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好莱坞恐怖故事”:巨星14岁的女儿,举刀刺杀妈妈男友

subtitle
提线木偶1 2021-10-19 11:10

谢丽尔·克兰(Cheryl Crane),上世纪50年代好莱坞女星拉娜·特纳(Lana Tuner)的独生女,在14岁时刺死了母亲的男朋友约翰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拉娜和谢丽尔)

拉娜的美貌给了她敲开好莱坞大门的机会,获得令人艳羡的财富,成为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但似乎没有给她带来幸福。拉娜经历了七个丈夫,八段婚姻(其中一次为复婚),期间因为家族遗传病,还经历了两次流产,三例死胎。

母亲的名声和财富也没有给谢丽尔带来什么好运。她的童年充满视、暴力甚至性侵。11岁时,母亲的其中一任丈夫,饰演过人猿泰山的莱克斯·巴克强奸了她。后来,她杀死母亲男友约翰尼一案轰动全美,被《时代杂志》称为20世纪十大罪案。

要讲述谢丽尔这场最终被裁定为“正当防卫”的案件,我们先从母亲拉娜的童年说起。

成年后的拉娜拥有一张倾倒众生的脸。她的上半张脸成熟魅惑,剃掉了原生的眉毛,画上了细细的弯眉,眼波流转,含情脉脉;下半张脸却嘴唇微嘟,有点稚气,原本的棕发被染成白金色并保持多年。

但这样一位美人,却出身于一个穷困潦倒的家庭。

拉娜的母亲(谢丽尔的外祖母)有11个兄弟姐妹,出生于阿肯色州的一个农家。16岁时,她和一名年长自己6岁的金发男子私奔。这个金发男子除了是一名矿工外,还是赌徒和走私犯。

一年后,拉娜(原名茱莉亚·简)出生。幼年时,家中也有过温情时刻,拉娜的父亲有时会在晚饭后打开唱机,和母亲一起唱歌跳舞,还会把小拉娜放在椅子上,教她简单的舞步。

(5岁的拉娜)

但总体来看,这是一个极不稳定的家庭,母亲经常带着拉娜离家出走。到她七岁时,父母离婚了,在旧金山做美容师的母亲将拉娜送去寄养家庭,和母亲的朋友或熟人住在一起。母亲每周工作80个小时来养活自己和女儿。

在寄养家庭里,拉娜经历了两年糟糕的生活。母亲到访前,她会被养父母威胁“你妈妈来了,把你的臭嘴闭上”,否则会换来更多的殴打。直到母亲发现拉娜身上有棍棒殴打造成的擦痕和伤口,才把她带回旧金山。

在拉娜9岁时,她的父亲在一次赌博后,把赢来的钱塞在左脚袜子里,结果在回家路上遇到抢劫,被殴打致死,案件始终没有侦破。父亲去世后,母亲依然独自抚养拉娜,拉娜被放到各个寄养家庭生活。父亲的死对拉娜打击很大,很多年后,她依然对父亲曾经给她的温暖念念不忘。

虽然生活困顿,拉娜却出落得非常动人,“一头浓密的红发,灰色的眼睛,微微翘起的嘴唇,白皙的皮肤,以及比例完美的身材”。

当她15岁在好莱坞高中就读时,有一家好莱坞小报的出版商在汽水店发现了拉娜(有传闻她当时在吸食可卡因,但另一说法是她是在帽子店被发现的),自此,她的美貌被世人熟知,名字也被改成了富有异域风情的拉娜·特纳。

进入华纳兄弟娱乐公司后,拉娜第一个为世人熟知的角色,是悬疑片《永志不忘》里的穿着紧身针织衫的女孩。拉娜身材曼妙(在宣传时,被制片公司称为“胸部发达的女郎”),在此后一段时间里,她一直被称为“毛衣女孩”,但她本人很讨厌这个称呼。

(拉娜在电影《永志不忘》中的角色)

她先后签约华纳兄弟娱乐公司和米高梅电影公司,搭档过包括克拉克·盖博、英格丽·褒曼和罗伯特·泰勒在内的一线明星,还在1958年凭借爱情影片《冷暖人间》获第30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提名,事业发展得比较顺利。女儿谢丽尔后来谈起她的从影经历,称呼她为“米高梅皇后”。她是二战时著名的招贴画女孩(pinup girl),曾被绘制在美军飞机上。

但拉娜的情路混乱而坎坷,在数段明确的婚恋关系外,她还有无法数清的情人。她长期酗酒,几次酒精中毒。她曾对记者说,“除非和一个人爱恋,否则我会孤独痛苦”。

或许幼年经历让拉娜急切地寻求安全感,她进入影视圈不久后,和明星律师包泽有了情感纠葛,因为包泽送给她一枚钻戒,她认为对方要跟她结婚。但此时的包泽,正身陷与另一位大明星琼·克劳馥的恋情。

(琼·克劳馥)

琼也是个狠角色,听说包泽与拉娜的事后,找到拉娜,劝她放弃包泽(我们之后会讲一讲这位女星的精彩人生和与养女的一地鸡毛),包泽因此砸了琼的车。但最终,包泽还是没有选择拉娜。到1940年,黯然神伤的拉娜为了报复包泽,嫁给音乐家阿蒂·萧,当时她只有19岁,潦草的婚姻在7个月后就终结了。

(阿蒂·萧)

21岁时,拉娜又结识了烟草商史蒂夫·克兰,史蒂夫曾试图成为演员却无果。三周后,二人就在拉斯维加斯闪婚了。即使米高梅的老板梅耶警告拉娜,此人很可能是个骗子,拉娜依然怀孕了。

怀孕后,拉娜发现史蒂夫已有家室,盛怒下将他赶出家门。史蒂夫以自杀相胁,并与原配光速离婚。拉娜选择了复婚,并生下她的独女谢丽尔·克兰,因为她的Rh阴性血,她没能再孕育出其他孩子(现在医学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史蒂夫、拉娜和婴儿谢丽尔)

谢丽尔出生于1943年,在她一岁时,她才第一次得到和母亲拉娜独处的机会。因为保姆休假,拉娜不得不亲自给谢丽尔洗澡。

在自传中,拉娜回忆了这次相处。与一个全身涂满肥皂的滑溜婴儿较劲令人恼火,她说,在不知不觉中,烦躁的自己扼住了婴儿谢丽尔的喉咙。在她回过神之后,她把谢丽尔放在桌子上,并紧紧抱住了她。“谢丽尔,我不是要掐死你”,在拉娜的讲述中,她这样对谢丽尔说,而婴儿谢丽尔对她笑了。

(拉娜和谢丽尔)

谢丽尔后来也回忆了童年时与母亲的相处,她将这些记忆中的会面称为“作秀”。在镜头前,她与明星母亲看似亲密地拥抱,但其实没有实际的肌肤接触,亲吻时嘴唇也不会相碰。母亲总不时小声提醒她不要碰坏自己漂亮的发型,不要损坏涂抹完美的口红(“Cheryl, my hair, my makeup”)。

(与谢丽尔的每张合影,拉娜都妆容精致)

史蒂夫和拉娜复婚后很快又离婚了,谢丽尔主要跟随外祖母长大,平时也有保姆和家庭教师一起照顾。她很直接地描述过自己童年的状态——缺爱,但她喜欢自己的妈妈,认为她有趣而美丽

谢丽尔五岁时,拉娜与一名叫做托平的富商结婚了。托平以一枚放在红酒中的15克拉钻戒求婚成功。

童年时的谢丽尔和托平建立了一种不稳固的“父女”关系,她称呼托平为爸爸(Papa),为生父史蒂夫保留了爹地(Daddy)的称呼。但托平不是什么慈父,谢丽尔的生父史蒂夫在巴黎曾遭遇严重车祸,托平冷酷地告诉谢丽尔,她的“爹地”已经死了。

史蒂夫和谢丽尔的关系一直不错,在后来几次突发事件中,谢丽尔都第一时间给她的爹地打了电话,可想而知托平的做法对一个孩子来说伤害有多大。

托平有明显的暴力倾向,谢丽尔曾两次看到他鞭打或摔打家里的小狗。他和拉娜的冷战更是家常便饭。后来,拉娜决定和托平离婚,她的表现很激烈,不仅吞下安眠药,还用剪刀挑断了手腕的两块肌腱尝试自杀。

但与之后拉娜的伴侣相比,对谢丽尔来说,托平可能已经算是不错的一个“继父”。在托平之后,拉娜的男友,二流演员费尔南多·拉马斯,曾当着不满10岁的谢丽尔的面裸露自己。而伟岸的“人猿泰山”扮演者巴克,拉娜的其中一任丈夫,在多次骚扰后,强暴了谢丽尔

(巴克与拉娜)

谢丽尔发育地很早,在十岁出头时,就几乎和母亲一样高了。事件是逐步升级的。起初,巴克假借“向女儿传授有关男人的知识是父亲职责”,强迫谢丽尔观看他自慰。

尔后某一天晚上,巴克潜入谢丽尔的卧室,强暴了她,并威胁她不许告诉别人,否则“他们会把你送到一个叫少年感化院的地方”,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谢丽尔不敢告诉别人,因为她相信巴克的话。她后来提起此事说,孩子总是信任大人的(children believe adults)。

(拉娜和巴克一起带谢丽尔去意大利)

在之后的两年里,巴克强奸了她十几次,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会在与拉娜和谢丽尔共处一室时,趁拉娜不注意,动手动脚,甚至抓谢丽尔的下体。谢丽尔后来说,她一直期待母亲可以当场发现,好阻止巴克。这些行为,甚至在拉娜因流产手术回家休养期间,都没有停止。

谢丽尔出于恐惧一直不敢将他的行为告诉别人,直到后来因为上寄宿学校,悄悄告诉了自己的同学,才知道巴克的行为属于强奸,而少年感化院也并非那么恐怖。在下一次她回家,巴克试图侵犯她时,谢丽尔用学到的知识试图反抗,却换来升级的暴力行为。巴克扇了她耳光,扼住她的喉咙,毫不留情地强暴了她。

(中为巴克,最右为拉娜,左二似乎就是谢丽尔,她望向母亲)

回到寄宿学校后,谢丽尔将巴克的行为告诉了自己信任的外祖母。外祖母带着谢丽尔去找了拉娜,但拉娜起初并不相信,直到女儿讲述了大量细节后,拉娜才开始相信,并计划离开巴克。

这次分手同样充满戏剧性。当天晚上,拉娜用枪指着巴克的头,巴克醒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拉娜让他滚出去。巴克说:“不管你的女儿跟你说了什么,她在撒谎。”拉娜没有提及谢丽尔,巴克的话反而证明了他的心虚。

知道真相的第二天,拉娜开车载着谢丽尔离开。巴克拉住车门试图阻止,拉娜开车拖着他走了一段,然后急刹车甩开他,开走了。

但是,在拉娜交到新男友后,一次醉酒时,拉娜指责女儿勾引了自己的新男友,甚至勾引了巴克,并因此掌掴女儿。这可能是她之前深埋于心的猜测。

谢丽尔对此感觉到无助和崩溃,为了捍卫自己的名声,和母亲大吵过后,她在返校路上决定离家出走。她彻夜未归,并因此被关进了少年感化院。母亲接回她之后,她去拉娜的卧室偷走了大量安眠药,想要在母亲回来时服药威胁她。但没等拉娜回来,谢丽尔就睡着了,拉娜回来后取走了药片,这场少女的自杀威胁总算平安度过。

此事发生时,谢丽尔的父亲史蒂夫刚好因为一场手术躺在医院,谢丽尔后来说,他后来得知此事非常生气,如果他当时知道,可能会冲去杀了巴克。

拉娜很快又交往了新男友,有黑帮背景的约翰尼·斯通潘纳托,谢丽尔形容他有一种“油腔滑调的英俊”,但是“是妈妈的菜”。

约翰尼曾加入海军陆战队,并在中国服役,他的第一任妻子是他在天津驻扎期间结识的。他1946年在中国退役,带着妻子回到伍德斯托克,1949年时与这任妻子离婚。

约翰尼凭借频繁的关心和昂贵的礼物俘获了拉娜的心,他对谢丽尔也很好,送她昂贵的小马来取悦情人的女儿。拉娜当时不知道约翰尼从哪里得到她的号码,但后来据媒体报道,约翰尼还收集了其他好几位好莱坞女星的电话。

这位黑帮成员显然不是什么善茬,过没几个月,两人就开始频频发生冲突然后又和好,约翰尼对拉娜几次有暴力行为。拉娜后来说,在交往期间,约翰尼还给她下药并拍摄了她的裸照,可能是准备用作勒索。起初,谢丽尔并不知道约翰尼对妈妈的所作所为。

在交往期间,拉娜要与肖恩·康奈利合作一部新影片《春梦留痕》,但约翰尼希望她能出演自己出资并执导的影片。在听到拉娜与肖恩有染的传闻后,约翰尼攻击和羞辱了拉娜,甚至劫走了拉娜的车,闯进摄影棚掐住拉娜的脖子,还持枪威胁肖恩,却当场被肖恩打倒在地,并赶出摄影棚。

这场屈辱的对决加剧了约翰尼对拉娜的愤怒,他有一次差点用枕头闷死拉娜,直到被听到尖叫的女仆发觉。

两人短暂分手后的圣诞节,是谢丽尔陪母亲度过的。她后来将这段时间称为两人“最快乐的时光”。她不知道的是,此前母亲已经跟约翰尼吵翻,但此时正跟约翰尼恢复联系,并很快重归于好。

1958年,对拉娜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在这一年3月,她因影片《冷暖人间》提名了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虽未获奖,依然是莫大殊荣和事业助益。但在颁奖礼8天后,女儿谢丽尔杀死了男友约翰尼,给她本来就有些混乱的公众形象又增加了一抹血腥气。

因为考虑到约翰尼公众形象欠佳,拉娜并未邀请他参加3月份的颁奖礼,只带了母亲和女儿参加。

4月4日,约翰尼因为未被邀请,感到屈辱,造访了母女的住所。

约翰尼与拉娜大吵一架,屋里回荡着尖叫和抽泣,伴随着砸碎的满地玻璃杯,让之前对母亲和约翰尼的纠葛不甚清楚的谢丽尔惊呆了。过了一阵子,拉娜下楼找到谢丽尔,给她讲了约翰尼对她的种种所作所为,讲述了她无法把约翰尼赶出去,也无法摆脱他。谢丽尔认为拉娜应该报警,但是身为明星的拉娜无法对公众公开这些,否则她的事业可能会被毁灭,她还问自己的女儿,“宝贝,我到底该怎么做。你会帮我,对吗?”聊到最后,拉娜对女儿说,你待在你的房间里,我一定要摆脱他。

晚上大约8点钟,两人一如既往地激烈争吵,拉娜还得知约翰尼和她交往时谎报年龄。他只有33岁,却谎报自己43岁。38岁的拉娜认为,这暗示了自己已经年老色衰,所以只能倒贴小白脸,所以非常生气。

在另一个房间开着电视、试图做家庭作业的谢丽尔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她走上楼去,想敲开房门,制止争吵,但拉娜大声要她回房间去,说约翰尼就要离开了。

约翰尼没有离开,谢丽尔听到他威胁拉娜,说会把她毁容,让她再也不能工作,会剁碎她,还会找人做掉她的母亲和小孩。后来她说,听到约翰尼威胁要毁掉母亲的脸,令还是个孩子的她非常恐惧,因为这关乎母亲的事业(很可能童年时母亲总强调不要碰花的她的妆容这件事,让谢丽尔有根深蒂固的印象)。

谢丽尔走向厨房,拿了一把刀,她认为母亲需要保护

谢丽尔在2012年又回忆了案发时的情形,她说自己拿着刀走到母亲门前,但完全没有意识到要做什么。这时房门突然开了,她看到约翰尼向她冲来,还举起了双手似乎要袭击她,她举起了刀,然后他刚好撞在刀上。约翰尼看着她,说道:“天哪,谢丽尔,你做了什么?!”

混乱中,谢丽尔把刀丢在桌子上,给自己的父亲史蒂夫打了电话,他很快赶到。拉娜则叫来了医生,给约翰尼注射了肾上腺素,但医生依然无力回天,又叫来了救护车,也通知了警方。约翰尼当场死亡,随后的尸检显示,他的死亡是由穿透肝脏、门静脉和主动脉的刀伤造成的。很多年后,史蒂夫说谢丽尔当时曾希望能去太平间看约翰尼,但他拒绝了她。

当时负责处理事件的警局局长事后说,案发后拉娜请求他,“拜托,让我说是我做的。”

4月5日凌晨,谢丽尔在比佛利山庄警局自首。闻风而来的媒体已经“像秃鹰一样聚集在外面”。谢丽尔随后被拘留在青少年拘留中心。

4月7日,举行了一次青少年拘留前听证会,谢丽尔的母亲拉娜、外祖母和父亲出席了听证会。拉娜试图以外祖母的监护为条件,先保释谢丽尔,被法庭拒绝,谢丽尔被继续拘留。

4月11日,再一次召开了听证会。约翰尼一名叫做斯蒂芬的朋友主动要求作证,他声称谢丽尔迷恋约翰尼,而且嫉妒母亲,所以在争吵中杀死了约翰尼。但法庭驳回了他出庭作证的请求。有媒体报道称,整场听证会的亮点,是拉娜发表证词。女演员的出场让在场的人都安静下来,她脱下一只手套后,深吸一口气,陈述了现场状况。

“我朝卧室门走去,他就跟在我后面。我把卧室门打开,我女儿也进来了。我发誓一切都太快了,我想她是用刀刺了他的胃,但我一直没发现那把刀。”她还详细描述了约翰尼的最后时刻,包括他发出的可怕的喘息。

记者评论,她的表现非常焦虑,几乎崩溃。说完证词后,拉娜泪流满面的回到律师身边。

证词陈述一共进行了4小时,后续又进行了大约25分钟的审议。陪审团认为,谢丽尔是出于防卫目的杀人

4月24日,再次进行了少年法庭听证会。谢丽尔被判定无罪,并由外祖母监护。她被要求在父母陪同下定期去看精神科医生。

(出席听证会的谢丽尔和拉娜)

谢丽尔被无罪释放后,她的父亲告诉记者,他将和拉娜争夺女儿的监护权。这场监护权争夺令谢丽尔非常苦恼,她无法拒绝父亲或母亲,她后来说,如果她拒绝父亲,将会伤害他,但她如果拒绝母亲,她认为会毁灭她。所以她只好选择了自己的外祖母。(这在少女心中,可能同样是一种对母亲的保护。)

有媒体在事后发布了措辞严厉的文章,认为拉娜“在抚养孩子时,过于缺乏道德敏感性”,“不配做母亲”,“谢丽尔不是未成年犯罪者,拉娜才是”。还有媒体认为,拉娜在庭上的表现是一种表演,她“扮演了她最戏剧化和最有效的角色”。此时,正值拉娜的一部新电影在上映,票房惨淡,评论也乏善可陈。

当时有传闻称,捅死约翰尼的实际上是拉娜,谢丽尔只是为母亲顶罪,所以这个案件在当时被一些舆论称为,“绝望任性的母亲被她忠诚的女儿救了”,但谢丽尔多次否认了这种说法。在拉娜去世后,她在Larry King的访谈中再次否认,她说既然母亲已经去世,若是拉娜做的,她也没必要隐瞒,但确实不是。

另外,谢丽尔在被捕初期,曾给出过一份供词,称在她把刀刺进约翰尼的身体时,约翰尼已经披上夹克和衬衣准备离开。但她后来又否认了这份证词,改称当时她认为约翰尼是要攻击拉娜。

有一些人不认同法庭的裁决,一位学者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一个死去的人为他自己的死亡承担罪责。陪审团认为,约翰尼只是走得离刀子太近了。”

拉娜的演艺生涯并没有因为血案而终结,有人称拉娜的私生活是一个伦理与悬念兼备,剧情绝妙的剧本,确实如此,好莱坞永远知道怎么利用现成的故事。1959年,编剧结合拉娜前一年牵涉的案件,改编出了电影《模仿生活》。这是一部悬疑影片,拉娜饰演的母亲因为专注于事业,和女儿沟通不佳,后来母女俩爱上了同一个男人。

拉娜除了片酬外,还会收到50%票房利润,她赚到了200万美元,创下当时的女演员收入之最。不过,在这部影片大获成功后,拉娜的事业就逐渐走上下坡路。

后来,莎朗·斯通评价拉娜说,“拉娜·特纳的生活是好莱坞最精彩的故事之一,我见过她,也非常喜欢她,我们相处的很愉快,她全身上下每一寸都透露着巨星风采,非常了不起 。”

但对于因为母亲犯下血案的谢丽尔来说,成为“故事”的一部分,可能是一种更为复杂的体验。

惨案发生之后,谢丽尔被送到洛杉矶一处疗养院做精神治疗,但6周后她就和另外两个女孩翻墙逃走。她给父亲打电话后,再次被送回疗养院。5周后,她又和两个女孩出逃,随后再一次被送回。因为担心约翰尼惨案给她带来的阴影,她从这所疗养院离开后,还曾被拉娜送到另一所精神疗养机构。

谢丽尔后来频频参加各种派对,她形容这来自于她的基因,因为母亲拉娜也热衷于参加派对。在这个阶段,她的人生似乎要逐渐走向失控。

1970年,谢丽尔曾因在汽车后座上放有三株半熟的大麻植物被洛杉矶警方拘留过一次。她后来承认自己曾经被毒品围绕,其中包括海洛因。

高中毕业后,身材高挑的她开始在洛杉矶的几家女装店担任模特。

后来,她开始在父亲名叫LUAU餐厅工作,这是罗迪欧大道上很时髦的一个地标。她后来说,餐厅的工作让她摆脱了害羞和孤僻,在人群中的工作,让她意识到,人并不可怕(“they wouldn't bite me”),这份工作改变了她的人生。

当过一阵子女招待之后,谢丽尔决定从事餐饮业,在康奈尔大学学习了一年酒店管理。

1971年,在一次宴会上,马龙·白兰度介绍谢丽尔与模特乔伊斯·勒罗伊相识。谢丽尔说自己6岁时就感觉到,自己会对女孩心动。在后来漫长的岁月中,她认为拉娜对此心知肚明,但从未提及。

在和乔伊斯相恋后的一天晚上,谢丽尔对乔伊斯讲述了她杀死约翰尼的事,乔伊斯打断了她,并温柔地告诉她:“谢丽尔,我认为你保护妈妈是非常高尚且勇敢的。”谢丽尔被震撼了,在此之前,心理医生、家人和朋友,从未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谢丽尔和乔伊斯搬了几次家,她后来还从事过房产经济工作。但她们始终相伴。

(乔伊斯与谢丽尔,网上关于她们的照片并不多见)

在1988年,谢丽尔出版名叫《绕道:好莱坞故事》(Detour: A Hollywood Story)的回忆录后,母女俩首次直面了这个问题。

这本书中记录了拉娜的前夫巴克对谢丽尔的性侵犯,和其他一些前夫对她的骚扰。拉娜问谢丽尔,“所以这(谢丽尔是同性恋)并不是我造成的?不是因为受环境影响?”

当谢丽尔说出否定答案后,她看到拉娜如释重负。这本书也成为当年的畅销书。

后来,拉娜对外宣称,她将谢丽尔的伴侣乔伊斯视作第二个女儿。

1995年,拉娜因喉癌在家中平静地去世,谢丽尔陪伴母亲走了最后一程。

谢丽尔和乔伊斯共同继承了她的一些私人物品以及五万美元。拉娜的遗产估值大约170万美元,她将大部分遗产都留给了陪伴她45年的女佣卡门。谢丽尔曾经质疑过遗嘱,但卡门宣称,大部分的遗产都被用作遗嘱认证费用、法律费用和对拉娜的医疗费用。

1998年,谢丽尔罹患乳腺癌,但后来治愈。2014年,谢丽尔和乔伊斯结婚,她们已经在一起超过40年。

除了《绕道》外,谢丽尔在2008年出版了第二本回忆录《拉娜:回忆、神话、电影》。她还出版过三本小写虚构作品《坏人总是死两次》《模仿死亡》《死与美》(都富有悬疑色彩,可能这也是谢丽尔的创作母题)。

在那个女性仍然是男性附属品的时代,好莱坞女星有远超一般人的赚钱能力,但她们最引人注目的,依然不是专业能力,而是美貌和绯闻。她们也更容易被别有用心的男性盯上。

拉娜常常因为男人的花言巧语和贵重礼物而接受对方的追求,即使她身为巨星并不缺钱,或许她认为这是爱的表现。她重复陷入快速坠入情网,闪婚,发现问题陷入激烈冲突,然后又分离的模式。

拉娜曾在晚年时说,“我梦想有一个丈夫和七个孩子,现实却反了过来。”

拉娜的经济条件毫无疑问是优越的,与她自己的母亲形成了鲜明对比。但女儿谢丽尔似乎依然没有从中获得拉娜年幼时未曾获得的东西:稳定感和爱。

谢丽尔的人生出现过短暂的脱轨,但没有一路失控。她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事业,有了长期稳定的伴侣。

这个故事令我心情非常复杂,让我想起今年wapi曾经参与过宣发直播的国内影片《兔子暴力》。故事也讲述了一个女儿为保护母亲而做出极端行为的故事,这里先不剧透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复制链接,回看当时wapi参与的直播。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拉娜绝对不是一个好母亲,但谢丽尔在提到她时,依然充满感情,她爱自己的妈妈,拉娜在女儿眼中充满魅力。但谢丽尔同时也数次提到,在她眼中,母亲的任何举动都有表演成分。

谢丽尔认为,在血案发生的当天,母亲说着“宝贝,你会帮我吗”向自己求助时,“她这是在演了一出漂亮的大特写——现在如果按了快门,这就是照片了。我心里堵得难受,因为我相信她正在危险中。但是,我心里的一个声音却在说,她在这一刻的所作所为有80%都是逢场作戏,银幕艺术已经渗入她的生活。”她认为拉娜总是在生活和工作中利用家人、男朋友和工作人员来解决疑难事务,自己并不担负责任。

有媒体把谢丽尔的《绕道》一书,称为“一个富有力量的好莱坞恐怖故事”。谢丽尔为何最终能走出这个恐怖故事的阴影?(我们曾分析过一个人是否一定会复制父母的关系模式,点击查看)虽然拉娜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母亲,但在几次突发事件中,她都维护了自己的女儿(虽然事件也是因她而起)。父亲和外祖母的支持,也给了谢丽尔很多力量。

对于谢丽尔是拉拉这件事,她说父母亲和外祖母,都没有给她压力,这对她很重要,她因此可以出柜。她说,“秘密会摧毁一个人,无论是什么秘密。”

常有人说,如果经济条件不允许,绝对不能生孩子来让ta“受苦”,但抛开经济条件,我觉得更应该思考的是,你的人格条件准备好了吗?在成为父母亲之前,你是否有充足的责任感,建立了自己比较稳定的人格地基,能承托住另一个小生命?

而你若是不幸有不够成熟的父母,度过痛苦的童年,能否汲取生命中出现过的温暖,靠自己攀爬出人生黑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