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桂林银行不良贷款规模持续增长,吴东挂帅两年连续增收不增利

subtitle
时代周报 2021-10-21 09:50

本文来源:创业圈 作者:黄宇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记者黄宇昆

近日,桂林银行“三农”专项金融债券(第三期)完成登记注册,此次发行总额为35亿元,募集资金将全部专项用于发放“三农”专项贷款,支持涉农企业金融服务。事实上,自2021开年以来,该行先后共发行了80亿元的“三农”专项金融债。

2019年,吴东出任桂林银行董事长兼行长后,率领桂林银行踏上了“二次创业”新征程,也同样是2019年开始,桂林银行便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且净利润已经连续两年下降。

今年上半年,桂林银行实现营业收入(合并口径,下同)44.54亿元,同比增长20.63%,实现净利润11.95亿元,虽然半年的净利润就已经和去年整年相当,不过和去年同期相比仅增长0.74亿元,增长幅度较小。

桂林银行对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表示,近年来,该行规模及利润指标均在预算范围内执行,预计年末如期完成董事会下达的利润目标,桂林银行作为地方性城市商业银行,根据国家及监管政策要求,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扶持力度,尤其是自2020年疫情以来,主动践行社会责任,减费降利,让利实体,与企业共度时艰。

截至今年6月末,桂林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达到1.74%,较年初上升0.06%。大公国际披露的2021年桂林银行信用评级报告称,该行信贷业务的服务客群主要面向广西区域小微企业和农户,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容易通过信贷环节将风险转嫁至银行,受客群质量以及经济下行影响,该行不良贷款规模持续增长。

今年3月,吴东因工作调整辞去桂林银行行长职务,继续担任董事长,副行长张先德代为履行行长职责。截至目前,半年多时间过去了,该行仍未披露新行长人选。

净利润连降两年,多项指标不达标

桂林银行的前身是桂林市商业银行,成立于1997年,是由桂林市财政、地方优势企业和城镇居民等众多股东共同发起设立的一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国有控股城市商业银行,2010年经中国银监会批准更名为桂林银行。目前该行已发展成为广西地区最大的一家城商行,截至今年6月末,其总资产达到4136.85亿元,较年初增长367.01亿元。

2019年,在桂林银行搭班领导了十多年的于志才和王能先后卸任该行行长、董事长,彼时吴东扛起了领导桂林银行的大旗。

公开资料显示,在进入桂林银行之前,吴东曾任广西银监局人事处副处长、兴业银行南宁分行行长助理兼钦州支行行长,2010年进入桂林银行后担任副行长兼南宁分行行长,2019年9月,广西银保监局核准了吴东桂林银行行长的任职资格,3个月后,其董事长的任职资格也被核准。

吴东履新行长和董事长后,桂林银行开始连年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局面。年报显示,2018年-2020年,桂林银行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65.29亿元、72.81亿元和78.92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6.26亿元、12.90亿元和11.78亿元。虽然营业收入保持稳步增长,但是盈利水平却是节节败退。

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分析桂林银行年报发现,造成该行净利润下滑严重的主要原因是资产减值损失的增长。2018年-2020年,该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24.49亿元、31.62亿元和35.68亿元,2019年、2020年分别增长29.11%、12.84%。

此外,桂林银行的多项盈利指标也呈连续下降趋势,且多年不达监管要求。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该行的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66%、0.45%和0.34%,资本利润率分别为9.92%、6.66%、和5.54%,而监管规定商业银行资产利润率不低于0.6%,资本利润率不低于11%。

对此,桂林银行表示,盈利能力指标变动主要是由于该行2017-2019年持续开展增资扩股的原因,股本总额由30亿元增扩至50亿元,增资扩股事项对报告期内资本利润率造成暂时的影响。今年6月末,该行的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分别回升至0.6%、10.65%,虽然资产利润率达到及格线,但同期城商行的平均资产利润率为0.7%,该行离平均水平仍有一定差距。

今年上半年,桂林银行实现营业收入44.54亿元,同比增长20.63%,实现净利润11.95亿元,同比增长6.62%。Wind数据显示,自2019年开始,桂林银行每年的第四季度都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第四季度该行分别亏损2.21亿元、1.64亿元,今年是否仍会延续这个趋势,有待观察。

今年3月,桂林银行官网发布公告称,吴东因工作调整辞去该行行长职务,继续担任该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在聘任的新任行长履职前,由张先德代为履行行长职务,此前张先德任桂林银行副行长。截至目前,桂林银行的新行长仍未敲定。

法律诉讼激增,谁能抢跑广西上市银行第一股?

桂林银行近年的扩张速度较快。2020年末,该行员工数量达到4945人,增长17.65%,这也导致该行的营业支出中工资薪金及福利这一项大幅增长20.45%,进一步拖累盈利数据。此外,该行下辖网点机构去年年末达到411个,与2019年末相比增加87个。

桂林银行如此大张旗鼓地扩大规模,或许与其抢滩广西首家本土上市银行有关。在该行召开的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启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准备工作的议案》;2021年,广西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的《2021年度广西重点拟上市企业名单公示》里,桂林银行位列其中。不过截至目前,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仍未能在证监会官网查询到该行的上市进度。

与桂林银行规模的快速增长相比,其面临的法律诉讼也在突飞猛进。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和2020年,该行涉及的案件信息分别为192起和1189起,目前离2021年结束还有几个月,该行已累计有4325起涉案信息,与去年相比几乎翻了两番。

在资产质量方面,桂林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始终维持在较高水平。2018年末-2021年6月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4%、1.75%、1.68%和1.74%。而桂林地区作为桂林银行的主要经营区域,截至今年6月末,桂林分行的不良贷款率却达到了4.15%,远高于全行不良水平。

对此,桂林银行向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表示,今年以来,该行配合桂林市两级法院创建金融纠纷快速审理模式,快速批量化解金融类纠纷,进一步加快推进不良贷款的处置化解工作,为构建社会诚信体系、营造良好营商环境作出了积极努力。

为了应对暴露的不良风险,桂林银行近年加大了对不良资产的认定和处置核销力度。上述大公国际评级报告称,2018年-2020年,该行采取呆账核销、现金清收及不良资产转让等措施处置不良贷款30.20亿元、16.61亿元和30.25亿元,其中三年内核销了43.94亿元的不良贷款。即便如此,桂林银行的不良率仍未能得到有效压降,且不良贷款余额还在逐年增加。

与此同时,桂林银行的拨备水平开始下降。截至今年6月末,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为133.59%,较年初下降7.08%,对此桂林银行表示,由于受监管环境日趋严峻及经济下行周期影响,不良贷款余额有所增长,因而拨备覆盖率呈下降趋势。

2019年,王能结束了在桂林银行长达13年的董事长任职生涯,被调往广西另一家本土银行北部湾银行担任副董事长。虽然桂林银行成立时间较早,但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后已经被北部湾银行后来居上,目前该行也仅在资产规模和营业收入上稍有优势,但相比北部湾银行的优势正在逐渐缩小。

今年7月,广西企业与企业家联合会公布了2021广西企业100强,其中桂林银行、北部湾银行和柳州银行都位列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广西目前并无本土上市银行,而这三家银行都公开提出过上市目标。在吴东的领导下,桂林银行能否在三足鼎立的局面下突出重围,值得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