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车水马龙:南京都市圈之过车的界和流水的界,哪个更难跨越?

subtitle
南京都市观察 2021-10-19 11:03

前段时间,“乒乓迷”应该都知道这件事:许昕当选亚乒联副主席。别的联赛不说,就说乒乓球联赛,亚洲的地位绝对是不可撼动的中心。所以,这个亚乒联副主席的含金量还是很高的。

NO.1 |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起1990年出生的许昕就很有意思了,作为江苏徐州人,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被推荐去了江苏体校进行训练;然而在2003年的时候却进了上海省队,这就暴露了上海作为江苏隐形省会的身份。

说完许昕,就不得不说另一位名气甚至更大一些的马龙了。很多球迷都希望马龙在退役后,能成为一名乒乓球教练。甚至慢慢培养还能接任刘国梁曾经担任过的国家队主教练的班。相较于演而优则导,优秀的运动员去做主教练明显更自然些。

跑题了?没,我们接着聊。说完马龙,大家还能想到什么呢?给个提示:跳出乒乓球这个话题。这样一来,相信不少朋友想到的就是成语——“车水马龙”了。

说起“车水马龙”,与南京还有着密切的关系。据了解,成语“车水马龙”出自南朝·宋·范晔的《后汉书·明德马皇后纪》。

此外,同样是定都南京的南唐,其后主李煜的《望江南》词中也有使用:“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似龙。”

什么?还是有点跑题?别急,这不聊到南京了吗?南京都市圈马上就来!

说起车和马,我们就会想到南京都市圈这两处关注度很高的市界,他们分别是:

NO.2 |

宁句之间的路界

宁句之间的界线很多,比如上图这里。

但是,很多人可能不清楚,其实宁句在这里的分界线应该是东西走向的122省道,而不是南北走向的界线。

为什么说122省道是宁句之间的真实分界线呢?我们来看看这个。

防疫期间,宁句之间除了在1处设置检查卡点外,在2处也设置了检查卡点。也就是说,经过卡点1就可以前往3,但居住在3处的人们想要去往句容城区,必须经过卡点2。所以,有网友戏称3是南京在句容的“特区”。

作为“特区”,想要跨过122省道前往黄梅老镇区域或者乘坐在建的宁句城际黄梅站,必须要绕一个大弯。当然,也有不少人图省事穿越车流不息的省道。为此,句容方面还在此处安装了记录超速的摄像头。但,这毕竟治标不治本。

就在122省道北侧开发了10多年之后,这个问题才算解决。

据了解,为了配合宁句城际黄梅站的建设和运营,122省道前期建设过街天桥,远期规划设置路口并实现平改立

近日,这个过街天桥彷佛是积累了十多年的力气无处使一样,一口气迎来了中标公告和开工。

这座天桥通车后,对面的两个小区才算进入地铁站步行5分钟区域。否则,恐怕开车5分钟都不止。

黄梅站旁边过车的界很难跨越,南京都市圈还有一处流水的界,同样也很难跨越。

NO.3 | 叁

宁滁之间的河界

简单梳理了一下滁州(来安)与南京的边界,从清流河汇入滁河的河口出发,到皂河汇入滁河的河口为止,这中间宁滁之间以滁河为界。这段的直线距离为20公里左右,曲线距离28公里左右,只有两条像样的过河通道:宁洛高速和104国道通道。当然,在宁洛高速旁边还有一条小桥(新头桥),作为界桥,滁州境内接滁六线(S435),南京境内叫仪新线(X305)。

跨河的难度比公路难多了,我们以国道104跨滁河大桥为例。

去年10月已经实现半幅通车,另外半幅还要再等一等。有网友爆料称最快将于今年年底前通车,具体通车时间还是要以官方为准。

过河和过江很类似,通道都很难。比104国道跨越滁河的大桥还难的,是这座桥:黑扎营。

黑扎营大桥之所以难,是因为这里不仅是过河公路通道,同时还是轨道交通(宁滁城际)过河通道,最终实现顶山—汊河的跨界对接。

通俗一点讲,这是一座公铁两用过河通道,显得很高大上吧?据悉,黑扎营大桥在宁滁城际跨河走廊的东侧,且很有可能会同时建设(至少是预留)。

黑扎营跨河大桥不仅难度大,重要性也强。在今年7月公布的《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规划“十四五”实施方案》中,就提到了黑扎营大桥。后面,就看宁滁城际南京段的进度如何了。

NO.4 | 肆

过车的界和流水的界,都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只要奔着“车水马龙”这个目标去规划和发展,趋势的力量就很难被阻挡,一切也都将变得简单起来。否则,一块牌子都可能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