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yyds!从成绩倒数到考研初试第一入浙大,退伍军人逆袭成学霸

subtitle
都市快报 2021-10-20 19:5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成绩倒数到考研初试第一,成功考入浙江大学药学院现代中药研究所。这种平时只有在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情节真真实实地发生在一个退伍老兵身上。

这位主人公叫符伟良,中共党员,浙江工业大学2021届本科毕业生。

逃课、挂科、陷入“泥沼”

寄希望于军营来改变自己

2015年高考,符伟良考入浙江工业大学。一下子从高考中解放出来,又远离家长的管束,“好好玩”成了他当时的状态,逃课、挂科、不是去网吧打游戏,就是跟朋友胡吃海喝。

“学业一下子就落下好多。学年绩点1.8,在400多号人的学院里排名倒数。”

大一下学期,在学校食堂门口,他遇到了征兵宣传的老师,“参军是我从小的梦想”,他简单测试了下,征兵老师表示他的身体素质挺好,力邀他报效祖国。于是,符伟良在当年3月顺利地通过了征兵体检:“现在想想,其实当时我是不甘心沉沦下去的,但是又想逃避,内心没有直面困难(把学习成绩提高上去)的勇气。在这个泥潭里面,我寄希望于军营这个外部环境可以帮助我改变。”

挑战和磨练接踵而来

萌生了当逃兵的想法

2016年9月,符伟良离开浙江工业大学,前往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参谋部服役。

回忆起刚到军营的第一天,符伟良把它称之为“两年军营生活里最舒服的一天”。

“老兵对我们特别特别好,帮我们铺床铺、叠被子,带我们买生活用品,以至于给了我一种假象,部队就是这么亲切和蔼、其乐融融的画面。”

让符伟良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就体验到了军营残酷的一面:五点钟起床,然后不停叠被子,直到六点半开始出操,训练一直持续到八点,中间二十分钟的时间用来吃早饭,吃完饭继续训练。

除了正常的训练时间,班长偶尔还会“额外照顾”一下新兵们,所谓的“照顾”也就是不停地练习叠被子。

严苛的部队生活让大家都不敢随意说话,只用眼神交流。因为一旦说错话,就会害班上十个人集体受罚。犯错的新兵会被要求“蹲一个小凳子”,一边蹲一边学习条例,蹲半个小时后,人完全站不起来。那时候的符伟良精神压力很大:“蹲的时候感觉有1000只马蜂在叮你的脚前掌,特别难受。”

因此,刚进部队的他萌生了当逃兵的想法:“走楼梯的时候,我就想着故意摔下去,把腿摔断了就可以回家了,我觉得这与我大一懒散的生活有关,我习惯退缩,没有完全适应部队的生活。“

庆幸的是他最终坚持了下来。

不能因为自己一个失误

让整个连丢失了应有的荣誉

两年的磨练让符伟良改变了很多。军营生活中,“意义”的命题,第一次跳出在他的生命体验里。也终将他塑造成坚韧、有责任、有担当之人,最重要的还有集体荣誉感。

新兵训练结束后,符伟良赴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参谋部某警卫营服役担任警卫员。警卫营里,竞争很常见。

“当时我们考核特别多,在一次次集体考核中,集体荣誉感就慢慢形成了,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

场上全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比赛的时候,你为你的兄弟鼓舞。你上台时,你的兄弟们为你鼓舞,一次又一次,让集体荣誉感更加厚实。”回忆起这段岁月,符伟良仍然难掩激动。

当时,所有排之间有一个年终军事考核,在与20多个排的激烈竞争中,符伟良所在的排在所有科目中都夺得了第一。每个科目,符伟良都有参与,这是符伟良最骄傲的时刻:

“我的集体荣誉感升华到了最高点,也为自己自豪,因为我的一份力,连队取得了这样的好成绩。”

年终考核之后,过了一两个月,第一的自豪与激动还没有彻底消散,立马又有了一个全北京驻京单位的打靶比武。符伟良以监靶员的身份参与了比赛。

比赛的时候,北京正值严冬,他戴着棉帽,穿着大棉袄坐在射击员旁边,因为射击时会产生剧烈的枪声,监靶员都会戴好耳塞,但那次打靶,符伟良的耳塞中途滑了出来。在第一时间,符伟良想的是把耳塞捡回来或者捡两个弹壳,直接把耳朵堵上,当时他周围满是弹壳,耳塞掉的也不远,但后果是无论捡哪个,它的动作幅度之大,都会被看到。

接着他回想起比赛前营长的嘱咐:射击比的不只是射击人员的环数,更比的是监靶员在场上的作风。第一就是不能乱动,一乱动,底下的裁判、首长就全看见了。

“当时我很纠结。如果去捡,那这次打靶比赛我们连队可能就会扣上几分,第一可能就没希望了如果不捡,又疼了又晕,我可能受不了。

“不能因为自己一个失误,让整个连丢失了应有的荣誉。“虽然耳塞与弹壳近在咫尺,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旁边不断传来一声又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符伟良还是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在射击人员打了将近两三百发子弹之后,符伟良感觉耳朵有一丝疼痛,先是耳鸣,耳朵边一直传来嗡嗡嗡的声音,之后脑袋开始眩晕......

回连队的路上,他软软地靠在解放车里,战友们以为他睡着了,其实他晕了过去。

送往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爆震性耳聋,他的左耳将永久失去30%左右的听力,得知消息的那一晚符伟良整宿没有睡觉,“意义”的命题第一次跳出来,“觉得自己挺傻的,当时在靶场动了又怎样呢,至少我能够健健康康地退伍,不会变成一个……呃……残疾人。”

这件事成为了他在部队里的一个心结,直到退伍,心结才真正解开。

身披军装就不会想到任何私人的东西

退伍亮剑、开挂逆袭

2018年9月,符伟良退伍。回到学校,他面临的情况比大一时更加糟糕:“在大一,至少我还有一些高中的基础,退伍回来真什么都听不懂,各个科目都跟不上。”

兜兜转转,两年前的“泥沼”原封不动地横在了符伟良面前,但此时的符伟良与大一的他截然不同了,几年前对成绩抱着无所谓态度的他,而今他有了超出寻常的渴望,那是部队生活带给他的对于困难的克服和成功的渴望。

两年前他选择了逃避,这次他选择了亮剑。

一切从头开始,只要有看不懂的地方,符伟良就跑到办公室问老师,只要没有课,他不是在去找老师的路上就是在学习课桌上。

“很感谢我的物化老师,他真正为我传道授业解惑,我的物化成绩超过九十分,整个学院只有四、五个人在九十分以上。”

准备考研时,符伟良的目标是浙大。备考一年,这个目标从未改变,他身边有同学更改目标、放弃考研,这都没有影响到他:“我决定要去做的事情,那就坚持到底。”

每天早上六点钟,符伟良与宿舍的室友一起起床,准备考研,之后一直学习到晚上十二点半。大家相互监督。

“仿佛又回到了军营,你身边有好多战友,一起为上岸而努力。”他也逐渐打开了那次“心结”:“我在军营里得到的远远大于我所失去的。如果时光倒流,我还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符伟良打了个比方:”我想到中印冲突中牺牲的那几位战士,当时,我明确地告诉自己,在那种环境下,身披军装就不会想到任何私人的东西,只有集体与国家。”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 濮小燕

通讯员 胡舰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