断硬化,更使得自驾出行方便快捷。不少人不仅自己自驾出行,还会捎上亲戚/朋友/同事,又分流了不少客源。2019年宜宾进入高铁时代,凡高铁动车能直达的地方,人们多会选择高铁。“过去下南溪,班车内挤满了人,现在能坐满就不错了,将来智轨、高铁在南溪设了站,坐客运班车的人还会进一步减少。”

“昭通盐津、筠连高县、成都重庆,上车马上走。”西客站门口、马路旁边,常有人这般叫嚷着招揽生意。“这些‘串串’联系的可能是宜宾其他正规客运站的车(私自去买票后倒卖给乘客),可能是黑的(野猪儿),可能是过境车辆等。主管部门集中整治后会安静一段时间,但不久又冒出来了。”司机钱立仁表示,由于价格相对便宜、发车时间也更灵活,不少乘客尚未进站就被“串串”们拉走了。这也是对正规客运班车的又一“浪”冲击。

除私家车、高铁动车、“野猪儿”外,2020年,作为乡村客运“金通工程”的“小黄车”也一“浪”涌来。这些以实现建制村通客车为目的的“小黄车”本应是“村到村”或“乡(镇)到乡(镇)”,但其中一部分直接开到了市区。就在客运站附近招揽生意,提前十来分钟发车,也挖走了不少班车客源。

等待验收的城北客运站 10月12日 银于佳 摄

千方百计“活”着

“现下生意不好做,只能说是千方百计‘活’着。”驾驶宜宾至金坪片区客运班车的司机周旭刚表示,周五或假日,学校放假,回乡镇的学生占了客源中的相当大比例。七八年前,从乡镇来宜宾城区授课的老师多是买月票,早上坐5点过的早班车进城,下午又坐晚班车回去。现在不少老师买了私家车,不仅自己不再坐客运班车,还顺风捎带上几个人。“现在即使是周末也仅有50—60%的上座率,平时就更少了。”

16:30就要发车了,30座的车上不过四五名乘客,时间一到,乘客再少周旭刚也得发车。“我以前还要请驾驶员呢,现在一家人自己跑,一人开车,一人售票,两人每月七八千元收益,几乎没有休息。哪里还有利润请人哟。”

和周旭刚的看法相似,不少受访司机表示,近年来,随着客源减少、市场萎缩,越来越多的班线司机选择离开。一些受访乘客也担忧,随着效益下滑,未来会否有更多班车线路被停运,他们这些“少数人”的出行刚需该如何保障?

未来路在何方?

面对客源流失、线路减少、市场萎缩的现实压力,客运班车未来路在何方?

方向一:“硬件”升级

“北门客运站升级改造已于2021年9月份完工,投入了上千万元,从整体布局,到路面、出站口、厕所等都进行了改造,全新的监控系统、消防系统、卫生系统和候车大厅。”杨毅称,这是自1986年以来,北门客运站首次大规模提档升级、整体改造。乘客反响较好,都说车站面貌焕然一新。

“新的客运站(叙州区城北客运站)现已基本完工,等待验收。柏溪客运站未来将搬迁去哪儿。”廖振华介绍说,按照2级客运站标准设计建造的城北客运站内设有15个发车位,可停泊各类运营客车76辆。

兴建于宜宾高铁西站出口旁的赵场客运站,乘客们走出站台口就能‘零换乘’,三区七县的班线车这里都有,是直达区县的长途客运枢纽站。

自动售票机、微信扫码收费、电动按摩椅、手机加油站……一大批增强乘客方便感、舒适感的设施设备近年来正陆续入驻各客运站。

方向二:定制客运

“定制客运”,这四个字对于业内人士而言并不陌生,简单来说,就是利用大数据收集能力,提供预约式定制服务。乘客通过手机APP或是打电话预约——多少人、去哪儿、什么时间段发车……客运站再根据乘客用车需求来安排车辆。但受限于成本控制、安全保障、行李安检、检查监督等瓶颈问题,这种“定制客运”更多的是一些运业公司的小汽车在跑,尚未能和客运班车有效结合起来。

方向三:一车多用

“在我看来,纯粹的客运班车发展前景有限,未来或可探索多功能结合,向着‘一车多用’发展。”据杨毅透露,外地的交通运输部门和邮政部门已在探索推行“交邮合作”,让农村客运驾驶员“兼职”成为快递进村的“送货员”,以摊薄运营成本。

“运旅(游)结合,可否成为客运班车在宜宾发展的新方向呢?”有业内人士建议,宜宾有了新机场、高铁站,客运班车不妨往“运旅(游)结合”方向发展,将宜宾3区7县的旅游和客运班车融合起来。旅客到达一个陌生城市后,一般就需要租车、换乘,或者去当地购买旅游产品,这些需求都是客运车能满足的。宜宾有大学城,有不少4A级景区,外地人却不一定找得到,开设直通校园、景区的客运班车也是值得尝试的方向。

原标题:宜宾客运站:市场萎缩下如何生存?

作者:《新三江周刊》记者 银于佳

文章来源:《新三江周刊》宜宾传媒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