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今年已有54名院长书记被查,中国的医院院长已成高危职业?

subtitle
八点健闻 2021-10-18 08:43

10月14日,据黑龙江省纪检委消息,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哈医大一院)原院长周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哈医大一院,是黑龙江排名第一的大三甲医院。在过去1年里,先后有三位副院长、四位主任级院领导涉嫌受贿等违法犯罪行为被审查。

这其中就包括:周晋在任期间的门诊部主任、医务科科长,后来升任哈尔滨市第一医院原院长、原哈尔滨卫计委副主任孟庆刚;他在位时的“搭档”哈医大一院原副院长刘宏宇、徐永欣;2008年以后接任院长助理,后来担任副院长的林志国也于今年4月主动投案。

长达15年的时间里,周晋一直担任哈医大一院院长的职位。

在血液病领域,周晋也是首屈一指的专家。

退休后,周晋南下深圳,担任南方科技大学附属医院血液科主任,同一时间离开东北的还有哈医大一院的诸多骨干医生。

据已离职的医生透露,新冠疫情之后,病人骤减,医院迎来大规模离职潮,她所在的科室走了近半。

医院院长已成高危职业?

近年来,公立医院的院长、书记落马的情况越来越多了。

据八点健闻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至少已有149个医院院长、党委书记等医院高层管理人员因贪腐问题落马。其中仅2021年以来,就有54名医院院长、书记被查,其中三甲医院占比过半。

从上世纪80年代,中国实施“院长负责制”以后,公立院长往往是院长书记的职责“一肩挑”。院长权力大,权力高度集中,容易滋生腐败的问题,随着医疗腐败的泛滥,越来越受到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已经查处的案件中,三甲医院院长受贿金额2000万元以上是“常规操作”。

云南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在2004年至2014年的10年间,在医院工程建设、药品、医疗设备、人事任免等方面为行贿者大开方便之门,收受财物总额折合人民币超过1.16亿元。

王天朝收受的贿赂中仅房产就有100套,车位100个,他本人也被称为“双百院长”。他后来被判处无期徒刑,这也是医疗系统处刑最重的一起案件。

相比于普通医生的受贿集中在药械购销、处方、检查单开具等环节,院长的寻租范围更广,无论是单次受贿还是受贿总额,都远远大于“计件”拿钱的普通医生。

在医疗设备采购中,如果院长参与拿回扣,比例一般可达10%到20%,山东省淄博市第八人民医院原院长段明福曾经有一次刚批准了采购1200万元CT设备,就收到了供货商给的存有110万元的银行卡。

除了准入环节的寻租空间,医院长期存在的拖欠货款,也可以用于寻租。在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原院长柴多的案件中,因为迟迟拿不到货款,飞利浦代理商就给了他10万元,收钱后,柴多才给设备科负责人“打招呼”催促付款。

而在部分经济不发达地区,也有医院院长利用职权拿到了不菲的“收入”——曾经是国家级贫困县的云南西双版纳州勐腊县,人民医院原院长王明亮收受贿赂总额2000多万元,仅房屋就12套。

相比普通医生受贿,院长腐败,对医院内部的腐蚀作用更加严重。

王天朝在职期间,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从设备采购,到药事委员会的各项决定,各种关键项目,都在他的掌控范围内,而且“上行下效”,这些院长还会对下属起到不好的“示范带头作用”。

正因为此,从以往案例看,有院长被查处的案件中,很少是独立案件,通常是窝案、串案,甚至出现过前任刚被查处,其继任者仍在收受贿赂的问题。

在广西的案件中,广西来宾市人民医院周方被查后,其接任者杨文彬,也很快被查处了。

这种“塌方式”腐败,在部分医院内部是公开的秘密。

根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海南省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肝胆外科专家,海南省引进的专家型人才李灼日,在职期间,不仅自己收受贿赂,还主动把“围着他转的不法商人介绍给医院有关部门负责人,一起吃喝玩乐”,一起被围猎、攻陷。

在李灼日的带领下,这家医院设“小金库”,将以赞助等名义向经销商索要、收受的好处费、回扣,以及将患者介绍到院外、私人门诊,收取的好处费等用以私分。前后有四任设备处负责人,两任基建办主任,以及多名科室主任、中层领导因为违纪违法被查处。

很多院长没能经受住考验,胆子、胃口越来越大,中国医疗腐败水越来越深。

近期国务院再次重申了推行三明模式,也正是抓住了反腐这个“牛鼻子”,打破了医药行业固有的利益藩篱。

医疗反腐也越来越频繁地向医院管理者出招,特别是2016年以来,卫生系统行风建设加强,《监察法》将医院管理人员纳入后,医院院长已经成了“高危”职业,一时间人人自危。

有公立医院资深医生告诉八点健闻,以前院长只要通过了退休前的审计,就可以“安全着陆”了。

但如今,被查处的院长中,有已经退休的,有升迁到行政部门任职的,从基层到大三甲医院,从普通医务人员到高级管理人员,所谓的“安全着陆”不存在了,终身追责制已经逐渐确立。

院长的原罪?

实际上,落马的院长很多是业界“能人”,不仅是专业领域的领军人物,在医院运营上也都是数一数二的。

华西医院原院长石应康把华西医院从西南区域性医院发展成全国知名的大三甲,在巡视组巡查期间跳楼身亡。

这些落马案例背后,也许能窥得中国公立医院的特殊发展阶段和及医院管理者的特殊性。

从公立医院的尴尬地位来看,医院是公益性单位,每年有财政拨款,但10%上下的财政出资又不足以养活医院,剩下的部分需要医院自己挣。

在过去相当长时间里,药企给医院回扣是合理的,叫做优扣。一定程度上,曾被认为是合理化补偿医生收入、提高工作积极性的手段,甚至是缓解医疗不平衡的方式。

一位三甲医院副院长回忆起20年前,还是实习医生的他,上班时老师直接把回扣摊开来和大家分,“那会儿拿回扣都是可以公开的”。

另有三甲医院知情人士向八点健闻透露,院长作为医院的经营者也必须考虑医院运营,考虑职工的福利,在药品购销领域最混乱的几年,带金销售是家常便饭,边界也非常模糊。

多名受访者表示,大型设备项目请客吃饭必不可少,即便心里知道这件事不对,但社会关系、圈子文化让院长不好意思拒绝。

一位经常与公立医院打交道的企业人士评价,“如果院长是一个不太善于交往的人,也会影响医院整体的发展,不说别的,像哈医大一院 ,一直都是东三省最强的医院之一。”

中国的医疗体系对院长提高了很高的要求,这些院长本来只是临床专家,现在按照岗位要求,他们还要充当管理者、企业家的角色,往往签一个字就是几百万上千万。

有行业专家告诉八点健闻,在公立医院扩建潮中,一个新院区就涉及十几个亿,涉及的利益太大了,充满了诱惑。

对内,医院一方面具有行政权,院长相当于处级干部,公务员身份;另一方面,医院又像是一个企业,院长是营业额几百亿元、管理几千员工的总经理。与企业间自由流动不同的是,医院员工有编制,不经过医院同意无法自由流动、多点执业。

在社会意义上,医院院长是多重角色的混合体。他首先是一个优秀的临床专家,很可能在科研上颇有建树,如果在大学附属医院还得带硕博研究生,要经营好医院,他还得是一名优秀的管理者,同时还经常需要出席政府、企业、以及各种民间活动,是个积极的社会活动家。

大权在握,又缺少监管,在带金销售的大环境下,院长不可避免成了重点围猎对象,这使得他们时刻面临金钱、名誉的蛊惑,时刻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就会在某一个社交场合,某个难以拒绝的亲朋好友的请托,老上级的“打招呼”中坠入贪腐的深渊。

淄博市第八人民医院原院长段明福受到第一笔贿赂,来自租借医院门头房开小店的“租客”,租客给了他的1000元红包,此后二者又在承租医院食堂等业务上有多次往来,让段明福尝到了甜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根据中纪委公开信息,勐腊县人民医院原院长王明亮第一次收受贿赂时,还很激动并说了几声“谢谢”,才收下那3万多块钱。此后胃口越来越大,也从受贿变成了索贿。

危机四伏中,不少公立医院院长已经把药械采购、盖楼等“肥差”交给了分管副院长或后勤部门,态度也变成了“这些事情你来管,出事儿你自己背着,我也不管你”,前述行业人士告诉八点健闻。

很多医院掌舵人,开始申请提前申请退休。比如王明亮就曾以“培养新人”为借口辞去院长职务并提出“内退”申请;孟庆刚也于2019年底办理了提前退休;林志国在投案一年多以前就卸任了哈医大一院副院长一职,做起了普通医师。但最终还是难逃被查处的命运。

陈鑫、陈广晶、李琳|撰稿

徐卓君|责编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

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责任自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