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对话滞留额济纳旗旅行团:多人确诊的餐厅不算热门,策克口岸少有团队旅游

subtitle
纵相新闻 2021-10-20 20:53

东方网记者 陈丽娜

由“旅途中的疫情”引发的传播链已波及至少陕西、甘肃、内蒙古、宁夏、湖南、贵州、北京、河北等8省市,疫情溯源尚无结论。

10月20日,东方网记者联系到目前仍滞留在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某旅行团导游隋导,据他了解,目前滞留当地的旅游团队或超过100个,但总体情绪稳定。此外,他还向东方网记者介绍了确诊病例流调中高频出现的几个当地目的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 策克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官方微信公众号)

资深导游:多名感染者去过的桐楠阁餐厅多为散客光顾

“我们已经进行了第二轮核酸检测,大家都在宾馆里,情绪稳定。”当前正在额济纳旗带队的资深导游隋导告诉东方网记者。“每天早饭由宾馆服务员送入房间内,饭店也提供矿泉水。午饭、晚饭游客自己点餐,也是送到房间内,不聚集用餐。”

根据近日多地通报的新增病例,多名感染者曾去过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桐楠阁餐厅。

(图源 大众点评网)

该餐厅全名为“桐楠阁酱骨家常菜”,今年9月上旬才在点评平台上有评价记录,商家自荐的招牌菜为酱猪脊骨、肚包肉与本地手抓羊排。

东方网记者发现,此前,关于这家店的评价褒贬不一,网友推荐菜第一名为本地手抓羊排。餐厅点评中,有顾客称“价格贼贵,慎重”,也有顾客写到“炖的羊肉汤非常鲜,老板服务员也非常好”,也有顾客表示“这家门面好看点”。

隋导告诉东方网记者,据他了解,这家餐厅并不出名,也不是团餐接待餐厅,应该去的都是散客。东方网记者注意到,该餐厅周围有多家宾馆旅社,距离额济纳胡杨林旅游区约3公里,当地的通报中确实提到有病例在桐楠阁就餐后,前往胡杨林景区。

隋导分析,接待团餐的餐厅一般面积大,店内以圆台面居多,一桌可容纳多人;另外卫生消杀工作也比较到位,“到目前为止,确诊病例里暂时没有出现因为吃团餐出问题的。”

(图源 大众点评网)

额济纳旗胡杨林景区旅游季节性强

“虽然说是一个月,实际只有20天。”隋导介绍,额济纳旗的胡杨林最佳观赏时间在每年的10月7日至25日左右,太早了胡杨叶没有变颜色,太晚了一起风叶子就会被吹落。“目前在额济纳旗的旅行团几乎都是冲着胡杨林来的。”

东方网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在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主办的2021年内蒙古网红打卡地评选活动中,额济纳旗胡杨林景区入选了66个“内蒙古网红打卡地”。

额济纳旗人民政府官网9月26日曾发布,根据额济纳气象局监测显示,目前胡杨林景区中七道桥景区叶片变黄速度比其他景区较快,黄色叶片占30%左右,其余景区仍以绿色为主,绿色叶片占83%左右,景区尚未进入观赏期。

(图源 额济纳旗胡杨林景区)

额济纳旗胡杨林景区是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现有胡杨林38万亩,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级森林公园和阿拉善沙漠世界地质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

该景区是全球仅存的三大胡杨林区之一,另两处是北非的撒哈拉沙漠和新疆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景区主要树种是胡杨、柽柳和梭梭。

景区一道桥至八道桥,每一处景色各异。每年秋季,额济纳旗成片的胡杨林树叶会变成金黄色,层林尽染,在大漠深处演绎粗犷与细腻之美。不同于历史、人文景观一年四季游客皆可游玩,额济纳旗胡杨林景区旅游季节性很强,接待压力大。

额济纳旗人民政府官网9月16日曾发布消息称,额济纳旗各主要旅游景区积极做好旅游接待服务各项工作。其中,“胡杨林景区加强景区管理,出台人员高峰期突发预案、安全生产方案,并在各点各口设置疫情防控设备,采取人脸识别远红外测温等设施设备,加强疫情防控工作”。

流调频繁出现的“策克口岸”是什么地方?

根据通报,“旅行团”中的5人曾于10月13日前往额济纳旗策克口岸参观。而据策克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官方微信公众号“策克边检”9月18日消息,策克口岸频繁出现跨境货运司机核酸样本检测呈阳性情况,疫情外防输入风险突增。

策克口岸是全国第四、内蒙古第三大陆路口岸,也是我国西北连通国内外的重要交通枢纽、商贸中心、货物集散地和资源大通道。10月18日,策克口岸已对各交通出入口实行交通管制,暂停开放策克口岸国际文化旅游区。今天9:00起,当地在开发区范围内开展第二次核酸检测排查,含企业及商铺从业人员、流动人口与短暂停留人口等。

(图源 策克口岸旅游景区)

策克口岸国际文化旅游区于2019年12月被评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设有界碑广场、国际蒙元文化风情城、离岸免税欧洲商品购物城、中蒙边民互贸市场、铁路口岸国门及广场等。

(图源 策克口岸旅游景区)

“策克口岸旅游团队那边去的不多,去那边行程码可能会显示‘*’标识。”隋导告诉东方网记者,策克口岸距离知名景点居延海约25公里,距离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约70公里,团队一般都不会去。“散客可能会选择去,但去口岸就是看看边界线,那里有一个小贸易市场,卖皮草、巧克力糖之类的。”

在旅游网站上,有网友介绍在策克口岸的中蒙边民互贸市场内,可以购买俄罗斯与蒙古国的食品饮料、羊毛制品等。

(图说:中蒙边民互贸市场。 图源 策克口岸旅游景区)

此前报道:

25例阳性中19名与一餐厅有关 专家:疫情早已隐秘传播

3天7省总计30例感染者(含无症状),这起和旅行团相关的疫情传播链还在延伸,病毒正随着度假返程的人们,迅速地散向全国各地。

两天内,此次疫情发现地西安已经管控密接、次密接近4000人,多处影音娱乐场所停业,对重点人群采样超20万份;甘肃启动了省级响应;内蒙古额济纳旗开始全员核酸检测;发现了1例关联病例的湖南长沙县宣布进行全员核酸检测…….

随着越来越详细的疫情轨迹被公布出来,所有人都有甘肃或内蒙古旅居史,而25名感染者中的19名,都与内蒙古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桐楠阁餐厅有关。

10月12日上午,本次疫情中的7人旅行团在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的桐楠阁餐厅就餐,这群老人在达来呼布镇停留了数日,期间多次至桐楠阁餐厅就餐。

在大众点评上,这家评分三星半的本地餐馆被评论为“环境干净整洁,装修不错,生意比较好”,距离额济纳胡杨林旅游区仅有约3公里车程。

目前,桐楠阁餐厅已有5名工作人员确诊为新冠阳性。

10月12日,又有一个来自甘肃的5人旅行团在桐楠阁餐厅与前述的7人旅行团有了交集,目前,这个甘肃旅行团的5名成员已全部确诊,且其中一名成员仍在就读小学,未参加旅行的儿子也被确诊。

而一位宁夏最新检出的阳性感染者,也曾在10月14-16日间有过桐楠阁餐厅的就餐经历。

目前正值胡杨林旅游的旺季,游客们从各地来到这里,逗留数日后乘坐各种交通工具散向了各地。而即便从12日算起,传播了一周的病毒,会从这里跟随着前来就餐的游客们去到哪里,还没有人知道。

十月是额济纳胡杨林最好的季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目前,仅西安就发送出了480多份协查函,河北、天津、四川……其他省份开始紧急寻找轨迹重叠人员。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前不久的南京疫情,一座城市疫情外溢,引爆了扬州、张家界等多地的聚集疫情。

但更令人担心的是,老年旅行团并不是疫情的源头,这些打了疫苗、避开旅游高峰、8天做了4次核酸检测的过客们,只是无意间揭开了西北疫情的一角。

“病毒已经在那儿了,假设老年旅行团不去,它也会感染别人”,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副教授张洪涛告诉八点健闻,“因为参观兵马俑需核酸检测阴性结果,这才偶然发现了疫情的存在”。

病毒在西北的隐匿传播

目前看来,内蒙额济纳旗是本轮疫情风暴的中心。

“多个传播链的回溯,可以发现,聚集性感染发生地,在额济纳呼布镇桐楠阁餐厅。”汕头大学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告诉八点健闻。

“上海老年旅行团一行很大可能是在桐楠阁餐厅感染的。”常荣山分析,旅行团第二天在额济纳旗人民医院做核酸检测,仍为阴性结果;三天后,在嘉峪关市中医医院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这也非常符合德尔塔变异体的传播规律,一般3~4天的窗口期后,才能查出来。”

桐楠阁餐厅和中蒙边境的策克口岸仅仅相距81公里。策克口岸承担了很大的入境管理压力。

根据官方信息,2021年以来,策克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累计验放出入境人员7万余人次、交通工具7万余辆次,还有366万吨货物通关。

当地曾发新闻指出,策克口岸频繁出现跨境货运司机核酸样本检测呈阳性情况,疫情外防输入风险突增。”

但是,因为冬季供暖期临近,国内动力煤需求增加,策克口岸的首要任务的是提升煤炭通关量,为此采取了“当日核酸检测、当日入出境”的模式。

常荣山认为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他据此分析,防疫体系没有发现的感染了病毒的跨境货运司机,可能给当地带来的病毒,并在额济纳旗已经隐秘传播了一段时间。但是因为当地活跃人群都是年轻人,“感染了没有什么症状,而且地广人稀,很难形成传播链条,所以当地不太容易发生规模化的疫情。”

张洪涛也强调,“货车司机如果感染了,就是一个行走的那种病毒源,风险仍然很大。”

桐楠阁餐厅紧邻的胡杨林景区,此时正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候,也是游客最多的旅游旺季。此轮疫情中,多位确诊病例都曾到过的胡杨林景区、嘉峪关景区,都是西北热门的旅游目的地。

早在国庆假期前,常荣山就判断,今年国庆假期后,又会有地方出现散发阳性病例。“西北一直有境外输入的风险。加上旅游旺季,假期效应,人员流动大,就让那些隐藏的风险暴露了出来。”

八点健闻发现,此次疫情的发展过程,和今年五一假期后之后,辽宁营口鲅鱼圈出现的一定规模的疫情,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有确诊游客自驾旅游;在同一地点产生交集引发病毒传播;最后通过火车等交通工具跨省传播,波及多省。

不过,西北地区地广人稀,多位受访专家对八点健闻表示,此次疫情的人数,应该不会太多。

“现在情况还好,就看之后有无二代病例,比如游船、剧场这样的暴雷点。”一位流行病学专家分析道。

常荣山认为,“只要各个省发现的阳性病例都有关系,有时空重叠,那么这种情况下,此次疫情规模最多在50人上下。”

西北地区一个月内的第四起疫情

这是西北地区在一个月内的第四起疫情。

多位受访专家告诉八点健闻,中国西北与蒙古、 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多个国家接壤,境外输入仍然是一大风险,尤其货运,是西北边境比较难防的一环。

八点健闻发现,额济纳紧邻的蒙古国南戈壁省,最近疫情严重。9月以来,南戈壁省新冠肺炎疫情传播感染率很高。10月11日,南戈壁省就新增262人感染,累计确诊已达7874例。

就在10月初,当地(内蒙古阿拉善盟)还发布公告:连日来,蒙古国新冠疫情持续恶化蔓延,本土确诊病例累计已超26万例,连续22天单日新增确诊人数突破2000例。

近期西北各地出现的疫情,多与物流相关。

10月13号,中蒙边境口岸城市、内蒙古二连浩特通报的本地阳性病例,为物流园区闭环管理人员。

在西北地区,新疆与病毒的交锋已经不止一次。

今年10月,新疆伊犁州霍尔果斯口岸疫情,虽然没有查明原因,但从地理位置看,霍尔果斯口岸与哈萨克斯坦隔河相望,是新疆最大的陆路与铁路综合性口岸,为新疆口岸之首。

另据财新网报道,2020年11月的喀什疫情,也与进出口集装箱有关,在喀什和周边国家货运车辆在内壁上均检出新冠病毒,推测对方工人卸货时,污染了车厢内壁,导致返回后喀什装货工人接触污染的车厢内壁而感染。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2020年11月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解释称,在新疆喀什、上海都陆续发现,在低温环境情况下,集装箱在运输过程中产生了类似于冷链的效果,引起了零星甚至局部的聚集性疫情。

在一二线城市,往往有更充裕的人手和医疗资源,应对可能面临的突发情况。但在边境,人力不足、培训不够、经验欠缺等问题一直存在。

边境口岸地区一直是防控中的薄弱区域,而在地广人稀的西北,以观赏胡杨林闻名的额济纳旗迎来了最好的旅游季节。地广人稀,原本意味着传播不易,但也容易让病毒隐匿不易发现。

一旦碰上一年中的旅游旺季带来的密集人流,比如一个不经意间感染了病毒的老年旅行团,很容易在谈话、游玩、就餐、旅途中,让病毒肆意传播。

也在此前几轮疫情中,西北、西南、东北地区,展示了各自特点。

此前在同为边境城市的云南瑞丽,本土疫情传播主要由人引起。比如,缅甸华人华侨总数达160万,且与云南省多个城市接壤,往来频繁。当缅甸疫情蔓延,他们回国需求加大,边境小城也由此面临着极大的输入疫情风险。而更早在2020年春的黑龙江绥芬河口岸,也因为俄罗斯疫情严重,归国华人增加,引起本地疫情传播。

与瑞丽和绥芬河不同,西北地区的边境,大都是货运引起。虽然我国已临时关闭大部分陆路边境口岸人员通道,但陆路口岸的输入问题依然需要关注。

中国疾控中心2020年4月发表的论文《我国陆地接壤国家新冠病毒病疫情及输入风险评估》中写道:陆地接壤国家对我国输入风险增高,陆路口岸城市需持续关注。建议尽快开展口岸城市输入风险应对的能力梳理和预案制定,建立和加强入境健康筛查和患者转运机制。

目前,很多地方已经开始对重点人员常规检测。“如果没有这些常规检测手段,病毒隐匿传播的时间会更长,传染人就越多。”张洪涛说,常规检测中发现一两个不是问题,如果不传开就没问题,即便有小范围传播,在发热检测点能查出,及时控制住就问题不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80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