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因「变态」红透亚洲,耍大牌没人敢骂,这个疯男人,真的太绝了

subtitle
文文趣说娱乐 2021-10-19 14:11

中国拍电影最不管票房的导演来了。

时隔两年半,高产高质就是不高过审率的娄烨终于带着《兰心大剧院》,回到了他久违的电影院。

黑白的胶片画质,晃晃悠悠的拍摄手法,模糊了影片中大部分角色的脸部细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在这一片朦胧之中,我还是注意到了那个男人。

即便在晃动的黑白镜头里,他照旧帅的不费吹灰之力。

抽烟的时候像只没睡醒的猫,半眯着眼睛打量你。

笑起来又好像世间万物皆不在,心里眼里全是你。

果然,小田切让还是小田切让。

就算已经四十五岁「高龄」,他依然是木村拓哉变老之后,全亚洲女性最后的那颗春药。

01

小田切让有多帅呢?

有人用这样的语言描述过他:

有着一副老情人的长相,虽许久未见,但再次相遇还是会心动不已,然而内心总有那么一股子心酸与距离,再怎么迷恋也无法跟他重温旧情……

正常来说,一般人帅到这种程度,一定对自己的脸十分爱惜。

但你让叔永远是你让叔,日常就是和一切「美的定义」反着来。

你说男人干干净净的发型最清爽。

好的,让叔将会让你猜不到他明天梳什么发型来见你。

举个栗子:一起来看流星雨里,男女主角的洗剪吹发型,让叔都曾完美驾驭。

这是花泽类同款日系贵公子版长发飘飘。

这是不知道要打多少瓶发蜡才好的没有最炫只有更炫的鸡冠头。

这是女主同款丸子头以及女配同款妩媚大偏分~

当然,这些曾有人梳过的发型并不能满足不断求索的让叔,他的想象力绝不仅限于此。

发型上让叔喜欢不走寻常路,在服装搭配上他更是要和主流时尚打擂台。

他没有专职的服装造型师,身上那些大家觉得没法穿出门的怪异服装都来自他手。

包括但不限于:渔网、贴身针织、蕾丝、道袍......女式风衣。

当然,只要让叔愿意偶尔回归凡人世界,还是可以帅的让人立马交出银行卡密码。

他还是个帽子半永久选手,不同款式,不同颜色;多种搭配,多种快乐。

据他亲口认证,家里的帽子足足有一百多顶。

他也从来不会考虑什么品牌露出的问题,因为你永远不会在小田切让的身上看到名牌Logo。

就算是国际奢品大牌找他合作,让叔也要摆摆手:「不好意思,我的打扮我做主。」

据说,一次拍杂志,有位造型师特地为他带来了意大利的高定西装,他穿上确实舒适有型,像个从画报里走出来的浊世佳公子。

大家纷纷劝他把这件高定买下来,结果他偏不,转头买下了另一款破布夹克......

只要不是剧情需要,让叔从来不把自己穿的一本正经、规规矩矩。

请听听他对自己这些奇装异服的解释:

「我特别不喜欢平衡感,要打破平衡,尤其是在着装方面。」

当然,我们并不提倡所有男星都像让叔这样不规矩,毕竟这种乱穿风格只适用于小田切让。

没有这张脸和这个身材比例,轻易尝试,很大可能会变成余文乐这样:

02

让叔不仅穿衣搭配上特立独行,在演艺事业上更是不走寻常路。

别人喜欢演主角,他却偏爱在各种片子里打酱油。

他的荧屏处女秀是在千禧年,这部叫做《假面骑士空我中》的特摄剧在豆瓣获得了9.6的高分。

片中的让叔顶着一张娃娃脸,懵懂又忧郁的眼神俘获了无数电视机前少女的芳心。

不过自此之后,让叔就再也没好好在电影里用过脸。

你看现在影坛那些有颜有才的鲜肉们,多少都演过好几部用来「吸粉」的纯爱电影。

然而让叔却拒绝拍爱情片,虽然每年会必不可少的接一两部,但也是为了赚钱去支撑他拍真正感兴趣的作品。

什么是让叔感兴趣的作品呢?

变态男配。

2003年,他在电影《少女杀手阿墨》中打酱油,演一个变态杀人狂,妆容诡异到几乎看不出来本来面目,这个角色让他收获了当年的日本电影学院最佳新人奖:

2004年,他在《血与骨》里跟北野武同台飙戏,出场很短却留下了电影里最大的亮色,看完父子互殴那场戏,我只想马上陪让叔在大雨里头也不回地走。

这部电影帮他拿下当年东京电影节的3个最佳男配。

2009年,他在枝裕和的电影《空气人偶》中演一个充气娃娃设计师,短短几个镜头,又拿下了高崎电影节最佳男配角。

......除了在电影中演变态打酱油,他还喜欢演一些莫名其妙的怪咖。

比如《深夜食堂》里那个全程跑龙套,动不动就吟诗的「谜一样的男子」;

比如热血剧集《重版出来》里的丸子头骚气副主编;

再比如在NHK的重磅剧集《奥利佛是狗》里,认认真真地演了一条......货真价实的狗。

看让叔的作品,得换上茶道里一期一会的心情。

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次他出现在你面前,用的是哪张脸。

小田切让接片,从来不看作品是大制作还是小成本、角色是主角还是配角,这些都无关紧要。

他只在意导演是谁,剧本是否有趣,这就是全部。

正常演员都会在意收视率,小田切让却无比任性。

数据在他眼里不值一提,拍电视不过就是拿钱办事的工作而已。

看到这里你可能要问了,他算老几啊?凭什么这么狂?

他是《情书》导演岩井俊二最想合作的男演员,没有之一。

还被我国著名导演田壮壮这样评价:「这小子,有种就算有千军万马来,都跟没有一样的感觉。」

别的演员等着被剧本和市场挑选,自己挑剧本的让叔已经站在了食物链顶端。

03

在演员的事业上已经达到一定成就后,小田切让和大多数优秀演员一样,开启了「演而优则导」的尝试。

比较不同的是,做导演这件事,对于小田切让来说,并不是迈出事业新的一步,而是一种宿命般的回归。

上个世纪70年代,小田切让出生在日本冈山县一个单亲家庭。

身为家中独子的他,从小就是一个人长大。

母亲工作并不轻松,忙碌的时候,常常把他自己扔在电影院。

影院很黑,他却并不害怕,因为屏幕上的人会讲话、会活动、会带他去各种各样的地方游览。

尽管他们只是二维的,却能让孤独的他看到三维的世界。

就这样,他逐渐喜欢上了在电影里和外界沟通,也由此在心中确立下了导演的梦想。

为了这个梦想,高中毕业那年,小田切让毅然放弃了考取的高知大学理科系,只身一人漂洋过海来到美国求学。

然而命运总是阴差阳错,因为报考学校时,错将drama理解成了导演系,一心做电影梦的小田切让,就这样被稀里糊涂地收进了演员培训班。

所幸在美国的日子并不是一无所获,演员培训班为他提供了系统而全面的影视启蒙,也为他提供了进入影视圈的入场券。

但即便是他如今已经在演员领域做到了硕果累累,于全世界拥有无数影迷、剧迷。

他依然惦记着自己那个未完成的导演梦,并在出道20年后,带着自己的处女作《一个船夫的故事》和世界见面。

「以前的20年,我一直在做职业需要的事;现在我已经40岁,我应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与其他导演大多选择调性轻松、观看门槛低的青春纯爱片作为起步不同,小田切让的这部《船夫故事》,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抱着赚钱、商业化的打算。

他仿佛只是想讲一个不吐不快的故事,表达一些自己对世界「不得不说」的思考。

在平遥电影节上,作为评委的贾樟柯,给予了这部电影极高的评价。

他说,电影讲述的极富意蕴的故事,让人看到了对社会问题的思考和对人类的观察。

很难相信,这竟然是小田切让本人的原创之作。

小田切让则是这样回答的:

「这个社会的节奏太快,一年转眼就过去了。「如果能够回到那种不受金钱或时间束缚的生活的话,我们是不是会更加幸福?」

让叔拍电影,拍的不是生意,而是他对社会、对自然的观察。

04

在小田切让的身上,有很多身份。

他是一个优秀的演员,一个初出茅庐的新锐导演,还是一个具有敏锐嗅觉的艺术家。

他在全世界拥有数以百万计的支持者,却唯独不是明星。

哪有这样的明星呢?

不要热度,不要话题,媒体多给他点镜头他都觉得多余。

十四年前,小田切让和章子怡带着电影《狸御殿》前往戛纳。

在红毯上,他回头看着剧组的工作人员,那种被支持的感觉,让他有点想哭。

「但如果在那个场合哭的话,会被记者拍下来乱写,所以忍住了。」

好家伙,别人挖空心思在红毯上争奇斗艳,假摔走光,他倒好,连一点多余的曝光都不想要。

他也从来不会演艺圈里盛行的那一套虚与委蛇。

拍娄烨的这部《兰心》时,他的小迷弟王传君向他虚心求教,问他平时在家都看些什么片子。

小田切让一点都不装蒜:「我平时不看片子,我在家都陪儿子玩儿,然后再弹弹琴。」

比起那些上了个演技节目恨不得把各种专业名词从头到尾背上一遍的所谓「导演」,让叔不知道真诚了多少倍。

整个世界的演艺圈,好像都存在着一套约定俗成的法则。

凡是身处其中的人,几乎无不被这套法则所规训。

如何对粉丝模式化的比心放电激发她们的尖叫;

如何在媒体面前用滴水不漏的说辞包裹真实自我;如何在镜头面前展露最完美的塑料笑容;

或者如何在戴着镣铐的同时,小心翼翼地起舞......

小田切让却是个例外。

他从不用蓝血高奢包裹自己,也不谄媚时下的审美风潮,尽管这么做,他会得到更大的商业利益,获得更多的支持和名气。

他像一个游走在娱乐圈的边缘人,固执地保持着自我,别人说他怪、不好接触,他却彬彬有礼的对你一笑: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他对于一切浮华、强调阶层、身份的东西都保持警惕,身在万人瞩目的电影节红毯上,人人争奇斗艳,他却在其中感到巨大的悲哀:

「那些在红地毯上阔步行走的,被挑选出来的人,从远处看,不过也只是些普通人。」

在他个人纪录片的结尾,摄影师热情的赞美他,你真帅气,很有明星范儿。

他笑着摇头:「我不是明星,请不要这么认为。」

「那你想成为什么样的?」

「想做小田切让自己。」

成为自己想成为的,而不是成为「他们」所希望的。

我想,这大概就是小田切让,比他英俊的脸更有魅力的地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