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南京同仁堂被指“万物皆可贴牌”:子公司贴牌授权泛滥 多款产品遭虚假宣传投诉

subtitle
中国网财经 2021-10-20 15:27

中国网财经10月20日讯(记者叶浅 见习记者邢楠)近日,南方周末发文点名南京同仁堂“品牌授权泛滥、万物皆可贴牌”的情况,报道称南京同仁堂等品牌的非药类产品基本都是贴牌,这些产品涉及虚假宣传、商家刷单、产品无效,甚至还有烂脸的使用反馈。

对此,中国网财经记者展开了深入调查采访。“南京同仁堂”字号所有者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同药业”)否认贴牌情况,并信誓旦旦称“目前不做贴牌方面的业务”,但记者调查后发现,其全资子公司南同健康却在授权产品贴牌。不仅如此,在南同药业以“不正当竞争”或“侵害商标权”为由将参股公司绿金家园告上法庭的同时,自称南同健康运营中心的渠道经理却对记者表示可以授权产品贴“南京同仁堂绿金家园”的商标。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南同健康才作为南同药业的子公司成立,此后这些贴牌产品便如雨后春笋一样遍布各大电商平台。

除此之外,中国网财经记者调查采访后发现,授权产品贴牌背后有着不菲的利润空间,还有不少涉及虚假宣传的产品被贴上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的商标,南京同仁堂相关公司之间的关系也是扑朔迷离。

消费者对南京同仁堂是信任的,有消费者认为“同仁堂应该是挺正宗的药店名字”,在购买产品时不会去仔细查询“南京同仁堂”字样旁不同商标的区别。而南京同仁堂“品牌授权泛滥、万物皆可贴牌”,无疑是在透支消费者对中国传统品牌的信任。

声称“不做贴牌” 全资子公司却授权贴牌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知乎和贴吧上有网友发布大量关于南京同仁堂贴牌的信息,称南京同仁堂贴牌产品涉及虚假宣传且隐藏着巨额利润。为探究背后的真相,记者展开了调查。

针对产品贴牌问题,中国网财经记者致电南同药业,相关人员明确表示“(公司)目前不做贴牌方面的业务。”然而,南同药业的全资子公司南京同仁堂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同健康”)却在授权产品贴牌。

中国网财经记者以寻求给产品贴牌的商家的身份联系到一位自称南同健康运营中心的渠道经理,并核实了其名片以及南同健康的营业执照。这位自称南同健康运营中心的渠道经理向记者表示,“产品贴牌是可以贴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或南京同仁堂绿金家园的商标。”

根据这位经理所说的产品贴牌商标,中国网财经记者查询南同药业官网,在官网的防伪查询中显示,“南京同仁堂的正品除标注南京同仁堂商号外,均使用‘乐家老铺’商标。目前市场上存在一些侵权企业,混淆视听,误导消费者,请广大消费者在购买时认准乐家老铺商标,谨防权益受损。”也就是说,“乐家老铺”商标是判断南京同仁堂产品真伪的方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官网

该渠道经理还向中国网财经记者提供了南同健康的“经销产品授权书”,授权书中印有“南京同仁堂”字样以及“乐家老铺”商标,授权方为南京同仁堂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中国网财经记者以寻求给产品贴牌的商家身份,就授权书真伪问题致电南同健康,公司表示认可该授权书。

图片:南京同仁堂经销产品授权书

随后,中国网财经记者再次就产品贴牌及授权书真伪问题致电南同药业,公司表示,“我们这边只负责中成药,凡是保健品、健康板块的产品,这一系列的事情是由健康产业公司那边在负责的。健康产业公司确实就是我们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你跟它合作的话,它提供给你的授权书如果不是真的,你可以去告他。”

可以看出,南同药业对贴牌相关问题的回答十分谨慎,但南同药业也并未否认授权书的真实性,只是说一系列事情都是由南同健康在负责。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南同健康才作为南同药业的子公司成立,至今成立仅不到一年,此后贴牌产品开始遍布各大电商平台。

中国网财经记者还对该渠道经理所说的可以授权产品贴的“南京同仁堂绿金家园”商标展开了调查。天眼查显示,南同药业参股了南京同仁堂绿金家园保健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金家园”),持股比例为3%。但令人疑惑的是,南同药业在参股绿金家园的情况下,同时又起诉绿金家园。

图片来源:天眼查

对于南同药业与绿金家园相关问题,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的许子栋律师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南同药业曾授予绿金家园“南京同仁堂”字号的使用权,《合作协议书》约定“授权公司在经营期限内使用‘南京同仁堂’字号,进行开展经营活动和宣传、推广等行为,并承诺不以任何方式限制公司合法使用……”“严格规范字号使用,严格管理产品质量,竭力维护‘南京同仁堂’字号声誉”。

许律师进一步解释道,“南同药业对绿金家园相关行为存在争议,也是对字号许可协议即《合作协议书》及《补充合作协议书》产生争议。案例显示,两者曾因在产品包装和宣传中突出显示‘南京同仁堂’字样或过度宣传,被南同药业以‘不正当竞争’或‘侵害商标权’为由告上法庭。”

贴牌产品背后不菲的利润空间

其实,药企做非药类产品的贴牌不是新鲜事,贴牌现象也是屡见不鲜,而贴牌产品泛滥正是由于不菲的利润空间。

对于贴牌的具体费用,上述自称南同健康运营中心的渠道经理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贴牌的费用是25个点的品牌管理费,也就是25%,是根据产品成本来的。”同时,该经理还表示,做一个产品的贴牌还要收取2万元的保证金。

这位渠道经理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补充道,“之前南京同仁堂下面做贴牌的子公司有南京同仁堂国医馆、南京同仁堂养生馆和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科技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现在全部被收回去了。现在做非药类板块的贴牌通常就是健康科技(编者注:南同健康)来做。”

该渠道经理还向中国网财经记者提供了《南京同仁堂国医馆产品市场分销价格体系》,表格中包括乐家老铺、养生馆、国医馆和渠道商-国奥堂四个表格。

自称南同健康运营中心的渠道经理提供的《南京同仁堂国医馆产品市场分销价格体系》部分截图

由于南京同仁堂授权贴牌的产品较多,记者无法精确计算到底有多少件产品,仅能从经理提供的价格体系中选取样本粗略统计。

根据该经理提供的价格体系表格,中国网财经记者结合某电商平台中产品的销量,选取表中销量中等的南京同仁堂十粒装黑芝麻丸作为样本,粗略计算授权贴牌上述表中十粒装黑芝麻丸所获得的总收入,以大客户合作价10元及大客户合作价的起订数量1100瓶来计算,则南同健康可获得的总收入(含每个产品另收取2万元保证金费用)约为2.28万元。

但南同健康通过授权产品贴牌所获的收入远不止于此。中国网财经记者查阅某电商平台发现,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自营旗舰店售卖的“十粒装黑芝麻丸”最多有超10万条评价,也就是说上述产品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自营旗舰店的销量超十万瓶。若以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自营旗舰店售卖10万瓶“十粒装黑芝麻丸”来计算,可以推断出,南同健康授权该店铺贴牌这一款产品可获得的总收入就有约25万元。

数据来源:某电商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25万元仅为南同健康贴牌上述店铺中“十粒装黑芝麻丸”所获的收入,同样售卖南京同仁堂十粒装黑芝麻丸的店铺还有900余家,其中许多店铺的“十粒装黑芝麻丸”的销量超1万件。

中国网财经记者继续在某电商平台搜索“南京同仁堂”,相关店铺数量高达两万余家,可想而知南同健康授权贴牌这两万余家店铺的所有产品是有着不菲的利润空间。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药企做非药类产品的品牌授权及贴牌现象较为常见,但是占比并不算太大。导致贴牌现象存在的原因,主要还是为了不菲的利润空间,但是与此同时,良莠不齐的品牌以及售后服务,可能会导致品牌形象和市场口碑逐渐下滑,直至走到穷途末路。”

贴牌涉及虚假宣传的产品

正是由于贴牌背后有着不菲的利润空间,才使得南京同仁堂的品牌授权泛滥,而“万物皆可贴牌”就导致一些问题产品被贴上了南京同仁堂的商标。中国网财经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有涉及虚假宣传、致使消费者产生不良反应的产品被贴上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的商标。

上述自称南同健康运营中心的渠道经理向中国网财经记者提供了南同健康的《授权产品明细表》。《授权产品明细表》中包含的产品类别十分繁杂,包括化妆品、普通食品、初级农产品、日用品、保健食品和一类医疗器械。

自称南同健康运营中心的渠道经理向记者提供的授权产品明细截图

《授权产品明细表》显示,南同健康授权了名为“Omenfee大发师防脱育发液”(以下简称“Omenfee育发液”)的产品。然而,黑猫投诉上有消费者投诉Omenfee育发液涉及虚假宣传,称“使用时发现头皮发痒,涨红痘”。

另有消费者林女士,购买的“何首乌发根精华套装”中包含Omenfee育发液。林女士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使用该产品后不但看不到使用效果,还会产生脱发的情况。根据林女士提供的产品图片,中国网财经记者发现林女士所购买的产品批准文号为“国妆特字G20100163”,委托方为河南妙正医药有限公司,被委托方为广州雨晓生物制品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消费者林女士

虽然林女士购买的产品上未印有南京同仁堂字样和商标,但中国网财经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搜索到的名为“Omenfee大发师防脱育发液”的产品,其上印有南京同仁堂字样及乐家老铺商标。

图片来源:某电商平台

在上述产品的商品介绍页面中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产特殊用途化妆品行政许可批件》显示,该产品生产企业为河南妙正医药有限公司,批准文号为“国妆特字G20100163”。也就是说,印有南京同仁堂字样及乐家老铺商标的Omenfee育发液与林女士所购买的为同一产品。

图片来源:某电商平台

可以看出,《授权产品明细表》中的Omenfee育发液存在虚假宣传、致消费者产生发痒等情况,而这种存在问题的产品却被贴上南京同仁堂的商号以及乐家老铺的商标使用。

宋清辉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若贴牌代加工厂家生产出的产品存在问题,对消费者产生不利影响,药企也应当承担相应责任,消费者可以联系药企以维护自身权益。”

消费者:“感觉南京同仁堂已经欺骗好多消费者了”

由于贴牌产品的泛滥,消费者在某电商平台中搜索“南京同仁堂”,搜索到的产品可以说是良莠不齐。

在某电商平台上,印有南京同仁堂字样的产品分别包括“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南京同仁堂绿金家园”、“南京同仁堂国医馆”和“南京同仁堂养生馆”相关产品等。

图片来源:某电商平台 中国网财经整理

由于产品良莠不齐,南京同仁堂相关投诉频发。截至目前,中国网财经记者在黑猫投诉中查找到南京同仁堂相关投诉共计121条,同时记者还联系到使用过南京同仁堂相关产品的消费者张女士。

张女士在黑猫投诉上表示,“南京同仁堂养发护发企业店2月多份的时候在售卖‘黑灵芝’产品,专门针对白头发人群,以2个月为期,白发会变黑,无效会退款,欺骗消费者购买该产品。这2个月我一直在用该产品,刚开始还出现过敏症状。差不多2个月后,我去查找该产品,居然下架了,也联系不上客服,无法处理售后。”

此外,消费者张女士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感觉同仁堂还是挺正宗的药店的名字”。但在购买产品前张女士并不知晓南京同仁堂产品上印有的不同商标的区别,以为均为南京同仁堂的产品。

据了解,张女士购买的产品名为“黑灵芝首乌滋养洗发水”,产品前印有“南京同仁堂”字样以及绿金家园的商标。该产品背面显示,该产品的总经销商为南京七草堂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生产商为蓝金(广州)化妆品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消费者张女士

通过扫描产品背面的中国防伪行业协会监制的防伪码,张女士查询到该产品是绿金家园正品。但经过使用该产品产生不良反应后,张女士认为扫防伪码查询到的产品真伪是“不靠谱”的。张女士还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感觉南京同仁堂已经欺骗好多消费者了”。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贴牌产品良莠不济、产品涉及虚假宣传等问题致函致电南同药业,公司表示,“南京同仁堂绿金家园保健品有限公司的产品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在起诉绿金家园,但是因为‘南京同仁堂’不是商标,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应,他是打了一个擦边球,然后我们是没有办法的。”

此外,多家售卖南京同仁堂相关产品的电商店铺在致使消费者产生不良反应或产品涉及虚假宣传后关闭。消费者想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却发现电商店铺消失的无影无踪。

中国网财经记者发现,在黑猫投诉上,有多位消费者反映自己在某电商平台购买印有“南京同仁堂”字样的产品,所购买的产品称不达使用效果退款,然而消费者在使用周期结束后仍看不到效果,欲退款却发现该电商店铺已关闭。

5月8日,有消费者在黑猫投诉上称其在南京同仁堂生物科技连锁店购买的去除红血丝精华,店铺向其承诺一周期无效退款。该消费者使用产品过程中红血丝情况加重,因此消费者联系店铺寻求退款,但无人回应,两天后消费者发现该店铺已被注销。

这样的投诉在黑猫投诉上还有许多,消费者在某电商平台维权无果,便只能在黑猫投诉上提交信息以维权,截至目前仍有许多消费者的投诉未得以解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