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乡情故事:那夜我倒在了姐夫温暖的怀抱里

subtitle
甜蜜婶子 2021-10-19 09:4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姐姐和我的命运咋就这么苦呀!我的娘家在50公里外的大山深处,奶奶去世的早,母亲去世时,姐姐九岁,我六岁,哥哥十二岁。家里只有爷爷爸爸和我们兄妹仨,缺吃少穿,比较贫困。哥哥早就不读书了,姐姐也在小学三年级未读完就辍学了,在家做起了家务。我们都穿着别人送的宽大衣服,冬天姐姐的两只手被冷水冻得像面包似的,脸上时不时的还抹着锅灰。

我小学毕业考上了初中,初中要去十五公里外的镇上就读,道路崎岖,路途遥远,那年我十五岁也不得不辍学回家帮姐姐干家务活。姐姐十八岁时跟着哥哥出外打工去了。打工中姐姐认识了姐夫,一对善良淳朴的年轻人走到了一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姐夫家在50公里外的川道上,土地肥沃,交通便利,条件较好。姐夫心地善良为人实在,乐于助人,在村子里人缘颇好。姐夫家所在村庄不大,大约有一百多囗人,一条县道穿村而过。姐夫家只有公公和姐夫两人,种了四亩庄稼。闲时姐夫出外打工,忙时回家,日子过得倒也温馨,结婚后,他们育有一儿一女,都上了小学。姐姐公公去世时,凭姐夫的好人缘一下子待了五十多席客人,花了不少钱。姐姐在村里打点零工,以维持家用。她每天下午都在学校放学前回家给孩子做饭。1994年冬季的一天下午,姐夫打工回来在家看孩子,姐姐去她打工的老板家领工钱,六点走的晚上十点还没回来。冬天里天黑得早,姐夫把孩子托付给邻家人,自己去找。姐姐打工的那位老板告诉姐夫,姐姐早就回去了,可就是找不到,最后在县道上找到了姐姐,她被汽车撞了,躺在公路上。汽车从她的胯部压过,满地是血,奄奄一息,被紧急送往医院,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一星期,最终未能挽回姐姐的性命。好在报案后,经公安人员全力侦破找到了肇事者。肇事者穷得只有一辆破车,赔偿的钱不够医药费,只得让他去坐牢。姐姐刚结婚那时,牵线搭桥给我在他们村找一婆家,男方是一代课教师,每月几十元钱工资,种了三亩稻田,无父无母。当时姐姐想着,姐妹俩一个村东一个村西,相距不到三百米,相互有个照应。由于丈夫身体瘦弱,经常呆在学校,我们家大事小事,地里活,姐姐和姐夫没少帮忙,干完他家干我家,非常辛苦。

丈夫1995年时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一查肝癌晚期,住了一个多月医院就没命了,给我留下年仅五岁的女儿。住院期间,姐夫抽空跑前跑后,悉心照顾,尽管他家困难,还通过亲戚朋友给我借钱借物。那时正值秋收大忙,他找朋友帮忙,收了他家庄稼又收我家庄稼。后来我回家去,家里的稻谷弄的干干净净,摆放得整整齐齐。不到两个月,丈夫的病急剧恶化,那年阴历十月二十,病魔寺走了年仅36岁丈夫的生命。在姐夫的张落下,村友们按照当地风俗送埋了丈夫。

在送埋丈夫的那几天里,哥哥嫂子也从50公里外赶来帮忙。送埋完丈夫当天,哥嫂就回去了,家里还有八十多岁的老娘需要照管。埋人那天家里乱糟糟的,桌子板凳摆了一院子,锅上,案上瓢碗酒具摆了一河滩。

我和姐夫收拾着,整理着,一下子弄到晚上十二点多,三个孩子早已在客厅睡着了。整理完毕,简单吃过后,姐夫想叫醒两个孩子要回家去,我一把拉住姐夫,一者夜已深了,二者刚离开丈夫我有点怕。孩子们睡在客厅,我顺势倒在客厅的沙发上,让姐夫睡在客厅旁的房子里。看到姐夫走进房间坐在床边,我也跟了进去。灯光下,我仔细一看,姐夫几个月来为我们家干这干那跑前跑后,脸都瘦了一圈,我的泪水止不住倾泻下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姐夫那温暖的怀抱里。为了姐姐的两个孩子,也为了我的孩子,为了两个家庭,我和姐夫决定走到一起,共同撑起我们的两个家。于是两个月后正值春节,在村干部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我们举办了简单的婚礼,成为夫妻。(图片均来自网络 ,与文章无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