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大毕业的父亲被女儿网上公开辱骂,谁更可恶?谁有心理问题?

subtitle
晴日心理何日辉 2021-10-18 19:03

本文章节:

01、北大父亲被女儿公开辱骂

02、不当家庭教育埋下的根源

03、该父亲也缺乏自我反省意识和能力

04、这女孩会有什么“下场”?

01、北大父亲被女儿公开辱骂

最近,一则“女留学生称生活费不足,发帖辱骂、网暴父亲”的话题引发网络热议。

一名上海女孩祁某在网上发帖,称父亲多次不顾自己的意愿,强硬干预自己的学业,还弄死了自己的宠物。

后来,祁某去了西班牙留学。她称父亲曾答应出4年的学费,但很快就要求自己减少开销,甚至还对她大打出手,拒绝向她提供生活费和学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祁某在网上发帖控诉父亲,图片来源于网络

根据祁某提供的父女二人聊天记录显示,祁某认为自己花钱是买必需品,而且并没有收到父亲及时的汇款。但父亲认为女儿每个月都超出了约定的1万元生活费额度,他的工资难以承受,要求女儿要学会自立、节省。

两人最终聊得不欢而散,女儿在网上骂父亲是“恶心玩意”、“无情家暴”“迫害亲生女儿”。祁某还曾经在网上骂母亲是“疯母猪”“瘟猪”。

祁某在网上辱骂自己的父母,图片来源于网络

还有网友说,去年曾引起一小波热议的“女留学生去酒店隔离的路上跳车逃跑”事件,那名女留学生就是祁某。

相关报道截图

很快,网友们就扒出了这名女孩叫做祁林,她的父亲叫做祁和忠,是北大学子,网传是上海财联社主编,写过多篇有影响力的财经报道。事实上,是祁林亲自公开了父亲的姓名、电话号码和职务,目的就是希望父亲受到网暴。

可祁林没想到的是,她发帖之后,大部分人指责的不是她爸,而是她本人。

尤其是成年人网友,他们非常同情父亲祁和忠,认为他省吃俭用供女儿出国,这孩子不但不感恩、不珍惜,花钱大手大脚,还公开辱骂父母,简直是个“白眼狼”。

有的网友还劝她爸及时止损,及时断绝父女关系,让她自生自灭。

也有小部分网友认为,女孩出格行为的背后其实是家庭教育问题,女儿这么偏激,父母的教育方式估计有很大的问题,“养不教父之过,这个父亲自食其果”。

很快,一篇疑似父亲祁和忠的回应文章出现在网络上。文章作者自称是祁林的父亲,他承认自己因为个人经历和观念问题,曾经“刚愎自用、暴烈脾气”,在女儿小时候对其采取粗暴教育。

那时,他经常打骂女儿,逼迫她学习,稍有不满意就暴跳如雷,让女儿担惊受怕、吃了不少苦,“犯过不尊重孩子天性的错误,把自己的主观意愿强加到祁林身上”。他说,这是孩子长大后他才意识到的。

不过,回应长文里没有正面回应祁林指责他的具体事件,比如留学生活费不足、害死女儿的宠物、在公众场合对她大打出手、声称不再出钱供她上学等。

02、不当家庭教育埋下的根源

很多网友不明白,这个叫祁林的女孩为什么会这么仇视父母。

也有很多网友不明白,祁和忠到底在家庭教育上做错了什么,导致女儿用这么极端的行为与他发生冲突。

如果我们对这对父女之间的巨大矛盾认识得不够深入,就很容易光从道德层面去指责其中一方。尤其对这名女孩来说,巨大舆论压力有可能压垮她的精神心理,令其继发重度抑郁症或其他精神心理障碍。

当然,我们不是说这名女孩的行为和态度没有问题。事实上,她的问题很大。

可根据我们多年的多学科诊疗模式(MDT),尤其是大量深度催眠下创伤修复的临床心理干预经验,我们对很多仇视父母、甚至扬言要杀死父母的青少年、年轻人进行过深度心理干预,发现他们这种人格确实主要源于不当的家庭教育方式。

而且,指责他们不但没有用,反而会加重他们对于父母、甚至对社会的愤怒,导致其人格偏离更加严重,继发严重的精神心理障碍,最后导致家庭悲剧、甚至社会悲剧。

如果父母想积极、真正地解决问题,必须理解孩子精神心理问题的形成过程、心理根源,采取更加科学、正确的应对方式。

那么祁林到底有什么问题?她爸祁和忠又有什么问题?

第一,从精神医学的角度来看,祁林很可能患有偏执型人格障碍。

她目前的表现符合人格障碍的3个特征:完全缺乏自我反省能力,一味指责父母,不反省自己有何不当之处;缺乏同理心,难以体会父母的辛劳付出和痛心;行为超出社会规范,公开辱骂、网暴父母。

如果去年那个拒绝隔离、跳车逃跑新闻的人真的是她,那更加印证了她具备这3个人格障碍的特征。

第二,她的人格偏离主要源于粗暴的家庭教育方式,还可能有其他因素。

祁和忠说,他虽然很爱女儿,但在女儿小时候他的教育方式非常严厉、粗暴,经常打骂,逼迫孩子学习,动不动就暴跳如雷。祁林说他弄死了自己的宠物,在公众场合对自己大打出手,这很有可能是真的,对祁林造成了巨大的心理伤害。

也就是说,父亲的不当教育对祁林造成了大量的叠加性心理创伤,祁林从小就出现了敏感、多疑、易怒、容易把别人的好意当坏意的偏执型人格。

与此同时,祁和忠虽然对女儿的学习严厉,但可能在生活方面比较溺爱、疼爱,所以女儿逐渐形成了父母对自己的供养是理所当然的。

而且,祁和忠与妻子对女儿造成叠加性心理创伤时,可能只是一味地指责、贬低,从没有正确、积极地引导女儿理性反省自己的不足,为什么会惹父母生气。

从这个角度来看,祁和忠在当时也是严重缺乏自我反省意识和能力的,他一味责备孩子,他自己也没有做好反省自身不足的示范。

所以祁林从小遭受大量叠加性心理创伤,性格敏感多疑,父母又不懂得言传身教,她越来越缺乏自我反省能力,遇事外归因,指责他人,从偏执型人格逐渐发展为偏执型人格改变。

而有这种人格偏离的人往往不懂得理性地与他人相处,常常认为别人针对、排挤自己,容易发生人际冲突。所以不排除祁林在求学过程中,也遭受过来自同学、老师或社会上的叠加性心理创伤。

当然,祁林在这些冲突中肯定也有不足,但从她的主观感受来说,她也受到了很多伤害。再加上父母和她仍然不断发生冲突,祁林逐渐由偏执型人格改变发展到偏执型人格障碍,进一步丧失了自我反省能力,言行举止更加偏激。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她用这么极端的方式辱骂父亲,对父亲有如此咬牙切齿般的仇恨。

从她贴出与父亲的聊天记录来看,父亲对她说的话语气平和,并没有明显的指责之意,只是希望她能更加节约、自立。但祁林完全从负面角度去理解,认为父亲故意和她吵架,不顾她的死活。

换言之,无论祁和忠说什么、做什么,祁林都会从负面角度去解读。祁林的偏执型人格障碍是引发父女冲突的重要原因。

另外,祁和忠从小逼迫祁林学习,祁林又形成了敏感多疑的性格,容易与人发生冲突,她可能很早就出现了一定的情绪问题,然后导致了严重的学习障碍。

这使她在国内的成绩一直不太好,转而选择了出国留学。至于留学过程中为何又回国考试、是否是父亲强硬要求,祁和忠并未正面回应。

总之,祁林在国外有过一段留学经历,这是事实。她很可能受到一些西方文化或思想的影响,比如“父亲对她的打骂已经达到了家暴的程度”“家暴是一种犯罪,在西方国家是要严惩家暴者的”。

这会加深她对父亲的愤怒,也令她开始对国内社会、甚至祖国人民产生厌恶和排斥,认为国内的法律不完善,国内的人野蛮、没文化,进一步强化了叠加性心理创伤,令其偏执型人格障碍更加严重。

所以,网友说她就是那个隔离时尝试逃跑的人,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一点都不奇怪。

2020年03月,一名归国女子在去酒店隔离的路上跳车逃跑,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曾经干预过一个案例,也是年轻女孩。患者的父亲从小对其粗暴对待,暴怒时曾经使劲扇女儿耳光,最严重那一次还拿了把刀架在女儿脖子上,说要砍死她。总之对女儿造成过无数的叠加性心理创伤。

这患者后来去了国外读书,罹患了精神心理障碍。她在国外接受心理咨询时,心理咨询师得知父亲曾经的行为后十分震惊,说这种行为在西方看来是严重的家暴,是犯罪,是可以报警把他抓起来的。

患者感到无比的愤怒,更加认定自己就是因为父亲的迫害、虐待才变成现在的样子。她在接受我们心理干预的前期严重缺乏自我反省能力,对父亲非常愤怒,还一个劲地问我是不是可以报警,利用家暴法让警察把父亲抓起来。

当得知国内家暴法才颁布不久,无法对多年前的粗暴家庭教育行为追责时,她更加生气了,指责国内社会落后、没文化,盲目崇拜欧美文化,还说既然法律惩罚不了恶人,那她就自己杀死父亲,思想非常偏执。

祁林的成长经历和心理变化过程,很可能就与这名患者类似。她不但遭受了叠加性心理创伤,严重的外归因,缺乏自我反省能力,还受到了西方文化的影响,对国内社会和传统家庭教育产生了不理性的认知。

03、该父亲也缺乏自我反省意识和能力

而父亲祁和忠,他不仅有家庭教育的问题,也有人格上的问题,不过他自己可能还没有深入地觉察。

祁和忠自称51岁,也就是生于70年代。那是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他说自己生长于苏北农村,非常贫穷,从小学到大学都经常挨饿。

我也从贫穷的农村长大,完全能够体会这个父亲在成长时期的苦。他不但挨饿、挨冻,可能还因为贫穷而遭到同学、同村人的冷嘲热讽和歧视;那时的父母更不懂科学教育,可能对他又打又骂,或者忙于生计对其忽视。

总之,祁和忠在成长时肯定也遭受过叠加性心理创伤,他也敏感多疑,容易把别人的好意当坏意,并因贫穷而感到自卑。

祁和忠,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祁和忠把所有的压力变成学习的动力,加上自己天资聪颖,学习成绩很好,那个年代出生能考上北大的人,比现在的北大学子更难得,可谓是凤毛麟角。他肯定受到过不少大人的过度夸奖,比如老师、父母、亲戚等等,学习好是他自信的唯一来源,也是他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这导致他在学生时代一方面比较自卑,但一方面又有点自负,瞧不起别人,并更加铆足了劲学习。

后来他考上了北大,毕业后又在财经媒体中取得不俗的成就,担任国内知名财经媒体的主编。祁和忠的学习和事业能力确实很强,这也进一步强化了他的自负,认为自己从一个农村娃打拼到大城市非常不易,也非常了不起。

在这过程中,他也形成了偏执型人格障碍,也敏感、易怒,严重缺乏自我反省能力,在家庭教育中固执、偏执、自以为是,将自己的经验奉为圭臬,根本没有意识尊重、理解女儿,仍用陈旧、落后的家庭方式不断对孩子施压。

祁和忠,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样的男性其实非常常见。很多青少年精神心理障碍患者的父亲自身很成功,成长经历很励志,但在家庭教育中非常偏执,严重缺乏自我反省意识和能力,对孩子和妻子都造成巨大的伤害。

当然,从客观来说,祁和忠发现女儿达不到自己的期待,与自己频频发生冲突,他自己也是很痛苦的。从他的主观角度来看,女儿祁林也对他也造成了叠加性心理创伤。

所以,当女儿一再与他顶撞,违背其意愿时,他的心理创伤也会被大量激活,情绪、行为也会失控,在公众场合打骂女儿,甚至真的可能弄死了女儿的宠物,并说过一些再也不提供女儿学费、生活费的气话。

祁和忠说自己从2015年开始信仰了基督教,并“获得了新生”“学会了反思和检讨”。他感到痛苦、压抑、困惑,然后从宗教上寻找答案和慰藉,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是很多人信仰宗教的目的之一。

在教会里,他可以向教友、神父倾诉和求助,可以从诵读经文中得到平静和领悟,还可以向他信仰的主忏悔。从科学精神心理学的角度上看,这确实有助于部分修复他的心理创伤,令其情绪更平稳,增强他的自我反省意识和能力。

她的女儿在网上辱骂他,他的回应文章里整体语气平和,没有像以前那样暴跳如雷,可以说信教对他自己的帮助是比较大的。

可是,信教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他和女儿的冲突,他也未能深入地认识到女儿和自己的问题所在,更不知道如何修复女儿的心理创伤,修复两人的关系。

虽然他现在有一定自我反省意识和能力了,但因为缺乏科学的精神心理学知识,他的自我反省仍是有限的,仍有一点偏执型人格障碍,只不过比之前已经减轻了。

04、这女孩会有什么“下场”?

对于网上的吃瓜群众来说,这件事与他们没有实质性联系。网友也就看看热闹,发表下评论罢了,很快就会把焦点转移到下一个热议话题。

可对于祁和忠父女来说,这是一次重大的冲突,而且是公开化的矛盾。

现在大量网友谴责女儿祁林,有些话骂得非常难听。这很可能会强化她对父母的愤怒,以及她对中国社会、国民的厌恶和愤怒,偏执型人格障碍进一步加重。

而祁和忠作为知名财经媒体的主编,他也会遭受很多来自于同事、上司、家人和社会的压力。虽然他有宗教信仰,可能可以缓冲一下,但不一定能完全修复这次事件带来的心理冲击。

如果这对父女的关系继续朝负性方向发展,两人的叠加性心理创伤和人格异常都得不到缓解,他们两人都有可能继发抑郁症或双相情感障碍。

尤其是女儿祁林,她会认为父亲和国内网友不断迫害自己,自己又没有能力独立和改变现实,进而对生活和未来感到绝望,继发重度抑郁发作。如果她去看精神科,很多大夫很可能会认为她对父亲狂怒、辱骂的行为是躁狂发作,然后将其诊断为双相障碍。

如果情况继续恶化,祁林就有可能产生自杀行为,甚至产生弑父的想法并付诸行动,酿造悲剧。

那祁和忠该怎么解决与孩子的冲突?

首先,他要更加彻底、深刻地反省自己对女儿造成过的大量叠加性心理创伤。从他的回应来看,他现在的自我反省显然是不够的,甚至有点避重就轻、为自己寻找理由、逃避问题的感觉。

深刻地自我反省后,他要向女儿作出真诚的、具体的道歉。

当然,道歉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祁林很可能会认为父亲的道歉是假惺惺的、道貌岸然的,是为了卖惨。对于父亲在网上的回应,她很可能也是这样看待的。

祁和忠千万不要以为自己道歉了,女儿就一定会接受,或一定要接受。这只是他走出积极改变的第一步。

第二,如果祁林愿意,这对父女最好接受专业的家庭治疗。

又或者说,祁和忠最好想办法引导女儿和自己一起接受专业的家庭治疗。

在专业家庭治疗、父亲有了更深刻的自我反省的基础上,这对父女或能达成初步的和解,但完全和解在这个阶段是难以实现的。

第三,父母和祁林在一些现实问题上达成基本的共识,比如女儿学费、生活费等问题。

如果这一步做到了,女儿的学费、生活费有了较好的保障,祁和忠也学会更好地与女儿交流的话,这会大幅度减少女儿对他的愤怒和负面理解,至少能够在给女儿造成叠加性心理创伤的道路上及时止损。

说到了这里,想展开谈一下祁和忠目前与女儿交流时的一些不足。

从局外人看来,他与女儿微信聊天时语气平和,希望女儿更加独立、节约、理解他人,并解释了自己手头不宽裕、压力大。

他还给女儿发自己的晚餐图片,一碗稀粥,就着一小碟炒青菜,说“吃晚饭了”。

祁和忠的出发点是善意的,发晚餐图片可能纯粹出于分享生活点滴,也可能是借此鼓励女儿要懂得节制,不要过度追求奢侈物质。

可他没有意识到,因为遭受过来自于他的叠加性心理创伤,女儿对他始终是不耐烦的、厌恶的,一看到就产生负性情绪,然后歪曲他的本意。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的善意提醒会被女儿理解为指责、故意跟她吵架;他发送稀粥照片,会被女儿理解为故意卖惨、哭穷,找理由不给生活费。这都会激活女儿的心理创伤,加重对她的负性情绪。

所以,在女儿的心理创伤没有得到大部分的修复前,他一定要学会更加有效、有智慧的沟通方式。多从女儿的角度去理解她,关心她的难处,尽量减少从自己的角度去规劝、说教。

第四,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希望祁林能接受高效的心理干预,尤其是先修复大部分的叠加性心理创伤,然后逐步恢复自我反省能力,逆转偏执型人格障碍。

在祁林的具体心理创伤被发现和修复的同时,也能促使祁和忠和妻子知道自己究竟因为哪些事件对孩子造成了伤害,进行更加深刻的自我反省、改变和提升,接受更加深入、高效的家庭治疗。

如果祁林的偏执型人格障碍不缓解,仍然严重缺乏自我反省能力,在求学和就业过程中不断碰壁、与人发生冲突,甚至又做出一些触怒大众的出格行为的话,她很容易罹患严重的精神心理障碍。

如果一再遭受来自于外界的谴责和敌意,她的生活会寸步难行,甚至不排除其偏执型人格障碍会发展为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作出报复社会的极端行为,引发她个人、家庭、乃至社会的悲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