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郑鼎文|文庙供奉的两位圣人只见孔子却不见周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照夏商周断代工程年表,西周年表如下:
武王:公元前1046年—前1043年,在位4年
成王:前1042年—前1021年,在位22年
康王:前1020年—前996年,在位25年
昭王:前995年—前977年,在位19年
穆王:前976年—前922年,
在位55年(共王当年改元)
共王:前922年—前900年,在位23年
懿王:前899年—前892年,在位8年
孝王:前892年—前886年,在位6年
夷王:前885年—前878年,在位8年
厉王:前877年—前841年,在位37年(共和当年改元)
共和:前841年—前828年,共14年
宣王:前827年—前782年,在位46年
幽王:前781年—前771年,在位11年
从以上年表计算,西周历史为276年。在此应当指出,这276年中,有21年是比较特殊的,其中成王年幼时,周公摄政7年,后来周厉王不得人心拒绝进谏引起“国人暴动”逃离国都,其间周召共和14年。从历史事实来看,这21年也很重要。
周公姬旦在侄儿成王姬诵年幼无法直接管理国家大事的情况下以国事为重,挺身而出,代理成王处理国事,前后共7年时间。这7年周公握发吐哺礼贤下士勤于政事,尤其是东征平叛和制礼作乐,巩固了西周政权,为中国历史上的“成康之治”奠定了基础。被史家大书特书,其功德不可否定。
“国人暴动”之后在周厉王远逃山西的情况下出现的持续14年的“周召共和”,应该说也是功不可没,保证了西周政权的延续,随后还出现了为人津津乐道的“宣王中兴”。
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后来的唐玄宗李隆基,虽然也是很有作为的一代英主,却对非天子主政的这21年耿耿于怀。有着强烈权力欲的唐玄宗,作为皇帝不能容忍周公在武王逝世、成王年幼时期主政以及西周末期周厉王出奔后的“周召共和”,于是下令取消周公在文庙供奉的资格,改以孔子为主。
这一做法无疑是荒唐可笑的,显得有点小心眼儿和小家子气,既不尊重历史,也不承认周公摄政、周召共和的客观必然性和历史功绩。如果当年没有周公摄政和周召共和来延续西周命运,保证平稳过渡,那么这个政权能否避免危机而存在下去都不好说,还有什么理由来非议呢?这种皇权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极端思想真是匪夷所思,只能用心理不正常、思想扭曲来解释。就以唐玄宗本人来说,他虽然执政前期奋发有为,重用贤才,开创了永载史册的“开元之治”,但在执政后期却骄奢淫逸,刚愎自用,变成了无道昏君,竟然信任杨国忠、安禄山这些大奸臣,导致了“安史之乱”,使国力损耗殆尽,使臣民受尽苦难,他本人也仓皇出逃,从此威风扫地,名声一落千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报应吧。
由史料可以看出,“文武周公”是孔子最为推崇的人物,而文王奠基、武王定鼎、周公主政。正是由于文王武王作为君主,而周公为周朝制定了礼乐等级典章制度,使得儒家学派奉周公、孔子为宗,之后历代文庙也以周公为主祀,孔子等先贤为陪祀。
自春秋以来,周公被历代统治者和学者视为圣人。他被尊为儒学奠基人,是孔子最崇敬的古圣之一,《论语》中记载孔子言论云:“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孟子首称周公为“古圣人”,将周公与孔子并论,足见尊崇之甚。荀子以周公为大儒,在《荀子·儒效》中赞颂了周公的德才。汉朝的刘歆、王莽将《周官》改名《周礼》,认为是周公所作,是其致西周于太平盛世之业绩,将周公的地位驾于孔子之上。
唐朝的韩愈为辟佛老之说,大力宣扬儒家“道统”,提出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孟子的统序。
清人章学诚在《文史通义》中对“周孔之辨”这一问题提出了系统的观点,指出后人尊孔子弃周公并非自古而有,隋唐以前以周公为尊。他着重梳理周公和孔子在我国古代史上的地位演变,并对其中某些变化的原因进行了初步分析,其要义如下:
其一、周公和孔子都是中国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人物。
今人多只以孔子为圣人,而对周公知之甚少。实际上,周公和孔子对中华民族都是具有重大影响的。在唐玄宗之前的中国历史上,常常以周孔并称,有“周孔”之教的概念,“周孔之教,以为如鸟有翼,如鱼依水。”文庙里供奉的也是周公和孔子。《贞观政要》卷六对周公和孔子的尊称,以先圣和先师这两个称号为多。有时周公为先圣,孔子为先师;但亦有时孔子为先圣。在历史发展的不同时期,周公和孔子的地位时有变化。这与当时的政治需要和学术解读是紧密联系着的。
其二、周公有德有才且有位有权,成就了圣人之业,而孔子有德有才却无位无权,只能以传道授业为主,他曾经多年周游列国,试图说服诸侯接受他的政治主张,结果无功而返。
章学诚在《文史通义·原道》中,对“周孔之辨”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周公才是圣人,孔子只能称为先师。周公“以天纵生知之圣,而适当积古流传、道法大备之时,是以经纶制作,集千古之大成”,“创制显庸之圣,千古所同也,集大成者,周公所独也”;而孔子有德无位,没有创建制作之权,“述而不作”。周公与孔子的区别在于,“周公集群圣之大成,孔子学而尽周公之道”。关于圣和师的区别,马端临认为:“夫圣,作之者也;师,述之者也。”《文献通考》卷四十三《学校考》由于政治、文化等其他各种原因,周公和孔子的地位在历史上不同时期各有不同。
其三、周孔地位的演变情况及原因分析。
两汉时期,经学分为两大流派,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这两学派在周公和孔子的地位界定上存在较大差别。今文经崇奉孔子,称孔子为“托古改制”;古文经学家以周公为先圣,孔子为史学家,“信而好古,述而不作”。
西汉时期,今文经学为官学,“独尊儒术”是这一时期的学术主流,孔子留下的一家之言为新王朝创立大法。这时周公和孔子尚未获称先圣、先师,只是对二者都给以封号。武帝和元帝时期,对周公之后进行了封号,“初,武帝时,始封周后姬嘉为周子南君。至元帝时,尊周子南君为周承休侯。”《汉书》卷六七《梅福传》到汉成帝时期,孔子之后也开始有了封号,“昔成汤受命,列为三代,而祭祀废绝。考求其后,莫正孔吉。其封吉为殷绍嘉侯。三月,进爵为公,及周承休侯皆为公,地各百里。”《汉书》卷一〇《成帝纪》
公元八年,西汉外戚王莽篡夺帝位,一切从周公之礼,推行改制。他追封周公和孔子的后代,“封周公后公孙相如为褒鲁侯,孔子后孔均为褒成侯,奉其祀。追谥孔子曰褒成宣尼公。”《汉书》卷一二《平帝纪》王莽自比周公,对于推崇周公的古文经学也加以提拔,成为官学。东汉光武帝取消了古文经博士,古文经学又成为私学。但古文经学在士人间盛行,私学远超过官学。明帝时期,尊周公为先圣,孔子为先师,“明帝永平二年三月,上始帅群臣躬养三老、五更于辟雍,行大射之礼。郡县道行乡饮酒,于学校皆祀圣师周公孔子,牲以犬。”《后汉书》卷九四《礼仪志上》北魏时期,周公和孔子的地位有所变化。曹魏开始以孔子为先圣。“曹魏正始二年,罢周公,专祭孔子于辟雍,以颜渊为配享。”“二年春二月,帝初通《论语》,使太常以太牢祭孔子于辟雍,以颜渊配。”《三国志·魏志·三少帝纪》
此后的两晋南北朝均尊孔子为先圣。正光二年二月,孝明帝“幸国子学,讲《孝经》。三月庚午,帝幸国子学祠孔子,以颜渊配。”《魏书》卷九《肃宗孝明帝纪》北齐时期,亦延续曹魏,“以一太牢,释奠孔父,配以颜回”。《隋书》载北齐礼制,“后齐制,新立学,必释奠礼先圣先师……拜孔揖颜。”《隋书》卷九《礼仪志四》隋朝仍沿袭这一传统,“大业以前,皆孔丘为先圣,颜回为先师。”《新唐书》卷一五《礼乐五》
到了唐代,先圣先师的对象发生过复杂的变化,最终孔子的先圣地位得以确立。唐高祖时期,以周公为先圣,孔子为先师。武德二年619年,高祖下诏:“宜令有司于国子监立周公孔子庙各一所,四时致祭。”《唐会要》卷三十五《学校》后来又明确了周公为先圣的地位,“武徳中,诏释奠于太学,以周公为先圣,孔子配享。”《唐会要》卷三十五《学校》唐初高祖对先圣先师的界定,周公的地位在孔子之上。李唐王朝依靠关陇集团而建立,关陇集团在文化上信奉周公。也有学者认为,周公与孔子代表两种不同的治国理念,前者代表创业而后者重守成。唐太宗时期,大臣对周公的先圣地位提出质疑,房玄龄、朱子奢指出:“周公、尼父俱是圣人,庠序置奠,本缘夫子,故晋宋梁陈及隋大业故事,皆以孔子为先圣,颜回为先师,历代所行,古人通允。伏请停祭周公,升夫子为先圣。”《唐会要》卷三十五《学校》太宗接受奏请,改孔子为先圣,周公为先师,“贞观二年,停以周公为先圣,始立孔子庙堂于国学,以宣父为先圣,颜子为先师。”《旧唐书》卷一八九上《儒学传上》高宗永徽年间,又以周公为先圣,孔子为先师。永徽二年651年颁布《永徽令》:“改用周公为先圣,遂黜孔子为先师,颜回、邱明并为从祀。”《文献统考》卷四十三《学校考四》但是这一做法,遭到了当时朝廷以长孙无忌为代表大臣的反对。显庆二年,太尉长孙无忌等言:“故贞观以夫子为先圣,众儒为先师。且周公作礼乐,当同王者之祀。”《新唐书》卷一五《礼乐志五》髙宗显庆二年七月,礼部尚书许敬宗等议:“依今,周公为先圣,孔子为先师……周公践极,功比帝王,请配成王。以孔子为先圣。”《旧唐书》卷二四《礼仪志四》相对比太宗时期房玄龄等人,许敬宗等的言论已有所不同。他们不是拿前朝故事来否定周公为先圣,而是认为周公本为治统人物,应当在先代帝王祭祀中配享周成王,这也是唐朝治统向道统转变的标志。高宗接受了大臣的建议,确立孔子为先圣。到这一时期,唐代对孔子的身份进行了重新界定,孔子既是制作礼乐、传承先王之道的圣人,也是传教、兴教化的先师。
唐玄宗时期,取消了周公文庙供奉的资格,仍以孔子为先圣。“凡春、秋二分之月,上丁释奠于先圣孔宣父,以先师颜回配。”《唐六典》卷二十一《国子监》唐以后,宋、元、明、清各代,仍继承唐之传统,以孔子为先圣,并在称号上更添溢美。宋真宗加谥“元圣文宣王”,后有改为“至圣文宣王”。元朝再加封,曰:“先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明;后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法。所谓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仪范百王,师表万世者也。朕篡承丕绪,敬仰休风,循治古之良规,举追封之盛典。加号大成至圣文宣王,遣使阙里,祀以太牢。”《元朝典故编年考》卷六明代称孔子为“至圣先师”,清代顺治时封“大成至圣文宣先师”,康熙帝亲提“万世师表”献与孔庙。
总之,周公和孔子在我国古代史上的地位在不同时期各有差别,总的来说,隋唐以前,周公和孔子地位相当,周公为先圣时,孔子为先师;唐以后,周公地位下降,以孔子为先圣,其弟子为先师。周公和孔子地位的转变,既与当时的社会政治相关,也受当时学术环境的影响。
根据以上分析和资料引证,我以为现在新建的文庙,应该同时供奉周公和孔子。尤其在周公故里的周原大地,若有文庙或新建文庙,就应当传承优秀历史文化,尊重历史的真实,恢复固有的传统,同时供奉周公和孔子这两位大圣人。
(该文获2019年度优秀周文化研究论文一等奖,刊载于《凤鸣岐山》第20期,被中国报道网等网站转载)
文章来源:岐山周文化研究会

责任编辑:赵艳_baoji004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