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特朗普军师班农被清算,美国正酝酿下一次骚乱

subtitle
探索这个世界 2021-10-21 10:12

2021年10月20日,特朗普亲信兼军师史蒂夫·班农被捕,被指控对“国会山骚乱”事件负主要责任。这位前任总统高级战略顾问,大概率即将成为阶下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骚乱事件似乎已然远去,随着特朗普的狼狈出局和拜登的顺利登基而被扫入垃圾堆。因此,这不禁让许多旁观者发出疑问:为什么美国建制派还在清算国会山事件?

仅仅是因为,这是美国民主的象征时隔200年来第一次被占领,成为难忘的国耻?或是拜登为坐稳江山,继续不遗余力地肃清特朗普“遗毒”?

一切,并没那么简单。

A

美国建制派心里明白国会山沦陷事件结局似乎非常完美,美国又恢复了平静。

可是,从整个历史上来看,类似的现象其实并不少见。当下如何平静,却再也回不到过去美国政治那种和谐稳定的状态。只要再有风吹草动,形势就马上会急转直下——

因为在这些人里面已经出现了一个组织。这些人虽然在不利条件下偃旗息鼓,但是一旦出现机会就会马上行动起来。

从整个人类的历史来看,通常一种统治受到挑战的情况下,就要面临是压制还是妥协的选择。

首选妥协的,往往在日后不得不进行更大幅度的妥协,或者重新选择压制。

因为在统治者拖延的时间里,在被统治者中,那些最坚决最有想法(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也是最有智慧和意志力)成员,就会互相接近,并形成一个组织,通过这个组织他们可以驱动更大的人力和物力,并赢得其他反抗并不那么坚决人的顺从.

这些中坚分子,往往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不太得志的人。在反抗行动中,他们获得了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通常是破坏的才能),并赢得了地位和继续向上攀登的社会阶梯,所以他们是不会因为时局再次平静而放弃斗争,他们只会在不利的情况下潜伏起来,等待时机。

当时局再度动荡不安,这些已经形成组织,并且有了经验的人,就会以更快更迅速有效的方式组织起新的反抗。

B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占领国会山事件。

美国当地时间2021年1月6日,本来是美国会参众两院举行联席会议确认拜登当选总统的大日子,然而,大批特朗普支持者涌入华盛顿特区,暴力冲击美国国会大厦,导致现场一片混乱。

有的示威者冲破围栏,一路冲进国会大厦,有人手持棍棒,砸碎玻璃窗爬进国会大厦,也有人沿着外墙爬上大厦楼顶。部分示威者冲进国会大厦,与警方发生冲突,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被迫中断。国会大厦内一度传出枪声,冲击国会大厦已造成多人死亡。

此时此刻 恰如彼时彼刻,让人想起英美战争历史上一个历史人物萨缪尔.亚当斯。

“历史从不重复自己,但它会押韵。”

当年,英军到达列克星敦的时候,英军已经连续行军20个多小时,没有片刻休息。这时候只听突然一声号炮响起,伏兵四起,铺天盖地的人马从四面而来,把几百名英军团团围住,只见左面竖起一杆帅旗上写“汉考克”,右面竖起一面帅旗上写“亚当斯”,帅旗之下,只见一人坐在四轮小车上,摇着鹅毛羽扇,不是塞缪尔.亚当斯又是何人?

开个玩笑。总之,走到列克星敦这个地方的时候,英军就再也没法走了,因为好几千人把他们包围了。正当统率史密斯考虑是不是要举白旗投降的时候,听见包围圈外面枪响和战鼓声,史密斯知道波士顿的援军来了,带领英军奋起余勇,和援军里应外合,杀开一条道路,亡命而去。

此战,民兵伤亡人数不详,英军死73人,伤174人,失踪26人,七百多人的部队伤亡超过了三分之一,而且差点就全军覆没,就此英美之间的战争正式打响。

枪响了!整个北美上下反映是复杂的。

大体上在富裕的阶层里,对列克星敦的枪声首要反映是恐慌,原本的反英派就此分裂。其中包括反英派最著名的笔杆子之一,写过《宾夕法尼亚农民来信》,并且为《自由之歌》谱了歌词的约翰.迪金森,现在也变成的保守派。他开始坚决反对任何激进的行动,因为这会导致和英国的全面开战。

与之相对应的是中下平民阶层中,却是一片激昂情绪,要求支援新英格兰的反英斗争,并且要求从英国独立出来,一些人干脆打点行装,准备去波士顿参战了。

这种好战的底层现象,在历史上各个时期都可以看到,对此我们今天也是非常熟悉的。

为什么底层们这么好战?

是呀?为什么呢?

难道他们不知道打仗需要一些廉价的炮灰,而他们就是这些炮灰的最佳人选吗?

难道他们不知道打仗就是要把相当一部分社会资源投入的到军事工业上去,这样各种消费品就会涨价吗?

然而“存在就是合理的”,这种现象在历史上总是反复出现,就有它符合理性的一面。

C

首先,我们得问,这些好战的底层们得到了什么?

这如果是一部通俗史演义的话,也许我应该卖个关子,把一些事情放在后面去说。然而这不是一部通俗史演义,所以现在就要交代一些这场战争给底层们带来的好处——

第一,他们没收了“保皇派”们的财产,瓜分了富有阶层的土地。

其次,他们以爱国主义的名义赖掉了富有的债权人们的放出的高利贷。

第三,他们改变了军队的成分,下级军官普遍都是由在战争中表现优秀的底层们组成的,而过去这些人都是精英阶级的子弟。

第四,他们改变了政治程序,控制了很多地方的立法会议,即便是在没有控制的地方,所谓“平民民主派”或是“退伍军人派”也成为不可小视的政治力量。

为此,我们要稍微讲一下美国的历史。对于这个强大的对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

在十八世纪,欧美资产阶级中正流行一种古罗马共和的崇拜,而这些人把美洲的独立当作试验场,比如华盛顿城市的建设、国会山的灵感就是赖于罗马万神殿,甚至最初还雇佣了一名年轻的处女来看管“圣火”。

按照这种罗马崇拜,他们认为权力在于“元老院”——一个由社会精英组成的机构,同时政府的日常运作由一个非世袭,权力受到约束,任期有限的执政官来领导,这个执政官的主要工作之一是统领军队和进行战争。

大体上美国联邦政府的体制是综合了这两者的观点,然而精英们不得不对现实妥协,因为还存在平民民主派。

这一派系控制着乡村政治,同时在独立战争中壮大,一些政治精英如富兰克林和杰斐逊实际上是同情平民民主派,并愿意充当他们的代言人。

资产阶级精英们昔日建立联邦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要成为一个反对民主的堡垒。读美国历史时可发现,这帮人在开会时都不敢让人旁听,闭着门,并且任何人不得做笔录,带出去一个纸条都要被处罚,就是因为害怕平民民主派。

为此,美国最终出现了一个众议院来制衡这帮人的权力,元老院(参议院)和执政官(总统)之外,众议院诞生了。虽众议院不一定都是平民代表,但是肯定并不都是精英,这是对平民民主派一种妥协,同时这种妥协也是照搬了英国的经验,一个贵族院,一个平民院互相制衡的模式。

上述这些事情,都是不可能在安定的岁月里做得到的,精英阶层的铁统江山只有在动荡中才能够打破。

因此,底层们渴求的东西不是战争,而是动荡。

所以每当有大批“激进的爱国者”出现时,上面并不是感到支持率暴涨的快感,而是充满了疑虑——因为这只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民心思变。

D

那些激进的支持者,也许明天就变成当下的变革者,正如拜占庭的尼卡一样。也许他们所想要的只是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不喜欢今天过的日子了。

让我们回到开头的上次美国大选,民主党候选人之一的桑托斯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按照正常的想法他应该和极右翼的特朗普是一个天使一个恶魔,不过他们的支持者都是同一群人——不太富裕的白人固定收入者。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过去的德国,希特勒的纳粹党和德国共产党势如水火,不过希特勒反复对自己的手下强调,一定要到对手的支持者中发展党员,因为他们也都是对现实不满要求改变的人。

好战的美国底层是多变的,他们会被各种激进的理念所俘获,不过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往往是以美国爱国主义者的身份出现——因为这个身份是最容易受到同情,也最不容易让当权者找到借口压制,他们可以迅速的达到动荡的第一步骤——合法地闹事。

不过尽管是饮鸩止渴,但是当一个政府自身陷入难以自拔的困境时候,往往会求助于底层们的爱国激情,或者主动去煽动一些爱国激情——

不过这是一种相当玩火的举动,弄不好就有自焚之忧。因为他们都清楚,底层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可混乱就是阶梯啊。

这就是为什么,试图为底层们出谋划策、作为内应以撼动秩序的班农,乃至他的幕后老板特朗普,会被精英阶层团结地开除出队伍并彻底清算。

可精英们被触动了什么吗?似乎有的——

他们如今,正印出更多的美元来收买底层,而这些钞票更是饮鸩止渴——解一时之困,代价却是被通货膨胀收割,而掌握资产的精英集团,反倒是因为资产的蓄水和升值获得了最大收益。

总之,从精英们依旧的伪善和贪婪来看,美国的危机还没到最极端的时候,底层们的愤怒更是会有更大的爆发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