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41岁东北女司机,开卡车养娃,离婚后替前夫还债50万,被央视表扬

subtitle
朱小鹿 2021-10-18 15:18

隋金荣与丈夫离婚后,丈夫留了50万债务给她,还扔下两个孩子给她带。

从那之后,隋金荣没日没夜工作,在鄂尔多斯开重卡车运煤11年,一点点把那50万的负债给还清了。

在她的字典里,从没有“不能干”“不会干”这样的字眼。

为了养活孩子,还债,隋金荣一路走来,全靠自己。

她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80年,隋金荣出生在哈尔滨木兰县,在家排行老四,所以大家都叫她“四丫头”。

家里只有一个男孩子,所以父亲常把隋金荣几个姐妹当男的用。

早上四五点,父亲就会准时叫她们起床干活,一年365天,从未中断过。

隋金荣虽年纪小,但却长得最快,14岁就已经一米六七了,自然更逃不过做苦活的命。

家里有台拖拉机,平时父亲用它来犁地,上城拉活时也开着它。

当它闲下来时,父亲总让隋金荣学着开,为了让她赶快学会开车,父亲一大早就拉隋金荣起床,洗把脸就准备练车了。

那时村里人少,父亲一声令下,隋金荣必须从村西头的小路一直倒车到村东头。

稍微反应慢了一点,父亲一巴掌就呼在隋金荣脸上,越打隋金荣越出错,为了练车,隋金荣没少挨打。

学会开车后,隋金荣就成了家中的顶梁柱,每次放学回家,就要开着拖拉机,上城拉活挣钱,补贴家用。

当时,隋金荣学习还不错,好几次考到第一名,班上的尖子生嫉妒,偷偷埋伏在放学路上,围堵隋金荣。

隋金荣虽然个子高,但抵不住他们人多,经常被打得浑身是伤。

父母看到受伤的隋金荣,觉得小孩子磕磕碰碰在所难免,也没有放在心上。

由于平时没时间做作业,复习功课,越往后头,隋金荣就跟不上学习节奏,学得很吃力,于是初中毕业后就没再读书了。

那时,正是小女生爱美的年纪,隋金荣辍学之后,看到别人整个时髦的发型,她心里非常羡慕,也想学着给别人烫发。

她上城拉活时,捎了一瓶两块钱的冷烫精,学着村子的理发店,免费给邻居烫发。

后来,隋金荣爱上裁剪,当时县上有专门教裁剪的老师,隋金荣就想着去学,但学费需要50块。

父亲一听,死活不同意,“女孩子会拿剪子,将来能给娃裁两身棉裤就行了,学那么多没用的,又费钱还耽误干活儿。”

隋金荣铁了心要学,她坐在院子里一直哭,最后父亲才同意让她去,可前提是她不能耽误干活挣钱。

隋金荣学了一个月后,回家做起了生意,招收学员,手把手教学,20块保证教会。

由于隋金荣收的学费比县上便宜,所以村里的小姑娘都争着要来学。

刚开始招了5个人,赚了100块,把本钱赚回来了,隋金荣特别高兴,于是她加大力度,涨价到30块,又招了5个,又挣了一笔。

在开班教学员的同时,隋金荣还要钻着空儿去拉活,两头挣钱,父亲看到隋金荣这么能干,特别满意。

然而,好日子没过几天,父亲承包了一些建房装修的活,一天能赚几十块,就不让隋金荣干裁剪了,拉着她们几姐妹一起拉沙子,刮大白。

到外打工的人,逢年过节回家,总得拉张小凳子,坐在自家门口,吹嘘外面的世界,隋金荣听着特别喜欢。

她趁父亲不注意,拉着家里的妹妹,跑到大连的服装厂打工,可做了一个月,隋金荣就腻了。

工厂食堂顿顿白菜梆子,得蘸酱油才吃得下去,宿舍床板硬得难受,发完工资,隋金荣就溜回家了。

那时,跑车是个能赚钱的活,父亲买了辆小中巴,准备做客运生意。

隋金荣从小就觉得,会开车的人贼帅,现在家里有了车,她也想学开车、做司机。

隋金荣拿出自己的积蓄,去考了驾照,带着妹妹一起去跑车,每天三四点起床热车,然后再到处跑车,赚到的钱都要交给父亲。

那时隋金荣还没想到,她迟早会被一个会开车的男人迷了眼。

跑车这一行,基本都是男人,隋金荣放在男人圈里,就特别扎眼。

隋金荣就与一个男人相爱了,之后两人结了婚,生了孩子。

结婚那会,隋金荣的公公将家里的一辆小中巴给了他们俩,让他们自己开车赚钱,于是隋金荣老公负责开车,隋金荣当售货员。

原本日子过得还不错,但慢慢地,问题就暴露出来了。

隋金荣干苦活长大的,吃惯了苦,可老公从小娇生惯养,家里人不舍得让他干活。

两人生活在一起,都是隋金荣催着他干活,他才慢吞吞地动手,所以两人天天吵架。

后来,正好碰上当地一家国营企业招司机,每个月几百块工资,转正后还能分红两万,隋金荣的老公一听,吵着要去。

隋金荣只好把家里的车卖了,凑够了钱让老公去。

结果好吃懒做的老公,依旧不改本性,每个月只赚了300块,两万块分红想都别想。

老公靠不住,只能靠自己,为了养活一家人,隋金荣只能再跑回大连,挨个问有没有活干。

终于问到一家公交车公司招人,一个月1500块,只不过需要提前交一万块押金。

隋金荣一听,觉得不错,马上跑回家借钱交押金,在周边租了间房子。

刚上路的第一天,老师傅带着隋金荣一起开车,可隋金荣无论练习了多少遍,车还是开得晃个不停,乘客抱怨又投诉。

看到隋金荣这样,老师傅叹了口气说:“要不,你还是算了吧。”

押金都交了,房子也租了,哪还有退路?

第二天,隋金荣破罐子破摔,什么也没想,一上车,该怎么开就怎么开,全当老师傅不在现场。

没想到,这次开车出奇地顺,这下隋金荣才通过考核,真正得到这份工作。

隋金荣特别勤快,一有司机请假,找她帮忙代班,她都答应了,因为多跑一圈,她能多挣10块钱。

特别到冬天,大连沿海下完雪,路上很滑,司机们都不愿出行,更不用说加班,只有隋金荣揣着手套就上路了。

前一晚看着大雪纷飞,隋金荣心想,说什么明天也不要再加班了。

可是到第二天,见天太冷了,想到那些下班的人搓着手,在路边拦公交车,她又开着车上路了。

隋金荣一干就是6年,工资一直没变,但勉勉强强养得起一家人。

直到有次,闺蜜告诉隋金荣,在内蒙古拉煤每个月能赚一万多块,但是太累太脏了,没人去。

隋金荣一听到一万块,眼睛都亮了,也没多想,立刻辞了职,跑到内蒙古去。

“苦点累点算什么,只要能挣钱,南极我也去!”

到了内蒙古,隋金荣才知道,虽然真的很脏很累,但门槛也是真的高。

运煤车一般都超载,司机开起来能感觉得到,车上的煤箱甩来甩去,特别危险,所以一般都不敢雇用女司机。

来都没了,家都搬到这儿了,哪有再回去的道理?隋金荣一听,跟人家老板约定,“如果我能开,你必须雇我,别搞什么女性歧视!”

隋金荣顶着风沙,没日没夜地练习开运煤车,终于上手了,老板同意招她。

但她很快发现,这一万多块几乎是拿命在赚。

2011年,隋金荣开车途中,为了避开迎面而来的大货车,不小心把车直接开进了两米多深的壕沟里。

隋金荣的尾骨折了,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当时手术完,疼得无法动弹,隋金荣以为自己瘫了。

后来,隋金荣养了10个月,才好得差不多了,身体好了,可这也吓坏了家里人。

母亲说什么都不让隋金荣再做这行,联合几个女儿,把隋金荣哄回家了。

回到老家,隋金荣又拾起了裁剪活,开了一间裁剪厂,结果做到年底,一算账,发现根本赚不到几个钱。

隋金荣又偷偷跑回去,继续当司机了。

然而,这个家光隋金荣一人使劲,也撑不下去,隋金荣在为生活奔波,而她的丈夫却在谈理想。

有一天,他告诉隋金荣,自己不想再开车了,别人都有节假日出去玩,而他只能没日没夜地跟着隋金荣开车。

听信了那些狐朋狗友,他借了一笔钱,搞起了土地承包,结果赔了精光,欠了50万元巨款。

隋金荣再也绷不住了,她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全被拿去为他所谓的梦想买单。

她问他,“你还想继续折腾吗?”她的老公点了点头,他依然相信自己能成大事,只是失败了这一回而已。

隋金荣心都冷了,说:“我还干司机,拉一天煤挣一天钱,多点少点心里踏实,你想干大事自己去干吧,我不跟你折腾了。”

两人和平地离了婚,孩子和车归隋金荣,50万债务也归隋金荣。

当初那50万是以隋金荣的名义借的,只能由她来还了。

离了婚之后,隋金荣既要干活,又得照顾孩子,索性退租,带着孩子在车上吃住。

结果,有次隋金荣忙着开车,搬东西,没顾得上孩子,一不留神,孩子就从两米高的车上掉了下来。

幸好没什么事,隋金荣吓得抱着孩子,瘫坐在煤堆上痛哭,从那之后,她将儿子拴在身上,24小时“贴身照顾”。

到了后来,孩子越来越大,隋金荣只好把他交给亲戚照顾,或是让大女儿帮忙带一带弟弟。

刚开始,既要照顾孩子,又得想办法还债,无论隋金荣如何拼命赚钱,就是无法将那几十万债务还上。

隋金荣压力很大,每天都是被催债电话吵醒的,好几次她心想着,买份大额保险,拿自己的命去换钱。

可是有一次,隋金荣回老家,看两个孩子,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去工作时,小儿子扑通坐进行李箱里,哭着说,“妈妈你也把我打包带走吧。”

那一刻,隋金荣心都碎了,她不能让自己轻易死掉,留下孩子孤单在世。

而且女儿日后结婚,要是没有娘家撑腰,怕是被人看不起。

于是,隋金荣只能咬着牙,继续干活,想办法多赚点钱。

当时,隋金荣给别人跑车,一趟只能挣一百,但如果自己跑的话,能挣三百。

思考再三,隋金荣决定单干,花了6万块买了辆重机车,后面又换成了大挂车。

隋金荣吃喝睡都在车上解决,车里备着火腿肠、面包、矿泉水,饿了就咬两口,困了就躺下去睡一会,一睁眼,就得开车了。

隋金荣一天几乎都在路上,难免孤独,于是她在网上唱歌、录视频。

慢慢地,隋金荣发现,原来视频也能挣钱,于是录得更起劲了。

她现在有个某音号,粉丝超过100万,但她的主业依然是开重卡,她觉得那样“来钱快”,才能养活一家人。

2019年,隋金荣听说跑长途比较赚钱,便把大挂车租出去,自己再贷款买了辆新车,拉上妹妹一起跑长途货运。

跑长途虽然赚钱更多,但遇到的麻烦也更多,隋金荣最怕荒郊野岭,车坏了,她找不到人帮忙,只能下车自己修理。

既害怕突然有野狗冲出来,还得拿着扳手修理车子,隋金荣直呼太难了。

通过某音,隋金荣越来越火,几乎车子开到哪里,哪里就有她的粉丝。

隋金荣还被邀请参加了央视节目《越战越勇》,受到了一致好评,有人夸她:“从事的是不输男人的工种,更是生活中的强者。”

后来,央视推出脱贫节目《走村直播看脱贫》,直播分西南、西北两条路线,需要两辆重型大卡车帮忙运送器材。

隋金荣就被央视邀请做西北路线的运送司机,跟着一起进村直播。

在直播中,隋金荣靠着个人魅力,收割了一批又一批粉丝,帮农民卖出了很多农产品。

当然,也有人质疑她作秀炒作,联合别人一起立人设,隋金荣一句话都没解释。

“我也不跟他们急,因为没经历过的人不理解也正常。”

2021年春节,隋金荣过了个轻松年,因为她终于把50万还清了。

剩下的积蓄,隋金荣又买了辆车,两辆车配合着开,赚钱不耽误。

现在,隋金荣只想着,多赚点钱买套房,让孩子住得舒服一点。

对于自己的走红,隋金荣说,“这是为人母亲该做的而已。”

轻描淡写的背后,她的心酸无人能懂。

世上没有所谓的“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也没有真正的超人,只有一群顶着压力,依然不停步往前走的普通人。

就像电视剧《三十而已》顾佳说的:“这都是我当母亲的修行,靠不了别人,只能靠自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康开利_NB23017
129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