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27岁,云南农村女孩,横店当马替3年,被马踩断手脚是经常事

subtitle
真实人物采访 2021-10-20 23:47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24位真人故事
口述/沐溪
撰文/舒可

我叫沐溪,大家都叫我二姐,目前在横店跑龙套。

“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是我的座右铭。

1994年,我出生于云南红河州,小时候妥妥的一枚留守儿童。

记得读小学开始,父母就一直在云南打工,大我几岁的姐带着我在老家读书。所以我从小很独立,还经常跟邻居家小朋友和同学打架,造就了我男孩子的性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学的某个春节时跟家人拍全家福,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学生头)

高二结束时,我一直很想去当兵,但条件不够,家里也不太同意,但我当时的心思完全不在读书上。没办法父母跟老师商量,让我保留学籍休学,用半年的时间让我好好想想,要不要继续上学。

后来我跟父母一起去了云南的工地,亲自体会到了父母挣钱的艰辛,生活是多么不容易。

还记得整整一个暑假我都在工地上度过,早上七点到中午十一点半,一上午,搬砖,和洋灰,铲土,到中午已经饥肠辘辘,吃了午饭稍做休息,下午两点接着干。

大夏天的特热,还得戴着安全帽,穿的大衬衣,到四五点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累瘫,带的几瓶水都喝完,手也磨得起了泡,脚疼得走路都困难,七点收工。第二天起来浑身难受,手上磨了泡过了好几天才好。

(在高二的教室里,同学们在晚自习)

当时工地的叔叔阿姨们摇着头说,一个女娃娃不好好读书,想不开来工地吃苦。那时倔强,就算是很累也不会跟父母说想回去。

直到暑假结束,我整个人都晒黑几个色、手磨破几层皮后,我终于体会到父母带我来工地的苦心,想到曾经的我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于是我想回学校继续读书,并告诉父母我的决定。

父母听我说想回学校很开心,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骂过我,只是给我建议,只要我考虑清楚,他们都会尊重我的决定。父母的开明,让我觉得自己跟父母,真不只是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很多时候更像是朋友,对于这点我很庆幸。

(大三在运动场玩篮球,从高中到大学我一直是短发,性格像男孩子玩的也都是男生爱玩的项目)

后来离开云南回到学校,让我懂得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校生活。比起起早贪黑,太阳暴晒的苦,学习的苦让我觉得更有价值和意义,后来通过努力我顺利考上了海南的一所大学。

2018大学毕业,实习的时候我找到的是个学表演的机构,在这里我接触到了以前想都没想到过的职业。

后来经机构介绍,我跟了一个战争片的剧组。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到群演这个职业,当时可开心了,女孩子嘛总会有当明星的梦。

当时在剧组觉得什么都很好玩,还认识了很多朋友,朋友看得出来我很喜欢这个职业,就说了一句“喜欢拍戏就去横店呀,横店什么样的戏都有”。

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去横店看看。现在想想,当时刚毕业还是太年轻,对未来充满希望,有着无所畏惧的勇气。

后来就跟当时在剧组的一个朋友从海口坐车到横店,开始我的横漂生活。

18年底到横店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办演员证。到了办证处被告知我短发不符合要求,办不了演员证。

群演证要求:年龄满18周岁—60周岁中国公民。爱好影视表演,遵守“横漂”演员公约,服从演员公会管理。五官端正,身体健康无缺陷。发型要求:男士短黑发,女士长黑发(过肩)

后来朋友借给我钱去理发店接了头发,最后还是没有办到演员证,没有演员证就拍不了戏,得知这么个结果,我差点就放弃了。还好有朋友帮忙想各种办法,学骑马,练武术,后来还去象山影视城跑了半个月的群众。

(短发的我,办不到演员证,打算在理发店接头发)

但朋友们都在横店,而且说真的在横店机会也更多一些,于是我又回到横店。回来后跟朋友进了马队,后来就这么一直跑马队的戏。

可能大家不知道什么是马队,其实就是拍摄需要马匹,提供骑马、骑乘服务及一些马背上高难度动作的部门统称马队。

马队接的戏,其实就马替。如果你在荧屏上看到战马忽然摔倒骑手被甩出很远,或者那些平时根本不会骑马的男女明星却能扬鞭飞驰,甚至在马上很潇洒地与敌过招时,这些精彩镜头就是“马替”的功劳。

作为普通人的我,要想拍出精彩的镜头,都是要经过一番苦练,受过无数次伤才能做到。

(在马队,接到红军骑兵的戏)

记得当时我学骑马,内心多少有有一丝恐惧,上马都不知道怎么上,后来还是师傅提醒我从左边上,马太高大了,我抓着缰绳纵了两下还上不去,师傅走过来推了我一把,我才稳稳当当的坐在马背上。但我紧紧地抓住缰绳,心里发怵,身上直冒汗,生怕从马上摔下来。

好在带我的师傅人很好,经验丰富,一开始都是慢慢走,后面是慢跑,一圈又一圈,经过一段时间后,我掌握了骑马技巧。

学一天下来,腿疼屁股痛得都不像自己的,那可真是一言难尽。好在我年轻恢复得快,两三天就适应下来。

(当时在长歌行里给女演员赶马车)

后来队里看我学得差多就给我安排活干,只有真刀真枪上阵后,才知道那点疼痛根本不是事,也懂了武替前辈们为什么说:每一场戏份,几乎都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

毕竟我们的这个职业就是为了减少演员受伤,怕影响拍摄进度应运而生的。

所以,我们替身演员几乎都是要做一些比较危险的动作。尤其是古代剧,很多吊威亚、骑马打戏的动作,比如:起仰、落马、摔马等等。

在这三年中我经历过被马踩被马咬被马踢,所有跟马能受伤的我都经历了一遍,尤其是被马踩是家常便饭。

去年7月29号在剧组把脚给摔断了,这是我受过最严重的一次伤。

当时就是拍一个摔马的动作,落地点不对就把脚给摔骨折了,休息了三个月才慢慢恢复。所以我们马替不光得每天练功夫,进入这行的第一天起,就必须得上意外保险。

我们这行,有些动作明知危险,但你一定要做。你不做,就会丢掉饭碗,被人淘汰掉。赚马队这份钱,谁的腰、脚、手没断过?

所以我们马替出名的很少,很多马替日复一日地在剧场摸爬滚打,直到身体再也支撑不了那些危险的动作,便悄无声息地从马替的行当消失。

(古代剧演男替,上阵杀敌的将军)

但是也有轻松的戏,看你跑戏的时候摊上什么样的剧组。我因为是自己喜欢,有想去追求的东西,所以别人叫苦叫累我觉得都还好。

至于危险,这个平时要多苦练,只要不上以戏,有时间我除了训练马背上的功夫,还会去武官学功夫,学不同的打戏,尽量避免自己少受致命伤害。

这三年我没有什么特别有成就的事,但做过不少明星的马替,还挺满足的,比如我做过杨幂,迪丽热巴,李沁,关晓彤,李一彤,赵露思等的马替。

现在很多人看不起跑龙套的,但我觉得职业没有贵贱之分,热爱自己的职业都值得被尊重。

三年前我之所以成为横漂,无非是出于对演艺行业的热爱,也希望最终有伯乐发掘成为一名让人叫得上名字的演员。

然而,想要在十几万人群脱颖而出,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所以,接下来我打算好好研究一下拍小视频,自导自演的那种,好好学习PS ,视频剪辑。在别人的影视剧中我只是没有姓名没有脸的替身,但在我的短视频却是万人瞩目的“主角”。

(自制剧里,我饰演侠女)

目前我在西瓜视频有了3万多的粉丝,想把小视频拍好不光是我能在短视频当中露脸,展示自己的形象与演技,也想能制作出简短精悍的好故事回馈给我的粉丝们。

无论评论里大家是喜欢我还是Diss我,我都会很开心,最起码有人关注我嘛!

尽管现在不知道未来我会怎么样,但我知道,我还年轻,还有失败的资本,只要肯努力,生活有无限可能,未来可期。

大家好,这里是真实人物采访,记录每一个真实的你。
如果你有故事,请关注并「私信」我们吧,我们会「免费」把你的真实故事呈现给大家。@真实人物采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