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敖:连战在北京大学演讲,错误有7个之多,怎么可以呢?

subtitle
康康历史 2021-10-20 10:3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5年9月19日,中国大陆文化界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来自台湾的大文豪李敖来到北京大学进行题为"金刚怒目"主题演讲,北京也是他"神州文化之旅"的第一站,之后的行程还包括香港和上海。

李敖自认为这次演讲的目的在于向大陆人民"播撒自由主义的种子",一向是"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态度示人的李敖这次也不例外,在演讲过程中同样丝毫没有嘴软

李敖故地重游之旅

李敖来到北京大学演讲消息一传出就在青年学子中间引发了一阵骚动,为什么?因为李敖称得上是当年话题的中心人物,李敖是很"敢"的。

他什么人什么故事都敢写,写了一百多本书被禁止发行的就有九十六本,据说他被禁的书目表竖着叠放起来的高度比他本人的身高还要高。

在演讲中他也对此调侃了一番,"他是国民政府的上将叫做许历农,当年担任总政战部主任,天天干嘛?专门查禁我的书!老相好!后来变成好朋友。再后来他在公开场合向我道歉,他说我们后来发现不查禁你这么多书,也不会亡党亡国。"

李敖也什么都敢说

2004年3月8日,李敖在凤凰卫视做了一档在当年十分具有影响力的"现象级"语言电视节目——《李敖有话说》,李敖曾言:"我一生狂傲不逊、卓尔不群、六亲不认、豪放不羁、抗志不屈、无人不骂、无书不读、金刚不坏、精神不死。"

在《李敖有话说》这档栏目当中,李敖摆事实讲道理,说了许多旁人知道也不敢说的真话,一个脏字儿不带的就把许多该骂之人喷了个狗血淋头。

这次李敖来到北京大学做演讲,一方面就是要感谢凤凰卫视的刘长乐先生牵线搭桥,一方面是李敖的的确确与北京大学有着不小的渊源。

李敖的父亲李鼎彝先生就是北京大学的校友,1920年9月他考入国文系,之后一直在进行中国文学史的研究。另外李敖的姑姑、姑父也都是北京大学的毕业生。

李敖1949年随家人赴台,之前一直生长在北京,十几岁之后才离开,再加上在诸多亲长的母校进行演讲,此番故地重游心头又该生出多么不一般的感想。

诗云:"近乡情更怯",但是在此次北大演讲中李敖丝毫没有任何情怯之感,反而有种多年游子在外归乡之后的亲切,没有任何掩饰地一以贯之了他平日里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性格。

李敖批连战自由主义

而李敖对台湾当局及其领导人的批,也评已经算得上是家常便饭了,敢说的李敖这次在北京大学演讲时也不例外,上台还没有五分钟,便已经把时台湾当局领导人连战调侃了一番。

他先与在场的听众分享了一个小故事,

"一个北京的小姐在一幢大楼建筑里面,她看到一个先生在里面走来走去,嘴巴里面念念有词,那个小姐问他你干什么,他说我要去北京大学演讲,那个小姐问他说你紧张吗?他回答我不紧张,她说你怎么会不紧张,你不紧张的话,为什么要跑到女厕所来?那个人就是连战。"

听完这个故事,在场的同学是哈哈大笑,故事当然是编的,这个故事也是他接下来讲话的一个引子。

连战之后在近两个小时的演讲中,连战还会"出场"多次贯穿始终,无一例外都是作为负面典型形象出现。

演讲正式开始后,第一部分的主题简单概括为七个字——"连战唬弄了你们",李敖说:"台湾有一位很有名的歌星,"崔苔菁",崔是吹牛(台湾话),苔是台湾人,菁是青年,台湾要靠混,靠吹牛,又是青年人混,连战就是这种人。"

在李敖北大演讲之前,政客连战在大约半年前也曾来到北京大学进行过一场演讲,同样也谈到了"自由主义",这也是为什么李敖说连战吹牛,糊弄人的原因。

"列位,连战对自由主义的解释完全错误,他轻描淡写地的说胡适把自由主义带到台湾,所以台湾有了一股自由主义的学风,在台湾的学校里面流传下来了,我告诉各位,没这个事,没有人敢这样做,包括连战。"

关于"自由主义",这看似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令很多人闻之色变。这次李敖来京之行许多人是想看他笑话的,他们想看着这个"自由主义者"在大陆怎样讲话,还要不要宣传自由主义?李敖的回答是——当然

在他看来,自由主义只是两个部分组成的而已,一部分是反求诸己的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诸宪法的部分。

反求诸已最重要的是寻求自我心灵的解放,没有这个过程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成为自由主义者,所以真正的自由主义是很痛苦的,逃离现实规则试问有几个人可以完全做到。

反求诸宪法说白了就是人民要和政府产生联系,自古以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寻求自由说明哪里自由匮乏。李敖认为和政府产生联系,要产生积极的联系,不要采取焦急的政策,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所以要用聪明的方法,"争取自由要用智慧"李敖如是说。

李敖批连战演讲错误高达七处之多

像李敖这种文人,眼里是绝对不能揉沙子的,如果单单是与连战意见相左,他断然不会拉出连战进行多次"鞭笞",更是因为连战在演讲时脱稿上台导致出了许多显而易见的常识性错误,在演讲途中让人听得断断续续,全无一个政客风范。这一点是让李敖最不舒服的。

李敖指出:"这一次连战到北京大学演讲,我一听就知道不对劲,他的演讲整个过程里总共出现过七个错误之多,例如他说李大钊跟胡适在《新青年》杂志上辩论"问题与主义",事实上他们是在《每周评论》杂志上辩论的,怎么可以呢?"

除此之外的错误,李敖没有一一列举,在网络上也很难再找到连战演讲的未删节版原文,所以对于李敖所言的真伪,此时我们无法轻易验证。

但是单从他指出的这个显而易见的错误中,我们确实能够感到李敖此次演讲之意义——"自由",从他评论批判连战错误这件事上,主要体现了李敖坚持一生的言论自由。

李敖在演讲中提问,为什么克林顿的演讲可以实时直播,连战的演讲可以实时直播,为什么李敖的不行。后来这场演讲果不其然被删减之后才在电视上播出了部分内容,完整版则在凤凰卫视上播出。

李敖先生已经离开了我们,在他死后许多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又开始缅怀他,他的书籍、影像作品一时间"洛阳纸贵",这场演讲也被旧事重提,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李敖在北大提出的那些疑问和看法,如今看来又是如何呢?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看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