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广西小伙,从月薪1500到身家过亿,建别墅、买600万豪车,凭啥?

subtitle
朱小鹿 2021-10-19 08:36

前段时间,各大平台网红被处理,曾经火遍全网的“郭老师”也倒下了。

然而,有这么一位网红,粉丝千万,身价上亿,买600万豪车,建豪宅别墅,却没有被举报,反而被央视点名表扬。

2020年,他还被评为“全网十大优秀青年”,央视专门为他拍了一段宣传视频。

他就是广西第一网红:许华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何同是网红,他就有这种待遇呢?他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故事?

1993年,许华升出生在广西昭平县一个小山村,出生没多久,父母离婚,他就跟着爷爷一起生活。

两人住在砖瓦房,一到下雨天就漏水,夏天他们家就成了老鼠的聚集地,睡觉的时候,许华升经常被老鼠咬东西的声音吵醒。

后来,那房子实在住不了,许华升和爷爷才搬到堂哥家住。

虽然穷,但许华升特别有志气,上小学那会,成绩一直是班上前几名,经常被老师表扬。

每次,许华升最怕开家长会,爷爷因为年事已高,无法走太远的路,所以许华升的“家长会”一直是空白的。

在其他同学眼里,许华升是“没爸没妈养的狗崽”,跟他们不一样,经常聚在一起欺负他。

渐渐地,许华升对读书也没了兴趣,一心只想出去打工赚钱。

于是,13岁时,许华升辍学,跟着堂哥出门打工,当时的他还很天真,他告诉爷爷,“我要去外面割钱回来养你”。

然而,到了社会,才知道没有学历,只配吃苦。

许华升先是摆地摊,但摆了几天,也没见一个人来买,所以他又跑去卖炒粉,结果他的炒粉勉勉强强能吃,但算不上好吃,自然被同行比下去。

折腾了一年,许华升听堂哥说,进入那边的工厂才能赚更多的钱。

许华升一听这话,头脑发热,马上跑去附近的皮包厂,做个流水工人,可没想到才工作了半天,许华升就被经理轰出来了。

因为他年纪太小了,招童工是违法的,经理可不想为了个小子冒险。

在社会处处碰壁,许华升才知学习的珍贵,那时他迷上了服装设计,想报班学习,但一打听学费,许华升便打消了念头。

在堂哥的介绍下,许华升进入一家网吧当网管,一边打工一边上网自学服装设计。

没钱租房子,许华升只能“四海为家”,走到哪里睡到哪里,他常常趁保安不注意,在公园的长椅凑合一晚。

有好几次,许华升窝在网吧门口睡觉,老板怕他偷东西,不肯让他住在网吧里,每次都会亲自锁门,几次确认门锁好了,才敢回家。

许华升假意离开,躲在一旁看老板走了,他才敢回来,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铺在门口地板上,缩着身体睡觉。

有情饮水饱,那时许华升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一个姑娘,她家是做服装生意的,两人原本谈得好好的。

可女方的父母强行介入这段感情,觉得许华升没钱没房没车,一个穷鬼哪有什么出息,坚决反对女儿跟他在一起。

许华升跑到女生家里,使劲向他们证明,以后会让她过上好生活的,可一点用都没有。

吃了个闭门羹,许华升暗暗发誓,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让他们后悔。

女朋友没了,网管的活许华升也不想干了,他收拾东西离开了大城市,回到广西老家。

没想到,这次回家,却打开了许华升新的路子。

别人从外地回来,大包小包地往家里拎,可许华升两手空空,走到半路,觉得过意不去,在路边随手摘了几个野果子拿回家。

回到老家,许华升找了份工厂的活,做流水线工人,一个月下来,也只能赚1500块。

平日里,许华升还喜欢唱歌,一有压力,他就对着大山喊两嗓子,心情就舒服了。

村里哪家有婚礼,都会喊许华升过去,唱两句热热场,大排场的人家还会给许华升几百块红包,当作是唱歌的酬劳。

后来,靠接活唱歌,许华升也赚了不少钱。

正当村里的人都以为,许华升是个唱歌的好苗子,许华升来了个大拐弯,拍起了短视频。

那时,短视频远没有现在的火热,很少人知道,拍视频能搞出什么名堂,就连爷爷也让许华升,“多干正经事”。

许华升也没想什么,他拍视频只是单纯觉得好玩,并没有说想靠它来赚钱。

“我就想看看,我能为一件事坚持多久。”

许华升找来了几个朋友,啤酒一喝,就默认咱们是一伙的了,大家都愿意跟着许华升做。

他们商量过后,决定拍搞笑乡村视频。

当时,许华升还没有自己的手机,一个手机顶他一个月工资。

没钱买手机,那就去二手市场淘旧的、能拍照、可以摄像的手机。

不会拍摄,也不会剪辑,许华升就跑去县上的网吧学习。

朋友们只负责出镜,有个朋友拿手机拍摄,其余的剧本设计、剪辑、出镜都是许华升一人做。

许华升周一至周六,都需要打工,只有晚上和周日才会有时间。

每天晚上,工作到8点下班,许华升吃完饭就要窝在房间里,开始构思视频内容,从什么镜头切入,又从哪里说台词、表情动作应该怎么样,许华升全部都要考虑。

许华升逼着自己,写完剧本才能睡觉,不然第二天要请兄弟喝酒,这是他怕自己偷懒,为自己设下的“惩罚”。

周日拍完视频,剪辑完成,许华升也只能等晚上下班,跑到网吧,把视频发上网。

但那时手机普及率还不高,很少人会关注到这些小视频,许华升的视频发到网上后,就没了动静。

但许华升没有放弃,他继续在网上发布视频,收到的点赞寥寥无几。

老看着一口不能生水的井,有谁能忍受得了?朋友们看视频没有任何反响,都陆陆续续退出了团队,不跟着许华升瞎掺和。

有人嫌弃许华升的穷,也总有人赏识他的才华,女生吴静婷第一次见许华升,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

两人在工作时,常常眉来眼去,碰撞出许多火花。

碍于女生面子,吴静婷一直等着许华升开口,戳破他们这层关系。

然而,许华升迟迟不告白,他这次谨慎了,他想要等自己闯出一番事业,再有底气去追求吴静婷。

两人磨磨唧唧了两年,吴静婷沉不住气了,她知道许华升的顾虑,主动跟他说,“钱我们可以一起挣,我不怕你穷,只怕你花花肠子。”

在吴静婷的推动下,两人终于在一起了,吴静婷知道拍视频是许华升的爱好,即使无收益,她也鼓励许华升继续拍,让他别放弃。

虽说吴静婷一直在支持许华升,但对许华升来说,她还算不上真正意义的“贵人”,他的“贵人”很快就来了。

后来,黄汝富在大城市待不下去,也回到了老家,他与许华升一商量,就决定合伙拍情景小短剧。

黄汝富的鬼点子比较多,他总能在日常琐事中找到搞笑的一面,把它融入视频里。

由于拍摄的需要,许华升在视频里称黄汝富为“老表”,特别有广西味道。

2011年,两人在优ku里发布了一条自导自演的搞笑视频,成功地引起大家关注,之后推出了小短剧《追债》更是让许华升一炮走红。

真正让许华升走红的是,2012年许华升在网上唱的那首歌《跟我返广西》。

虽然作曲不是他本人,唱功也没有很专业,但歌词写满了离乡打工人的辛酸:

“外面打工生活真系无眼看,天未亮就要起身,刷牙用洗衣粉,加餐白菜煎蛋样样都要两文……”

从那之后,许华升为自己定位为“音乐人”,在网上既发布搞笑视频,也出自己的单曲。

许华升搞笑视频里,最受欢迎的还是,他与爷爷搭档拍的视频。

两人浓浓的本地口音,搞笑幽默的讲话方式,以及爷爷普通的穿着,让观看视频的人都觉得亲切。

慢慢地,许华升积攒了不少粉丝,后来,迎来了短视频风潮,许华升无疑比别人先走了一大步,自然在短视频的风口上,混得风生水起。

很快,他入驻某音,粉丝早已过千万,人称“广西第一网红”。

在别人还在摸索如何拍摄短视频时,许华升已经靠短视频盈利,接收广告,与品牌商合作,打造属于自己的IP。

许华升赚到人生第一桶金后,他花200万买了辆阿斯顿马丁,据说这辆车上挂着两块车牌。

因为许华升有时需要到香港出差,挂上双色牌照便于驾驶通行。

随着发展越来越好,许华升的团队也逐渐壮大起来,分工愈发细致,许华升也开了自己的传媒公司,身价过亿。

阿斯顿马丁没买多久,许华升又斥资600万,提了一辆劳斯莱斯回家,带着爷爷兜风。

他还为爷爷买了一套新房,可爷爷只喜欢住在乡下瓦房。

许华升还在老家举办了一场演唱会,演唱他的成名曲,台下掌声不断。

许华升名利双收,简直就是人生赢家,羡煞旁人。

走红的许华升,也没有忘本,经历过世间的苦,所以极其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赚到钱后,许华升斥资百万为家乡修路灯,他小时候上学,家里离学校特别远,他每次回家都需要两个多小时,如果天黑了,他看不清路,只能摸黑找回家的方向。

那时候,他就在想,如果将来自己有能力了,一定要装上一排排路灯。

后来,他又为广东怀集七坑村捐太阳能路灯,将自己所收到的粉丝礼物,全部捐给贫困山区。

在赚钱的时候,许华升也不忘做慈善,疫情期间,他还向武汉捐赠2000万。

这几年他所做的慈善数额已达3000万,被央视点名表扬,评为“全网十大优秀青年”。

这与那些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的网红相比,许华升显然更值得追捧。

赚到了钱,建别墅买豪车之后,许华升的负面新闻也随之出现了。

有人说他炫富,买了车就经常开车出来兜风,炫耀他那阿斯顿马丁、劳斯莱斯。

可没人知道,他的副驾驶座一直是爷爷,他之所以经常开着车出来,是想带着爷爷看看外面的世界。

也有人说他视频内容低俗,根本不值得大力宣传,但如果将他的视频与同领域的人相比,会发现,视频背景音乐大部分是许华升原创。

这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原创的最大价值,让许华升做到了独特性。

网友不仅操心许华升的作风,还极其关注他的感情生活。

许华升与女朋友分分合合几年,吴静婷也常在许华升视频里客串,但两人迟迟没公布结婚喜讯,让人不得不猜想,两人感情是否走到尽头。

也许是迫于压力,去年许华升公布了婚期,承诺将在今年年底完婚,计划摆酒席1000桌。

但不知道今年的许华升,还能否履行承诺,顺利在今年年底完婚?

因为在前不久传出消息,许华升仅运行了一年的公司,突然惨遭大幅度裁员,业绩急速下滑,情况很不明朗。

800万的公司,不到9个月就亏损了几千万,恐怕连许华升本人也没想到。

有消息称,从今年6月开始,许华升的公司几乎没什么人了,只剩下几个员工,公司非常冷清。

许华升似乎还在硬扛着,为了挽救局面,他开始进军螺蛳粉界,推出自己的螺蛳粉品牌。

短视频最大的获益来自于直播卖货,在这种情况下,许华升依然没有打破“开直播,不卖货”的承诺,仍安心地拍视频,一般开直播只是跟粉丝聊聊天,一起唱唱歌。

许华升是否能力挽狂澜,挽回颜面,全看他的毅力。

现在反过来看,许华升的成功,不仅仅是因为站在短视频的风口上,更重要的是,他提前察觉到短视频的“可利性”。

在其他人都没注意到短视频时,许华升已经悄悄进入视频领域,在那里摩拳擦掌,修炼自己的拍摄风格、剪辑能力。

在其他人终于感受到风来时,许华升已经站到了领域的前沿,并借助这股风,一跃而起,成为千万博主。

某音

几百万的合作,几千场活动,主动找上门来,然而其他同行只能苦苦寻找资源,与别人竞争合作资格。

这在经济学上,就叫“头部效应”。

在一个系统里,头部品牌吸引力大概占40%,第二名是20%,第三名是7%到10%,其他的占剩下的30%。

那40%往往是领域的一两个大佬独享,第二三名享受的人大概一百人左右,其他人只能挤破头,去抢夺剩下的30%。

而成为头部,一点点小突破就能给他带来极大的正向反馈,带来更多的名声、利益,从而将他推向更高的头部。

等风来的人是最沉得住气的,追赶风的人是最勇敢的,而提前感知到风,并马上掌舵出海的人,才是最聪明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