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两条烟的报酬,他杀了3条人命,追了10年,终于落网……

subtitle
白日萌硕 2021-10-19 19:41

【本文节选自《基层法医办案手记》,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在看守所工作的几年里,有印象极其深刻的死刑犯:

老油子:沉默寡言的冷血动物。

老油子刚到看守所的时候,那可真是轰动一时。

因为这个人太出名了,「社会大哥」老柯的王牌杀手。这人帮老柯杀了他竞争对手一家三口;作案干净利索,几乎没给我们留下任何线索;行踪诡异,我们追了整整十年。

普通小混混如果能达到以上三条中的任何一条,都是能在道上吹牛吹一辈子的资本。所以在看守所关押的这群人里,老油子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老柯对此也是相当自信,他每日在看守所风轻云淡,气定神闲,没事给小弟们上上心灵毒鸡汤,他为啥敢这样嚣张?就是因为老柯深信,我们抓不到老油子,只要我们抓不到老油子,老柯就不可能被判死刑。

所以大家对老油子的到来是相当期待,都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人物是何等的厉害。

在万千期待下老油子顺利入所,待大家见过他真人之后,真是大失所望!这个王牌杀手真是太普通了,甚至连普通都算不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就是一个又黑又瘦的小老头,身高还不足一米六,因为常年劳作,脸干枯粗粝得如老树皮,虽然只有五十多岁,看起来恐怕六十有余。穿一身脏兮兮的旧工作服,一张嘴一口大黄牙。

电视剧中的杀手,可能外表其貌不扬,但都有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老油子连眼神也不犀利,他有沙眼,迎风流泪,流泪了就用袖子顺手擦了,袖子被擦得又黑又硬。

更重要的是他看起来大脑也不太正常,几乎从来不说话,不是因为城府深不说话,而是他有点语言障碍,一件简单的日常小事,让他表达清楚也相当困难。

他平日里就是该吃饭了吃饭,吃过了饭就往墙角一蹲,人畜无害。别人骂他,他也不怒,别人奉承他,他也不喜。永远一副空洞麻木的表情,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但是也并不是对谁都是这副样子,他遇见管教民警的时候就是另外一个表情,会用近乎于谄媚的眼神渴求民警。民警明白他的意思,给他点上一支烟,他马上夺过烟,背过身近乎贪婪地吞云吐雾起来。

这点最不能忍!赤裸裸地向警察卑躬屈膝,甚至跪舔,哪里有一点杀手的样子,这也太丢面子了!

这就是老油子,如果让我找个相似的人的话,结合他后来的表现,他就是一个低配版的李丰田(《无证之罪》中的杀手)。不过他比李丰田话说更少,身高更矮,年龄更大,气质更差。

这就是传说中的王牌杀手?真是看戏不如听戏哇!真是太让人失望了,不仅看守所里的犯人失望,连看守所民警也失望,还顺便嘲笑我们刑警队:「就这小老头!你们抓了十年?你们真厉害!」

先别着急嘲笑!因为不久后老油子干了一件震惊全所的事,让大家对这个小老头有了新的认识。

这件事还得从「大哥」老柯说起。

老油子的顺利被捕,其实对老柯的影响最大,因为老柯知道自己离死期不远了。

老柯没了往日的儒雅恬淡,为了保命他开始装精神病,吃屎喝尿,让别人性侵自己,无所不用其极。

等到装精神病的伎俩被识破后,他也就彻底丧失了作为人的最后的尊严,变成了烂泥一滩,每日只会蜷缩在墙角苟延残喘。

看守所是最能洞察人性的地方,犯人们会果断地抛弃对自己没用的东西,老柯也不例外,此时没人会想起老柯以前对大家的恩惠,大家看到的只是墙角的一堆垃圾。

在老柯正常的时候,作为犯人心中公认的老大,自然没人敢欺负他。

但是现在老柯变成了一滩烂泥,传说中的杀手也变成了一个笑话,这种情况下就不好说了。龙哥就是第一个敢公然挑战老柯秩序的人。

龙哥是一个标准的社会人,高大威猛,一脸横肉,两边大花臂纹身,这形象任谁一看就是标准的坏蛋。

龙哥的行事也确实对得起这张脸,在外面那是大金链子小金表,一天三顿小烧烤。架子足脾气大,一言不合就干架。

龙哥以前是老柯的众小弟之一,在监室也颇受老柯照顾。随着老柯的日渐萎靡,龙哥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竟然敢抢老柯的香烟了。

在看守所香烟是最受欢迎的东西,因为看守所不准吸烟,害怕火灾,小小监室如果发生火灾,里面的人一个也活不成。但是也不是说绝对不能抽烟,想抽烟可以,往往就是管教民警为了掌握押犯的动态,将犯人带到放风场,点上一支烟,边抽边聊天。

老柯变成了这样,管教民警也很担心,天天找他谈心,怕他想不开自杀,也可以让他暂时忘了对死亡的恐惧,毕竟确保犯人的安全是管教最重要的工作。

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老柯哪有心情抽烟呀!他只是将香烟收起来。老柯不抽,可龙哥想抽呀!抽烟的人都知道,烟瘾起来那真是要了老命了。

刚开始的时候,龙哥还试探性地向老柯借烟,老柯也没说啥,他正忙着装疯卖傻逃避死刑呢,根本就没心情和一支烟费心。后来时间久了,龙哥看老柯好欺负,就渐渐变本加厉,变成了直接讨要。老柯也不计较,有求必应。

在一次老柯放风归来后,龙哥又问老柯要香烟,可能老柯装疯的诡计被识破了,心情不好,这次老柯根本没理他,自然也没给他香烟。龙哥怒了,竟然直接动手打了老柯。

这一下就炸锅了,毕竟全监室里的人都受过老柯的恩惠,你龙哥一个小混混就敢这么嚣张,有几个人早看他不顺眼了,顷刻之间就变成了一起群殴事件。幸亏巡视民警发现得及时,事态没有进一步扩大。

民警也知道,龙哥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在老柯风光的时候,他鞍前马后没少溜须拍马。现在老柯不行了,眼看死期将至,他竟然第一个跳出来欺负自己的老大。活脱脱一个《让子弹飞》中的武举人!

再说老柯,因为无论老柯在外面干过多少坏事,但是在看守所里,他是有目共睹的模范押犯。这事纯粹就是龙哥挑起来的,这种小人到哪里都受大家的鄙视。

这个监室龙哥是待不下去了,民警将龙哥换到别的监室。

龙哥运气实在是不好,因为他换的新监室里,就有被大家当成笑话的杀手老油子。

龙哥虽然带镣铐了,但还是很嚣张,对老油子更是不屑:你老大我都揍了,我还怕你?像你这样的小老头,我闭着眼睛都能打十个!老油子对龙哥的嘲讽也是充耳不闻,还是老样子,不悲不喜。

这时候新监室里,带镣铐的人有两个,老油子和龙哥。

通常监室里带镣的情况有两种:

一是未判决的死刑犯,带镣是为了防止他们自杀,也预防他们伤害别人。老油子就是这种情况。

二是对不服从管理,特别是挑事打架的犯人,他们带镣是为了防止他再次伤人,也带有明显的惩罚性质。龙哥就是这种情况。

人在带镣之后,手脚被束缚,行动不便,如果打架战斗力几乎为零,只有挨揍的份儿。

在龙哥来新监室的第二天深夜,老油子对龙哥的猎杀行动开始了。

深夜,监室里的众押犯都睡得昏昏沉沉。这里说明一点,看守所监室里为了安全起见,没有床,都是大通铺,一个挨着一个在地上睡觉。

老油子缓缓起身,慢慢地向厕所走去,是去上厕所吗?一切都看起来非常正常,唯一不正常的是他手里拎着一个枕头。

他在厕所停留了数分钟,从里面出来,手里还是拎着那个枕头,不过枕头已经明显变形,枕头角不停地往下滴水。老油子拎着枕头,不慌不忙走向熟睡中的龙哥。

忽然老油子用湿枕头死死地压住龙哥的头部,老油子的体型和龙哥相比差距太大,以老油子的体重是按不住龙哥的。

龙哥刚挣扎起身,头部刚起来一点,老油子顺势用肘关节紧紧锁住他的颈部。

镣铐虽然能限制双手,但是不能限制肘关节。龙哥想挣扎,双手双脚却被镣铐限制了,施展不开。

龙哥想呼救,湿枕头压着呢!想挣扎手脚被限制,最可怕的是自己最致命的颈部被老油子锁喉了,并且锁喉是无解的。

锁喉有多可怕,看过综合格斗的人都知道,一个人在被锁喉状态下,十秒就可以昏迷,不足三分钟就可致人死亡。

我们在监控录像中看到,龙哥在老油子的袭击下,开始还有挣扎,不过很快就失去了意识。老油子还是一直保持锁喉姿势,等待的只是三分钟的到来。老油子手法之干脆,甚至连睡在龙哥身边的人都毫无察觉。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逝去,龙哥的生命只剩下不足三分钟了。

看着一个人慢慢死着,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虽然我们是隔着监控的屏幕观看的,但仍然觉得简直不寒而栗。

可能龙哥命不该绝,他的运气实在太好。

刚好一个押犯在这三分钟里醒来了,可能是他尿急,也可能是他听到什么动静。他迷迷糊糊地起身,发现龙哥的身边有个人,心中寻思,这大半夜不睡的是在干啥呢?

他坐着盯着龙哥看了一会儿,也没看明白,然后慢悠悠地起床去厕所撒尿,待走近龙哥时,这时候他看明白了,只见老油子死死地卡着龙哥的脖子。

「卧槽!老油子在杀人呢!」

他一边大声呼救,一边上前拉开老油子,可是根本拉不开,老油子常年干体力劳动,两只手极其粗壮厚实,锁得紧紧的,纹丝不动。

最后加上旁边惊醒的两个人,才将老油子的双臂拉开。

再看龙哥,浑身瘫软,已经濒临死亡了。

龙哥虽然被救了过来,可是胆子已经吓破了。后来他在放风时候偶然看到蹲在墙角的老油子,吓得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可怜的孩子呀!你就一个小混混干吗要惹这个亡命之徒呢!

经此一役,再也没人敢小看这个小老头了。

老油子这个杀手太可怕了!

他可以在上有监控录像,外有全天 20 分钟一次的巡视,并且龙哥还是睡在一个挨着一个的大通铺上,并且监室里基本没有可利用的杀人凶器,并且老油子还是在自己带镣手脚被限制的情况下,竟然可以如此干脆果断地几乎杀死一个比自己强壮很多的人。

老油子杀人时机把握之精准,手法之娴熟,取材之巧妙,真的是秒杀老李。

所以我们一致推断老油子绝对不是第一次这样杀人,认定他是职业杀手没错了。

老油子为啥要杀龙哥呢?大家都猜到了:龙哥打了老柯,老油子要为老柯报仇。

在现实中,雇凶杀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原因很简单,主要还是信任问题。

要知道杀人是要掉脑袋的事,杀手与对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舍弃自己的生命去帮别人杀人呢?给钱也不行,人性是最经不住考验的,在生命面前本性会暴露无余。

雇佣者不信任杀手,怕杀手出卖自己。杀手不信任雇佣者,怕自己白白送命,也怕杀人成功后被雇佣者灭口。现实中的雇佣杀人往往就是在相互猜忌中失败并暴露的,很少有完美成功的。

所以这个老油子就太不一样,他这个杀手太靠谱了:悍不畏死,当老柯的杀手,为老柯杀人。

老油子为什么如此死心塌地为老柯卖命呢?

其实老油子也是一个可怜人,他自幼父母双亡,靠奶奶养大,等到十几岁的时候,奶奶也去世了,自己就独自过活。好在老油子吃苦耐劳,一直在建筑工地打工,相比同时期的村民,他也算是个有钱人。

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他还娶了妻,问题就出在这个妻子身上。因为家底太差,刚结婚欠了一身外债,老油子还要继续外出打工养家糊口。他的妻子在家不甘寂寞,就和她一个外村的老情人旧情复燃。八十年代的农村没有秘密,很快老油子妻子偷情的事村里人人皆知,除了老油子。

那一年的冬天,临近年关,老油子提前回家过年。尚未到村口,他就遇上了自己的一个发小。发小告知了老油子他妻子偷情的事,老油子当年年轻气盛,这事那个男人能忍?当时就要回家质问妻子。

这时候发小阻止了他,那个年代通信并不发达,老油子的妻子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发小道:「捉奸捉双,嫂子现在还不知道你回来,你先不要露面。我带几个兄弟在你家附近埋伏,待那个野男人进了你家门,我们就能当场捉住……」

老油子没多想就同意了。

当天晚上,那个野男人果然去了老油子家,发小带的人也顺利抓到了这个野男人,只是捉到这个男人后出了意外,当时发小带的兄弟有点多,群情激愤,你一拳我一脚竟然将这个男人活活打死。

待老油子到家时,见到的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闹出了人命,肯定有人要负责,谁杀的人?不知道,发小带的这群人,人人都有份。

刚才捉奸时大家勇往直前,现在出事了,每一个人愿意站出来。

其实这件事,责任有三:第一,老油子的妻子不该偷情,肯定有错。第二,老油子不该一时冲动,纵容发小。第三,其实责任最大的还是这个发小,发小哪里是在捉奸呀!他纯粹就不是吃瓜不嫌事大,看热闹心理,刚才闹得最厉害,见出事了,他第一个跑了。

老油子见事已至此,想了想对众人说:「大家都是来帮我忙的,虽然出人命了,但是我不怪大家。人是我打死的,与你们无关,大家都散了吧!」

老油子把杀人的罪名独自扛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说不清楚,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呀!就算他不想承担,以他对发小的了解,发小也会让大家把责任推到他的身上,至少也会说是他指使的,到时候一样是百口莫辩。

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老油子在村里的势力太差了,农村其实是一个家族社会,如果家族势力强大,自然不会受欺负。老油子祖父母去世,父母早亡,家中三代内只有他一个独子,村民为啥敢这样嚣张,也有很大程度是故意欺负他的成分。

于是就这样老油子走上了逃亡的道路,众村也民心生愧疚,将打死人的事情隐藏了好长时间,也算是变相地对老油子的一点帮助吧!

逃亡的滋味是很不好受的,不仅要躲避警察的抓捕,还要解决生计问题。居无定所,食无定餐,没人会轻易接收来历不明的人。

老油子只能去一些环境极其恶劣的地方工作,比如黑煤窑。

既然是黑煤窑,那肯定是非法的,从老板到矿工几乎没一个好人。老板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谁身上有事,逃犯胆子怕事,低调讷言。所以对逃犯来说,干活有没有工资全靠老板心情,就算是故意欺负你你也不敢报警,毕竟命比钱重要。

老油子就这样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一个地方也不敢待时间长,常年奔波在各个黑煤窑之间。老油子话越来越少,最后几近丧失语言功能。

直到他遇到了老柯,老柯开的是正规的沙场,有正规的建筑公司。

老柯太不一样了,他是个「好人」,乐善好施,在看守所里还帮同监室的笨贼,给他女儿交学费。

老柯从来不克扣老油子的工资,甚至还因为老油子的吃苦耐劳不时地发给他奖金。以老柯识人之能,也知道老油子身上不干净,但是老柯心照不宣,从来不问老油子的来路,甚至连他真实姓名也不问,就以老油子相称。

你老油子愿意来就来,我不问你从哪里来,你老油子愿意去就去,我不问你到哪里去。

就这样老柯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养了他十余年。

你如果说老柯给了老油子什么?给了他一个身份,从猪狗不如的逃犯变成了一个正规公司的员工,让他不用担惊受怕,让他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着。

写到这里,大家可能觉得这老柯看起来也不坏呀!颇有及时雨宋公明的遗风。

这老油子更是无辜呀!就是一个被村里人坑惨了的老实人。

是呀!如果我没有看过老油子的案卷,如果我不知道洪哥的灭门惨案,恐怕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洪哥灭门案,是老油子第一次杀人,也是最残忍的一次,不仅杀死洪哥和其情人,连他们六岁的小女儿也不放过。也是从这次开始老油子彻底沦为了一个恶魔。

1997 年,这一年是老柯最艰难的一年。

老柯的生意已经被挤兑得大不如从前,他的竞争对手洪哥大有将其公司吞并的态势。

老柯经营公司的方法就和他的为人一样,利用自己强大的关系网,用钱解决一切困难。如果有用钱解决不掉的事情,那就直接暴力解决。

他这一套对洪哥不起作用,洪哥比老柯更有钱,甚至比老柯更年轻,行事更狠辣。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老柯养了十余年的杀手该出场了。

老油子这十余年一直深入简出,在沙厂角落的一个小屋独居。他几乎不与任何人来往,也不参加任何活动,唯一的爱好可能就是抽烟吧!

1997 年的一个深夜,老柯造访了老油子的小屋,平时老油子是不欢迎任何人的,老柯不同,老柯是老油子的恩人,这些年得到了老柯太多的关照。

夤夜来访,必有要事。

老柯给老油子递一根烟,无不动情地说道:「老哥呀!咱们认识也有十几年了,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不过今年我的情况太不好了,公司快被姓洪那小子挤兑得活不下去了。公司垮了,我大不了重新回去教书,我饿不死。

只是我很担心你呀!老哥!你想再找个像我这样的安稳地方,恐怕就不容易了。」

老油子也不说话,只是不停抽烟,他知道老柯的意思,肯定不是来发牢骚的。

他也递给老柯一根烟,老油子从来都不给别人递烟,老柯明白递烟的意思就是让他继续说。

老柯也不啰嗦,直接拿出一包钱,两条香烟,还有几张照片,推给老油子:「姓洪的不死,我们就得死!」

老油子明白了,这是要自己刺杀洪哥。他从老柯进门时就猜得差不多了。

老油子想了想,把钱退给老柯,把香烟和照片收下。杀手这活儿,他接下了。

可能大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三条人命的酬劳就是两条香烟。

洪哥在城郊有个二层小别墅,地段偏僻,环境幽深,是专门和他情人幽会的地方。老柯早调查清楚了,洪哥一周会来这里一两次。

别墅附近有个小山,从小山上能俯瞰别墅的全貌,老油子每日就潜伏在山里,等候洪哥的到来。

确实是如老柯调查的一样,洪哥每周会带情人来几次,但是每次洪哥都带司机,并且司机晚上也会在别墅中过夜。

如果只对付洪哥一个人,老油子有把握,再多一个司机,恐怕就难了。

老油子甚至还趁着深夜,潜入到别墅一次。他将别墅附近的一棵小树砍倒,顺着树爬到别墅外墙,一直蹲在装空调外机的平台上。平台挨着窗户,离洪哥住的房间很近,甚至他们说话的声音都能听见。

老油子本来打算深夜从窗户进入房间杀掉洪哥,但是他发现司机就住对面房间,这样根本就不能全身而退。

时机不成熟,还需要继续等待。

就这样一直等了两个月,每一次洪哥来,老油子都潜伏在屋外的平台,哪怕司机只要离开一会儿,他就下手。

终于有一次,老油子发现司机送过洪哥后就离开了。别墅里你只有洪哥和情人两个人,这是下手的好机会。

等到夜色降临,老油子又潜到二楼平台,从卫生间进入别墅,他发现洪哥正在一楼打电话,说话声音很大,呵斥手下废物。

时机正好,打电话能分散洪哥的注意力,说话声能掩盖老油子的脚步声。

老油子快速上前,用柴刀从背后直接砍中洪哥的头部,洪哥没有任何反抗,应声而倒。

老油子因为在沙场常年体力劳动,上肢力量极大,这一击势大力沉,颅骨崩裂。

老油子还不能走,他还有重要的事没办,他站在洪哥旁边静静地看着他抽搐。

他一方面要确保洪哥必须彻底死掉,另一方面他还要从洪哥身上取一样东西当信物。

什么是信物?

信物就是杀手向雇主交差的一种凭证,证明自己已经杀掉了目标。千百年来,刺客杀手无不遵守此道。最原始的信物就是头颅,但是头颅目标太大,不容易操作。或者就是割耳朵,但是耳朵的信服力太差,毕竟少了耳朵人还是能活。

老油子要取的信物是洪哥的纹身,道上人都知道洪哥的胸前有大片纹身,非常独特。

没错!老油子要剥皮,剥洪哥的皮。

就在老油子准备动手剥皮时,洪哥的情人意外从房间里出来了,看到倒在血泊里的洪哥,和旁边恶鬼一样的老油子。

这个女子想都没想,疯了一样,扑在洪哥身上,护着倒在地上快死透的洪哥,并且大声呼救。

老油子不想杀这个女人,在他的计划中,情人都是逢场作戏,即使是看到洪哥被杀,也只会吓得自己逃命。

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重情重义,悍不畏死。

不过他现在必须要杀这个女人,虽然这个别墅幽深偏僻,人迹稀少,但是女人的呼救还是有可能引起周围的人注意。

老油子手起刀落,情人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可能老油子永远也不会知道,这女子根本就不是洪哥的情人,而是他的合法妻子。

珍惜枕边人吧!关键的时候还是妻子最爱你。

剥皮是个相对耗时的工作,不过对于老油子这个熟手来说,就是几分钟的事。

老油子割下洪哥的纹身,准备离开时,他忽然感觉到自己所在的房间里有些异常!地面躺着两具尸体,其中一具已被剥皮,这画面何止是异常,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至于是哪里异常他说不上来,就是总感觉有人在暗地里盯着他。这个房间里除了自己,不可能再有别人,司机已经离开,洪哥和他妻子都已经死掉了。

莫非有鬼?

老油子是根本就不信鬼神之说的,就算是有鬼他也要将这鬼再杀一次。

老油子谨慎小心地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又一圈,想察觉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忽然,他明白了:是二楼的灯光!二楼的灯光都熄灭了!

老油子是从二楼窗户进入别墅的,在二楼时他观察了二楼,灯都是亮着的。

洪哥的妻子是从一楼的房间里出来的,那么二楼的灯是谁关的???

老油子的直觉没错:楼上有人!!

意识到楼上有人,这让老油子心中大惧,背后一阵寒意袭来。

作为杀手他知道暗地里有人盯着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暴露了,意味着自己在明处,敌人在暗处,意味着作为杀手的他变成了被猎杀的猎物。

老油子从来都没有如此紧张过,他慢慢上楼,他要将这个人找出来。老油子是一个狠角色,哪怕是鬼他也要再杀一次。

他极其谨慎小心,在二楼的房间里逐个认真查找。

最后终于在一个衣柜里发现了一个蜷缩成一团的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是洪哥的女儿,当年只有六岁。

很据我们后来的现场重建,推测了大概的可能:

小女孩下车时可能睡着了,由母亲抱着进入别墅。老油子远远看到两人身影,所以并未发现女孩。她一直在楼上睡觉,很可能洪哥妻子大声呼叫时,才把她惊醒了。

她在二楼目睹了母亲被杀,父亲被剥皮的过程。小女孩表现出了远超成年人的沉着冷静,她意识到了危险即将来临,不哭不闹,不声不响地找了个黑暗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小女孩的表现堪称完美,只是有一点,可能是出于害怕,她将楼上的灯熄灭了,这样更有利于自己躲藏在黑暗中。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失误,被老油子敏锐地发现了。

老油子大为吃惊,一个小小年纪的女孩竟有如此心智,竟然让他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背生寒意。她已经不是普通的小孩了,她见过了我的脸,这个女孩不能留!

写到这里,我已经不忍再写,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就这样消失了。

前面分析了,老油子杀人手法极其娴熟,洪哥的灭门案是老油子第一次杀人吗?我看恐怕不是,是最后一次杀人吗?我看也不是,因为自此之后到 2007 年老油子被捕,他还跟随了老柯十年,这十年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遇害。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恶人终将得到惩罚!

2008 年老柯和老油子被执行枪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