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两军巧遇,解放军伪装起来与敌军商量合编成一支部队,结局如何?

subtitle
孔甲丙 2021-10-20 16:24

在波诡云谲的世界战争舞台上,曾经发生过很多奇特有趣,又精彩纷呈的战争故事,这些故事值得我们不断地去分析、探索、警醒,给当今时代我军建设成世界一流军队提供新的启示。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成立将近百年的时间里,曾经参与过众多举世瞩目的战争,取得过令人难以置信的战争成就。

在其中,解放军官兵发挥主观能动性,英勇善战,不惧强敌,演绎了众多的威武壮丽的战争活剧。

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东北战场上,甚至出现了我军与国民党军商量合编成一支部队,国民党军官居然同意,最后我军活捉全部敌军的真实故事。

它是怎样发生的?当时有什么精彩细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军巧遇,细节显露破绽

1948年10月的一个寒夜,辽沈战役已经进入了接近收尾的阶段。

历经黑山阻击战后的东北野战军第十纵队,接到野战军司令部命令,与兄弟部队一起包围追歼敌人,开展辽西大会战

此刻,在黑山血战后的名将梁兴初率领他的十纵,以猛虎扑食之势,向包围之敌杀去。

由于在黑山守的辛苦,打得忍耐,此刻部队放开了步子,大胆穿插、大胆分割、意图把敌人在运动中消灭掉。

心中憋了一股劲的十纵三十师八十九团接到命令,要去袭击国民党军第49军,而八十九团下属二营则直取敌49军军部。

二营机枪连由于驮马掉队原因,导致与大部队的距离越来越远,为了赶上追歼敌人的脚步,战士们干脆取下驮马上的机枪,自己扛着赶路,大家心里都憋着一口气,想着赶紧把国民党第49军军部给端了,以报黑山之仇。

打了几天几夜的黑山阻击战,十纵各师都没有休整,而是直接参与追击,官兵普遍感觉很疲惫,但是又很兴奋,正处在一种亢奋应激的状态中。

兄弟们甩开膀子,解开衣襟,在夜色中加紧赶路,喘息声、赶路声此起彼伏。

正当队伍在紧赶慢赶飞奔目的地的同时,他们发现有一支队伍,正斜着向自己赶来。

战士们发现那支队伍走得很快,与自己平行向前。

见到了彼此也不打招呼,大家都心想着,是不是和我们一样,都是冲着敌人司令部去的。

两支平行向前的队伍在拐弯处变近了,

看到那支队伍穿着全套的棉服,十纵队的战士们羡慕极了。

要知道,十纵是从原来的3个地方独立师组建的,底子较差,成立一年来,好多战士都没有一套完整的冬装,有的披着毯子抵御严寒,有的上下都不是一套的军装,很多穿的还是缴获的国民党的军装,只是他们把国民党军的军衔给扯掉了。

看到对方部队如此富裕,大家难免心中一动。

1排长孙顺祥却多了个心眼,虽然现在东北野战军打破建制,以追歼敌有生力量为主,难免遇到兄弟部队,但遇到敌人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啊。

想到这里,他开始注意观察这支队伍。

与此同时,3排长孙佩之也是个有心人,他在观察中发现那支队伍有的人倒背着枪,有的垂头丧气,虽然脚步匆匆,但更多的像是逃难的,不像是我们的队伍啊。

于是,孙佩之排长决心去一探究竟。

他故意朝那支队伍的队尾走去,走到一个兵旁边,递上支烟,开始边走边聊起天来。

借着一明一灭的烟火,他吃惊地看到了那个兵头上的国民党帽徽,心下明白,原来真是和敌人走到一起来了,于是,故意找个借口和那个兵脱离接触。

赶紧走回自己的队伍后,他和1排长孙顺祥两人赶紧给连长和指导员报告。

智取敌军,合编之下的狡黠

听完汇报,机枪连连长安福和指导员李玉深明白,自己的这支队伍与敌人混在一块了,敌人看样子有一个多连,自己虽然是机枪连,火力可能比对方猛,但耐不住对方人多,硬是直接冲突,自己这边估计伤亡不会小。

如果再耽误了袭击敌49军军部的重任,那可是不小的失职啊,自己牺牲是小事,影响了整个战局可就是大事了。

两个人商量着必须想个办法,最好能完美解决敌人。

想到这里,他们几个也来不及召开支部会,就决定快下决定,快点动手,避免敌人发现,更要避免敌人跑了,给后继任务的完成增加更大的变数。

于是,这四个人就代表支部意见了,他们决定要搞个大的,把敌人一锅端。

接着,安福连长和李玉深指导员马上对各级展开严密部署。

先要1排长和3排长通知队伍慢慢收拢,并向队伍传达敌人就在旁边,要随时准备战斗的命令。

战士们一个挨一个地紧急传达命令,听到敌人就在旁边的消息,不少急着赶路的战士心中既紧张又兴奋,马上就要准备动手了,那种肾上腺激素刺激的感觉让人高度亢奋,大家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耳朵,就等着上级准备战斗的命令。

与此同时,根据战士们了解到的情况,安福连长和李玉深指导员决定要去和敌人接洽。

两人带着几个战士慢慢接近敌人的队伍。

“你们长官呢?”

安福连长表现得就像个国民党军官的腔调。

等到敌人士兵找到他们的连长时,安福已想好了具体的对策。

从前面了解的情况看,他已经知道这批敌人是国民党军第88团的溃兵。

“兄弟,你们是88团的吧?”

“是啊,你们哪个部分的?”敌人连长也不客气。

“我们是89团的。”

安福连长倒说的是实话,敌我两军都有88团、89团之类的番号,互相说一说倒是无碍。

安福连长说出之前想好的话:

“兄弟,我们团被打散了,现在只留下这么多人,我们一起合编吧,这样活下去的几率要大一点。”

敌连长看着眼前这个“国军兄弟”,认真打量了一下,看到穿的是自己方面的国民党军服,他又寻思了一下。

安福连长个头不高,一看就不是东北人,加上又是一口南方口音,离东北那口易辨好懂的东北话不搭界,听着倒是与自己的乡音有点相近,于是,敌连长丝毫也不再怀疑了。

“行啊,合编可以,但是必须听我指挥。”敌人连长到失败逃跑时都还有官威官瘾。

“好吧。”

装作很顺从、很听话样子的安福连长好像本钱不多,也不向对方连长多要价,并像一般的国民党军官那样,向对方连长打保票、立决心:

“一定听连长的指挥,连长说打哪,我和我的兄弟们就打哪,连长说去哪,我们坚决跟随连长去哪。”

敌连长一听马上笑得合不拢嘴,在这个有人有枪就有一切的时代,自己平白地又收编了一连的人,保不准把队伍带回去后,团长会升自己当个营长干干。

想到这里,敌连长顿时豪气干云地对安福连长说:

“好,兄弟,你们过来就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我保证亏待不了你和兄弟们,你就跟我先干个副的,等我升上去了,我的位置就是你的啊。”

敌连长还没怎么着呢,马上就开始封官许愿了。

“我们先商量一下怎么合编,然后你快去把你的队伍都拉过来,我要看看弟兄们。”

于是,敌人连长马上和安福连长开始商量怎么个合编法。

安福连长马上转头对指导员说把队伍快点带过来。

军官们要商量大事,部队得停下来休息。

可是,这个停下休息,就是连长和指导员给机炮连发的动手的信号。

在指导员的指挥下,全连早已慢慢接近,并包围起了敌人。

一看时机已到,安福连长和李玉深指导员立马掏出了手枪,对着敌军连长:不许动,举起手来,我们是解放军。

敌人连长吓了一跳,说:不会吧,兄弟,你们开,开什么玩笑啊,大家不要误会,我们都是自己人啊。

安福连长走上前去,手枪往敌人头上点了一下:

现在谁和你是自己人啊,如果你要参加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才可以做自己人。

而只要一有机会就躺在地上休息的无精打采的敌人,顿时被四面八方响起的“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的声音所吓倒,纷纷缴枪投降。

但是也有意外发生,正在大家归拢俘虏,收缴武器的时候,有一个大个子敌人想趁乱掏枪,趁机出逃,没想到被旁边站着的战士一个大脚给当场放倒。

当他还想不老实的时候,枪杆子已经顶到了头上,这冰冷的枪杆一下就让他清醒了。

旁边的敌人都吓得不轻,赶紧连呼:长官,别开枪,长官,别开枪,我们早就想投降了。

于是,敌人都举起了双手,一个个被赶到旁边立正站好,机枪连的战士们把武器都收到了一块,有的战士看到趁手的武器赶紧就地置换了。

就这样,机枪连干净,顺畅地解决了一个连的敌人。

正在此时,他们听到一阵马鸣声传来,原来,团里通信员过来传递消息,说是大部队已经解决了敌人的军部,现在要求机枪连赶快去与大部队会合,接受新的战斗任务。

“虽然没有赶上歼灭敌人军部的战斗,但我们也为间接地为消灭敌人军部做出了贡献。”

听到安福连长的话,大家的兴致更高了。

大家押着俘虏,扛着新缴获的武器,一路小跑着去与大部队会合。

这支英雄的部队激情高昂地慢慢融入东北的夜色中,融入了解放东北的进军大合奏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