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重磅《条例》获批!2022年,广州终于要北进了

subtitle
孙不熟读城市 2021-10-20 09:5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城市的发展思路正在迎来一场观念革命,那就是从“向海而生”到“向空而生”,或者说:海空比翼双飞。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广州市临空经济区条例》(简称《条例》)业经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批准,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

以下是广州空港委官网的一则告示↓

可能很多人get不到这个《条例》的意义,这里简单说明一下。

首先,一个经济功能区被市人大单独立法且需省人大常委会批准,这个规格是非常高的,就是珠江新城、琶洲、 金融城、知识城都没有享受过这等待遇。

为啥,空港经济区管委会是广州市政府派出机构,享受市一级管理权限,负责经济区的建设和发展,这一点在《条例》中已经得到确认。

换句话说,空港经济区在经济发展权限上,属于市管,与天河区、海珠区、黄埔区是平起平坐的,而珠江新城、琶洲、知识城都只是区管,不具备市一级管理权限。

那么,这个独特的经济区具体在哪呢?广州市政府官网是这样解释的:

广州空港经济区是广州国际航空枢纽建设的核心载体,位于广州北部,东起流溪河,西至106国道—镜湖大道、南起北二环高速、北至花都大道的区域,加上原白云机场综保区北区和南区范围,总面积116平方千米。

其中,白云片区56平方千米,花都片区60平方千米,共涉及6个街镇,49个行政村,常住人口约15万人。区内企业约8300家,包括南方航空、省机场集团、GAMECO、新科宇航、联邦快递等。

它的具体范围如下:

也就是说,空港经济区以白云机场为依托,处在白云和花都两个区的交界区域,但在经济发展权限上,已超脱于白云和花都两个区。

所以,广州空港经济区已经不是一个商务区或者产业园区那么简单,而是一个类似南沙新区、广州经济开发区、深圳前海、东莞松山湖这样的城市级功能区。

我认为,这个《条例》的获批,对广州北部片区的发展极为关键,被遗忘多年的广州北终于迎来扬眉吐气的时刻。

大家知道,广州的城市战略一直是“东进、南拓、西联、北抑”这八个字,其中东进、南拓绝对是主旋律。西部靠近佛山,建设用地较少,这股力量比较弱。

而北部最“惨”,因为山体较多,且靠近流溪河等生态涵养区,不宜搞大规模开发,一开始被定位为一个“抑”字,只是后来觉得这个字不好听,改成了“优”,也就是“北优”。

不管是叫“北抑”还是“北优”,北部片区曾经的“失落”是显而易见的,眼着看东部的黄埔、增城,南部的南沙,发展势如破竹,北部居民不失落才怪。

其实,广州的东进和南拓,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靠广州经济开发区和南沙新区这两个拥有“市级审批权限”的经济区在拉动。这一次,广州赋予北部的空港经济区以市级管理权限,并以《条例》的形式固化下来,等于为北部片区插上了一个核心引擎。

可以说,北部片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抓手,相信随着《条例》在2022年正式实施,这个“抓手”将发挥巨大的带动效应。

这背后,蕴含着一场有关城市发展的观念革命。

广州过去的发展思路之所以是东进、南拓,要追根溯源的话,其实就是四个字:向海而生

东进是因为黄埔港在东边,广州第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一个保税区,就位于黄埔港周边。

南拓是因为南沙港在南边,南沙之所以成为自贸区,就是因为有南沙港。不仅广州,几乎所有的滨海城市,自贸区都是依托于港口的。

简而言之,东进南拓的底层逻辑是:向海而生。

所以,黄埔、南沙之所以发展迅猛,本质上都是沾了海洋的光。

不过,这两年,上海虹桥一声炮响,给中国城市送来了新思潮:向空而生

什么是向空而生?就是向机场要发展空间。

图片来自南方+

上海虹桥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那里原本是一个纯粹的交通枢纽,现在是一个与陆家嘴并驾齐驱的城市级商务区。

如今,从虹桥一下飞机,就是鲜活的城市,甲级写字楼、购物中心、高档酒店、美食美酒全都有。2018年,第一届进博会在虹桥国家会展中心举办,标志着虹桥正式成为上海城市新中心。

与此同时,北京、上海、杭州、天津等城市纷纷把机场区域变成自贸区,并在机场周边打造大型会展中心与CBD。

上个月刚刚举办的深圳文博会,首次把举办地从福田区搬到位于宝安机场的深圳国际会展中心,这也是一个十分清晰的信号。

这些举动宣告着,中国城市“向空而生”的时代已全面开启!

在这个时代,谁占据着国际机场的超级流量入口,谁就能赢得总部经济、创新经济的青睐,这对传统CBD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