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书香唐山|赵春凤:童年

subtitle
唐山市图书馆 2021-10-20 15:33

童年

作者:赵春凤

总听人说,现在的孩子没有童年,我深以为然。回忆自己的童年游戏,歘大把儿(用羊拐骨做的)、跳皮筋、跳格子、打弹弓、弹玻璃球、钓猴儿、挖鼠窝、用红薯杆编项链、用麦秸杆儿编戒指、拍黄瓜(一种植物,拍起来都是黄瓜味儿)、吹甜甜儿、猜字儿、滚铁环、溜冰车,甚至拾豆根儿、生炉子、烤玉米、烤地瓜……我的童年,幕幕在眼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NO. 01

田野里,几个小孩在放羊。

一大群羊在随意吃草,没错,就是随意吃草,因为放羊人的贪玩,连羊都是自由的。这一片有小树林的田野,就是我们每天把羊赶到这里之后,自由玩耍的地方。

这有花有草有树的地方,我们大有可为。开始的时候,每人拔一根狗尾巴草,用那长长的、细细的茎,穿起一只只草丛里逮到的蚂蚱。那三两个身影,聚精会神地寻找、蹑手蹑脚地靠近、竭尽全力地一捂,管他衣服脏了破了,管他手臂摔了碰了,眼睛全都盯着手里的小玩意儿呢,嘴里叨唠着:“往哪里跑,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小孩子好像天生就会玩这些,也没有人教,就知道从蚂蚱后脊穿过去,能保证蚂蚱是活的,还不会跑掉。最后来比一比,看谁逮到的蚂蚱最多。一根狗尾巴草,一串蚂蚱,加上一片笑声,凑成了一个欢乐的下午。

蚂蚱的最终归宿是鸡的肚子里,留给我们的这段美好记忆,是童年的诗意。

NO. 02

还是这片有树林的田野。蚂蚱逮够了,我们就挖老鼠窝。首先寻找老鼠窝的洞口,这时候牧羊犬也来帮忙,这里闻闻那里嗅嗅,总能有出其不意的收获。找到洞口,拿起铁锨开挖。一铁锨下去,还有洞,说明方向没有错误,继续挖,一直挖到视线里出现粮食为止。花生、豆子、玉米,一个鼠窝能挖出十几斤粮食,我们一边骂着老鼠的狡猾,一边拿出袋子把粮食装起来。我想着,老鼠回来看到辛苦偷藏的粮食被挖走,甚至连赖以生存的鼠窝都被挖得一片狼藉,它一定会跳脚暴走吧!

老鼠的粮食最终归宿还是鸡的肚子里,我们挖出来的,是无穷的快乐!

NO. 03

最能让我们撒欢儿的,永远是田野。

夏天最热的时候,我们开始放“麦收假”。 这个假期没有学习,只有劳动,所有人都忙碌在田野里。 小孩子是干不了什么活儿的,但是我们有另一种欢喜。 大人割麦子的时候,我们就捡麦穗,大人收的麦子捆成一大捆,我们也仿照着捆成小捆,满足地放在田埂地头,也算是劳动的收获。 不过这热情坚持不了一会儿,小伙伴儿们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用麦杆儿编戒指戴在手上,十个手指头全都戴满,金黄的麦秆戒指把金黄的阳光都聚在手上,耀眼、闪烁。 麦浪起伏间,大人的汗水凝成光滑的水流,孩子的笑声飘成优美的旋律。

无数个夏天还在拖延,最值得拖延的,一定是那五彩的童年。

NO. 04

我 们的童年是自由的。

躺在田埂,看一朵云飘过,云变幻着不同的形状,我们的心也跟着在天空中徜徉。 躺够 了起身,蹲在一棵树下,看蚂蚁搬家。

掂着几粒馒头渣儿,放在蚂蚁窝的附近,看着一只只蚂蚁发现食物,然后交头接耳,有的去报信儿,有的在看守,有的在巡查,每只蚂蚁都各司其职,步履匆匆。

我们的视线被蚂蚁牵引,随着它们驻足一处,随着它们凝神屏息,随着它们渐渐壮大的队伍搬运食物。 玩儿心一起,给它们的路上设置点障碍,或用木棍划出一道深痕,看它们怎样通过天堑; 或者滴几滴水滴,看它们怎样脱险; 或找一粒小石子把洞口堵上,看它们怎么克服困难。 我想,我们看着它们的时候,它们是不是也在打量我们?

赏玩几只蚂蚁,也可以是唯美的童年。

我们何其幸运,拥有治愈的童年!

作者:赵春凤,海港经济开发区第一小学,河北省骨干教师,河北省三三三人才工程第三层次人才,唐山市名师,唐山市骨干教师。

(图片摄影/张晓悦)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唐山市图书馆公众号

(微信:TangshanLibrary)

唐山市图书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