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绳两端,千米悬崖上的“生死恋”:8年5000次以命相托,这对“蜘蛛人”夫妻太好哭了

subtitle
婚姻与家庭 2021-10-18 10: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俞佳铖 编辑:吕晶

出品:婚姻与家庭杂志

id:hunyinyujiating99

“贵生,贵生!你在哪儿呀?我看不到。”54岁的解一香扯着嗓子大声朝悬崖下面喊。

默数3秒,仍不见丈夫的身影,她立马拨打电话。

吴贵生此刻正坐在悬崖峭壁间的一块石头上:“我在下面休息一下。”

“要喝水了喊我,很陡的地方不要去!”

“要得(好的),我现在不渴。”

8年来,重庆云阳县龙缸景区近千米落差的悬崖上,每天都回荡着这对夫妻的“生死呼唤”。

一端是他,崖下双脚悬空,身无可倚;另一端是她紧张地拉拽着,一条绳索将他们紧紧相连。

5000余次的下崖作业,5000余次的“生离死别”,他们守护的是景区洁净,更是生死相依的挚爱。

01

一绳相牵:以命相托的悬崖情歌

解一香和吴贵生都是云阳县清水土家族乡岐山村的村民,结婚不久便双双离开老家,外出打工谋生。

他们干的都是“不接地气”的活儿:高楼幕墙安装、外墙玻璃清洗和高空粉刷等等,从最初的恐惧到后来的从容,夫妻俩逐渐适应了“蜘蛛侠”的工作。

“只要你不害怕,害怕的就是别人。”刚开始在半空中干活儿,心脏简直要跳出嗓子眼,浑身发麻、无力。现在,这样的心情却是夫妻俩茶余饭后的笑谈。

历经20多年的风雨打拼,辗转全国七八个城市,二人一直紧紧相随、从未分开,高空作业的经验也越发丰富。

2013年,夫妻俩听说家乡的龙缸景区在招募清洁工,景区离家只有6公里,多年离家的乡愁被点燃,他们看向彼此,点了点头:回家。

龙缸景区险峻秀美,被誉为“长江三峡最后的香格里拉”,每到节假日,游客便蜂拥而至,产生大量垃圾,最多时甚至以吨计。因临崖地段多,清理垃圾只能靠一群“蜘蛛人”来完成。

在接近90度的悬崖峭壁上作业,除了有坠落的危险,还可能遭遇马蜂、蛇等危险动物的叮咬,十分危险。

回老家后,吴贵生让妻子先在家休息一段时间,自己前去应聘。老吴上班第一天,解一香特意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贵生,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儿。”妻子不停念叨,吴贵生心里明白,虽然这么多年高空作业,但她还是很不放心。

“吃得太多,上厕所麻烦。”吴贵生扒拉了几口饭,匆匆出门。他没敢回头,因为他知道妻子肯定会倚在门框旁,直到看不见自己的身影。

这一天,解一香在家什么心思也没有,想到丈夫要在险峻的龙缸悬崖上工作,她的心就紧张地跳个不停。

眼看太阳快落山,解一香待不住了,她偷偷跑到了景区。

在一处悬崖边,她远远就认出了系着白色绳索的吴贵生,只见他双脚悬空,左手拿着钳子,艰难地夹起垃圾,放进右手的黑色塑料袋里。袋子鼓鼓的,不知已经捡了多久,她的眼泪瞬间决堤,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贵生,快上来,天要黑了!”

吴贵生以为自己幻听,猛地一抬头,红色安全帽掉了下去,吓得解一香大气不敢出。“你怎么跑来了?”吴贵生上来后,看着妻子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解一香急匆匆跑上前,扯扯丈夫的胳膊,拍拍他的腿,看到他“完好无损”才松了一口气。

回家路上,解一香不停地问:“那个绳子牢吗?上面拉绳子的人力气够不够啊?”吴贵生笑妻子担心过头,轻轻哼起山间小调,想转移她的注意力。可解一香一直眉头紧锁,晚上躺下后,脑子里也都是丈夫“命悬一线”的情景,手心和额头全是汗。

辗转反侧一整夜,解一香好不容易熬到清晨,一本正经地对丈夫说:“我过几天也去报名,和你一起干活儿。”吴贵生不同意:“你就安心在家待一段时间,两个女儿都要出嫁了,很多事要你操心呢。”

解一香开始忍不住抹起眼泪:“早上送你出门,就怕你晚上回不来,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我一天都过不下去!我要去给你拉绳子,只有亲手拉着你,我这颗心才能放在肚子里。

02

护你周全:妻子化身悬崖“安全柱”

很快,成功应聘的解一香被分配到丈夫那一组。第一天干活儿,她用手仔细捋着3根安全绳,确保牢固后,一根根系到丈夫身上,然后使出浑身力气,拉扯几下,看到绳子纹丝不动才罢休。

固定好丈夫这一头,解一香把绳子的末端捆绑在一个专用桩子上,但她仍觉得不够稳妥,还会把绳子在旁边的大树桩或大石头上绕几圈,然后和同组的另一名工友紧紧抓着绳索,全神贯注盯着丈夫下崖。

“你松嘛,再松。”“再松呀,多松点儿。”吴贵生每下一步,都需要解一香松一截绳索,但她常常不敢松,每松一下,丈夫就多一分危险,对她来说这是莫大的煎熬和考验。

吴贵生顺着绳索慢慢下悬崖,解一香的一双眼睛恨不得长在丈夫身上,盯着他越来越小的身影,直至被石壁或树枝遮挡。

“贵生,小心突出来的石头。”“贵生,注意安全啊!”“贵生,你听见我说话没有?”只要看不到丈夫,解一香的心就会紧张得揪起来,每隔10分钟,她就得朝崖下喊一次,一定要听到丈夫的回应才安心。

解一香怕桩子不够牢固,索性把绳子缠在自己身上,想着自己好歹也有130多斤重,万一有个意外,即使工友手滑没抓住绳子,她也有把握稳住,不会出什么大事。

她就这样化身悬崖上的“安全柱”,护丈夫周全。待吴贵生上来,她顾不得外人在场,会把丈夫从头到脚检查个遍,看看有没有磕着碰着,或者扭到伤到,最后还非要他转几个圈,查查手脚是不是利索。

吴贵生抓抓头皮,像个小孩似的不好意思地嘟囔:“哎呀!有你在上面拉着,我一点儿都不怕。”

03

“如果你有事,我真的豁出命去救你!”

悬崖下的垃圾大多是游客扔的矿泉水瓶、塑料袋和一次性雨衣,吴贵生每次下悬崖三四十分钟,就能捡回一大包。

在崖壁间穿行,每隔十几秒就要弯一次腰,有的地方找不到支撑,他只能扭着身子,蹭着石头缓慢移动。只要丈夫还在视线内,解一香都会一边帮他找垃圾,一边收放绳子,调节适合的长度。

有一次,吴贵生刚下去,突然刮起大风,解一香拼命呼喊:“贵生,风太大,上来吧?贵生……”可连喊三四遍都没得到回应,那一刻她脑子里闪过各种可能性:绳子断了?被野兽咬了?被大风刮跑了?

解一香拼尽全力喊着,嗓音里带着哭腔,声音很快被风吹散。20多分钟后,终于听到吴贵生的回应:“在呢!就快上去了。”

短短半个多小时后的相见,恍如隔世,解一香顾不了那么多,一头扎进丈夫怀里:“我怕你再也回不来了,该怎么跟老人孩子交代啊?毕竟是我亲手把你放下去的……”

吴贵生想帮妻子捋一捋被风吹乱的头发,看看自己满是老茧的脏手,只能傻傻地憨笑。

其实,解一香的压力比悬崖下的吴贵生还要大,日子一久,她的两条胳膊旧伤加新伤,时不时彻夜疼痛。她怕丈夫和女儿们知道后不让她干了,即使疼得冒冷汗也死扛着,一声不吭。

有一次,解一香实在有些熬不住了,悄悄去药店配了一点儿药膏,但买回来又后悔了,担心药味引起他们怀疑,只好把它塞在柜子最底下。

04

唯有真爱,可抵岁月漫长

2017年初夏的一个傍晚,一群山蜂突然袭击正在工作的解一香,把她团团围住,没头没脑地蜇咬。当天,碰巧只有她一个人拉着安全绳,她不敢动弹,因为一动就会直接威胁到丈夫的生命安全。

直到丈夫平安上来,短短几分钟,解一香的脸和胳膊已被叮咬20多处,迅速肿了起来,五官也变了形。“你这样会被咬死的!”吴贵生抱起妻子直冲医院。所幸没什么大事,配了一点儿药膏,医生建议回家观察。

被蛇咬、被蜂蜇,是他们这群“蜘蛛侠”经常遇到的事,如此危险的工作,解一香和吴贵生一干就是8年,而两人的收入却只比清洁工高一点点儿。

“景区是我们家乡的一部分,既然干了这一行,就力所能及地坚持干好。就像在悬崖上拉绳子,可不能随便放手的。”

吴贵生怕妻子在悬崖上喊得累,开始带手机下悬崖,10分钟打一次电话。“在空中用手机是一门技术活儿,手机掉了是小事,吓坏她可是大事。”吴贵生调侃道。

有几次,夫妻俩刚通了话,手机掉下悬崖,解一香顿时吓得脸色铁青,不确定掉下去的是手机还是丈夫。“贵生?你怎么了?你还好吗?说话呀!”

“我在,我在,我在!”在一连掉了3部手机之后,吴贵生干脆买了个老年机,按键方便,音量大,电池也耐用,掉了也不会太心疼。

当地人有个说法:如果你想测试对象是否是真爱,就带TA去走一遍云阳龙缸玻璃栈道。每当小情侣们在龙缸玻璃桥上战战兢兢地体验“刺激”的时候,常常能看到正在工作的吴贵生和解一香。在知晓他们的夫妻身份后,小情侣们更加倾慕和向往这样的“爱情”——在风雨里同甘共苦,在悬崖上命运相系

有人问他们是否担心因年龄增加而不能从事这份工作?吴贵生和解一香说最不担心就是“失业”。这份特殊的工作有人接班,让家乡的风景更美,是好事。他们还说,假若所有的游客都能够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景区的话,那么他们失业则是“最快乐的事”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每天能一起上下班,回到家吃上一口热乎饭,就是吴贵生和解一香眼里最大的幸福。

所有轰轰烈烈的爱情,终会归于细水长流的柴米油盐,从芳华到白头,这对“悬崖夫妻”流年里的相守、困苦中的相牵,让我们看到了爱情最美好的样子:婚姻不易,唯有两个人的温暖和陪伴,可抵岁月漫长。

好的婚姻不是婚配之初的佳世良缘,而是两个人并排站立着向相同的方向眺望,一起历练、共同奋斗、彼此欣赏、相互鼓励,双方都能在这段关系中既有所成长又相互成就。

愿我们都能遇见这样的爱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