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当今俄罗斯还有“皇室”?捋一捋这位“沙皇继承人”是个什么来历

subtitle
黄娜老师 2021-10-18 09:34

前阵子,圣彼得堡最“体面”的圣以撒大教堂,举行了一场“令人感动”的罗曼诺夫“皇室”婚礼。

新郎叫做乔治·格奥尔基·罗曼诺夫“大公”(咱们下面简称“乔治大公”),是沙皇亚历山大二世(1818-1881)的后代——一个世纪之前,当众多沙俄皇室成员被“团灭”后,他的曾外祖父弗拉基米尔大公成为了流落海外的罗曼诺夫家族成员的“首领”,曾自诩为“沙皇”的第一顺位继承者。

新娘是一名意大利女作家,叫做丽贝卡·维吉尼亚·贝塔里尼。为了当“沙俄大公妃”,她去年就主动皈依了东正教,更名为维多利亚·罗曼诺娃。

婚礼现场的东正教仪式——二位新人其实都不小了,两人年龄加一起足有九十多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整个婚礼现场,庄重而奢华,1500余名“身份高贵”的宾客亲临祝贺。这些“贵客”们除了一些君主主义者、俄罗斯本地富豪,还包括了来自20个国家的王室成员。

不过,除了比利时的莱娅公主、西班牙的索菲亚王后、列支敦士登的鲁道夫王子,其余的“王室”们,几乎全都属于逊位的“前君主”和他们的后人。

比如,定居在西班牙的保加利亚末代国王西美昂二世夫妇。

西美昂二世夫妇在婚礼现场。西美昂二世是个励志典型,本世纪初参加了保加利亚议会选举,当过一阵子民选总理

埃及末代苏丹福阿德二世夫妇。

对了,这名逊位苏丹的儿子,阿里王子,娶的是阿富汗末代君主,查希尔国王的孙女诺尔公主——也算是“完美”的门当户对了。

2013年,埃及王子和阿富汗公主在土耳其举行的盛大婚礼,场面欢乐奔放

中间为阿德二世和诺尔公主的母亲这对亲家,两边为阿里王子和诺尔公主,他们整整齐齐的生活在法国

还有阿尔巴尼亚末代君主的孙子,莱卡·佐古二世夫妇。

现场的莱卡·佐古二世夫妇。这位阿尔巴尼亚王子,妻子是天主教徒(包括王室在内,阿尔巴尼亚人多为穆斯林)

号称葡萄牙王位第一顺序继承人的布拉干公爵杜阿尔特·皮奥(当然,葡萄牙早就是个共和国了)。

这位慈祥的老大爷,就是当今的葡萄牙“太子”

说到这儿,大家也看出来了,这个“隆重且感人”的罗曼诺夫“皇室”婚礼,怎么看,都更像是个各国“遗老遗少”们自娱自乐的山寨盛筵。

伴娘们怎么看着有点别扭?

繁杂的宗教仪式结束后,“大公夫妇”手挽着手走出圣以撒大教堂,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激情热吻。

仪仗队高举佩剑,用最高礼仪,敬祝这对新人百年好合,颇有点重现沙俄帝国荣耀的感觉。

这个教堂门口拔剑行礼的仪式,主要参考了上一次圣以撒大教堂举行皇室婚礼的流程——127年前,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和德国公主亚历山德拉的大婚仪式。

而且,要知道,这些制服笔挺的仪仗队,可并非是雇佣过来的演员——他们均来自于俄西部军区的现役军人。

可是,整个婚礼现场的嘉宾中,除了普京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的女儿以私人身份出现外,再也没有其他俄罗斯官方人士到场了。

甚至,对于这次婚礼,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告诉记者说,克里姆林宫总是祝愿所有新婚夫妇幸福,但总统不打算向这对夫妇表示祝贺——“无论如何,这桩婚姻都不属于我们的议程。”

更让人没料到的还有,婚礼结束后不到一周,俄媒又传出消息,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上将已经对俄西部军区的相关领导进行了纪律处分——这些官员擅自派遣现役军人穿制服参加私人婚礼,按照俄军条例,属于违规活动!

俄军仪仗队很是扎眼,被“吃瓜群众”们当作了婚礼的一个主要亮点

按照俄媒解释,如果这些士兵以个人身份收到了邀请函,利用休假时间身着普通服装前往无可厚非——这属于私人活动。但他们穿着整齐的军装带着礼仪佩剑组团被拉了过去,用作了仪仗队,并被媒体公开报道。那么,这就很容易给外界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尴尬的是,这位“乔治大公”还总在高调的对外宣称,他要通过重建俄罗斯皇室的声望,凭借着罗曼诺夫家族和欧洲各国的历史文化渊源,来帮助莫斯科方面修复同西方的紧张关系。

甚至,“乔治大公”,还多次通过媒体毛遂自荐——要当俄罗斯的“亲善大使”。

只是,当今的俄罗斯官方,根本无意这种“合作”,理都懒得理一下。

显然,俄政府要“重塑”的,是沙皇时代的辉煌,而非沙皇他们家!

本世纪初,尼古拉二世一家被追封为了“东正教殉道者”,追加了个葬礼,别的,就没啥了

更何况,流传下来的正版罗曼诺夫家族冠冕,一直保存在莫斯科钻石馆,面向俄罗斯人民开放参观,而且,要论“继承人”身份,这位“大公”,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的站得住脚。

在婚礼中,两顶皇冠被举在新郎与新娘头顶,象征着他们高贵的沙皇、皇后(大公、大公妃)身份

众所周知,1918年7月,尼古拉夫妇和五个儿女、贴身女仆和厨子、御医波特金共十人,在叶卡捷琳堡的一家别墅的地下室被粗暴的处决。

苏联解体后,别墅原址上修建了一座东正教“滴血教堂”,教堂底层有末代沙皇一家被枪杀的复原场景、沙皇及其妻子儿女的圣像和生辰年代介绍,同时还贩卖各种沙俄帝国时代的纪念品。

这里已经成了叶卡捷琳堡的一处火爆的旅游景点,每年收益相当不错。

滴血教堂入口处

当年,在尼古拉二世一家被灭门的同时,为了杜绝有人打着罗曼诺夫王朝的旗帜继续复辟反叛的后患,其余被关押的皇室成员——一大群没能赶上克里米亚开往欧洲渡轮的罗曼诺夫皇族们,都遭遇了相同的命运,被迅速一锅端的送去提前见了上帝。

不过,俄国革命的时候,也有一堆罗曼诺夫家族的旁系贵族顺利逃了出去,或者恰好没在国内,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这其中,就有这位“乔治大公”的曾外祖父,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堂弟——西里尔·弗拉基米尔诺维奇大公。

为了区分,这里叫他弗拉基米尔A。

这位弗拉基米A携家带口辗转逃到了德国,并在德国高调宣布:我哥尼古拉二世死了,我侄子皇储阿列克谢也死了,按照继承顺序,我就是俄罗斯的新沙皇了。

这时,大量流亡中的沙俄贵族们环顾了一下,发现,除了弗拉基米尔大公,周边仍喘着气的皇族,还真的没有血统比他更近的了——毕竟,弗拉基米尔和尼古拉二世,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祖父,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解放农奴还搞工业革命的亚历山大二世在俄罗斯国内口碑普遍不错

于是,弗拉基米A就此接掌了俄罗斯皇室家族的领导权,处处以罗曼诺夫王朝的继承人自居。

1938年,弗拉基米A去世,他正在英国林肯郡的黑石农业设备工厂担任工程师的长子弗拉基米尔·西里洛维奇继承了大公头衔,并接过了罗曼诺夫王朝继承人的身份。这里,咱们暂且叫他弗拉基米尔B。

弗拉基米尔·西里洛维奇(右二)和他的父母以及姐姐基拉

弗拉基米尔B后来定居西班牙的马德里,终其一生都没再踏入苏联半步,但也并不妨碍这位弗拉基米尔大公,继续着罗曼诺夫王朝继承人的名号。

在那段岁月中,游荡在欧洲的流亡君主和王子公主们数量相当可观,曾经一度,巴黎、伦敦和纽约的上流社会,逊位的国王、逃难的王子公主、大公、亲王妃、公爵夫人五花八门,随便找个社交场合,一抓一大把。

所以,他们在婚配上,继续讲究门当户对,也并不困难。

弗拉基米尔B迎娶了格鲁吉亚公主列奥尼达·格奥尔吉夫娜·巴格拉季莫赫兰斯基做了“大公妃”。

不过,两人膝下只有一女——玛利亚女大公,也就是如今隆重大婚的这位“乔治大公”的老妈。

婚礼上的玛利亚女大公——看来,“乔治大公”那敦实的身材,算是完全随了老妈这边

上世纪60年代,玛利亚女大公嫁给了德意志第二帝国的皇室后裔,一名流亡法国的霍亨索伦家族的王子。这位王子家底丰厚,善于经营,属于德国“王室”遗老遗少群体中生活比较体面的富裕人家。

而这对王子公主的大儿子,就是如今的新郎官——“乔治大公”。

也就是说,这个罗曼诺夫的姓氏,“乔治大公”是从老妈这边继承的。

然而,跟英国、西班牙王室这些从中世纪起就承认母系血统的继承权的国家不同,在沙俄的继承制度中,是只认王子,不认公主的。

这源于200多年前,叶卡捷琳娜二世和彼得三世的儿子沙皇保罗一世对继承法的修改。

沙皇保罗一世和强势的老妈叶卡捷琳娜大帝之间关系极差。为了出口气,当他好不容易熬到即位的时候,马上就修改了继承法,规定要严格遵循长子继承制,沙皇不得擅自指定继承人,从法律层面上,排除了女主再次出现的可能。

也就是从那时起,沙俄帝国,再也没有经历过女沙皇的统治了,甚至到了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时代,因为迟迟生不出儿子,皇后亚历山德拉都给折磨的得了抑郁症。

如此一来,当今的“乔治大公”这个罗曼诺夫王朝继承人的身份,还是有些存疑的。

而要论父系的话,“乔治大公”同时还是个德意志王子,他的正式家族名号为——罗曼诺夫-霍亨索伦-荷尔斯泰因-戈托普。

所以,除了圣彼得堡,“乔治大公”是不是也可以尝试去柏林城市宫搞个盛大的婚礼呢?

讲真,一个多世纪都过去了,放下架子的皇子,就是人民;放不下还成天想着复辟的,只能被归为反动势力了。

毕竟,正如前面说的那样,俄政府要“重塑”的,是沙皇时代的辉煌,而非沙皇他们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