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两百万人口怎么就被交换了?

subtitle
地缘谷 2021-10-19 20:0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希腊和土耳其位于亚欧两大洲的交界处,是自古以来东西方文明的交汇处。在远古时期里,希腊人所创造的灿烂文明深远影响了这一地区,之后,马其顿人、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先后在此建立起了横跨欧亚的帝国。

到了近现代,盘踞小亚细亚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成为了唯一能够和西方工业化国家对峙的非基督教国家,进入了欧洲大国的权力平衡体系中。

1923年,就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衰微之时,希腊和土耳其进行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人口交换,交换人口规模达200万。那么,这场交换到底缘何而起呢?人口交换对两国到底有何影响呢?

一切要从3200年前说起

希腊是欧洲文明之源,早在公元前3000年就出现了文明。希腊人擅长航海、贸易和农业,并不满足于固守希腊半岛,而是以之为中心向周边殖民

希腊半岛与土耳其的兴盛之地小亚细亚半岛一衣带水,相距甚近。自古以来,在对外开垦土地和殖民的过程中,希腊就与小亚细亚半岛国家频繁发生冲突。公元前12世纪,希腊的迈锡尼王国就与小亚细亚的特洛伊打了著名的特洛伊战争。在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城邦时代,希腊众城邦组成的联军与势力触达小亚细亚的波斯帝国也发生了大规模冲突,即延续半个世纪的希波战争。

特洛伊木马

随着城邦衰败,希腊又相继归属了马其顿、罗马帝国和东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统治希腊人的时间最长,对希腊人的认同影响最为深刻。在东罗马帝国的政治经济生活中,希腊人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从7世纪开始,希腊语成为了东罗马帝国的官方语言。在东罗马帝国统治期间,1054年,东正教和天主教彻底决裂,东正教在东罗马帝国确立起了影响力。所谓的希腊人概念很大程度上变成为了说希腊语、信仰东正教的东罗马帝国臣民。

从395年建国开始,东罗马帝国的领土就同时包括了巴尔干半岛和小亚细亚,直到1331年,兴起于中亚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占领了东罗马帝国在小亚细亚的最大城市尼西亚,在短时间内又占领了整个小亚细亚,并以之为据点,开始进军欧洲。1362年,奥斯曼占领了希腊北部。1453年5月29日,奥斯曼攻克君士坦丁堡,希腊人的精神家园东罗马帝国彻底灭亡,希腊南部和爱琴海诸岛也很快地落入了土耳其人之手。

奥斯曼实行米利特制度,以宗教为依据将境内各民族分离统治,宗教首领作为苏丹的代理人,管理族群的税收、劳役、兵役等事务,直接向苏丹负责,比如希腊东正教的牧首负责管辖信仰东正教的希腊人。在宗教领袖的管理下,希腊人得以延续了自己的语言、文化习俗和族群认同。

奥斯曼治下的希腊人

但与此同时,奥斯曼帝国对非穆斯林族群采取了很多歧视政策。希腊人必须缴纳人头税,经商要缴纳额外的税赋,各家各户还要定期轮流送丁壮充实苏丹近卫军……种种不公不断刺激着希腊人的复国梦想。

希腊起义军和奥斯曼人作战

18世纪末,法国大革命极大地激励了希腊人的民族解放意识,而此时,欧洲列强也急需打压强大的奥斯曼异教势力,支持希腊独立一时间在西欧甚至掀起了文化浪潮。1820年代,在英国和沙皇俄国的支持下,经过8年多的战争,希腊最终实现了建立民族国家的夙愿。

但是,这次建国是有争议的。

希腊国王自称“全希腊人的国王陛下”(His Majesty The King of the Hellenes),然而,在希腊建国之时,国内人口仅80万,250万信仰东正教的人口仍然居住在奥斯曼境内。即便是在欧洲部分,希腊也未能获得传说中的全部希腊领土,神圣之地奥林匹亚山脉、克里特岛这些地方都还未进入希腊版图。

希腊独立

19世纪中叶以后,欧洲国际局势经历了新一轮的大变。随着普鲁士统一德国步伐的加快,一个强大统一的德意志帝国正冉冉升起,拿破仑战争以来欧洲大国间的权力平衡眼看着将被打破,欧洲国际政治格局逐渐演变为了英国、法国联合对峙德国的格局。

在英法阵营的纵容下,不擅长打仗的希腊成为了欧洲的战争疯子,沉湎于攻击奥斯曼的战争中,大行“逞能英雄主义”,扩张本国的疆域,解放奥斯曼统治下的希腊人,同时对奥斯曼宣泄报复。此时的希腊已经很难与千年前的欧洲文明之源联系在一起,画风变化太大。

1854年,打着希腊人千年以前开发并开化克里米亚半岛的旗号,希腊的非正规军主动搅和进克里米亚战争,结果全军覆没。

1897年,三十日战争,希腊战败,但在英国的支持下依旧得到了克里特岛的主权。

1912年至1913年,在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中,希腊加入巴尔干同盟和土耳其作战,结果土耳其失去了其在欧洲的几乎所有领土,希腊获得了约阿尼纳和塞萨洛尼基。

……

一场场战争的结果是,希腊和奥斯曼土耳其之间的新仇旧恨不断叠加,两个民族之间水火不容。

冤冤相报何时了

一战中,奥斯曼加入了德国领导的同盟国阵营,与希腊所属的协约国阵营对峙。

战争期间,主张建立单一民族国家的土耳其青年党制造舆论谴责大量希腊人充当俄国人的内应,以此为由对境内的希腊人展开大规模的屠杀行动,在此期间受害的希腊人估计达70万以上。

到战争结束,奥斯曼成为了战败国,按照“民族自决”原则,被强制归还扩张中所占领的所有其他民族的领土。

带着大量希腊人遭到屠杀的新仇加旧恨,对奥斯曼帝国恨之入骨的希腊迅速地拿出地图,开始进军东罗马帝国的东部领土。

得到战胜大国英国和法国的强硬背书,希腊顺利进军了爱琴海以东的小亚细亚半岛,占领了小亚细亚第一大港口士麦那和其周围的整个爱奥尼亚地区。希腊军队一路烧杀劫掠,制造了4000多人死亡的梅内门屠杀惨案,还恶意纵火烧死3000多名费拉德菲亚平民。

1919年,奥斯曼苏丹签署了《色佛尔条约》,承认了希腊对爱琴海岛屿、东色雷斯的主权,而奥斯曼仅剩下小亚细亚半岛中部和伊斯坦布尔周边的领土,几乎行将亡国

然而,希腊人并没有得意很久,奥斯曼国内的局势在这场战争后发生了变化,国内对腐朽落后的奥斯曼苏丹统治彻底失望,长期累积的不满情绪急剧爆发了出来。最终,土耳其民族领袖凯末尔领导推翻了奥斯曼苏丹政府。

土耳其国父凯末尔

凯末尔不但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还是一位优秀的军事将领,短时间内就开始组织对希腊的反扑。他领导的新政府毅然拒绝了履行《色佛尔条约》,全力向希腊占领的地盘进军,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成功收复失地。土耳其军队还报复式地对希腊人展开了大规模屠杀,希腊败军有的被逼退至海里淹死,有的在土耳其焚烧士麦那的大火中丧生。经过此战,凯末尔在土耳其获得了极高的政治威望。

希土战争中逃难的难民

而在希腊这一方,希腊人伤亡惨重,军队被宣布解散,希腊国内政局因这次大败陷入了动荡。从士麦那逃出的一群军官在尼古拉奥斯·普拉斯迪拉斯的领导下组成了革命委员会,推翻了格吕克斯堡王朝的康斯坦丁一世。

很多希腊人的命运因这场战争被彻底改变,其中就包括英国女王的丈夫、前不久刚去世的菲利普亲王。菲利普亲王的父亲是希腊格吕克斯堡王朝开国君主乔治一世的四子安德烈亚斯王子,安德烈亚斯王子在这场战争中担任指挥将领,在战败后遭到了关押和严酷的审判。还是婴孩的菲利普被装入木制水果箱中,搭上英国军舰,跟随家人流亡他国,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菲利普亲王儿时的全家福

大交换项目落地

1920年代的希土战争本身是土耳其独立战争的一部分,波及面甚广。被打得满目疮痍的希腊已经完全无法招架战后协调事宜,只得求助于英法两个大国。而土耳其这一方也在连年战争中疲惫不堪,外表强硬,内里实则非常渴望停战

大国这一方也迫切摆脱战争。一战后,以往热衷于操纵小国来争霸的欧洲大国也被战争消耗得精疲力竭,国内经济困难、阶级矛盾尖锐,东边的苏维埃已于1922年建国并开始影响欧洲的局势,况且此时土耳其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领土,已经无法对欧洲国际社会的权力平衡构成威胁,因此他们也迫切希望扑灭“巴尔干火药桶”的火星子。

希土签订《洛桑条约》

在英法等国的斡旋下,土耳其和希腊政府来到了谈判桌前,签订了《洛桑条约》。《洛桑条约》不但确认了土耳其和希腊两国的领土范围,还创造性地给希土两国间的深仇大恨构思出了一个非暴力的解决方案——人口交换。

《洛桑条约》包含了一份《交换居民专约和协定书》,列出了双方进行人口交换的细则:

自1923年5月1日起,在土耳其境内定居的东正教居民,和在希腊境内定居的伊斯兰教居民将进行交换。

可以免于交换人口包括:(1)1918年10月30日前在伊斯坦布尔定居的东正教居民;(2)1918年10月30日前在西色雷斯定居的穆斯林;(3)伊姆罗兹岛和特内多斯岛上的东正教居民。

总的来看,这次人口交换的识别标准实际上是以宗教而非血统。按照上述细则,约150万东正教基督徒从土耳其迁往希腊,约50万穆斯林自希腊迁往土耳其。

迁移的路途非常艰辛,出现了很多人道主义危机,大量东正教徒在渡海时伤亡,还有很多人在途中感染疾病死亡。

被交换的人们启程

东正教徒乘船回归希腊

大交换影响深远

在政治上,这次人口交换促成了两个单一民族国家形成

人口交换后,希腊的穆斯林人数从20%下降到了6%,单一民族国家的形成消除了其建国百年来国内族群冲突带来的社会动荡风险。

而在土耳其境内,非穆斯林人口比重从超过20%下降到了约2.5%,穆斯林人口占据了绝对统治地位,统一的宗教信仰有利于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国整顿国内社会秩序。

1923年10月,土耳其共和国成立

然而,在经济上,希腊和土耳其两国都可谓得不偿失

这次迁移之后,希腊的人口增长了约20%,获得了大量劳动力(迁移过来的很多希腊人都是工商业者和工匠)。但与此同时,希腊政府也因为安置人口债台高筑。为了实现所谓恢复东罗马帝国的理想,希腊国家初建便连年大规模对外战争,这个国家的财政基础十分脆弱。从建国开始,希腊的大部分财政收入便一直被用于偿还保护国(法国、沙皇俄国和英国)向其提供的战争贷款。由于缺乏工业基础,希腊还大量举债进口商品。1898年,希腊国家破产,靠英法等大国救济渡过难关。稍喘口气,安置自小亚细亚迁移来的民众又让希腊财政陷入了绝境。

回归希腊的东正教徒成为了难民

在落地执行人口交换的过程中,土耳其剥夺了东正教徒的私人财产,仅允许他们带走随身衣物和被褥,包括金属物品、牲口、生产工具在内的其他财产必须原地留下,他们的房屋后来大多被迁移来的穆斯林人口占有。然而,扣押了东正教徒财产也并没有让土耳其人的日子足够好过。连年战争加上屠杀事件频繁,土耳其的经济百废待兴。人口交换导致的百万人口“赤字”和人口素质禀赋丧失对于土耳其的经济恢复建设十分不利。

这次人口交换虽然对于希腊和土耳其国内局势有利有弊,但在国际关系层面上是富有积极意义的。

在相关各方都被战争消耗殆尽的情况下,希腊和土耳其以人口交换的方式实现了和解,两国进入到了休养生息,没有再爆发大规模战争冲突,可以说,这次大交换给两国长达百年的血腥互相报复画上了句号,促进了巴尔干地区回归和平稳定。一直到二战,希腊和土耳其都主张中立,不主动卷入战争,毕竟战争已经给这两个国家留下太多的伤痛。

Andrea∣地缘谷成员 欧洲历史人文 区域合作爱好者

参考资料:色佛尔条约;洛桑条约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缘谷立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