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错换人生淮河1991年产妇发声,发言了五个关键信息

subtitle
韩逸春爱娱乐 2021-10-20 12:11

大家都知道,在918庭审中,淮海医院的证人出现了“四朵金花”,她们是当时妇产科护士郭希志,妇产科医生王社莲,妇产科护士长耿艳玲和妇产科的负责人吴桂梅。据网友透露,这几个人在当时庭审的时候态度插科打诨,含糊不清,一问三不知,很多问题都说自己不知道拒绝回答。还有当时吴桂敏在公堂上公然辱骂律师,态度十分恶劣,搞得李圣律师想起诉她侵权,这时吴桂敏的态度才有所缓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在这个事件中四朵金花说话语气那样,但是有一点四个人倒是统一口径了。就是当问到医院当时有没有给新生儿佩戴手环的时候,她们的回答都是没有,说当时是根据婴儿小被子上的吊牌来区分孩子的。这种说法和之前淮河医院的说法基本没有什么出入。

但是在最近,又有一位1991年的孕妇来为许敏提供证据了。她回想了自己当时在淮河医院生产时发生的一些事情,并且制作成了音频。这位孕妇说自己当时是在淮河医院里生产的,当时她的孩子脐带绕颈,在当时的孕妇产检中发现,医生当时说胎儿已经超过36周了,为了避免胎盘老化,可以做剖腹产手术了,然后当时这位孕妇就做了剖腹产手术。这位宝妈说自己看错换人生事件很久了,她特别同情许敏的遭遇于是她决定站出来发言。提供了以下五个关键的信息。

首先是在淮河医院生产的孕妇,必须要有准生证;其次是医院里统一用消毒过的包被,这个包被是医院的,如果是婴儿的爸爸妈妈所带的衣服,必须在产妇出院的时候才能给婴儿穿;还有就是孩子在一出生就大打预防针,在当天下午的时候,医护人员就给婴儿打了预防针,在婴儿出生24小时之内打;还有就是在淮河医院住院的产妇剖腹产的和顺产的不是住在一个地方;还有就是婴儿是有手环的,手环是一个布圈,在婴儿的手腕上,布圈上写着生产产妇的姓名和床号。

记得当时许敏也是很怀疑手环的事情,原卫生部1982年出版的《医院工作制度》比较有可信度,许敏方不相信淮河医院不遵守制度,这么公然的对抗权威。而且当时和许敏同期生产的一个大姐也说了当时的医院是有佩戴手环的,只不过这个大姐当时和许敏并不是一个医院生产的。后来就是沸沸扬扬寻找手环事件了,大家也慢慢地寻找到了手环。

也有网友有疑问为什么寻找手环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呢。因为手环上有写具体的床号,母亲的姓名,戴在婴儿的手腕上,基本不会脱落。如果当初真的有手环的话,那就说明婴儿是很容易被区分开的。那么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那就基本是偷换,而不可能是错换。

最后,小编想说这位宝妈所讲的话真是太给力了,这句话也就有力地反驳了那四朵金花在法庭上说没有手环的发言,而且距离调查出真相和民转刑又近了一步。小编和大家一起渴望着真相的到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