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挖地三尺找到暗恋12年的男生,他却说,我女朋友的死和你有关...

subtitle
不二大叔 2021-10-20 22:51

回复“书”抽取精美书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猪小浅

来源 | 猪小浅(ID:zhuxiaoqian0214)

第一次见到曾重明,是2009年一个夏日的黄昏。

那天我去码头找我哥。

有些人,哪怕是在茫茫人海中,也是一道光,让人很难不注意到他。

人群里的曾重明,长得很像当时很火的言承旭。

有点酷,有点拽,眼神和海一样深沉。

时光仿佛在那一刻定格。云霞吞了裙尾,海浪洒满零星。

而我的心,动了又动。

后来才知道,曾重明和我哥是同事,两人关系很好,而且他还和我们是老乡。

我哥说,曾重明有个妹妹,和你同校。回头大家一起吃个饭。

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那时的我,根本就不会想到,后来会有那么多的悲欢离合。

我叫王诗语,出生在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

七岁时,父亲因病去世。不久后,母亲改嫁去了外省,从此不再过问我们兄妹。

我和哥哥相依为命。

2009年,哥哥18岁,辍了学,去惠州的码头搬运货物。我跟着去惠州上高中。

哥哥说再难,也要供我读书。

类似的话,曾重明也对他的妹妹说过。

那个女孩,叫妞妞。和我是同一个高中,同一个年级,只不过不同班。

其实曾重明和妞妞不是亲兄妹,而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四人时常一起吃饭一起玩。

我哥最大,曾重明排第二,妞妞比我大一岁。我最小,大家都宠溺地叫我小语。

是从那时开始,我一直喊曾重明,二哥,二哥。

妞妞也一样。

有关二哥的过去,我是从妞妞断断续续的讲述里拼凑出来的。

二哥家有三个兄弟。

二哥和他的亲大哥,从小学象棋,是天才棋手。他们参加过很多象棋比赛,无数次揽金夺银,是整个澄海的骄傲。

后来,家里出现变故,无法供养三个孩子读书。

二哥把机会让给了哥哥和弟弟,放弃了学业,也放弃了象棋,离家打工。

二哥常说自己初中都没毕业,其实他涉猎广泛,满腹经纶。唐诗宋词拈手就来,中外文学也了如指掌。

他的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才气。

我承认,16岁的我,喜欢这样的二哥。但这样的喜欢,只能放在心底。

因为二哥有妞妞。

说起妞妞,用倾国倾城,闭月羞花这些词来形容都不为过。

她漂亮,乖巧,懂事。而且能歌善舞,有一手好厨艺。

可能这样完美的女孩,连上天都嫉妒了。

妞妞患有先天性心血管堵塞,慢性,最严重的那种。无法治愈,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二哥视妞妞如珍宝,对她无尽的宠溺。他爱她,爱到从来不惹她生气,爱到她皱个眉,他就会很紧张。

所以我注定不能喜欢二哥。我把那点爱慕,藏在心底。

逐渐也将这样的心动,转变成妹妹对哥哥的感情。

不准自己动心。

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我和妞妞在闹,两个哥哥看着我们笑。

他俩下了班,时常来学校打球,赢得姑娘们的驻足观望。

打完球,再带着我和妞妞走街串巷地吃美食。

大哥和二哥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成了可以推心置腹的兄弟。而我和妞妞,成了可以分享秘密的闺蜜。

真希望时光永远不会老。

可这一切,在2011年1月31号戛然而止。

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天。

我的大哥,在一场车祸中离开人世。

司机逃逸,查无凭证。

两天后是除夕夜,烟花璀璨,鞭炮喧嚣。

我的世界支离破碎,万念俱灰。

大哥临死前,将我托付给二哥。二哥说,你放心,以后小语就是我妹妹。

我沉浸在失去大哥的痛苦里走不出来。

二哥说,大哥在天上看着呢,你要好好的。以后凡事,有二哥。

寥寥数语,却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承诺。

二哥说他以前没什么朋友,大哥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他们是一辈子的兄弟,所以以后他会代替大哥来照顾我。

他说得那样坚定,让我确定自己不是孤儿。

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两个亲人。

一个是二哥,一个是妞妞。

此后,二哥真的说到做到。

他把自己的爱平分,一半给妞妞,一半给我。

给我俩一样的生活费,一样的关心和照顾。

和别人介绍我们的时候,他会宠溺地说,这是我的两个妹妹。

但其实,我知道,我和妞妞不一样。

二哥对我好,是亲情。而对妞妞,是爱情。

爱情是什么呢。爱情大抵是我们之间差异悬殊,但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的父母对我放心。

其实妞妞家条件挺好的,但二哥主动承担了妞妞读书的所有开销。

是给自己动力,证明自己有能力给心爱的女孩幸福。也是为了让妞妞的父母,放心地把妞妞交给他。

他也确实做到了。彼时的二哥,只不过19岁。

很多同龄人,还只是个孩子。但二哥却像个大家长一样,护我和妞妞周全。

我和妞妞是后来才知道,为了多赚些钱,二哥常常在夜间去扛沙袋搬货。

困得厉害了,就躺在草窝里眯一会。有时候为了省钱,经常挨饿。

他一米七七的个头,体重瘦到不足百斤。

但他从未在我和妞妞面前抱怨过生活的苦,从未让我俩在经济上受半点委屈。

他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二哥。

时间到了2012年,我和妞妞读高三。

二哥深知大学的开销大,他得想办法早点筹钱。

正好那时,二哥的亲哥在完成学业后,去深圳创业开了一家象棋培训班。

二哥在象棋方面确实很有天赋,很快就成了备受欢迎的象棋教练。

他做了擅长的事,而且不用风吹日晒,我们都替他高兴。

和以前相同的是,二哥仍然是抓住一切机会挣钱。除了培训班的课,他还找了一些家教和网课,收入越来越可观。

可就在这时,妞妞发病了。

二哥很担心,和妞妞父母商量后,他决定将我和妞妞接到深圳。深圳医疗资源好一些,而且他在身边,也放心一些。

至今仍记得有一天,妞妞突然发了病。二哥抱着她,去了十公里外的医院。

当我赶去医院时,二哥坐在手术室门口泪流满面。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二哥流眼泪。

后来发病的次数多了,妞妞渐渐有些灰心丧气。她担心某一天,自己会突然离开这个世界。

她开始想着去帮二哥找个女朋友。

她说,只有给二哥找到靠谱的姑娘,她才放心。

二哥不敢惹她生气。是的,二哥对妞妞总是毫无招架之力。

他只能按照她的意思,去相亲。可想而知,基本都没什么结果。

妞妞没办法了,她想到了我。

那天,妞妞突然问我,小语,你喜欢二哥吗?

我一下子懵在那。

我知道妞妞的意思,她说的喜欢,不是妹妹对哥哥的喜欢,而是男孩和女孩之间的喜欢。

是我最初的时候,对二哥那种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喜欢。

可二哥是妞妞的啊,我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所以我回妞妞,我拿二哥当亲哥的,你赶紧好起来,只有你才配得上咱二哥。

妞妞有些失落。

她说,要是你喜欢二哥就好了,把他交给你我才放心。

一切仿佛没有变,但其实我的内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必须承认,这些年,我一直在刻意压抑对二哥的心动。

妞妞这么一说,有些心事就决了堤。

却也只能继续压抑心事。

2014年,妞妞身体好转了一些。

高考填志愿时,我去了上海,因为我想离他们远一点,这样就不会泄露心事。

而妞妞决定出国。

其实这是妞妞小时候的心愿。她想去纽约,想去看看世界。只不过,不论是妞妞的父母还是二哥,都是不放心的。

但二哥对妞妞,永远没有办法。

他上一秒反对,下一秒想的却是怎么满足妞妞的心愿。

最后,妞妞去了纽约。

我们三个人的情谊,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经常视频聊天。

彼时,二哥已经是家长圈里特别有名的曾老师。

上课风趣幽默,又总能用独特的方法融会贯通。他的学生拿了很多大奖。他越来越忙,也越来越累。

而他最喜欢做的事,是每个月准时给我俩转生活费,给我们买各种礼物和生活用品。

虽然妞妞总跟他说,不用给了,你已经向我爸妈证明了你很厉害。

虽然我上大学后,开始做兼职,能赚取生活费,并不缺钱。

可二哥总是不放心,他说给我们花钱,他很开心。

在这个过程中,我很幸福,也很痛苦。

因为我发现,距离并不能阻断我对二哥的喜欢。

思念像燎原大火,越烧越烈。

以至于最终我走火入魔,吞噬了自己。

认识谭斌,是2017年,我大三。

在朋友聚会上,见到他的第一眼,我整个人呆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思念入骨,我觉得他长得和二哥太像了。从眉毛到眼睛,都有七分像。

我几乎泪流满面。

就是因为那张脸,我飞蛾扑火,不顾一切。

甚至没问清楚他多大,做什么,就把自己对二哥的所有感情,全部转移到了谭斌身上。

谭斌嘴巴很甜,每天不停地对我说,我爱你。

我在这样的甜言蜜语里,时常有种错觉,他就是我的二哥,我梦想成真了。

可实际上,谭斌是个混混。

他没有学历,没有工作。每日抽烟喝酒打牌,混迹于各种娱乐场所,没钱就伸手问我要。

我像被下了蛊。

明知道这样不对,可只要谭斌说他爱我,我立马就会丧失所有的理智。

我在自己制造的美梦里,不愿醒来。

这一年的9月,妞妞回了国。

因为工作关系,她先来了上海,进了一家500强的外企。准备等我毕业,一起回深圳找二哥。

我告诉她,我谈恋爱了。

但没告诉她,我谈恋爱是因为这个人长得像二哥。

其实也就我觉得长得像而已。我把谭斌的照片发给一个朋友,朋友说,哪里像啊,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是的,可能真的是。

我压抑的感情,需要谭斌作为出口。要不然,会疯掉。

妞妞让我带她去见谭斌。

见完,妞妞说,这人不行,一看就不学无术,油嘴滑舌。小语,你赶紧和他分手。二哥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可那时的我,完全听不进去。

我整日逃课,夜不归宿,和谭斌混在一起。

妞妞很着急,她不得不告诉了二哥。

二哥知道后,放下手头所有的工作,第一时间来了上海。

见了谭斌后,他气得两眼通红。他说我让你读书,是为了让你明辨是非。你谈恋爱可以,能不能找个靠谱的。

谭斌一听这话,出手打了二哥。

二哥没有还手,他只是说,打够了吗,现在可以离开我妹妹了吗?

我想掩饰自己的心事,我怕自己冲口而出,我跟这个人在一起,是因为你。

可这样的话,我不能说。

所以我只能用吵架来虚张声势。我对二哥说,喜欢谁,是我自己的事,你无权插手。

在这之前,二哥从没对我说过重话,从没打过我。

但这一天,二哥在饭桌上朝我扬起了手。

妞妞阻止了他。

有妞妞在,二哥再愤怒,也会压抑自己的情绪。

二哥叹了口气说,小语,你现在长大了,二哥管不了你了。既然我说的话你不愿意听,以后咱们就当是陌生人吧。

陌生人三个字,让我的心咯噔一下。

怎么能是陌生人呢,他是我最爱的二哥啊。

我眼睁睁看着二哥扬长而去,他的背影又孤单又落寞。

那一瞬间,我后悔了,眼泪夺眶而出。

可是我无力阻挡。我没办法告诉他和妞妞,我谈恋爱的真相。

这是个秘密,只能掩埋于岁月。

我和谭斌,终究是分了。

其实在这之前,我就清楚地知道谭斌沾花惹草。只不过我不肯从梦里醒来。所以一直麻痹自己,从来不去翻他的手机。

直到我在谭斌手机里看完那些颠覆三观的内容后,终于清醒地认识到,谭斌不是二哥,他只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我和谭斌断绝了所有的来往。

我想去找二哥和妞妞道歉,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然而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走回头路。

等我回头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变了。

妞妞的病复发了。

我联系她,准备告诉她,我已经和渣男分手的时候,她正在回老家的路上。

这一次,比任何时候都严重。听说出现了休克。

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但妞妞安慰我说,没事的,我已经缓过来了。主要我爸妈担心,想让我在他们身边。小语,你等我回上海啊。

然而实际上,我并没有等到妞妞的归来。

后来,妞妞的意识越来越不清醒,渐渐不再回复我的消息。

二哥也一样。

实际上,自从上次争吵过后,他几乎不再回复我。

他对我很失望吧。

而那段时间,我忙着写论文。我想等顺利毕业,就回去找二哥和妞妞。

可拿到毕业证,发消息到我们三人的群里时,再也没人回复我。

我打电话给二哥,无人接听。

打电话给妞妞,也是无人接听。

从那天开始,二哥和妞妞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微信、电话、QQ全都联系不上。

再后来,号码变成了空号。

我就这样在人群里,弄丢了二哥和妞妞。

我以为他们在生我的气,我以为再过段时间,他们就会原谅我。

可是2018年8月4号,妞妞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从一个共同朋友的朋友圈得知这个消息时,我感觉天塌下来了。

我去问二哥,可发现不论是手机还是微信QQ,我都被拉入了黑名单。

他一定对我失望透顶,所以不愿再理我了。

没了妞妞的关联,他不想管我了吧。

一定是这样的。

我做了很多种猜测,也做了很多努力。

我偷偷回深圳,去二哥原来住的地方找他,发现他已经搬了家。

二哥的亲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又或者是他知道,并不想告诉我。

我后悔极了。

后悔不该任性地和渣男在一起,后悔没有去送妞妞最后一程。

可这个世间,没有后悔药。

我留在上海。

没了二哥和妞妞,我就像没有根的蒲公英,在哪里都一样。

可能是经历了职场的打磨,我渐渐收起任性,藏起棱角,渐渐明白人间凄苦。

也越发自责以前的不懂事,感恩二哥对我的好。

只是每当想起二哥和妞妞,心就会撕心裂肺的痛。

除了上班下班,我没有任何社交。爱情和友情,我都还停留在二哥和妞妞那。

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二哥,可他似乎切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

直到2021年5月,终于从一个朋友那得到二哥的消息。

二哥还在深圳。

朋友在医院和他偶遇,聊天得知二哥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每天要靠大量药物才能入睡。

我听完这些,瞬间泪流满面。

这两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二哥为什么会得抑郁症。

我迫切地想要找到答案。

我不停地添加二哥的微信好友。

其实在这之前,我也一直有添加,但他从来不肯通过我的微信请求。

这一次,也一样。

我恳求朋友去和二哥说情。

让朋友告诉二哥,要不然我马上辞职去深圳,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他。

2021年5月25号,我终于等来那句,小语,是你吗?

我的眼泪喷薄而出。

我马上回他,二哥,我好想你,你终于肯理我了。以前是我不对。二哥,你别再丢下我。你现在在哪,我可以去见你吗?

我一股脑地问了很多问题,二哥半天才回复了我四个字,钱够花吗?

和以前一样,他总是问我和妞妞,钱够不够花。

我哭得停不下来。

然后我没经过二哥的同意,辞职去了深圳。

我和妞妞以前说过的,长大了,换我们来照顾二哥。

所以他生病了,我要去照顾他。

也问问他,为什么这两年,完全和我断了联系。

在深圳的这些日子,我亲眼看着他在梦里掉眼泪,看着他发呆不说话,看着他对这世间万物失去兴趣。

在我的追问下,二哥终于跟我说了我不知道的那些事。

知道答案的瞬间,我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是个罪人了。

二哥不理我,并不是因为我谈恋爱让他失望。

而是因为,妞妞的死和我有关。

是我害死了妞妞。我是个罪人。

所以这辈子就让我赎罪吧,让我陪着二哥走出抑郁症,陪着他好起来。

以妹妹的名义。

王诗语是我的真名,我坚持用真名来讲述这个故事,是忏悔,也是赎罪。

我也恳求看到这篇文章的所有人,能点亮【在看】,跟二哥说一声加油。请他一定要好起来,继续热爱这个世界。

PS:后来我和二哥聊了挺久。如果你想看二哥的版本,你想知道妞妞的死为什么和小语有关,也请点个文章末尾的【在看】告诉我,呼声高的话就出后续哦~

作者简介:猪小浅,一个只写真实故事的公众号。在这里,你将看到百态人生。读猪小浅,相信爱。后台回复目录,可阅读所有故事。公众号:猪小浅 ( ID:zhuxiaoqian0214)。

点亮在看,一起期待后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