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东北土匪孙访友:男人不当胡子不能当官,女人不下窑子不能当太太

subtitle
七追风 2021-10-20 17:24

民国大土匪孙访友,和谢文东、李华堂、张雨新一起,并称为东北土匪“四大旗杆”,一生的经历曲折离奇。他常常对手下说这么一句话:“男人不当胡子不能当官,女人不下窑子不能当太太。”这篇文章,我们就来看看,这个孙访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清末东北农民)

孙访友原名叫孙德福,号容久,匪号“访友”。他老家是山东的,后来跟着家人逃荒到了辽宁省凤城县,开荒种地过日子。家里穷,所以孙访友从没读过书,也没人管教他。

孙访友觉得穷人想当官,只有先从胡子干起。只要干大了,手下人多了,自然前途无忧。正因为这样,他从15岁就开始当胡子了。当时世道也乱,孙访友手里没有枪,于是头上披着麻袋,手里拎一把镰刀,趁着晚上到路口,抢了当兵的一把长枪。

有了枪,他算是嚣张了,拉着两三个狐朋狗友,去抢有钱的大粮户。抢了钱之后,就吃吃喝喝,花天酒地,没钱了再去抢。就这么无法无天的十几年,因为一直都是小打小闹,也没出过什么事。

后来,孙访友只身一人来到了黑龙江一面坡。

(民国旧照)

为什么要自己跑出来呢?孙访友觉得,总在老家那片地方打劫,说不定哪天就会栽了,趁着还有膀子力气,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吧。来到一面坡之后,瞎混了两年,他听说山里有不少人,靠着挖人参和种大烟发了大财,于是决定进山碰碰运气。

进山走了两天,还没碰到发财的机会,孙访友就病了。在山里走着走着,浑身发烫,眼冒金星,一下瘫倒在了山坡上。大山里走几天都不一定见到人,孙访友眼睛一闭,这下算是完了。

也是天无绝人之路,正无可奈何之际,忽然从远处走来一个中年妇女,看起来像是进山挖参的。

这中年妇女见孙访友躺在路边,满头是汗,脸色煞白,就知道这是生了重病。说实话,那个年头太乱,谁会随便帮一个陌生男人?孙访友不断哀求,这中年妇女不忍心,于是扶起了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原来,这女子姓洪,丈夫几年前去世了,她自己领着一个姑娘,在山里挖参种大烟,勉强度日。

孙访友被扶进了小房子里,母女俩忙活起来,又是烧水又是揉面。孙访友喝了一碗红糖水,又吃点了热面汤,出了汗,算是舒服一些了。当了这么多年土匪,干尽了坏事,孙访友此刻却被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是救命恩人啊!

之后的几天,这中年妇女托人进城买药,又想办法做好吃的,很快就把孙访友的病养好了。孙访友心里想,自己也四十出头了,还是独来独往,真要是再大病一场,还有谁能伺候自己吃喝?于是,他壮着胆子对中年妇女说:你救了我的命,我也是光棍一条,你要是不嫌弃,咱们就一起过日子吧!

就这么,孙访友有了老婆,还有了个女儿。

当时的孙访友,真是铁了心要踏踏实实过日子。

(民国奉系军阀士兵)

很快,他就把自己以前的经历,全部告诉了这娘俩。洪氏母女俩也希望家里有个男人照应着,表示不管孙访友是干啥的,都跟着他。1928年后,孙访友就带着洪氏母女,搬到了勃利县,买了马和农具,开荒种地,本本分分过日子。

但是没多久,出事了。那天,孙访友一大早就去开荒种地,家里只留下洪氏母女俩。到了中午,忽然从宝清来了两个当兵的,没带枪,但身上背着大烟土,走到孙访友家门口,想讨口水喝。结果,这两个当兵的一看家里就母女两人,当时就动了歪心思,非要住下来不可。

洪氏跟着孙访友这几年,也长了不少见识,当时没有慌张,一面应付这两人,一面趁他们不注意,让邻居赶紧去找孙访友。在地里干活的孙访友听到这个消息,当即飞身上马,一溜烟地跑回了家。

孙访友身高体壮,回去看两个当兵的还赖在家里,一气之下就把两个兵制服了,直接拉到外面乱棒打死,埋了起来。

打死了当兵的,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孙访友事后一想,还是当胡子吧,有枪心里才踏实。于是,他另外找地方安顿好洪氏母女,然后跑到开油坊的李家,抢了两支长枪一支短枪。之后,他找到已经当了胡子的老双,合伙干起来了。

有枪就有人,召集了几个喽啰之后,孙访友的土匪团伙慢慢壮大起来。慢慢地,罗泉河成了他的天下,几百人的队伍,越来越活跃。

没多久,孙访友真当了官。

(日军与抗日队伍交战)

从小孙访友就觉得,只要当了土匪,队伍起来了,自然有人找他当官。确实,孙访友势力大了,陈宗山旅长就派人来谈判,把孙访友收编进了东北第三混成旅,当了骑兵第一团团长。

这期间,孙访友又娶了二太太。事情是这样的,当时他管辖的罗泉河畔,老百姓吃盐比较困难,他就想办法集资买了80多头牛,准备运到朝鲜人那里换盐。这事儿就交给了军需官赵广讯,没想到这个军需官胆大包天,把牛卖给了朝鲜人,钱进了自己的腰包,回来说牛都被抢走了。

孙访友一调查,原来是被这小子贪了,一气之下要枪毙他,赵广讯赶紧逃跑了。后来,有人给赵广讯支了个招儿,说孙访友40多了还没个儿子,肯定心里着急。附近老马家的姑娘不错,年轻漂亮,要是能说给孙访友,肯定就立了大功。

赵广讯一听,还真跑到老马家说亲去了。老马知道孙访友四十多了,当然不愿意。但是,他家姑娘可愿意了,觉得真要嫁了,那就是团长夫人,有吃有喝有面子,一百个愿意!

就这么,赵广讯又回到孙访友身边,说了这件事。果然,孙访友很高兴,饶了赵广讯,然后把马姑娘娶了回来。这马姑娘很厉害,善于骑马,能双手打枪。更关键的是,马姑娘和洪氏一点矛盾都没有,家里有什么事,都是这两位太太商量着办,从来没吵过架。后来,马姑娘还给孙访友生了两子一女。

孙访友这个团长没当多久,日本人就来了,于是他带领部队抵抗日寇。但是,部队越打越困难,后来只能去苏联避难。但是,孙访友的两个太太还在家里待着,日本人知道她们的身份,就派人秘密监视着。当时二太太还怀着身孕,两人一商量,偷偷跑到山上,找了一个石洞隐藏起来。

孙访友没多久就从苏联回来了,千辛万苦跑到重庆,找蒋介石要补给。蒋介石啥也不给,还让他去当生产委员,带人去开荒种地。孙访友找谁谁也不理他,憋了一肚子,只能再回来。当时他身上已经没钱了,为了顺利回来,就找了一副拐杖,在腿上胳膊上假装贴了膏药,装成病人上路了。

从重庆到东北,一路上装病人躲过盘查,周围没人就扛起拐杖一路小跑,走了几个月时间,才回到勃利县,这时候已经是1937年了。

回来之后,孙访友还跟着抗日队伍打日本人。

(匪首张雨新)

没过多久,队伍被打散,孙访友觉得走投无路,于是带着剩下的二十多个弟兄,找日本人投降了。日本人很高兴,孙访友也算是个名人了,于是就问他想要什么职位。孙访友表示,自己打了这么多年仗,累了,就想回家好好过日子。

日本人为了稳住孙访友,就让他到石道河子金矿局当了局长。后来,孙访友在日本人的资助下,又在大八浪开了油坊,安安稳稳过日子。

1945年8月,日本人投降了,孙访友趁机捡了很多武器弹药,藏了起来。

后来苏军来了,孙访友就去找苏军军官,想留一些枪。苏联军官一查,知道孙访友打过日本人,于是让他留着那些枪,组建一个保安大队,维持地方秩序。就这么,孙访友又拉起了一支队伍。

到了10月,三江人民自治军在共产党干部的帮助下,开始接收地方政权。孙访友是三江人民自治军司令员孙靖宇的伯父,听说收编之后自己还能当司令员,就高高兴兴接受了。

但是没想到,大匪首张雨新偷偷找来了,劝着孙访友跟着国民党混,还任命他当了国民党的先遣军军长。12月,孙访友假装剿匪拉出队伍,然后抓住了队伍中共产党的干部,紧接着攻打勃利县城,也就是“勃利双十二事变”。

不过,孙访友的队伍主要都是土匪混混,战斗力不强,打不下县城。最后没办法,双方停火谈判,互相释放了被俘人员,三江人民自治军暂时撤出勃利。孙访友虽然占了勃利城,但他的队伍损失惨重,根本守不住这里。所以,他就带着队伍跑了,三江人民自治军和八路军三五九旅一路追赶,把孙访友打得四处逃窜。

就这么跑着跑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孙访友)

1947年3月,躲在桦南县深山中的孙访友,身边只剩下一个副官一个警卫员了。此时,他们的粮食吃光了,孙访友只能派警卫员下山,弄点吃的东西回来。

结果左等右等,警卫员就是不回来。3月21日,孙访友带着副官下了山,趁着天黑偷偷摸到了马家街,钻进了村东头的老王家,讨要吃的。家里只有老王两口子和小孙子,一看来了两个衣衫褴褛,头发胡子都很长的人,老王立刻意识到,可能是躲在深山里的土匪。

于是,他偷偷用脚碰了碰小孙子,这小孩子也是机灵,立马装作上厕所,跑出了家门,到村西头找县大队了。县大队听说来了土匪,立刻派人过来,不过狡猾的孙访友已经跑了。

3月26日,赖庆桐指导员带领十多名战士,进山搜索,还真找到了一串足迹。于是,他们顺着足迹来到了一处旧炭窑,这里有一间简陋的木房子,显然有人住在里面。于是,战士们悄悄围了上去,住在里面的孙访友发现了异常,立刻朝门外开枪,双方开始激战。

赖指导员看孙访友负隅顽抗,急中生智地大喊:“二排快上来,占领房顶,抓活的!”说完,让战士们扔出了几颗手榴弹,一下子把墙炸出了一个窟窿。孙访友以为被重兵包围,只能乖乖放下武器,投降了。

4月1日,勃利县召开了公审大会,很多群众都上台控诉,孙访友当土匪的时候干了太多坏事,民愤很大。最终,孙访友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至于孙访友的两个太太,洪氏后来比较落魄,病死在了罗泉山后的新立屯。二太太带着三个孩子改嫁了,也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孙访友这一辈子,经历了很多,有抗击日寇的英勇事迹,也有与人民为敌的累累罪行。负隅顽抗,坚持不投降,自食恶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