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短篇小说,不占朋友妻

subtitle
清风不解语PLUS 2021-10-20 17:07

#短篇小说大赛#

情节全然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秋天的一个早晨。

一轮红日从东部崇山峻岭中冉冉升起,瑰丽的朝霞布满了半边天——金水村的上空飘浮着袅袅炊烟——并弥漫着一层轻纱似的薄雾——散发着湿气和一阵阵,淡淡的花香。

倏忽,村东头的大柳树上传来一阵叽叽喳喳喜鹊的叫声……

这时候,从村东头苍黄的土路上,一片霞光中隐隐约约的走过来一个人,越走越近,越近越显得这个人长得是人高马大,膀大腰圆。

“哟!这不是老慢兄弟吗,你这是打哪来?"说话的,是一位岀来倒小灰的中年妇女。

“噢,坐了一宿火车——刚进村……"嫂子,你忙什么呢?

此人正是几年前远走他乡的徐徐。

“这不刚起来烧火做饭——兄弟,刘添出事了,你知道不?”说话的这位绰号叫大金牙,是一位典型的长舌妇。

“出啥事了,我不知道啊?”徐徐惊异的问:

大金牙前后左右的看了看,见没有人。然后,低声的说:“兄弟,你没娶柳叶就对了。那是一个克夫的女人……”

大金牙絮絮叨叨的扯着闲篇。徐徐听说刘添家出了事,心急如焚,一颗心早就飞到刘家去了,哪里还有心听她唠叼(方言)?

“嫂子,我急着回家,有时间再聊……”徐徐说完急匆匆的奔家走去。

“兄弟,有时间到家坐会……啊!"大金牙扯着嗓子喊:

几年前,徐徐在刘添和柳叶结婚的当天,心灰意冷,决定远走他乡。

刘添的婚礼办的是蔚为壮观,热闹非凡,高朋满座,可酒席宴上却不见徐徐的影子。刘添心里不大高兴,心想,老慢咱们俩是发小,我结婚你不到场,有点说不过去。就算是因为我娶了柳叶,你不高兴,可面子总还是要给我的吧——想着,他看到一个正在落(Lao)忙(方言)的堂弟,喊道:“五弟,你去到村东头老徐家把徐徐给我请来……”

一会工夫,堂弟回来告诉他说:“哥,徐徐背着行李卷走了……"

“走了,上哪里去了……”刘添诧异的问:

“具体上哪去?不知道。他妈妈说,有可能是上北边(黑吉两省)去了……”

那边,柳叶无意中听到,心中一阵如刀割的痛……心里说:徐二哥这是因为我——才远走他乡啊——二哥,你把我忘了吧——祝你早日找到一个好姑娘……”

刘添和柳叶婚后的生活到是很甜蜜。第二年开春,大队买了一台拖拉机,刘添到大队当拖拉机手去了。秋后,柳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一家人乐得合不拢嘴。生活如果这样下去,也就没有故事了。

那年,分田到户,大队也用不着那么多闲人,刘副主任退休回家,大队部把拖拉机就处理给他家。

有了拖拉机,刘添除去种地,又开始张罗拉角(方言)就是跑运输。结果,该刘添是命运多舛,第二年出了车祸,下半身瘫痪。

刘老汉看着瘫痪的儿子,心在滴血。和老伴商量不能看着三十来岁的儿子,就这样躺在炕上,家里还有点积蓄。市里,省城去了不少家医院,医生都晃着脑袋,说:“省省吧!他这辈子就这样了……”

回到家里,刘老汉是,庄稼老不认识电灯泡,一股急火(俏皮话),一命呜呼。老太太受不了家庭的这种变故,过了两个多月,也追随老伴去了。

半年多的时间,刘家是;虽然没有家破人却亡了。家里不但积蓄没了,发送两位老人,又欠下一屁股债。这就苦了柳叶,她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徐徐回到家中,本来想立刻到刘家去看望发小。父亲却劝他说:“二子啊!刘家现在这种情况,你不能过去——现在,刘添就是个活死人,你去了会招来闲话的……”

徐徐一想也是,以前自己和柳叶有过恋爱关系。现在过去,不用别人说闲话,就是刘添本人都得怀疑我别有用心,看看再说吧!

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情,徐徐才决定,不管村里人说什么,我一定要帮刘添和柳叶渡过难关。

徐徐回来时,正是秋收的季节。这天黄昏,割了一天苞米杆子的徐徐,累的是精疲力尽,他抬头看了看,四外田地里早已没有了人影。徐徐拎着镰刀,慢腾腾的往家走。走了一会,老远的就见前面一片霞光之中,有一男一女在地边上的土路上拉拉扯扯。

这是什么情况!他加紧了脚步,到近前一看;那个女人不是柳叶吗?男的是村西头的无赖王三,他(她)们俩这是在干啥?

忽然,一种不祥之兆湧入到徐徐的脑海之中。他匆忙的来到了俩个人的跟前,问:“你们俩个人这是在干什么?”

柳叶一见着徐徐,抽抽嗒嗒的就哭上了。徐徐心里就明白,王三这是在欺负柳叶。顿时,徐徐是火从心底起,怒向胆边生,大喝一声:“王三,你他妈的扯着我嫂子干什么吗?”

王三一看是徐徐。心里想,妈的你出现的不是时候,搅了老子的好事。只见,王三扑哧一乐,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柳叶的老相好来了——告诉你柳叶,今天谁来也不好使。两条路,任你选!一是还线,放你走人。二是没钱,以你顶债。嘻嘻,只要你跟我xx一回,我和你老公的债从此就一笔勾销。"

徐徐听王三说出这番话来,就问柳叶:“嫂子,添哥欠他多少钱。”

柳叶见徐徐来了,有了主心骨,抹了抹腮上的泪水,说:“我问过你添哥,你添哥说他从来没有跟王三借过钱……”

徐徐就明白了王三这是想以欠债还钱的方式,来要挟柳叶,好达到他的邪念。

“王三,你他妈的还是人不,刘添没跟你借过钱。你怎么能无中生有,强人所难呢?"徐徐向王三斥问道:

“徐老二,你知道啥!刘添他是贵人多忘事。在他出车祸前,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在村东头刘家小卖部打扑克,他输了,欠下我几十块钱——我跟你说,徐老慢你他妈的少管闲事。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王三边说边从上衣兜里掏出一把小刀来。

徐徐看了一乐,说:“王三,王老赖,怎么的,想打架啊!你信不信,我把你做男人的那点本钱给你割下来。妈的,来啊!王三,看我今天不把你劁了,我叫你今后当不成男人……”徐徐说着就把镰刀扬起来。

都是一个村里住着,王三知道徐徐不是个善茬,知道他是个不好惹的主。看徐徐把镰刀扬起来,王老赖吓的妈啊一声,比免子跑的还快,一溜烟工夫就消失在一片霞光之中。

第二天,徐徐买了些礼物来到刘添家,见到瘫在炕上的刘添。徐徐过来抱着刘添,俩个人放声大哭!哭了一会,徐徐安慰刘添,说:“哥啊!我们俩是光腚娃娃,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你放心哥,今后你家有什么重体力活,有什么困难,我徐徐义不容辞的帮你……”说着,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千块钱来,递给刘添。

刘添当时感动的掉了几滴眼泪……

倏忽,性情大变,对着徐徐大声的嚷嚷道:“你滚,徐老慢,我不用你可怜。你到我家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几句话,把徐徐的心伤了,徐徐转身想走。忽然,脑海里觉得不对劲。心想,添哥原来是一个多么豁达的人!今天,这是怎么啦!噢,一定是他的自尊心在作怪。嗨,我怎么能和一个病人计较呢?

想到这,他又坐在刘添的身边,对着他诚恳的,说:“哥啊!我知道你这是让病折磨的心娇,兄弟不怪你。可你也得想想今后的日子咋过啊!孩子还小,嫂子一个妇道人家,唉……”

几句话如同一把尖刀一样戳到了刘添的心中。他放声大哭,边哭边喊:“你给我滚,我不用你怜悯……"

徐徐看刘添太激动了。心想,等他的心平静下来再说吧!转身走出了刘家。

徐徐再没有踏过刘家一步。不过,田地里的重活,他还是照常帮着柳叶干。不久,村子里的人就开始说起了,徐徐和柳叶的闲话。话传到刘添耳里,他左思右想,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这天,刘添让柳叶买了点酒和菜,让他堂弟把徐徐请过来。放上炕桌,酒菜摆上,哥俩推杯换盏。几杯酒下肚,这哥俩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刘添对徐徐笑着说:"老慢你忘没忘!小时候,我们俩淘得很。有一次,我们俩到后面砖厂推矿车玩,让砖厂的一个保卫陈大麻子,把我们俩个人逮着了。他非要把我们俩带到厂子里,要罚钱,我怕爹知道了打我,就哭了。你小子主意正,走了一会你小声告诉我,准备跑。接着,就见你从地下抓了一把土面,朝着陈大麻子的眼睛就扬了过去。陈大麻子让土面呛得睁不开眼,咱们俩趁机就跑了,唉,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哥,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事还提它干啥!"

“好,那些事咱不提,说说眼前的事。兄弟,我有一个想法……"

“啥想法,哥……"

“我想让你搬到我家来住……"

“哥,你这是干啥……"徐徐用疑惑不解的眼光看了看刘添,说:

"兄弟,哥已经是个废人了,连做男人的那点本钱都没有了,这两年可苦了柳叶。我知道,你小子到现在心里还有她——我和柳叶也商量过了——今后,我们三个人一起过吧……"

“哥,你说的这种事,我在北边也见过,那叫拉帮套的。一般的都是家里男主人丧失了劳动力,由女人再招一个……这种事,我绝对不能做。我帮你们,主要的是帮柳叶的情,帮哥哥你的义。兄弟到不是什么完人,但我知道,宁穿朋友衣,不占朋友妻,的道理。从今后,我们俩家过日子和为一家,我都同意。就是不能和柳叶成为夫妻之实。”

徐徐真的是说到做到。这样过了十年,刘添去世了。刘添临死前,把儿子叫到跟前,让儿子恭恭敬敬的给徐徐磕了三个响头,叫了一声,爸。并嘱咐儿子:“我死了三年后,一定让你徐叔和你妈成为夫妻。"

于是,到了新千年的春天时。徐徐和柳叶终于结为夫妻。

洞房花烛夜,柳叶望着徐徐感慨的说:"二哥,你看我老没……”

徐徐望着心爱的人,说:"柳叶,你在我心里永远那样年轻。"

“拉倒吧!你看我这张老脸……"

“老脸赛干姜,越看越香……”

2021年10月19日,畅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