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福建莆田2死3伤刑案嫌犯欧某中在山洞自杀身亡,家属:一直相信会有公道

subtitle
极目新闻 2021-10-18 18:50

极目新闻记者 谢茂

10月10日,福建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发生2死3伤的重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欧某中出逃(据10月14日极目新闻)。10月18日,有当地村民向记者证实,欧某中确实已被抓获,疑似从一处山洞中找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林村后的山坡

18日,网传消息称,“莆田上林惨案杀人嫌疑犯欧金中目前已经找到。具体是死还是活?还不确定。据说是被人从山洞里抬出来的。”

18日傍晚6时许,一位上林村村民告诉记者,欧某中确实已被抓获,是否死亡尚不确定,“从一处山洞中找到他的,距离他家不太远,就在后面的山上。”

18日傍晚,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发布通告:“2021年10月10日13时51分,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上林村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件。案发后,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导下,迅速展开现场勘查、调查取证和案犯抓捕等工作。10月18日15时许,在公安、武警围捕下,犯罪嫌疑人欧某中于平海镇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欧某中(男,55岁,平海镇上林村人)因建房用地纠纷,持刀对受害人欧某九等实施故意伤害,造成欧某九(男,78岁)、欧某英(女,55岁,欧某九儿媳)二人当场死亡,林某梅(女,83岁,欧某九妻子)、欧某群(男,34岁,欧某九孙子、欧某英儿子)、欧某轩(男,9岁,欧某九曾孙、欧某群儿子)三人受伤,上述五名受害人均系平海镇上林村人。伤者经及时救治,暂无生命危险。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受害者家

受害者一名亲属对记者表示,一直相信警方会抓到欧某中,也一定会有一个公道。

延伸阅读:

莆田命案背后:4户纠纷20年 有人拦欧某中建房时意外死亡

近日,福建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发生2死3伤的重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欧某中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此前,欧某中曾在社交平台自称在翻建房屋的过程中被邻居阻挠,遭到黑恶势力打砸,并控诉村干部不作为。10月14日,莆田警方回应称,该案件不存在涉黑涉恶情况。

实际情况比欧某中的自述更加的复杂,欧某中和包括被害人在内的3户邻居因土地、建房问题已有20多年的纠纷矛盾,村镇等多方曾介入协调,但均无完全化解矛盾。

长达20多年的纠纷,各方已经发生过多次大大小小的冲突。其中1995年,欧某中和欧某贵因旧房建设用地权权属产生争议,引发肢体冲突;2020年3月,欧某勇爷爷在阻拦欧某中建房途中意外死亡,之后欧某勇提起民事诉讼。

平海镇下属一村负责土地、村建的村干部直言,过去几年,建房问题成为农村纠纷矛盾的高发区。建房前需要邻居签字“四邻协议”,时常一些村民将其利用成刁难他人的工具。基层干部也只能介入调解,多数调解不成的只能拖着。

10月16日,秀屿区治违办专门下发了紧急通知,叫停在建的农村个人建房,对其进行安全隐患大排查。前述村干部还介绍,目前区里已经开始梳理和统计辖区内农村建房引发纠纷的情况,“希望引以为戒吧”。

10月16日,平海镇多处电线杆上张贴着通缉欧某中的告示。

4户人家的20多年建房纠纷

10月13日,莆田市秀屿区政府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嫌疑人欧某中与被害邻居欧某发三人均因土地问题产生争议地块,随后发生纠纷至今。

秀屿区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9月,嫌疑人欧某中办理了危房新建手续后,建房过程中,欧某中与邻居欧某贵、欧某勇、欧某发发生纠纷。

欧某中获批建盖新房的地块是早年间由欧某贵的哥哥所赠予,而欧某贵则认为其哥哥私自将共有土地无偿赠予欧某中,曾进行阻挠。早在1995年,欧某中盖房时,双方就曾发生肢体冲突致轻伤。

欧某贵表示,欧某中老婆跟其哥哥的老婆是姐妹,“我哥哥叫他(欧某中)回来盖房子,盖我们兄弟的地。”他说,欧某中第一次盖旧的房子,他本人就不同意,双方发生冲突。后来欧某中房子还是盖起来了。

书面材料显示,2016年2月欧某中申请旧房新建,2016年12月19日,平海镇政府审批新建150平方米。2017年9月3日,秀屿区政府审批通过。

平海镇上林村村支书欧阳銮接受媒体采访时称,2017年,欧某贵得知欧某中的新房建改申请获批后,再次提出欧某中获批的100平米土地是自己的,要求欧某中归还土地权。

欧某贵也予以证实,他说发现欧某中家的钩机进场准备施工,他过去阻扰,欧某中就停止了盖房。之后,村镇干部对双方做过两次调解,但未能调解成功。

欧某中与另一邻居欧某勇也存在土地争议的地块。欧阳銮曾介绍,二人曾因欧某中开挖其旧宅另一侧山坡发生争执,经村干部再次调解后,双方达成协议并对土地界限作出记号。但欧某中未按协议执行,破坏界限,导致双方再起争执。

10月17日,欧某勇证实,两家的纠纷也历时多年,直到2017年欧某中建房,家人和自己都曾参与过阻止。2020年3月15日,欧某勇的爷爷在阻止欧某中建房途中意外身亡,欧某勇随即对欧某中提起民事诉讼。

欧某勇说,一审法院没有认定欧某中的责任,诉讼官司一直打到省法院,现在还在打。在打官司期间,欧某中仍要建房,去年年底欧某勇也参与了一次阻止建房。村镇干部、派出所民警也曾介入进行过调解,但最终均未达成。

秀屿区政府提供给媒体的材料中称,欧某中与被害人欧某发的争议地块面积约为10平米。欧阳銮称:“2016年,欧某中家的旧房还未拆除时,欧某中就用石头将旧房西南侧围拦,进行砌坡。欧某发则认为其行为占用了自己的土地,随即引发激烈争吵。”由于双方均不认可调解方案,建房一事再被搁置。

欧某中妻子及女儿,对于欧某中和三家的纠纷未做回应。

欧某中妻子欧某香此前接受华商报采访时称,2017年的时候只有两家人阻止她家盖房,而到了2019年,另一家欧某发也出面阻止她家盖房。

欧某香称,之前找到上林村村干部及镇上的包村干部,都表示会让他们家建房,称只要在规定审批的红线范围内就行。但每当欧某香家准备施工的时候,总会有人来阻止。上级部门也安排了人员前来现场查看,也给镇上包村干部交代让其帮忙解决,但问题始终没有解决。

秀屿暂停农村建房,梳理统计辖区建房纠纷

秀屿区平海镇位于莆田平海湾,东南两面临海,下辖20个行政村,上林村是其中之一。欧某中和欧某发均是上林村人。

平海镇多个村子在山与海之间,海边也有执勤人员正在巡逻。

10月10日下午1时51分,欧某中持刀闯入欧某发家中。被害人家的监控视频显示,欧某中在1点54分离开,整个行凶时间仅3分钟,造成欧某发家2死3伤。案发后,欧某中至今不见踪影。

10月16日,进出上林村的主要路口均设置了检查岗,来往车辆均需开后备厢检查,进出村口需要持身份证,验明是当地村民才可以出行。多个路段的电线杆上贴上了对欧某中的通缉公告,同时有武警持械巡逻。

参与搜查的平海镇工作人员罗乾(化名)表示,事发地所处的地形和地貌也比较复杂,既紧临东海,又依靠着鹭峰山山林。同时考虑到欧某中在当地已经生活了多年,对当地的环境非常熟悉,也给搜寻增加难度。

主要进入上林村的通道,都设立了检查点。

罗乾说,为了防止他再一次伤人犯罪,警方采取了海陆空全方位地毯式的搜索,直升机在海平面与山林之间盘旋搜寻。他事发后就被调到前方,参与搜山。搜山人员一般十几人组成一队,然后逐个山头进行搜寻。

他介绍,目前上林村附近山都已经搜寻了一遍,仍未有欧某中的踪影。目前,当地政府已经安排人员开始对周边村落进行入户检查,防止嫌疑人躲在居民家中。同时,一些无人居住的房屋楼房,也将成为重点检查对象。

10月16日,秀屿区治违办下发《关于暂停农村个人建房施工及开展农村个人建房安全隐患大排查的紧急通知》。

通知中称,即日起,全区所有在建的农村个人建房一律暂停建设,不得施工。各镇要立即行动起来,组织人员对辖区内近期在建农村个人建房安全隐患进行大排查,做到不留盲区、不留死角、不留隐患。

通知还要求,对排查出存在安全隐患,要立即采取果断措施,消除安全隐患,杜绝安全事故发生,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同时对排查时发现的违章建设行为立即予以制止,并纳入“两违”进行严格管控。

一村干部表示,目前已经接到通知,要求对辖区内农村建房纠纷进行统计、梳理,并及时向上级上报。

目前,平海镇的农村建房已暂时被叫停。

基层干部的困惑:邻里土地纠纷何解?

陈韬(化名)是平海镇下辖村的一名村干部。在他看来,欧某中事情有一定的偶然性,这样走极端的方式不应该获得支持,但对于当地确实难以回避的是:较长一段时间以来农村建房问题已经引发了很多矛盾纠纷,或大或小,应该足够引发社会的重视。

陈韬表示,在很多莆田人的传统观念里,人生最大的三件事——“结婚、生子、盖房”。所以,盖房一直占据至关重要的地位,大宅子、新房子,不仅意味着居住条件更好,更意味着家境殷实、家族兴旺、光宗耀祖,在村子的身份与地位高人一等。

“一些人即使在外面买了商品房,全家人都已经搬走,但也一定要在农村老家的宅基地上把房子建起来。”陈韬说,在秀屿“只盖不住”的情况很常见,一些经济一般的家庭还会举债盖房,盖好后也不住就出门打工。

秀屿区当地确实不少楼房框架已经建设有些时年,但并未装修,也无人居住,房屋门口杂草丛生,外表面长出青苔。

在村里,陈韬负责农村建房手续审批,流程一般首先是户主提出申请,必须符合“一户一宅”的原则,申请理由可以是新建、扩建、危房重建等。其次,建房户主需要到村委会领取一张“村民个人建房四邻意见签字确认表”(下称“四邻协议”),需要拟建房屋正北、正南、正西、正东四面邻居户主签字通过,再由村两委包组负责人,土地、村建协管员,村主干进行签字。

农村建房四邻确认书。

四邻协议书签订后,村委会审核后再提交乡镇规划建设部门和国土资源部门,之后再上报区政府审核批准。

然而,很多建房户就卡在“四邻协议”这个起步环节。陈韬说,这是纠纷矛盾最多的环节,一些村民会趁邻居盖房开始故意不配合签字,无理取闹,甚至成为索要好处的谈判条件,“有的要点钱,有的要点菜地。”

陈韬说,有的邻居间并不是因为建房纠纷,可能是很多年前的田地、水沟、祖坟等纠纷,甚至是上一两代人的矛盾,在“四邻协议”上就是不肯签字。这种情况就很难通过村干部调解能够解决。所以就会出现争吵,甚至打架的情况。派出所民警一般只处理打架,没有打架就双方劝一下,不会介入双方纠纷中。

除此之外,有的“四邻协议”签了,甚至区政府的住房审批都下来了,邻居却反悔了。一些家庭甚至会派出家中老人,占着建房地不走,不让建设。

陈韬坦言,自己日常处理的纠纷中一半以上都由农村建房引发,所在的村子至少有几十大大小小的矛盾纠纷存在。村干部都比较无奈,也都比较困惑,遇到类似这种问题只能拖着,希望事情不要闹大。

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桂华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莆田命案事件时坦言,家务事看起来不大,实际上解决起来却十分困难。他在基层调查看到,很多民间冲突涉及上代、上上代的纠纷、矛盾和隔阂,再加上经济因素,建房纠纷很容易成为死结。

桂华认为,很多纠纷因历史遗留问题而起,在法律和事实上都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处理起来也非常麻烦。莆田事件,不是一个纯粹的法律问题,还是社会秩序问题,“很多邻里纠纷解决不了,不一定就是基层干部不作为,他们很多时候是没办法解决这类问题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57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