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今天你做梦了吗?科学研究发现做梦还有这些好处

subtitle
我是科学家 2021-10-21 07:06

如果你能一边做梦一边描述你的梦境?破解我们的梦境将开启一个新的前沿心理学研究领域。

一个令人扫兴的事实是,梦境有多迷人,研究梦境就有多困难且昂贵。

著名的心理学家例如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和容格(Carl Jung)在研究梦境的意义和重要性颇有成就,但即使在今天,借助强大的大脑控制技术,我们也很难弄清楚做梦时大脑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研究人员试图在早晨将研究对象从睡眠中唤醒,就必须要去克服梦境会被快速遗忘的问题。

更好的方法则是在做梦的时候叫醒他们,但这需要有一个睡眠实验室,而睡眠实验室并不能提供很多帮助。做梦的人会表现得昏昏欲睡,也很健忘。

唯一的一种办法是,在研究对象做梦时就与他们交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能复述自己的梦吗?| giphy

这样一来,就能要求做梦的人做某件事,即使是一开始是简单的事,比如倒数数字,这些都可以作为获得新见解的开始。

当今对梦的功能的理解存在很大的分歧。一些理论认为梦可以用来加强较弱的记忆关联,而另一些理论则认为梦可以预练危险的情况。

还有些人认为梦根本没有任何功能[1] 。或许和做梦的人进行交流可以更好地检验这些理论。但是,也还有很多小问题需要解决。

梦里的人可以产生极具创意的想法

我常常在想,当你在梦中闭上眼睛时会怎么样?

醒着时,闭上眼会阻断外界的光,但是在梦中,没有光,梦中所见的世界来自你的大脑。做梦的人是怎样想象在他们面前有一个东西的

醒着的人这样做时,大多时候人想象出来的东西没有实际的物体真实。但是在梦中,这些全部是你的想象。

在梦境世界,想象的物体会自动编程为真实的物体吗?还是会和真实的物体感觉不同?在梦中痛苦的感觉有多强烈?甚至梦中是否存在痛苦的感觉?

梦里的人相对于做梦的人是完全独立且自主的。人可以通过与梦里的人交流去了解自己吗?

梦里的人数学很差[2] ,但有时会说出做梦的人都不知道的单词[3] 。研究人员发现,有时梦里的人会比做梦的人醒时产生更有创意的想法[4] !

如果梦里的角色能够获得做梦的人无意识的想法,做梦的人甚至可以尝试与梦里的人沟通,从而获得治疗效果和帮助自我理解。

人可以通过与梦里的人交流去了解自己吗?| Pixabay

与做梦的人的存在输入和输出方面的问题。在梦中,来自感觉器官的信息在很大程度上会被忽略。因此,如果你和睡着的人交流,他们通常接收不到信息。

和输出相关的问题有两个方面。

首先,人们通常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做梦。梦是我们经历过的最真实的虚拟现实,想要和梦里的人交谈,就好像我们要和现实世界之外的生物交谈一样似乎不大可能。

其次,在做梦的时候,当我们想要移动身体时,我们的肌肉就不会接到命令(称为肌肉无力)。而是我们梦中的化身开始运动

因此,即使我们想和梦里的人交流,我们无法通过肢体语言或者是声音来传达,这就像是被困在黑客帝国中的人。那么,做梦的人如何突破这层封印和梦里的人交流呢?

心理学家Karen Konkoly和她的同事们尝试着找到克服这些困难的方法,从而获得有关梦境内容的更准确的信息。

他们在Current Biology上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中揭示了一种和做梦的人双向交流的方式[5] 。

四个实验组分别在世界不同地方,他们利用了梦境和真实世界的信息泄露进行实验。

在输入方面,你的感觉器官没有被完全切断。如果完全被阻断,就没有人能叫醒你。实际上,嘈杂的声音,明亮的灯光或是明显的触感常常是能被感觉到并融入到梦境中。

你可能自己经历过类似情况,例如当你的闹钟响起时,你可能会梦到救护车的警笛声。

嘈杂的声音,明亮的灯光或是明显的触感常常能被融入到梦境中 | Pixabay

在输出方面,做梦的人对眼球运动和面部肌肉有部分的控制力。也就是说,当做梦的人要移动手臂时,只有梦中的手臂移动,但是当他们尝试移动眼睛时,实际上的眼睛也会移动。

科学家让人在梦中时去做数学题,例如8减6。一个正在小睡的志愿者通过眼睛向右移动两次,正确地回答出2。

在某些情况下,研究人员会说出数学问题,而在另一些情况下,则是通过闪烁灯光或敲击研究对象的身体。实验总共有36个参与者;

在158次尝试中,研究对象几乎有五分之一的时间正确回答了问题。只有3%的时间完全回答错误。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要么模棱两可,要么根本没有回应。但是考虑到实验所面临的挑战和难度,实验全程根本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沟通。

上面的实验之所以能实现,部分原因是研究中的一个小组的研究对象知道他们在做梦。

无论是从不知何处传来的声音询问你8减6等于几,还是通过在房间里闪烁的灯光编码问题,你通常不会通过眼睛向右移动两次来回答问题。

在做梦时,即使内容不切实际,我们也会接受自己所经历的。但是有时人们在做梦时能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这种情况称为清醒梦(lucid dreaming)。

如果你曾经经历过清醒梦(大约80%的人在生活中的某个时刻至少经历过一次[6] ),你会记得这感觉有多奇妙。

人们经常会说,清醒梦感觉很生动,有时比现实生活还生动,而在做清醒梦的人通常会加入到梦中疯狂又真实的幻想和冒险中

做清醒梦的人通常会加入到梦中疯狂又真实的幻想和冒险中 | Pixabay

做清醒梦的人不会受到潜意识的影响(通常是消极和焦虑),而是梦到一个美好的世界,并在里面塑造一个有意识的角色。

最初,许多科学家对清醒梦持怀疑态度,但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Stephan La Berge指出做梦的人可以随意移动眼睛,这表明他们可以在清醒梦中和现实中的人交流[7] 。

在Konkoly的研究中的研究对象是拥有正常睡眠的人,部分人已经能够做清醒梦,部分人不能,但是有尝试通过训练做清醒梦。

研究人员共实验379次,让不能做清醒梦的人回答数学问题。全程包括一次回答正确,一次错误,11次回答模糊。而多达 360次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因此,清醒梦是和做梦人交流的关键

然后,Konkoly和她的同事训练清醒梦的做梦人接收和传出信息,这表明做梦人可以记住并遵循醒时收到的指示,并在被要求时做任务。

有趣的是,当研究人员叫醒研究对象,并问起他们的梦时,做梦者有时会记错被问到的数学问题,这表明依赖醒来的做梦人的陈述会造成的问题。

人们对自己梦的记忆可能是错误的,即使是清醒梦。

研究清醒梦的主要障碍之一是自发产生清醒梦是很少见且难以掌握的。

从我们常看的电视剧中可以得知,盯着时钟或手表可能会对做清醒梦有所帮助。这是真的。但是没有研究表明数手指行得通。这对试图保持冷静和专注也有帮助。

盯着时钟或手表可能会对做清醒梦有所帮助 | Pxabay

我们可以将清醒的人更有逻辑的头脑与做清醒梦的人相结合

许多人对清醒梦感兴趣的原因在于在睡眠时能够跳出梦境幻想的能力。

对于那些热衷学习做到这一点的人,你最好从以下这篇系统的综述入手。这篇综述于2012年发表于Consciousness and Cognition[8] 。

然而,该综述表明,大多数被建议用来训练清醒梦的方法要么没有经过科学验证,要么研究发现效果不佳。这里将提供一些有依据的方法。

当你入睡时,你要做的好像是将你想要的梦形象化并演练出来。

你要有意识地记住你要发现自己在做梦。特别是当你早晨刚醒来又要睡过去时,用这个方法效果会更好。

你曾经可能不经意地用过“梦境重入”(dream re-entry)这一技巧。那是当你从梦中醒来后尝试回到梦里,又没有真正睡着。你还可以养成做“现实测试”的习惯。

也就是说,练习分别两次看某些文字,确认前后两次是否有变化。在现实世界中,例如路牌上的印刷文字几乎永远不会改变。但是在梦中,无论因为什么,文字会经常变化。

如果你经常在醒的时候做检查文本的练习,你就更可能在梦中也这样做。然后,你会意识到文字的变化,从而在梦里清醒过来,实现清醒梦。

清醒梦很有意思,但是有用吗?

清醒梦对学习的帮助很大程度没有被研究清楚。就像是,通过在想象中做体育锻炼可以提高近30多种运动项目的表现一样,有针对性的做清醒梦也可以有相同的效果。

而且好处不仅限于提高身体素质。Konkoly发现梦也可以减轻情绪创伤造成的影响[9]。

梦可以减轻情绪创伤造成的影响 | Pixabay

因此,我们可以设计提示来影响梦的内容,或者根据做梦人的喜好修改提示。

Konkoly曾说:“人们经常借用做清醒梦或做梦寻求艺术的创造灵感。但是在梦境下,你能获取的资源只是梦中有的”。

她建议,将醒着的人更合乎逻辑的想法与做梦人的清醒梦相结合,可能会产生有趣的成果。

例如,使用创造性的方法解决问题。但是对于大多数做清醒梦的人来说,能够跳出梦的幻境就足够好玩了。

通过眼球运动和做清醒梦的人进行交流仍在研究初期,并且存在一定的难度。

未来的研究将致力于探索更可靠的交流方式,例如让眼睛用摩斯电码交流。有这样一本书介绍过如何通过眨眼来沟通[10] ,所以我相信这是可以做到的。

我们每天晚上睡觉时有几个小时都在做梦。做梦是我们一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尽管做梦的基本功能尚不清楚,能够进入我们的大脑去参与清醒梦,基本上是研究精神生活的尚未探索的前沿。

如果我们可以利用这些富有创造力的、有意识体验到的梦的时间,又会发生些什么呢?

梦是我们一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 giphy

参考文献

[1]Hobson, J.A., Pace-Schott, E.F., & Stickgold,R. Dreaming and the brain: Toward a cognitive neuroscience of conscious state. Behavioral Brain Science 23, 793-842 (2000).

[2]Stumbrys, T., Erlacher, D., & Schmidt, S. Lucid dream mathematics: An explorative online study of arithmetic abilities of dream character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ream Research 4, 35-40 (2011)

[3]Tholey, P. Consciousness and abilities of dream characters observed during lucid dreaming. Conceptual and Motor Skills 68, 567- 578 (1989).

[4]Stumbrys, T. & Daniels, M. An exploratory study of creative problem solving in lucid dreams: Preliminary findings and methodological considera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ream Research 3, 121-129 (2010).

[5]Konkoly, K.R., et al. Real-time dialogue between experimenters and dreamers during REM sleep. Current Biology (2021). Retrieved from DOI: 10.1016/j.cub.2021.01.026

[6]Voss, U. Lucid dream analysis could ease anxiety.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scientificamerican.com (2014).

[7]LaBerge, S. Lucid dreaming: Evidence and methodology. Behavioral and Brain Sciences 23, 962-964 (2000).

[8]Stumbry, T., Erlacher, D., Schädlich, M., & Schredl M. Induction of lucid dream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evidence. Conscious Cognition 21, 1456-1475 (2012)

[9]Doubek, J. Scientists talked to people in their dreams. They answered. NPR npr.org (2021).

[10]Bauby, J.-D. 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 Random House, New York, NY (1998).

作者:Jim Davies

翻译:马欣悦

改写:伊俐

审校:严佳静

朗读:胡恩

美工:老雕虫

编辑:因蓝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酷炫脑(ID:coolbrainscience),如转载请联系原账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