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明朝的对日“隐蔽战线”,万历朝的赴日间谍,差点让日本后院起火

subtitle
浩然文史 2021-10-20 11: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都说日本忍者情报功夫一流,在古代日本大放异彩;近代日本在中国也潜藏了大量间谍,在大陆搅动风云;甚至今天通过新闻仍能知道日本有间谍潜伏在大陆窃取我国情报。但说起间谍战,中国可是日本的祖宗,早在明朝万历援朝抗倭战争时期,明朝就已经有人潜入日本,给中国传回了大量情报,对明朝从整体上把握战局乃至取胜起到了积极作用,现在我们就来说说万历时期明朝在日本那些间谍以及他们的功绩。

明军

一、对日间谍战的开始

1592年4月,日本侵略朝鲜。5月,朝鲜王逃到中朝边境的义州。10月,5万明军入朝参战,援朝抗倭战争正式打响。

在援朝抗倭战争中,明朝运用了间谍战。对日间谍战的重要负责人就是福建巡抚许孚远。许孚远写有《请计处倭酋疏》,这是我们了解那些深入敌后的地下英雄的重要证据。战争开始后,沈惟敬、史世用两人先后来拜访许孚远,他们都奉兵部尚书之命前往倭国打探倭情,但许孚远认为沈惟敬“老而黠,不可使”,就打发他回北京,而史世用“貌颇魁梧,才亦倜傥”,许孚远就将他送到泉州府同安县,让他扮演海商,随同海船前往倭国,“令世用扮作商人同往日本萨摩州”。就这样,史世用成功潜入日本,开始了对日间谍工作。

纪录片中的史世用

那史世用是什么出身?《请计处倭酋疏》中说他是“指挥”。明代有指挥头衔的大体是卫所军户体系,比如戚继光就是军户官僚,是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所以推断史世用应该也是军户官僚。

二、史世用的战略书

史世用并非一人潜入日本,他是对日间谍总头目,那些协助他的海商都是他的属下,具体间谍活动是由这些海商进行的。

按照《请计处倭酋疏》所说,1592年7月,史世用一行人乘海商船从日本沿海萨摩藩港口登陆,随后史世用以商人的身份游历日本九州,最终到了丰臣秀吉为侵朝而修筑的大本营九州名护屋城。在游览名护屋城之后,史世原路返回萨摩,之后返航。照此路线,史世用并没有接触什么日本政治人物,他更像是去探查日本地理。史世用格外重视琉球,他说倘若琉球不保,日本能以琉球为跳板,直接渡海攻略明朝东南沿海一带,因此史世用强调明朝必须控制琉球。

史世用回到明朝时,恰逢中日在朝鲜战场僵持,明朝国内议和势力兴起。针对这种情况,史世用明确指出:日本畏威而不怀德,不在军事上打败日本,想要议和是办不到的;日本追求的是经济贸易,但又不想朝廷册封,所谓“只封而不允贡”是办不到的。史世用从战略角度对明朝援朝抗倭战争作出了正确判断,其手下在日本则探听到了大量与战争相关的具体情报。

在日的明朝间谍们

三、对日本政治的探查

许豫是福建泉州海商,随同史世用一起入日。当史世用游历日本时,许豫则利用他的海商身份在萨摩就地扎根,与日本地方领主接洽。他一度和萨摩藩家老伊集院忠栋有了直接交流。按照日本史学家松浦章的研究,许豫在日间谍活动持续旬月。1593年正月,许豫随同商船返航,他向福建巡抚提交了报告书,内容大致如下:

在日的明朝间谍

1、探查日本实际领导者的信息,即日本实际掌握在丰臣秀吉手中。丰臣57岁,有一子年方2岁,有养子30岁。

2、第一次侵朝之战,日本之所以想议和是因为日本死伤太多、后勤压力过大,“诡计讲和,方得脱归”。

3、丰臣最近下令地方再造大船,并言“和婚不成,欲乱入大明等处”(第一次侵朝战争结束后,中日议和,日本议和条件之一就是天皇娶大明公主)。

4、日本也妄图利用中日商人贸易之机,用间谍潜入大明窃取情报。

5、丰臣统辖日本66州,然半数之州不服,皆是“以和议夺之”(丰臣和不服从他的地方领主议和,双方相互妥协,丰臣取得名义上的统一),各州留质子于丰臣家,然“各国暂屈,雠恨不忘”(这里的“国”就是“州”、就是日本地方的藩,意思是日本各州暂时屈服于丰臣,但没有忘记对他的仇恨)。

6、福建、浙江、江苏三省百姓多有流落日本者,他们“杂活”于日本三分之一的地区,他们在日多年,“颇知倭情”,大多爱国,“多有归国立功之志”,发动他们近可以引发日本内乱,远还可以将之送回国内,成为对日战争的助力。

在日的明朝间谍

四、对日本军事力量的探查

张一学、张一治也是随同史世用入日的商人,他们跟随史世用游历九州,最后到了名护屋城。史世用返回后,张一学二人继续留在名护屋城,主要负责探查日本军事力量,他们得到的情报大致有:

1、丰臣秀吉的崛起过程。包括丰臣秀吉和织田信长的相遇;织田信长被明智光秀刺杀;“吉统兵乘势捲杀参谋,遂占关白职位”等。张一学探查到的情报大体与丰臣崛起的真实历史相吻合。

2、侵略朝鲜的日军头目是石田、浅野、大谷,三人皆是丰臣亲信。

3、侵朝日本军资转运困难,导致日本国内物资匮乏,社会动荡,“家家哀虑,处处含冤”。

日军

4、日本侵朝,因明军参战,日本损失颇大,比如“大船装倭三百,折回者止五十人”。

5、萨摩汇集各地船只,乃日本咽喉。

6、日军所用刀剑、盔甲、弓箭、鸟铳皆由日本自造,但鸟铳所用弹丸主要材料铅乃大明所产,从广州贩来。

7、日本有国王,然丰臣窃政,自号“大阁王”。

日军

文史君说:

史世用、许豫、张一学、张一治等人刺探的情报大体都是日本的真实情况,这对明朝制定对日政策有巨大作用。许豫在日时,深入萨摩高层,一度和萨摩藩主岛津义久有了间接联系,许豫忽悠岛津反叛丰臣,如此一来明朝就能“挑引诸国,共图平酋”。这次挑拨是有效果的。《明经世文编》记载,岛津义久的左膀右臂、萨摩藩军师、僧人玄龙在1593年的确随同明人间谍来到福建,但此时朝中议和派得势,包括福建巡抚许孚远在内,直接负责对日间谍活动的诸多官僚都以私通倭国的罪名而被弹劾、革职,继任的福建巡抚对挑动日本内乱之事并不热心,玄龙被打发回日本,颠覆丰臣政权之事就此作罢。

但间谍并非全无作用,明朝在日间谍对日本国情、日本民族性格的正确论断还是引起了朝廷中有识之士的警惕。倭人“畏威而不怀德”,日本根本不知道礼义廉耻,畏惧武力,和平谈判行不通,日本也不会守信义,谈判只是为了拖延时间。1597年初,日本果然发动了第二次侵朝战争,明朝反应迅速,在2月就再次出兵。明朝能出兵如此快速,这和史世用尤其是许豫提供的日本正在造战船的情报密切相关。第二次援朝抗倭战争爆发后,史世用即被调往前线,任明军总指挥邢阶参谋,直接负责对日战争战略安排。总的来说,明朝间谍在援朝抗倭战争中发挥的作用不容小觑,对明朝把握战争主动权有积极意义。

参考文献

石原道博:《万暦朝鮮役後の日明交渉》,《茨城大学文理学部纪要》1962年第13期。

郑洁西:《万暦朝鮮役により明軍に編入された日本人》,《 東アジア文化還流》2008年第2期。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