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伴去世后艺术家生活困顿,时隔三年再婚,娶小18岁娇妻生活幸福

subtitle
斋晗 2021-10-18 15:1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年,第一次听到《大漠孤烟直》的配乐《天国的爱心》时,赵季平的妻子——孙玲在台下潸然落泪。

这是她最喜欢的曲子,以后的每每听来都忍不住要泪流满面。

2002年,赵季平将《大漠孤烟直》的配乐改为《觅》和《悼歌》,以此来纪念自己的亡妻。

指挥台上,年过半百的艺术家赵季平亲自指挥着演奏。

细腻委婉的曲调在指挥棒下缓缓流淌,萦绕着台下众人。

可惜的是,最喜欢的那一人却已经不在观众席中。

“你说你喜欢这个乐章,每当听到它时,两眼就像泪的泉、泪的河,似乎你从中感知了什么,似乎在你的心中,它已是自己的。我的乐句里流淌着你无尽的思索,我的生命中缭绕着你轻吟的歌。原本坐在这里的,有你,还有我,可你却去了遥远的天国。剩下的,唯有音乐能为我们继续诉说,音乐未起,我的胸中已是泪雨滂沱。”

《悼歌》的前言中,赵季平如是写道。

一、灵感缪斯——音乐家的幕后人

1962年的夏天,赵季平循着琴声推开了西安音乐学院附中的琴房。

教室中,一袭白裙的孙玲正坐在钢琴前弹奏。

夏日的阳光打在少女的身上,只一眼,赵季平便沦陷了。

同样是对音乐如痴如醉,赵季平便有千百条理由去接近佳人,一来二去,两人陷入了热恋。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因为某些原因,让孙玲没有勇气站在赵季平的身边。

大学毕业后,赵季平去了戏曲研究所,孙玲被分配到了一个贫困的小县城。

面对这天差地别的处境,深怕拖累赵季平的孙玲选择了默默离开,没有留下任何的消息。

有时候,缘分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就在赵季平放弃寻找孙玲、打算重新生活的时候,他又再次遇到了孙玲。

1972年,距离他们相识已经过去了十年,久经分别的两人,也终于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爱情丰收的同时,赵季平的事业也进入了发展期。

第二年,他们的爱情结晶也诞生了。

一时间,家庭和事业带来的双重的繁重,让赵季平有些分身乏术。

看着丈夫日渐消瘦的身影,孙玲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放弃自己的工作,在家相夫教子。

家庭主妇的生活并不轻松,为了给赵季平提供全身心创作的空间,孙玲把一切的活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有一年冬天,孙玲买了一大板车的煤球。

虽然家住在二楼,但是因为没有工具,所以这一车的煤球都需要人工一点一点搬上去。

本来,这种体力活交给男人来干更轻松一点。

但是为了不打扰丈夫,孙玲硬是没有惊动屋内看书的赵季平,而是自己一个人用脸盆来来回回的搬运。

一板车的煤球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瘦弱的孙玲用小小的脸盆上上下下搬了不知道多少趟,在北方寒冷的冬季,孙玲硬是热出了一身汗。

而对于此,她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孙玲的付出,远不止这些。

在两人刚结婚时,赵季平和孙玲曾有过去北京音乐学院进修音乐的机会。

对于热爱音乐的人来说,这样的机会是千载难逢的。

孙玲想去,赵季平也想去,可是名额只有一个。

权衡再三后,孙玲将机会让给了赵季平,她选择在家里照顾年幼的孩子。

那两年的生活并不轻松,因为尚未成名,家里经济来源很少。

为了供赵季平进修,孙玲带着孩子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也全部寄给了在北京的赵季平。

在妻子的大力支持下,赵季平开始潜心创作,并且学有所成。

照顾丈夫、陪伴孩子,孙玲数十年如一日地忙碌着。

偶尔闲暇的时候,她也会重拾自己心爱的琴,享受自弹的乐趣。

尽管孙玲彻底隐在了幕后,但是她并没有完全地放下对自己的要求。

每晚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还在不断地学习充实自己。

也因此,后来赵季平去国外交流时,翻译工作都是由孙玲完成的。

对于妻子的付出,赵季平感恩在心,别无回报的他选择用音乐来表达对妻子的感激。

1983年,赵季平依旧在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工作。

某天,刚刚走出校园的陈凯歌和张艺谋来到了赵家。

听完赵季平因缅怀父亲而创作的《丝绸之路》后,陈凯歌久久不语。

良久,他说,仿佛听到了《长安别》的意境。

临行前,陈凯歌请赵季平为自己的电影《黄土地》作曲。

作曲并不是坐在家中就能轻松完成的,赵季平需要设身处地的去体验、去感受。

对此,赵季平犹豫了。

并不是他不愿意去体验生活,而是他放不下家中的妻儿。

儿子赵麟已经十岁,虽然上学了,但是每日上下学还需要接送;妻子孙玲自儿子大了后,就在陕西乐团担任大提琴的演奏。

他走后,妻子既要兼顾工作又要照顾儿子,他有些放心不下。

这些年,孙玲已经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而他几乎不曾插手过家中的任何家务。

为此,赵季平内心愧疚不已。

就在赵季平左右为难的时候,孙玲又一次宽慰他,“男人以事业为重,这次机会难得,家中一切有我,你放心去。”

怀揣着对妻子的爱恋和愧疚,赵季平去到了陕北的黄土高原,一走就是数月。

在零下二十几度的雪域、在黄沙漫天的高原、在简朴的农家大院,赵季平一边体验一边寻找着灵感。

最终,他将自己在妻子身上领悟到的对黄土地女性的感悟,以陕北民歌进行灌注,谱写了《女儿歌》等一系列插曲。

回到家中,赵季平将这首《女儿歌》弹唱给自己的妻子,孙玲热泪盈眶。

翌年,电影《黄土地》一举拿下多项大奖,作曲家赵季平也被誉为“用音乐制造神话的人”。

对于这些,赵季平说“妻子是我的音乐知音,我的每一部作品都饱浸着妻子的血汗”。

在孙玲的陪伴下,赵季平的创作事业一路高升,名声也愈来愈大。

然而,就在一切都走向美好的时候,孙玲被查出了癌症,幸福生活也戛然而止。

二、身患癌症,遗憾离世

早在没有结婚之前,孙玲的身体便一直不太好。

当初离开,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如此。

神奇的是,婚后孙玲的身体状况便奇迹的好了起来。

可任谁也没有想到,三十年后,孙玲竟被查出患有肺癌。

2001年,在随赵季平遍访欧洲回国后,孙玲便被查出患有了肺癌。

那一瞬间,赵季平觉得自己的蓝天崩塌了。

他放下一切工作,带着妻子寻遍了名医,却始终不见成效。

赵季平陷入了痛苦,尽管他尽力掩饰,但依旧难掩脸上的疲惫。

见此,躺在病床上的孙玲还反过来安慰自己的丈夫。

彼时,他们的儿子赵麟在音乐上也小有名气,在母亲患病后,赵麟的创作也陷入了困境。

于是,在宽慰丈夫的同时,孙玲也在鼓励自己的儿子。

然而,父子俩的陪伴和照顾并没有减轻孙玲的痛苦,病魔还是带走了孙玲。

2002年8月19日,孙玲去世。

弥留之际,孙玲将自己的儿子叫到病床前,嘱咐道:“我走后,你要像我一样,照顾好你的爸爸!”

即使最后,她依旧放心不下赵季平。

孙玲用自己的一生为赵季平撑起了半边天,使他能够心无旁骛的创作。

然而,在赵季平最辉煌的时候,孙玲却撒手人寰,独留下赵季平一人。

在孙玲的墓碑上,刻着《悼歌》的乐谱,这首歌是赵季平献给自己爱妻的。

陪伴了自己三十多年的爱妻骤然离世,对赵季平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不仅仅是他事业上的低迷,还有生活琐事上的无助。

因为妻子照顾的太好,赵季平压根不用操心家事,以至于年过半百,赵季平连饭都不会做。

老伴患癌去世、儿子在外工作,赵季平的生活一下陷入了一片困顿。

看着这样无依无靠的赵季平,同窗好友张坚有些不忍心。

于是,他为赵季平介绍了一位新的女友。

三、梅开二度,娶小18岁娇妻生活幸福

2003年的一天,张宁佳敲开了赵季平的家门。

看着门内一脸疑惑的赵季平,张宁佳自我介绍道:“赵老师好,我是你的同学张坚给你派来的女朋友。不过你不要有压力,有缘分才能在一起,没有缘分的话,你就是我的老师。”

明朗的笑容加上活泼的话语,让赵季平多日阴霾的心情有了一丝好转,他笑着将张宁佳请进了家门。

张坚是赵季平的发小,也是他在西安音乐学院的同学。

尽管张坚被调去了成都军区,但他一直牵挂着赵季平。

眼看孙玲离世后,赵季平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于是,不忍心的他便想为好友再找一个伴。

张宁佳来自成都,是有名的川剧演员,也是一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因为难觅知音,所以在与前任丈夫离婚后,便独自带着女儿在成都生活。

张坚与张宁佳是因为合作相识,也是多年的好友。

在有心为赵季平再找一个伴的时候,张宁佳便成为了张坚最先想到的人。

2003年9月的一天,张坚找到张宁佳,试探的问了一下最近有没有对象。

听闻此话,张宁佳便知道了张坚的来意。

不过,为张宁佳介绍对象的人太多了,张宁佳也没在意,就随口回答了没有。

见此,张坚来了精神。他立马认真的提出要给张宁佳介绍一个人。

看着素来严谨的张坚,露出如此认真的表情,张宁佳不由得也正经了起来。

“这个人年纪可能有点大,不知道你嫌不嫌他老”,提起年龄问题,张坚有些紧张。

“多大?”

“五十八。”

“大18岁啊,挺好的。”

张坚看张宁佳没有拒绝,有些欣喜。

“这人是谁啊?”张宁佳终于问到了姓名。

“赵季平。”

“他没有太太?”

“他太太去世了。”

“行,那没问题。”

张宁佳很爽快地答应了。

但两人一个在西安一个在成都,所以,张宁佳也一直没有机会结识。

在得到张宁佳的答复后,张坚立马联系了赵季平。

在好友的劝说下,赵季平答应了,而且他也同意国庆期间前往成都见面。

结果,临到国庆,赵季平又有事情耽误,不能如期赴约。

对此,张坚也很无奈。

不能见面,张坚便想着让两人互相寄个照片。

没想到,张宁佳拒绝了。

张宁佳觉得互寄照片的方式过于老土,便决定自己去一趟西安。

于是,在没有告知赵季平的前提下,张宁佳敲开了赵季平的家门。

措手不及的赵季平将匆忙赶来的张宁佳请进了家门。

原本,赵季平还有些拘谨,不过,直爽的张宁佳总能适时的制造话题。

在一来一回的聊天中,两人之间逐渐熟络了起来。

第一次的见面,在愉快的氛围中结束。

之后,虽然张宁佳回到了成都,但两人之间的来往并没有中断。

互通电话、互寄书信,随着聊天的增多,两个人之间的了解越来越深,彼此之间的好感也越来越重。

可是,随着了解的加深,张宁佳开始有些胆怯了。

因为赵季平的名声太大了,这让张宁佳不由的生出了些许的不自信。

尽管她也是事业有成,但在赵季平旁边,她始终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更让张宁佳为难的是,她不知道赵季平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人。

“若是牺牲事业辅助他,他会不会看不起我;若是一心奋斗自己的事业,这个家谁照顾?”

一时之间,张宁佳陷入了自己的思想困局,而且越陷越深,以至于生出了退缩的想法。

张宁佳的好友看出了她的疑虑,便约她出来散心。

在好友的开解下,张宁佳茅塞顿开。

她想:当初都敢一个人去西安见赵季平,如今却开始退缩了。

况且,有些事情,如果不去做,怎么会知道结果不好?

心结解开后,张宁佳更加用心地投入到了两人的感情中。

在时隔孙玲去世的三年后,赵季平和张宁佳再婚了。

婚后的张宁佳做出了与孙玲一样的决定,退居幕后,辅佐赵季平。

在张宁佳的全心照顾下,赵季平迎来了音乐创作的第二个高潮。

赵季平是幸运的,在他的前半生,有孙玲这样的贤妻为他操持。

而在孙玲去世后,赵季平再娶良人,张宁佳照顾他,支持他,使他能够心无旁骛的在事业上开疆拓土,传为佳话。

而这两段爱情故事,大概也是对“相濡以沫”的最好诠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