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1岁女士:我是做保姆,不是奴仆;雇主:我花了钱,你就要听我的

subtitle
理大情感 2021-10-18 09:32

我姓陈,今年51岁,来自广东湛江,是一位全职的住家保姆,在我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我觉得这份工作还是比较合适我的,可是到了后来,我做保姆的时候越久,我对于自己这份工作也就越来越难以接受,因为,除了一开始遇见的几个雇主,对我还算得上是好以外,其余的雇主大多都有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行为和举动,甚至还有一些过分的雇主,会对身为保姆的我不断地刁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是我当时找的第三份住家保姆的工作,简直就是一种令人痛苦的折磨;那时候我刚从上一位雇主的家里辞职,因为家里很需要钱的原因,所以我就立刻去找了下一份保姆工作,当初家政公司给我介绍了许多个雇主,但是因为双方条件没有达成一致的原因,所以有许多的雇主都没有选择聘用我,但是我一直坚持自己的薪资要求没有选择放弃,过了几天后我接到了家政公司的电话。

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让我去到他那里面试,而我接到了他们的通知后,也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马上赶到了家政公司,在我到达家政公司的时候,雇主和工作人员已经等候我多时了,等我坐下后,双方就开始了商谈的过程,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们双方都同意对方的意见,所以我们也就当场签订了合同;雇主对我只有一个要求,每天24小时随叫随到。

我听到雇主的要求后,自然是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毕竟我原本就是住家保姆,每天24小时照顾雇主也是一件本分内的事情,所以我也就答应了他,而我则要求雇主给我开出6000块一个月的工资,我本来不是打算他答应我的,但结果他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让我感到有些惊讶和欢喜,接着我们继续商量更细致一点的事情后,也就结束了今天会面,并约定好什么时候开始正式上班。

过了几天等我处理好家事后,我就收拾自己的行李去到了雇主的家里,这位雇主姓何,今年已经76岁了,如此高龄的他,却没有子女陪伴在身边,而且老伴又年纪轻轻地离去了,没有太多自理能力的他,也只能够选择请保姆来照顾他,我去到何大爷家里的第一天,就开始了像以前一样的打扫工作,然后询问他平时喜欢的菜色,之后再去菜市场按照菜单来买菜,等到酒足饭饱后。

我就会带着何大爷出去散散步,每次我们都会在小区底下或者附近的公园里逛逛,从来不会去到太远的地方,等到我们散步结束后,我就搀扶着何大爷回到家里,并且开始给他做全身按摩,帮助他缓解一下身体上的疲劳,等到了晚饭过后,我就开始为何大爷准备好洗澡水,并在浴缸里为他放一些有助于睡眠放松的草药,让他能够在沐浴后更好的入睡。

等到何大爷沐浴过后,也就这样入睡了,而我工作的一天也就此结束了,本来这样的日子虽然有点辛苦,但我还是能够接受的,可是后来何大爷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人都在变了;那天早上我照常给他准备好了早餐,可是何大爷在吃一口后,却直接对我说:“这个菜太咸了,你是怎么做的菜!?难道就连咸淡你都尝不出来吗?!”我听了何大爷的话整个人都害怕了起来。

所以我连忙将餐桌上的菜给拿走,然后火急火燎地再赶制一道同样的菜色出来,在盛上去给何大爷之前,我还特地试吃了好几次,确定味道刚刚合适的时候,我才敢将菜给拿出去,但即便我这次真的确定这道菜不咸不淡,可何大爷却还是说我放的盐太多了,而且还立刻命令我说:“感觉去给我重新做一道合适的菜,不要放那么多盐,难道你就听不懂人话吗?!”

我能够感觉到何大爷是明显生气了,所以顾不上是我的问题还是何大爷的问题,连忙继续去厨房忙活去了,没过多久有一道菜出锅了,这次炒菜我只放了一点点的盐,虽然我知道这样的味道很淡,但起码比盐放太多没有弥补的机会要好,我以为何大爷这次总算会满意了,但他却还是说我放的太咸了,到了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明白,原来何大爷不是因为菜色的咸淡问题。

只是单纯地想要使唤我,不过我也没敢多说什么,选择了暂时的忍耐下去,而何大爷也没有再继续过分下去,就这样那件事情算是结束了,可后来的何大爷真的让我感到自己丢失了自尊,因为他完全没有将我当成一个工人、一个正常人来看待,反而是将我当成以前的奴仆下人来看待,不管是什么样的脏活累活全部都让我来做,如果只是这些的话我是能够接受的。

可是每次何大爷都要在大晚上将我喊起来做家务,甚至还让我带着他出去去散步,要知道在北方冬天的时候,大晚上出门,整个人都有可能会患上冻疮,出门也就算了,他还美名其曰地对我说:“少穿两件,我们出门散步,还可以热热身子锻炼一下自己的抗寒能力”,但是他自己却裹得跟个粽子一样;面对这种做法的何大爷,终于在有一天的时候,我再也无法忍耐了。

当时他正在对我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实在忍无可忍的我直接生气地回复他说:“我是来你家做保姆的,不是你家的奴仆下人!麻烦你尊重我的基本人权!”但是何大爷却慢悠悠地说:“我花了钱,你就要听我的,不要给我扯这么多事情”,我听到何大爷的话,知道何大爷这个人已经完全疯了,根本就不管我的死活,什么样的工作都交给我来做。

如果我在继续待在何大爷家里工作的话,那我这条小命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因为过度劳累而进入医院,想到这里以后我就下定决心要离职了,之后我向家政公司反映了这个问题,随后来派人来将我跟何大爷的合同给解约了,并将我安全地带离了何大爷的家里,从那之后,我每次寻找雇主,都会询问一份对方的性格,可即便做也依然无法完全避免像何大爷这样的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