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小型农商银行:未来平台银行模式,应有哪些构建原则?

subtitle
呼吸机 2021-10-21 05:34

【野叔观察】

10月15日,金融野叔在百家号发布了《县域小型农商银行:未来三种经营模式,会是啥样?》的小文章,对小型农商银行未来无法回避的平台银行、开放银行和财富银行三种商业经营模式进行了简要的分析;本文则集中对小型农商银行如何构建平台银行进行专题的研讨。

首先,对于平台银行的内涵到底是什么,目前的界定仍然不够清晰;毕竟它是一个目前正在成长、未来方能成型的模式。按照今年2月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官方权威的概念定义,“平台经济”中的平台为互联网平台,是指通过网络信息技术、使相互依赖的双边或者多边主体在特定载体提供的规则下交互、以此共同创造价值的商业组织形态。

平台银行是平台经济的组成部分,所以它可以简要定义为通过多种网络信息科技应用、金融业务与多种服务结合的平台商业经营模式。而对于小型农商银行来说,构建平台银行所要注意的原则事项,肯定与大中型银行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金融野叔将自己的浅显思考归纳为三联、三特和三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联

一是联合建设自有平台。当今,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大数据和物联网为代表的信息科技研究和应用,都是非常“烧钱”的事情。以大型银行2020年度金融科技经费开支为例,从总量看,国有六大行合计956.86亿元,同比增长33.5%(其中工商银行238.19亿元,建设银行221.09亿元,农业银行183.0亿元),招商银行119.12亿元;从营收占比看,邮储银行为3.15%,其他5家国有大行在2.70%至3.00%之间,招商银行2020年度科技投入则占当年营收的4.45%(相关详情见本文附图二)。

而许多小型农商银行同期一个年度的科技经费一般只有数百万元至数千万元,这样小的投入根本无法独立支撑当前的平台建设,因此必须走联合建设、共建共享的道路。过去,当省级联社科技投入较少、力量较弱时,30家省级联社、农商银行和深圳农商银行代表更多小型农商银行,组建了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当时一些网络应用(例如手机银行)就依靠这家中心提供技术支撑。

随着业务规模发展、实力日渐雄厚,当前小型农商银行的平台建设可以委托省级联社来做。当然,目前即使是省级联社每个年度的科技投入一般也只有数亿元至十几亿元的额度,平台建设仍然需要诸多外部力量帮助(包括大型银行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并且联通外部诸多平台。

二是联通外部其他平台。首先是需要更多地“融入”主要的全国性电子商务平台、网络社交平台、经济信息平台、金融市场交易平台等;目前各家银行融入和运用较好的是央行主导的征信记录平台,其成功的核心在于生产了大量的信用数据。其次是区域性的政务平台、生活平台,例如各地的“智慧城市”之类。目前一些农商银行所开发的“e贷”、“快贷”和“数贷”等平台化贷款产品,其中一般就初步运用了当地政务平台的相关客户数据,以此进行模型分析、评级授信。

正如互联网平台本身是“没有边界”的一样,未来平台银行也是“没有边界”的(当然不能没有防火墙或者“防盗网”),因为它需要与诸多其他平台进行“叠合”、融入和交互,构建更大的商业生态圈。而且,哪家机构构建的平台银行所形成的商业生态圈更大、更有特色、更有活力,未来的核心竞争力就更强。

三是联入多重应用场景。一方面是以高频操作业务带动低频业务,将银行机构的各类金融服务与相关服务“自场景化”,前者包括扫码支付和商户收单业务、个人理财业务(顺便再强调小型农商银行同样要有构建“财富银行”的理念)。以个人理财业务的“自场景化”为例,如果客户进入某家银行的手机APP进行相关操作,能够方便地切换到财经新闻评论、理财分析工具、各类价格指数等其他相关服务,那么他们才会与这家银行的平台形成较强的客户黏度。

另一方面是与其他非银行平台互相“植入”场景。这里实际上就类似开放银行(Open Banking)模式,即商业银行自身对外开放,引入外部合作者进入其应用平台和服务场景,并将银行的金融服务与产品嵌入到外部合作应用平台和服务场景之中。

三特

一是适应两级法人特色。目前,一般小型农商银行作为独立的公司法人机构,仍然需要接受省级联社(另一家法人机构)的行业管理指导,而且资本关系是逆向的。后期省级联社的改革不管是金融控股集团、联合银行、统一法人中的、或者其他那种模式,至少有两个重要课题需要考虑,一是资本的充实与关系纽带的正向理顺,二是金融科技服务能力的提升。

因此,未来小型农商银行构建平台银行,还是要尊重历史、尊重现实(见前文“联合建设”部分),适应未来一段时间的组织模式,形成“小法人、大平台”,既可以满足几十至一百多家小型农商银行的共性需求,也可以方便各家机构与县域其他平台对接与融入。

这其中将会有许多具体课题需要研究和讨论。譬如,在资金流动业务为例,在金融市场交易平台上法人机构是完全市场化的定价,在法人机构内部完全可以运用FTP定价,但是对于未来省级联社这样承当了金融服务、风险救助等职能的机构与小型农商银行之间如何定价呢。

二是适合区域经济特色。这也是小型农商银行在以省份为单位共建平台,可以形成不同于全国性银行和跨区域银行的个性化之处。当然,大型银行的平台同样可以适配不同区域性的外部平台,但是省级联社和小型农商银行的平台应当、也可能做得更加适配。

例如,未来小型农商银行共建的平台,在运用人工智能和相关数据进行客户画像时,就可能设计出更适合当地社会、文化特点的模型;因为它们的客户经理更熟悉本地客户的气质、人格、需求、关注点等真实心理情况,也更熟悉本地的习俗、集体偏好等,然后可以在平台场景、产品、营销活动、甚至视觉界面的图案与色彩上更适配本地客户。

三是具备农村金融特色。农商银行在市场定位上以服务“三农”为主,那么未来平台构建应当具有自己的支农特色。例如对外与智慧农业平台、农村产权交易平台等相对接,对内更加注重线上平台与线下的融合。

三深

一是深入线下。虽然互联网平台“没有边界”,但是网络总是虚拟的,它可以让数字化货币借此流动,却无法让真实的物资在线上流动,而且也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发生(例如今年郑州超大降雨中人们就发现了有时没有一点现金也不行);所以银行服务与平台应用仍然不能忘记线上与线下的融合,尤其是在居住较散、交通较慢的乡村环境中。

譬如,针对农村客户的助农(取款)服务站点数量变化趋势就有所反映。2015年至2018年,这类站点数量逐年减少;但是在银行电子替代率不断提高的背景下,2019年和2020年助农服务站点数量又出现了逐年增长(相关详情见本文附图五),其相关设备既是线下服务工具,又是线上数据的生成工具,而且是线下与线上的联结点。

例如,建设银行的“裕农通”设备布放数量也在增长,部分城商银行也在将服务站点深入农村线下市场(例如2021年6月末长沙银行农村金融服务站达到5186个,2021年9月末桂林银行农村普惠金融服务站超过5000个);而小型农商银行更是在防守原来的农村市场,例如2020年末浙江农信系统81家机构建设的“丰收驿站”达到10435个(这种驿站就是平台银行模式在农村市场的线下与线上整合)。

二是深入客户。目前,一些农商银行发挥人员较多、成本较低的优势,运用相关设备进行移动办理业务,包括开立账户、办银行卡、打印凭证等,这也是一种有效的平台化服务。大型银行则更多利用社会化的物流系统来深化客户服务。以建设银行为例,该行的“建行到家”小程序就是将一些需要客户到网点办理的业务(诸如个人账户流水、存款证明等)转入线上,通过客户自助操作和手续后,相关业务凭证再由快递送达。

三是深入人心。平台可能是冷冰冰的,设备可能是硬梆梆的,但是银行服务不能如此,而应该是有温度的、温柔的;如此构建的平台银行模式,才会获得更多客户的喜爱。

一方面,平台银行业务功能需要满足客户需求,操作需要方便客户习惯;例如现在手机银行要有适合老年人使用的版本,以后也要考虑开发适合农户使用的版本,或者适合“Z世代”偏好的版本。另一方面,平台银行需要考虑非银行服务的其他功能,诸如消费与社交,还有农业生产和销售。例如,有的银行平台就将其贷款客户生产的各类农产品销售整合其中。

野叔的结语

后工业时代已经来临,布莱特·金在《银行4.0》一书中说:“金融服务无处不在,就是不在银行网点”。商业银行以客户为中心、因客户而改变,未来将服务、产品、渠道及相关的信息交流、互动操作集成在一起,就回避不了平台银行经营模式(哪怕它不叫这个名字);客户在哪里,平台服务就延伸到哪里,客户要什么,平台功能就提供什么。这才是未来银行的存在价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