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冲上热搜的55岁洛丽塔阿姨帮2000残疾人改鞋,通过爱好帮助他人,网友:太暖心了

subtitle
婚姻与家庭 2021-10-19 09:54

近日,55岁的上海阿姨谢传琴走红网络。让她冲上热搜的原因,不仅是Lo娘(把洛丽塔裙当成日常服饰来穿的姑娘)这一特殊身份,还有她帮助2000多名残疾人走上“平等之路”的感人故事,以及勇敢做自己的强大内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 焦晓辉

2021年6月下旬被央视网报道后,谢传琴上了微博热搜,热门话题“55岁Lo娘帮2000残疾人改鞋”的阅读量很快超过1.4亿,关于她的新闻报道一时间铺天盖地。非主流?爱心人士?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7月21日,记者采访了谢传琴。

为残疾人改鞋,让他们带着美丽的心情走路

今年55岁的谢传琴开着一家网店,主要销售鞋子。之所以帮残疾人改鞋,缘于2013年一位顾客的求助。

那年2月,谢传琴收到一位新顾客的求助:“可否定做双一只高一只低的鞋?”谢传琴回复“可以”。

没多久,顾客来上海出差,找到了谢传琴。原来,几年前,他不幸遭遇车祸,左膝盖以下全部断掉,接上假肢后左小腿骨短了一截。因为买不到合适的鞋子,他只能用纸板在布鞋里垫厚3厘米,再用轮胎剪一个鞋底。看起来很狼狈,却是他能做到的最大体面。他找过很多店铺改鞋,但是因为改鞋太麻烦又不赚钱,且改鞋底需要专业工具,所以没有人接单。

俗话说,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自己最清楚。每天穿这样的鞋子,有说不出来的难受,生活也变得没滋没味,没有奔头。

谢传琴一丝不苟地给顾客量两腿的长度,反复测量几次,她才最终确定两只鞋子的高低差3厘米。这种量身定制的高低鞋不仅高度不同,宽窄也有差别,无法使用机器批量生产,只能手工制作。制版、打磨、粘贴……这样一双鞋,师傅要做3个小时左右。

穿上这双精致、舒服的高低鞋,顾客很开心,赞叹道:“踩在平地上的感觉太舒服了!”

谢传琴觉得,能够帮助残疾人舒适平等地走路,其实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因为他们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鞋,一直左右高度不等地走路,久而久之健康的腿也会变形。

从那天起,谢传琴就在网店页面上放了一个“美鞋换底改跟高”的链接,帮助残疾人改鞋底,还专门安排了一位师傅负责。顾客可以放心地去别的店铺买自己喜欢的鞋子,然后交给他们来改成合适的鞋底。

有时候,别人来她店里定制高低鞋,她反而劝他们直接拿自己的鞋来加工鞋底。因为,她店里一双新鞋定价三四百元,而加工鞋底除了运费,只要一百元成本费。

如果遇到家境特别困难的顾客,谢传琴就会免费为其改鞋。但她一再和记者强调,这种情况并不多,千万别把她写得多伟大,她平时改鞋是收成本费的。她解释说:“免费的事情做不长久。做好事,最关键的是力所能及,对别人尽力表达善意。就好比我不会游泳,看见有人落水,就不管不顾地跳水去救,结果非但没把人救上来,还得让别人来救我。”

所以,她认为帮残疾人改鞋只是举手之劳,“这个故事很简单啊,别人需要,我刚好可以提供,这不是很小的事情吗?”

8年来,谢传琴已经帮助2000多名残疾人改鞋。很多老顾客,每年会寄几双甚至十几双鞋子过来,师傅改好后再寄回去。如果改得不合适,免费给他们做新的。很多人因此跟谢传琴成了朋友,常和她聊聊心里话。有的说,走在平整的路面上不再跛行,感觉自信阳光了很多,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55岁的谢传琴仿佛暖阳一般,自信而无私地将爱传递给残疾朋友们。但是她也曾经身处困境,看不见人生的希望,背负家庭的重担在黑暗中踽踽独行。

她照顾了所有家人,唯独疏忽了自己

谢传琴出生在扬州农村,是家中长姐,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双胞胎妹妹。两个妹妹8岁那年,因重感冒引发肾病,需要长期吃药治疗,致使原本贫困的家更加捉襟见肘。

当时,谢传琴正在读小学,每学期一元钱的学费,父母都拿不出来。常常是半学期已过,她还欠着学费。一次,老师让她回家拿钱,不然就“搬着板凳回家,不要来上课了”。

谢传琴很倔强,真就搬着凳子回家了。她成绩不错又乖巧,老师喜欢她,后来又叫她回校继续上学。

1979年,谢传琴读到初一,学费增加到一元五角。读不起书,她索性辍学去县城打工,决定换一种活法。不久,乡下招工,工钱一天三角钱,她做了一线工人,每天从早上7:30工作到晚上9:00,中途除了吃饭上厕所,没有时间休息。年复一年的手工工作,让她的手上爬满了老茧。

1988年,经亲戚帮忙,21岁的谢传琴去了一家台资企业上班。下班后,她读夜校、学习电脑知识、泡图书馆、学开车,抓住一切可能的学习机会,一路跌跌撞撞地提升自己,用一笔笔辛苦打工的钱,帮衬父母,给妹妹买药治病。但后来妹妹还是离开了人世。

二十出头的年纪,就经历过亲人的生离死别,让她觉得结婚并不是人生的必选项,她只想抓住看得见的东西,独立和强大自己。

但面对家人的催婚,她还是妥协了。28岁那年,她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台湾男人一城。一城彬彬有礼,她对他印象不错,然后两人走进了婚姻。

婚后,夫妻俩一起合开了一家鞋底加工厂。13岁就出来闯荡的谢传琴,有着一股韧劲儿。彼时,国家刚改革开放,财富属于敢闯敢拼的人。鞋底厂运作越来越顺利,生活也一点点富足起来。之后,他们有了儿子和女儿。

但此时,一城却膨胀了。他经常出入洗头房、洗脚店,跟别的女人暧昧,搞婚外恋。谢传琴跟他闹过、吵过,但大男子主义的一城,认为男人在外逢场作戏没有什么大不了。为了让孩子们有个完整的家,谢传琴选择了妥协,没跟一城离婚。但感情就像一张储蓄卡,支取得越多,感情资产就越少。从此,谢传琴的婚姻如同鸡肋,两人感情渐行渐远。

2006年,一城在别人的怂恿下,把鞋底厂升级成制鞋厂。鞋底厂顺风顺水做了10年,让他忽视了不同产品制作周期的差异,两个月才能交货的订单,却和对方签下半个月的交货期。结果,工厂陷入无法按期交货的死循环,鞋厂因违约亏损了180万元。

谢传琴不得不把2400平方米的工厂转让出去,赔偿客户的损失。就在这时,她的身体出了状况。医生告知,她得了乳腺癌。从来都是以“要强”示人的谢传琴,难过得流下眼泪。

彼时,谢传琴的儿子读小学,女儿上幼儿园,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们怎么办?她看透了一城,一个不断出轨还爱赌博的男人,对家庭是没有责任感的。果然,知道谢传琴患病后,一城一脸淡漠,没有一丁点关心,仿佛她只是一个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万幸,医院是误诊,谢传琴没有患乳腺癌。但这次经历让她明白一个道理:“既然坐的是小板凳,后面没有靠背,那我就靠自己,逼自己精神思想上独立强大,活出一个全新的自己。”

经历这事后,谢传琴打定主意要离婚。两人签了离婚协议书,正准备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时,一城却中风了。婚不仅没离成,她还给他看病、请护工、出生活费。骨子里的“责任心”,不容许自己对他不闻不问。孩子们还小,不懂得成人世界的感情问题,她不想让孩子们觉得,“爸爸生病了,妈妈就把爸爸扔掉了”。

关闭工厂时,一家日本订购商还欠厂里100万元货款,其定制的一批厚底圆头松糕鞋就没出货。谢传琴在家门口租了一个小商铺,尝试把它们卖出去,但鲜有人问津。

没有时间忧伤,让自己重新活一次

2007年的一天,一个年轻女孩来店铺买鞋。她告诉谢传琴,自己常去小商品市场批发小百货,再通过网络把东西销往全国各地。这个信息给谢传琴打开了思路,她也开了一家网店卖鞋。在40岁这年,重新创业。

没想到,这批松糕鞋在网上卖得特别好,“当时,国内的洛丽塔风格开始兴起,喜欢洛丽塔文化的人不少,相关的网店却不多,竞争压力小。网店开了一个月,除去工人工资,盈利3000元。”

此时,谢传琴似乎看到了未来的前景和努力的方向。之后,她又重招工人、设计师,专做厚底的松糕鞋和高跟演出鞋在网上销售。

为节约开支,谢传琴一人扛下网店运营、管理、后勤的工作。每天一早,她先把当天要做的订单发给工人,然后在电脑前接单,回复顾客咨询的问题,给工人做午饭;下午打包发快递,打理店铺;晚上上架货品,统计销售数量。每天从早上7点一直工作到凌晨两点,“我把网店经营得越来越好,挺欣慰。但我忙得连哭的时间都没有。”

2008年的一天,一位顾客给谢传琴发来几张照片。照片中,年轻的女孩穿着洛丽塔裙子,笑容阳光明媚。“好美!”谢传琴由衷赞叹起来。这个女孩是一名洛丽塔文化爱好者,发图给谢传琴,请她帮忙搭配合适的鞋子。

女孩问谢传琴:“你是小姐姐吗?”

谢传琴乐了:“我是小姐姐的妈。”

“可是阿姨,我感觉你也喜欢洛丽塔裙。”

女孩的话,一下拨动了谢传琴的心弦。从13岁工作至今,她总是要求自己努力工作、不断自我成长。她照顾了所有家人,唯独忘记了照顾自己。从没静下心来问一问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她确实喜欢这种软萌风的少女裙,她的心里住着一个13岁的少女,也渴望变得美丽可爱。

很快,谢传琴买来一件蓝白相间的洛丽塔裙穿上,画上淡妆,扎起高高的马尾。站在镜前,她有一瞬间的恍惚:穿上洛丽塔裙的她,既可爱又温婉,与之前女汉子的形象判若两人,至少年轻了5岁。她拽着裙角翩翩起舞,已经太久没这么快乐了。

那天,她就穿着这条洛丽塔裙出门买菜。风轻轻吹拂她的头发和裙子,她感觉整个人都飘逸起来,脚步也似乎变得轻盈许多,那种感觉特别好。

一路上,邻居、路人、商贩,一直用好奇的目光打量她,她选择视而不见。一个熟人调侃说:“真漂亮,今年18岁,明年16岁。”谢传琴只是微微一笑。此时,她的内心已经强大到不惧别人的眼光和评价,让自己重新活一遍最重要。心中有阳光,满目皆彩虹,“我喜欢释放善意,向别人微笑。比如这个人瞪眼看你,你笑一下,是不是他也会回你一个笑脸?”

之后,谢传琴买来各式各样的洛丽塔裙,洛丽塔裙逐渐成了她的日常服饰,她也成了一位Lo娘。Lo裙,是指洛丽塔风格的裙子,以软萌少女、宫廷娃娃为特色的服饰(简称洛丽塔裙);Lo娘,是指把Lo裙当成日常服饰来穿的姑娘。

2021年7月21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谢传琴穿着一身纯白色的洛丽塔长裙、黑色松糕凉鞋。高高的马尾辫与红润的脸色相映,没有违和感。在她家二楼主卧的衣柜里,挂着二三十件带着荷叶边、蝴蝶结的洛丽塔裙,鞋架上摆放着70多双用来搭配的松糕鞋。

“儿子和女儿都很支持我穿洛丽塔裙。他们说,只要我开心就好。特别是我儿子,总是建议我买嫩一些的洛丽塔裙,说穿上显得更年轻,就像他的姐姐一样。”谢传琴爽朗地笑着。

谢传琴的女儿今年大学毕业准备考研。儿子大学毕业后,一边在法国餐厅学习西餐制作,一边在学习维修飞机,正在寻找未来的方向。因为疫情,他们从去年至今一直和爸爸生活在台湾。

谢传琴很喜欢一首诗,她说,自己前半生很多经历都浓缩在其中:

错把陈醋当成墨,

写尽半生纸上酸。

更怕醋墨两相没,

半生苦涩半生酸。

醋磨过了糖相伴,

生酸已尽余甘甜。

人生苦忆途增憾,

笑看红尘纸上墨。

火爆全网后,谢传琴却没有趁机推销自己的店铺,反而打算今年退休,让徒弟们接手她的工作,“高低鞋改制会永久做下去,希望受此影响,越来越多的人也参与到这样的公益中来。”她说,自己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忙碌了半生,现在的人生,只属于她自己。

(文中一城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