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不是账目,也不是礼物,王熙凤为何特意让宝玉帮忙写?

subtitle
阅读后遗症 2021-10-19 23:59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贾宝玉和林黛玉拌嘴之后,一心一意着急忙慌上赶着要去道歉,中途却被王熙凤拦下。

王熙凤让宝玉进屋,帮她写几个字:大红妆缎四十匹,蟒缎四十匹,上用各色纱一百匹,金项圈四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宝玉当时很嫌弃,开口就是“这算是个什么”,一半吐槽一半询问“又不是账又不是礼物,怎么个写法”?

王熙凤回答横竖你别管、我自己明白。

这份奇怪的内容,究竟是什么,王熙凤究竟为何要让贾宝玉来写?

贾宝玉虽然不是书法家,但在彼时语境之下,他的“墨宝”也算是一件小有来头的礼物。

为自己或者兄弟姐妹们的屋子题字、写匾额、写对联,都拿得出手说得过去。

但王熙凤要的显然不是能张贴在大门上的内容。

若说这是实用性的账目,显然也不对,既无时间地点也无名目、只有内容本身,无头无脑过于突兀。

若说这是王熙凤要留给自己看的不用讲究的备忘录,她自己本人又不识字;写下来也看不懂,同样不成立;

若说这是王熙凤留下的和谁的“欠条”,其上又没有姓名又没有双方手印,同样很不合理。

所以究竟为何找宝玉来写这样一份奇怪之物?

一点最重要的理由,或许“写字是假谈话是真”。

当时王熙凤借机,和宝玉谈“从你屋子里调动小红来我部门”这件事。

贾宝玉虽然不管事,但毕竟是怡红院名义上的“主人”,从他部门挖人、势必要知会当事人一声。

这件事情虽然并无见不得人之处,但毕竟也不是贾府常见的常规流程,王熙凤找机会私下和宝玉谈或许更合适。

如若王熙凤特意以正经理由约来贾宝玉,反而会显得刻意、且过于隆重,让事件被更多人过度关注;

所以,找一个让贾宝玉“帮我写点东西”的托词,或许更自然一些。

当然,也有可能,王熙凤让贾宝玉写这一份东西,就是她需要贾宝玉的名头;需要借贾府的名头来变相“敲诈”。

水月庵托她办事,她张口就要三千两银子。

凭的不是她本人的名号,而是贾府、王府两家的门楣和力量。

诸如此类的事情颇多。

虽然这一纸内容上没有贾宝玉的落款,但贾宝玉的笔迹千真万确;

倘若王熙凤和某个冤大头一方说“我们贾府就需要这些”,拿出一张贾府少爷白纸黑字写的内容清单来,或许比自己的口头诉说更有震慑力。

当然,也有可能王熙凤仅仅是闲来无事,恰好看见宝玉,让他来写一份不重要的清单。

但这最后一种推测,显然不符合王熙凤的个性和做事风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