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他是一名棺材匠,经历过很多灵异的事情

民国十四年,再普通不过的年份。

史书永远不会记载,在这一年里,华夏大地有五万人卒于心肌梗死,他们死因相同、死相一样,且都死于人为。

而害死他们的人,就是我!一个带着诅咒活到现今的可怜人。

我叫江弈琅,出生在南方边陲一个名为罗盘山的小村上,老人家说这个小村出外人来不得,因为周围的山盘来盘去让人迷路,所以才得名为罗盘山。

我从小没有见过父母,能记得事情的时候就是跟在爷爷身后,我每天的功课不是读书,而是帮爷爷搬运什么巨红木、晓白木等上好木材,因为爷爷是村子里一个极为神秘的送葬人即“棺材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谓棺材匠,顾名思义就是定做棺材的,可爷爷并不做棺材箱子本身,他只做棺材板盖,传说村子里只有爷爷做的棺材盖子才能让死者安息。

否则,死人都要踢开棺材跳出来!

我就是被这样的传言吓大了,那天是我十八岁正生,也是爷爷和我约定好准许进入他棺材盖制作房的年龄。

因为爷爷曾经给我算过一卦,说是十八岁的时候正好阳气灌身,才能真正接触这一捞阴门的行当。

我和爷爷住的房子还是两楼一底小砖房子,在村上算得上大富大贵了,而爷爷的棺材盖制作房正是在这两楼一底的最底部,也就是地下室,说是更接近地脉阴气。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是午夜了,平日里会有狗叫,可是今晚却静得出去。

我们屋子里的灯火永远都偏暗淡,爷爷说这一行当见不得光,因为我们的顾客不喜欢光。

“当……当……”棺材盖制作房里锤子、凿子和木料碰撞的声音几乎占据了我所有童年,我总是目睹一块块粗糙的树木桩子进入漆黑的房间,然后看着它们变成了一块块细致的板子出来,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

我举起烛火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地下室的木板,一阵刺骨的阴风就这么吹了出来,我从来没有想到过通往棺材盖制作房的楼梯会有这么狭长、难走。

“吱嘎……吱嘎……”通往地底的楼梯是一种老旧的石板木,踩在上面的时候还发出让人牙齿很不舒服的声音。

“爷爷……”我是第一次往下面走,看着周围木料上贴着的鬼画符不免有些害怕,“难道这是爷爷为了辟邪用的符纸?”

“当……”下面的声音此起彼伏,爷爷似乎并没有听到我在说话。

我顿了顿神继续往下面走,突然一阵阴风摇曳出来,差一点把我手中的烛火给我吹灭了:“这是……”

“咕噜……”这个时候只听到阵阵急促的水流声音从楼梯下面蔓延上来,一泉泉鲜红的池水很快就漫过了我的脚踝。

我脑门一热,顿时四肢无力,手中的蜡烛当即就丢了开去。

“哈!”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到棺材盖房里爷爷重声一吼道,“有怪莫怪,这个小子是要来传接手艺的,自家人!”

没想到爷爷这么一吼,那血水又急速回缩,将我整个人都席卷到了棺材盖制作房的大门前:“爷爷……有鬼……”

房间里的火光本就不亮堂,我万万没有想到整个棺材盖制作房原来是一个密闭石屋,里边空间极大,到处都是堆砌如山的木料树干。

爷爷手中掌握着一个精致的黑色凿子,面色有些发青,绝不像白天那么慈祥,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道:“臭小子,不是让你12点过后来吗?差一点耽误了大事!”

我一看到爷爷,整个心都放了下去,我不停地拍打着胸口冲进了房间道:“爷爷,爷爷,刚才那些血水是怎么回事?”

“那是刷板子用的红漆!”爷爷皱着眉头站了起来,明显是在敷衍我,他身下正好有一个半成品的棺材盖,“阿琅,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准许你进来?”

我四处张望着,这个房间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恐怖而神秘:“爷爷你觉得我十八岁了,可以靠这个手艺赚钱养家了?”

爷爷听我这么一说,竟然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道:“也有你说的这一层意思,现在12点已经过了,你的身子正好也灌注了十八年的阳气,应该可以了!”

“可以了,什么可以了?”我瞪大了眼睛,我知道棺材匠虽然是给死人干活,可是无非就是和木料打交道而已,这种技巧怎么想也应该很小就开始磨练,难不成我可以速成,“爷爷,这个打木料和我年龄有关?”

“来!”爷爷脸上布满了皱纹,他斜着眼睛指着身下的棺材盖道,“这个盖子是村西头大李子的,还差最后一个工序,刷红!”

刷红是这一方棺材盖子的风俗,就是在棺材盖子上点上朱红,刷出死者的名字,以示对死者的敬畏,算是打盖子的最后一个程序。

烛火之下,我虚着眼睛看着大李子的名字,心中不免泛出了一丝凉意:“爷……爷爷……这大李子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我上午还看到他在地里抽烟呢?身体好得很!”

爷爷没有理会我,稳稳地坐在了棺材板上,他闭上眼睛,将握有凿子的手横在半空:“臭小子,你给我记住了,棺材盖子可不是为死人准备的!”

“额,难道大李子觉得自己要死了,所以才让你提前准备?”我理了理思路,这样的解释其实十分合理,就好像很多老人家要提前为自己准备棺材一个道理。

爷爷不再多说,只见他浑身上下猛然一抖,一阵微红色的光亮就从他的心窝子里闪了出来,那光亮越来越大,不多一会就蔓延到了整个房间。

“哈欠……”我只感觉周围空气温度骤降,双手不自觉地环抱在胸前,我仔细去看爷爷的脸颊,没想到他整个眉毛都染上了一层白霜,“怎么会这样,爷爷?”

爷爷没有任何动作,可是此时此刻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臂竟然从他胸前探了出来,那五指修长,上面的指甲里还夹带着烧焦了一般的皮肤,它顺着爷爷的手臂向下移动,眼看就要抚在了大李子的棺材盖上。

我吓得捂住了嘴巴,若不是看着爷爷还睁大了眼睛瞪着我,我早就跑出去了:“呜呜……”

“嗡……”只听到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伴随着那手臂轻抚在棺材板上,尖利的指甲慢慢莫入了木料之中,它突然紧紧一收将大李子的名字给盖了起来。

“呼……”爷爷重重地出了一口气,显然这样的事情让他老人家感到有些疲惫了,他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对我道,“阿琅,刚才的场面你都看到了?”

“看……看到了……有鬼,这里有鬼!”我不知道爷爷是什么意思,我只看到那红色的魔爪在完成某些仪式之后又回缩进入了爷爷的体内,“爷爷,那只手臂是你的?”

爷爷摇了摇头道:“外面的人都说我们江家打料子打得好,有谁能知道我们棺材匠身后的秘密?”

我几乎被吓傻了,这才想起来去看大李子的棺材板,这棺材板上的红漆极为精致,的确是爷爷一贯的风格:“爷爷,你是怎么做到的?原来你有法力能够让板子上出现字体!”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今天让你下来的目的只是让它认识你!”爷爷的表情十分神秘,他阴阴一笑就往楼道上去了,“有什么事情,我明天会告诉你的。”

“爷爷,爷爷你别丢下我啊!”我急忙跟在了爷爷身后,我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爷爷口中的它是一个什么东西,“等等我,别丢下我啊!”

从棺材盖制作房出来,爷爷自己就去睡觉了,我则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一夜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可是每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总感觉床底下会伸出来一只血红的手臂。

谢天谢地,天亮得早,可恨的是我还没睡醒就听到楼下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我趴在窗台上往下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李子的老婆张阿姨!

她来干什么?

“江老爷子,江老爷子……”张阿姨重重地打着门板,说话上气不接下气,“快开门,我们家……我们家……”

我眼瞅着张阿姨,突然想到了昨晚上爷爷完成的那个棺材板,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

爷爷含着烟不慌不忙地开了门,他的神态极为安详:“张儿,大清早的,你急个什么啊!”

张阿姨衣着都没梳理,一把抱住爷爷哭丧道:“大李子死了,我要棺材板子,板子……”

“大李子死了!”我听到这样的话整个人脑袋都差点扬出了窗台,我大声喊道,“张阿姨,我昨天还看到李子叔的,不是还好好的吗?”

张阿姨摇着头,有些筋疲力尽道:“无缘无故就来了心肌梗塞死了,算卦的师父说李子中了道,说是要尽快入土为安否则鸡犬不宁!”

“中了道?”我知道农村有这些个风俗,可是明明还是大好大活人,说没就没了实在让人惋惜。

爷爷听到这话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他扶住了张阿姨道:“你是想让我尽快把大李子的棺材盖子做出来?”

“对,对!不然我们整个家都有血光之灾!”张阿姨双眼都哭干了,遇到这种事情,一个女人家实在是没有办法,“老爷子你要多少钱都可以,一定要快。”

“这还不容易!”我也是为了张阿姨好,指着爷爷就要开口,“我跟爷爷昨天晚上就……”

“咳!明天,明天一早你过来取。”爷爷加重了声音,转身就往大门下面走,他伸出手指着我,一脸的意味深长。

张阿姨急着料理后事,听到爷爷这种保证也算放心不少,她边哭边谢就离开了我家的院子。

可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昨晚爷爷明明就已经把大李子的棺材板做好了,为什么不直接拿出来给张阿姨呢?

··· ·······第2章 杀人魔咒···········

我风风火火地冲过来要找爷爷问个明白,谁知道他竟然十分悠闲地喝起了早茶,我有些不平道:“爷爷,大李子的棺材板我们不是已经打好了,为什么?”

爷爷白了我一眼,这眼神里边又冒出了昨晚的诡异,他笑道:“臭小子,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我会给大李子打棺材板!”

爷爷的话点醒了我,我仔细一想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爷爷……爷爷……难不成你早就知道大李子会飞来横祸,所以才提前给他预备上的?”

“哎……我说你果然是没读过书,脑筋怎么这么不够用呢?”爷爷站起身来,拖着我就往棺材盖制作房里去了,“这种事情你应该想一下,是不是因为我打了板子大李子才死掉的!”

我听到爷爷这么说,心中的恐惧不觉得一拥而上,对啊!大李子昨天明明好好的,为什么一夜之间就死了,为什么爷爷碰巧要打大李子的棺材板,难道这一切都是爷爷做的?

白天的棺材盖制作房已然十分昏暗,石屋之内的烛火更像是长明灯一般,而此时此刻大李子的棺材板幽幽地立在门边,似乎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爷爷将我按在了一个木桩上坐下,他上下打量着我,眼神之中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坚定:“阿琅,你已经长大成人了,有些事情是应该让你知道了。”

“爷爷,我知道了!我听村里人说你会算命,还会鬼画符,你一定是个高人!”其实大家都说我爷爷能够通鬼通神,我一直不太相信。

爷爷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因为我的惊讶而兴奋,他转过身去,从石柜子里拖出来一个木箱子放在我面前:“阿琅,你听着,无论接下来你听到什么,你都要坚定地接受江家的命运。”

“江家的命运?”我才十八岁,对于命运这种东西认识很浅。

爷爷枯槁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他手中的盒子呈现出泛黄的颜色,上面雕刻着类似蟒蛇一般的动物,周围的镶边极为精致,好像骨灰盒子一样:“这是属于我们江家的杀人咒,能够掌握世人生死的杀人咒!”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爷爷把盒子打开,里边竟然放着一本泛黄的册子,册子旁边还有一把纯黑的凿子,正是爷爷平日里用来打木料的:“爷爷,你说这本书能够掌握人的生死!”

“准确地说是掌握人的死亡!”爷爷恶狠狠地将那凿子递给我道,“棺材匠只是我们江家的留存在这个世上的掩饰而已,我们的使命绝不止这么一点!”

我书读得不多,但是世下流行的风俗里边能够让人死亡的只有阎王爷:“爷爷,你是不是病了,我们怎么能让人死亡呢?”

爷爷将那凿子按稳在我的手中,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如果我告诉你大李子的死就是我干的,你觉得怎么样?”

“大李子……”听到这话,我顿时觉得手中的凿子并不普通,一股阴冷的气息从我的手掌窜入了心窝子,让我全身发麻,“爷爷,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是怎么做到的,况且大李子与我们无冤无仇!”

爷爷拿出了盒子里的册子,那册子上布满了灰层,上面的字体绝不是我能够认识的:“这一切都是杀人咒做到的,这是我们江家的传家之宝,现在我要把它给你!”

“我不要,我才不要这么邪门的东西!”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爷爷说这是可以杀人的东西,可是我却想说我要去大城里找个活儿,我不要这种破烂玩意儿。

“你是江家的人,就要接过江家的使命!”爷爷眼神一狠,一把将我拉了过去,他单手一起,将那杀人咒一掌拍在了我的胸口,“起!”

“呼呼……”这个时候阴风四起,整个棺材盖制作房再一次泛起了昨晚的红光,那一只诡异的手臂又从爷爷的手臂里剥离出来。

我极力反抗,可是此刻自己的身子一点都使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只鬼手将杀人咒上黄色的光辉压入到了自己的体内:“爷爷,不要!啊!”

极度的灼热煎熬之后,房间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爷爷有些解脱地将瘫软的我提了起来:“阿琅,你不要怪爷爷,我知道你小小年纪让你接受这样的事实很难,但这是家族的命运,你必须要背负!”

我朦朦胧胧地听爷爷说了好些话,自己却感觉身体被分割成为了两半,那杀人咒册子散落在地上,书页一翻一动的好像在和我对话:“爷爷,我怎么感觉有个东西在胸口撕咬,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

“没事,是杀人鬼而已!”爷爷有些怜惜地将手放在了我的心口,他重重地叹气道,“阿琅,你昨晚也看到了,那只打板子的手就是杀人鬼,凡是你见过模样,又被它打刻出来名字的人,不出12小时都得死!”

“鬼,真的有鬼!”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大李子的事情又是那么真切,我不得不接受自己的命运,“鬼要杀人,那爷爷岂不是成了它的帮凶,你杀了大李子!”

爷爷并不在意我这么说他,他细细地解释道:“杀人鬼选中的人,相当于阎王爷看中的人,阎王要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

“那它为什么,为什么不自己去杀人?”我向来只觉得爷爷有些刁钻,现在看来他对于人命根本就是冷漠。

爷爷十分郑重地盯着我道:“我没有时间给你解释那么多,阿琅,你要记住杀人鬼选择的人必须要死,而我们拥有杀人咒的江家也能够让人死!”

“让人死,我可不想当杀人犯。”对于我这种农村小子而言,最多就是去村上偷点鸡吃就行了,还不至于大奸大恶,害人性命,“我不要接受什么杀人咒,爷爷,你让我走,我要去大城里干活儿,好吗?”

“混蛋,你给我听着!”爷爷突然恼羞成怒,他一个耳光就将我打翻在了地上吼道,“这就是你的命运,现在我要教你怎么用杀人咒,一刻也不能耽误!”

“杀人,我不要杀人,我不要杀人!”我从来没见过爷爷这么凶,此时此刻我看到地面上的杀人咒,就像是见了瘟疫一般躲闪不及。

爷爷整个人都开始狂躁起来,浑身的皮肤也涨开了血丝,他一把将我的右手按在地面上道:“想着你张阿姨的名字,将手按在地板上!”

“不要,不要……”我口中这么说,其实心中已经闪出了张阿姨的名字,她的全名叫做张翠,“爷爷,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嗡……”这个时候那刺耳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黄色的光辉从我的手臂上面浮现出来,一只同样修长却带着丝丝暖意的鬼手从我的体内生长出来,重重地压住我,让我的手掌和地面牢牢接触。

“啊……”突然之间我只觉得手心之中有某些虫子在挠动,脑海里边全都是张阿姨慈爱的举动,“我不想杀人!”

场面再一次恢复了平静,爷爷震怒的表情这才收敛了下来,他点了一只烟轻轻地吸了一口,说不出的放松:“阿琅,你要记住我们杀的或许本就是不应该存在于世间的人!”

“不……不是这样的……”我双眼流淌着眼泪,那地板上鲜红的张翠两个字微微一闪即刻莫入了地面,我知道爷爷不会骗我,12小时之内,张阿姨就要死,“你为什么要逼我杀人,我不要这见了鬼的能力!”

“轰隆隆……”这个时候九天惊雷闷响,竟然震得房间里边的烛火全都熄灭了,空气之中开始弥漫出了血腥的气息。

爷爷抬开了地下室的木板,好像一丝光亮照射进来,他的面色一片阴沉:“终究是想要我孙子过不了十八岁吗?哼,我就不信这命!”

我不清楚爷爷这句话的意思,可是这样的黑暗正好适合我此刻的心境,我知道张阿姨必死,而自己正是这个杀人凶手:“李子叔叔,张阿姨,我对不起你们,求你们一定要原谅我,我不想的……”

“呵呵……哈哈……”这个时候一阵谄媚的笑声逐渐袭来,它弥漫的四周,却更像是来自于我心底,“哈哈……”

“什么人?”一天之内要承受如此多的事情,我不得不坚强地面对,可是那声音只是发了出来,却并没有对我构成任何的不利,“你在哪儿?”

它没有理我,只是轻笑几声之后渐渐离开了,留得我一个人不敢走向地面,孤零零地睡在了棺材盖制作房里。

大门之外的狗叫声吵个没完,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绝望的深渊里拉回了现实。

“江老爷,是我翠儿,棺材板打好了吗?”张阿姨的哭腔很有特色,一听便能确认,“快开门啊,老爷!”

“张阿姨,张阿姨没死!”我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整个人极为精神地冲了出去,“12个小时早就应该过了,她还没死!”

··········第3章 爷爷死了···········

爷爷一如既往地打开了大门,并且放了张阿姨的挑运工进来搬走了大李子的棺材板,他破天荒地没有收一分钱:“大李子一辈子命苦,这棺材板算我送他的。”

“谢谢江老爷子,谢谢你……”翠儿自然不知道情况,一收到棺材板就和人一同将它带走了,“等李子的后事办好了,我一定当面感谢你。”

“去吧!”爷爷看着张阿姨的背影,自己则是充满了恐惧,他握紧了双手,两排牙齿咬紧得都挫出了声响。

我又是庆幸,又是害怕,爷爷的神情却让我始料未及:“爷爷,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口中的杀人咒失效了吗?我可以不用背负这杀人的凶器了吗?”

爷爷转过身来,原本还花白的头发竟然在这一秒中全都白掉了,他的皮肤也开始急速的塌陷:“翠儿没有死,说明她早就被别的杀人咒持有者诅咒了,有人用杀人咒控制了她的行为和死亡时间……”

“杀人咒还能控制人的行为?”我不敢相信爷爷的话,“你是说有人在我之前就将张阿姨的名字刻上了,然后控制她过来拿了棺材板?”

“隆隆……”还没等到我的话说完,整个天空又是惊雷四起,原本还亮堂的地方便成了一片漆黑。

我不怕黑,可是这白天黑夜交替得太快了,让人不寒而栗:“爷爷,你快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来了!”爷爷绝望地看着天空,好似在等待着命运的洗礼,他突然转眼看着我戾声道,“阿琅,快拿上杀人咒跑!往后山草婆婆的屋子里去!”

“草婆婆,你说那个疯疯癫癫的鬼婆子?”我实在不愿意相信爷爷的提议,“我们为什么要跑?谁来了?”

我们罗盘山村出了一个草婆婆,被人誉为是灾星,一家几口人全都被她克死了,所以大家驱赶了她让她一个人住进山里,爷爷带我去过几次,所以我很熟悉那个路线。

爷爷抬头望着天空,双手已经护在了我的面前,他用后背推着我道:“快把东西带走,找到草婆婆,她会告诉你怎么做!”

“有什么危险,我都不怕,我要和爷爷在一起!”我这一句话还没完,那九天之上突然雷声漫射,一条长蛇般的红色闪电顺势窜了下来,正好劈中了我家的楼。

那小楼明显是泥土堆砌,不易燃烧,可是那红色闪电一到竟然让地表上的两层全都化为了灰烬,炽热的空气顿时笼罩了四围。

“你要找的人在这里,来啊!”爷爷一把将我推进了棺材盖制作房,他则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他一边跑一边吼道,“阿琅,快跑,千万不要回头!”

“爷爷……”我左右为难,可是处于对闪电的恐惧,我一下子跳下了楼梯抱住了杀人咒和凿子就开始跑,“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黑夜之中风声鹤唳,又是数道闪电往着爷爷逃跑的方向劈了下去,那一声痛苦的惨叫几乎响彻整个罗盘山村。

我没有回头,沿着村子的小路就逃进了深山,我能够感觉到九天之上那红色的长蛇似乎一直在盯着我,我走到哪里,那里的地表就亮起了光芒:“该死的,有本事来啊,来啊!”

“嗖嗖……”那神秘的东西好像是感觉到了我的挑衅,分叉着数道闪电击落在了树林之中,瞬间将一个林场夷为平地。

我亡命奔跑,好不容易看到了草婆婆住的草屋,那草婆婆好像知道我要来一般竟然早就已经打开了房门站在里边等我了:“草婆婆,草婆婆……”

“哐当!”雷声巨大,好似要震碎山河,那长蛇闪电精准地坐在我身后的地面上,一个爆炸却是将我弹入到了草婆婆的房间之中。

我摔了个满身是血,努力撑起身子往屋子里窜:“草婆婆快躲开,那雷电不长眼睛的!”

“吱嘎……”只见得草婆婆不慌不忙地关闭了草屋的门帘,只是瞬间外界的声音全都化为了虚无,屋子里除了我艰难的呼吸声别无他物。

我捂住胸口,仔细地打量着草婆婆,这个老太婆身着少数民族特有的服饰,头上却有纱布包裹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了两双老鹰一般的眼睛:“草婆婆,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什么,都是什么?”

草婆婆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话,她从案桌前面的香炉里掏了一把香灰洒到了我的身上道:“阿琅,你爷爷已经死了,你要做的就是在我这里不吃不喝,躲上三天,这个劫难也就会过去了!”

那香灰的味道格外恶心,可是根本无法掩盖我听到爷爷死了这个消息的愤怒:“我爷爷怎么可能死,他有杀人咒,他能够控制别人的死亡,他神通广大,不会的……不会的……”

“正是杀人咒害死了他!”草婆婆似乎对我们江家的事情有些了解,她蹲下来安慰我道,“看到你过来,我已经知道江老爷子已经把杀人咒传给你了,他是为了保护你才选择死的!”

“是什么人?是什么人要杀我爷爷!”我开始接受江家命运一说这个事实,可是我连仇人的模样都没见过,这样的仇人未免也太强大了。

草婆婆说着又洒了一把香灰:“我不清楚你们江家的事情,我只知道你身怀的杀人咒绝不止一本这么简单!”

杀人咒,能够单单凭借人的姓名杀人于千里,这样凶险的利器竟然还不止一本。

我浑身一凉,突然感觉到危机还没解除:“那这个仇家是要夺走属于我们江家的杀人咒吗?”

“没有人知道杀人咒的秘密,或许他们杀了你爷爷是要让某些秘密长埋地下吧。”草婆婆分析得极有道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阴风吹拂进来,将草屋的帘子也给掀开了。

我透过帘子看向外面,黑暗的来处似乎立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草婆婆有人来了?”

“我这里连九天惊雷都找不到,你认为会有活人来吗?”草婆婆又是一把香灰洒了下来,她叮嘱我道,“你能在我这里躲避全靠自身造化,记住无论走进来的是什么人,他都已经死了,你千万不能说话,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嗯……嗯……”我这才发现草婆婆的草屋里放满的神龛,这种神龛和平时的骨灰盒大小差不多,我爷爷说过草婆婆是灾星,灾星平日里都是被恶鬼缠身,所以才祸害了其他人。

“扑……”草帘子被阴风吹来了,一个全身红色皮肤的家伙愣头愣脑地飘了进来,他浑身透露着焦糊的味道,可是那脸颊上的皱纹,那眼神的轮廓分明就是我爷爷。

“……”我想要张口起身,可却被草婆婆凶狠的表情给吓回了角落,我仔细看着爷爷,他的下肢被一层白雾覆盖着,再往下面根本就没有双腿,他是鬼!

爷爷显然看不见我,却能够凭借自己的意识和草婆婆对话:“我很欣慰没在这里看到阿琅,证明你确实帮了我们江家!”

“你也知道如果你死了,不管你有多么坚强的意志,此刻只要你见到了活人是一定要发疯抽魂杀魄的,即便是你的孙子?”草婆婆的语气一样稳健,“放心吧,你找不到他,他却能够看到你,还有什么话说完就上路吧。”

爷爷抬头看了看四周,他的双眼逐渐翻白,并出现了血丝:“阿琅,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你要记住杀人咒的存在不只是凶器那么简单,有神秘组织在猎杀杀人咒的传承者,而杀人咒持有者之间也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爷……”我忍不住张开了口,就在那一瞬间,爷爷的口腔里突然露出了尖牙,那尖牙如同长蛇一般弯动了起来,差一点就咬在了我的身上。

“嘶嘶……”爷爷的身体开始扭曲,他却极力控制了下来,“别说话阿琅,我……我会杀了你……要记住,这个世界是有该杀之人的,这就是我认为的杀人咒存在的原因!”

我看着爷爷几乎变形的身体,心里已经难以忍受,这杀人咒对于我而言不过是拖累和负担,如果可以,我一定不会选择它。

“好了,江老爷子你的大限到了!”草婆婆的声音也是无情,她单手一扬起,草屋底部竟然出现了一个紫色的泥潭,“传说杀人咒的持有者上不了天堂,也下不了地狱,只是在无间世界漂泊。”

爷爷轻轻地踩入了那个泥潭,紫光弥漫在他的周围,让他的心智也得以缓和,他的双眼终于恢复了以往的神态:“阿琅,其实你的父母还没有死!这一切都与杀人咒的终极有关!”

“爷爷!”我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音,可是此刻那泥潭拖着他的身子急速下落,不多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我的视野范围,我趴在地上只能感受到冷冷的地板,“爷爷……你不要离开我!”

“这只是第一天而已,外界的惊雷还没有过,这或许就是罗盘山村的劫难吧。”草婆婆轻轻地走在窗户外面,她似乎看淡了一切,“你在我这里过了这三天,那猎杀者也就找不到你了,因为我这里的三天,就是你外界的三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