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四川苍溪95岁抗美援朝老兵隐瞒一等战功 唯一心愿有生之年再见战友

subtitle
封面新闻 2021-10-19 14:56

来源:封面新闻

青婧 封面新闻记者刘彦谷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这雄壮的旋律,凝结了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71年前,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唱着歌,义无反顾的奔向战场;71年后,须发皆白的95岁老兵何开仲,再次哼起熟悉的旋律,语调依旧铿锵。

家住四川省苍溪县的抗美援朝老兵何开仲,1951--1953参加抗美援朝战争,荣立一等功。退伍回乡后,老人却一直将战功隐瞒,用他的话说,“军人就是要为国为人民,不给国家添麻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何开仲压在箱底泛黄的一等功证件。

如今,95岁的他,体态清瘦、步履蹒跚,唯一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能再见一位山东的战友。

抗美援朝 运输班长歼灭三个敌人

1926年出生的何开仲8岁那年成了孤儿,靠给人放牛、打短工,做木工活命。1949年被溃逃过路的国民党部队抓壮丁,一个月后所在的国民党部队起义,整合进60军180师538团。

“一夜起来就换了衣服,连被套都换了,我就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在成都剿匪三个月,那些土匪凶残啊,想起解放的新中国,我们啥都不怕……”何开仲回忆。

1951年180师538团紧急开赴东北,于3月22日晚渡过鸭绿江进入血雨腥风的朝鲜战场,何开仲被分派在538团担架营一连一排一班,担任副班长。

“全是步行,背着炒面和机关枪,白天敌机不停的轰炸,我们就隐蔽,晚上‘摸夜螺丝’行军,最艰难的两里路走了一天一夜。”何开仲说,到朝鲜战场,整整走了两个多月,吃炒面,喝河沟里的水,条件很艰苦。

“在朝釜山进军途中,我和班长送物资到阵地,遭遇敌机轰炸,班长就死在我身边,我被炮弹碎片打伤,带伤坚持完成任务……”何开仲声音哽咽,他说只记得班长姓王,全班13人,最后只剩下三个人了,他的腿上,至今还留着一大片炮弹擦伤的疤痕。

何开仲被炮弹碎片擦伤的腿。

但是何开仲也很自豪,他说:“美军三易主帅,我们一直是彭德怀为总指挥,机关枪手榴弹照样把他们的飞机大炮打得落花流水。”

输送物资、转运伤员,何开仲和战友们在朝鲜战场上冒着枪林弹雨,奋勇战斗,“夺取九九二高地(音),我打死三个敌人,缴获了大量武器。”何开仲回忆战争,念及牺牲的战友,这个参加过三次战役,荣立一等功的老兵老泪纵横。

退伍回乡 一等功臣修水库搞生产

1953年,何开仲退伍回到四川苍溪老家,立即投身到家乡建设。他当生产队队长,带着全队30多个壮劳力,背着柴粮去修水库。

“他的声音特别洪亮,每天早上天刚亮就吆喝大家出发挖水库啦,背着柴火粮食,到了工地就猛干,中午仅有一个半小时在工地煮午饭吃,晚上到天黑才带队回家。”当年十来岁的肖贵方是何开仲的迷弟,他跟着何开仲修水库搞生产,已经79岁的他告诉记者,何开仲带着他们修下来的三合场水库、东风水库、中华水库,如今已成为群众发展产业致富奔康的源头活水。

“对工作很谨慎,做事稳当,对党忠诚,何大哥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当了几十年村组干部的肖贵方这样评价。

何开仲的大儿子何家富说起老父亲,感叹他一生辛勤劳作,给儿女们树立了好榜样,“18岁那年,我想入伍当兵,像父亲那样,但是家里兄弟姐妹六个全靠父母养活,我是老大,心疼父母的艰辛,最后决定留在家里。”如今,何开仲一家已是有40多个子孙的大家庭,和和乐乐,幸福美满。

“我们逢年过节来看望何大爷,前几年啊,每次过来他几乎都在地里劳动,锄头挥得多快,那时已经满了90岁了,真的是老当益壮,军人本色。”石马镇党委委员、宣传政法委员王治文和何开仲已经是老熟人,提起何开仲就肃然起敬。

青松村支部副书记周林说:“三年前何开仲每天早上都还牵着牛放,随带还割一大背篼草,何大爷真的是一生都在劳作,我是听着他的龙门阵长大的,他讲解放前的苦日子,他最爱说要听毛主席的话,为国为人民,他教育我们要忆苦思甜,不忘奋斗。”

隐瞒战功 希望有生之年再见战友

“父亲不讲战功,但是他爱唱《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当年他唱给我们听,‘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歌词他全都唱得清楚,现在父亲老了,只能断断续续的记得一些歌词了。”二儿子何开新依偎在父亲身边,替他整理微皱的衣领,何开新很和善,乐于助人,去年邻居家修房子,他主动帮忙抬树,不小心砸断了腿,跛着脚还是乐呵呵的忙里忙外。

95岁抗美援朝老兵何开仲给大家讲战斗故事。

肖贵方跟了何开仲快七十年了,何开仲跟他讲抗美援朝,讲牺牲的战友,但是从来不提自己立功的事,在十年前无意中看到何开仲的一等功证件,答应何开仲不说出去,他就一直缄口不提。

今年7月,青松村成功企业家罗保红倾慕抗美援朝老英雄何开仲,专程返乡看望慰问,想看看他参加抗美援朝的一些纪念品,从老木箱子里翻出了他的一等功证件,何开仲荣立一等功的消息这才传了开来。

已经95岁高龄的何开仲,老伴儿瘫痪在床两年了,村组干部提议他去申请更多的补助,但是何开仲又开始说那句老话:“我是共产党员,党培养我就是要为人民服务,不为国家添麻烦。我现在每月领取国家补助,比起牺牲的战友,我哪什么困难啊,如今的日子真的很好过啊。”

何开仲说自己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能再见战友吴明智(音):“我想见他,我只记得他是山东人,具体什么地方不记得。吴明智有文化呢,人精灵,开会学习我不懂的,他都给我讲,他还爱装怪,逗得大家都开心。”

老年的战斗英雄何开仲越发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越发想念当年的战友,王班长,张于具(音)……一个个被念叨了几十年的名字被他反复提起。

“要是他们没牺牲,也能和我一样过好日子……”何开仲两眼含泪,凝望远方,仿佛穿越座座大山,就能把曾经的亲密战友带回今天,或许他们正青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