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得罪了班主任,发现挂科之后,我要求复查,结果是我拿了 90 多分

subtitle
小说精品屋 2021-10-17 20:35

【本文节选自网文《人心叵测:令人头皮发麻的生活阴谋》,作者:我爱乳木果等,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二那年,我因为不买班主任老师自费出的书,屡屡被挂科。

班主任还扬言,取消我的助学金,让我的预备党员转不了正,并把我“扰乱教学秩序”写进档案里。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就问了他一句,马克思基本原理第 109 页第 20 行第一句写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班主任听完,直接跪下了。

大二临近期末考试,最后一堂马克思基本原理课。

授课老师,也是我们的班主任李大刚,抱着一摞崭新的书本放在了讲桌上。

他举起一本书,介绍道,“鄙人新作,李博士,历时 14 年,厚积薄发,终于著成的《xxx 理论实施研究》,出版啦!希望嘞,有兴趣滴同学,积极了解一下!”

李大刚话音刚落,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热烈的掌声,在李老师的课堂上属于家常便饭。

因为不鼓掌,甚至掌声不热烈,他就不高兴。

还记得当初,他给我们上第一节课,首先强调了九个字,即“科学化,规范化,人性化”,至于这九个字什么意思,他也没解释。

紧接着,他就开始背课文。

他双手自然下垂,身体挺得笔直,口沫横飞,咬字不清,由于每一口气都能背240 多个字,导致他胖脸通红,呼吸困难,背到最后的时候,他猛一转身,大手向上一挥,摆一个 POSS,声音戛然而止——

这是他获得我们集体的第一次掌声。

后来,他总是冷不丁地抛出问题,随机点名让同学回答问题。

这时候,他的双眼炯炯有神,面对回答问题的同学,他的眼睛逐渐散发出奇异的光芒,一只呈三角形,眼珠撇向该同学旁边的位置,一只呈正方形,眼珠朝上,嘴唇裂开,呈疑问状。

但凡被点名的同学能背出十几个字,他就会竖起大拇指,大声地称赞:XX 同学,是个好同学!

然后带头啪啪鼓掌!

这是他送给我们同学的第一次掌声。

如此循环下来,我们的课堂上总是掌声不断,不管发生了什么,鼓掌就完了,鼓掌,李老师就高兴。

而现在,李老师都出书了,这掌声能停吗?

不能!

掌声经久不息,李老师多次示意停止,都无人答应。

李老师无奈,重重地拍了拍桌子,大家才配合停下来。

李老师满面潮红,说道,“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的鼓励!接下来,咱们说正事!

什么是正事嘞?正事就是『科学化,规范化,人性化』!可能会有同学,有疑问,说了一学期的『科学化,规范化,人性化』,到底什么是『科学化,规范化,人性化』嘞?现在,我给大家展开讲一讲……”

李老师绕了好几圈,我们大致了解到,马上期末考试了,所谓的科学化,就是上课要积极回答问题,经常回答问题的同学,在科学化这一方面,会侧重得到高分;

所谓规范化,就是在纪律方面,迟到早退,请假,影响过课堂秩序的同学,会相应扣分;

所谓人性化,就是在师生关系方面,假如有些同学没有做好科学化和规范化,在人性化方面,老师新出了书,一本 88 元,这样人性化一下,老师也能给及格……

明白了,卖书来了。

我同桌卢小沫站起来,问道,“老师,如果我们不买书,会不会人性化?”

“那肯定得规范化!”李老师这样解释。

“那规范化方面不太好的同学,不能及格吗?”

“那就看这位同学要不要人性化!……”

下课时,不少同学主动购买了李老师的新书。

我凑过去翻了几页,发现“引用”的内容太多,再加上我买不起,直接离开了。

因为我相信,即便我“人性化”方面是 0 分,我也能及格。

然而,成绩出来,我傻眼了,59 分!

2.

以我个人的估计,我至少应该能考 70 分以上。

59,这特么不是在耍我吗?

我问了问其他同学,发现一直考全班前三名的学霸也考了 59 分,再仔细一问,十六人挂科,其中五位是常年保持前十名的同学……

我们聚在一起,又发现了一个共同点,我们这十六人,都是没有买李大刚新书的人。

“找他去!必须得有个说法!”我们班的挂科之王,常年考倒数第一的杨不凡义愤填膺地喊道。

大家用复杂的眼神看向他,大概是在想,你挂是最正常的,维权倒是数你最积极……

行吧,学渣也有权利选择正义!

我们一行十六人,拿着成绩单,浩浩荡荡来到了李大刚的办公室。

我率先开口问,“李博士,我觉得除了主观题,可能会拿不到高分,但绝不至于不及格,李博士……”

李大刚摆摆手,说道,“大家稍安勿躁,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大家先听我说。”

李大刚朝着自己的右手食指和大拇指,啐了一口唾沫,翻看了一个笔记本,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卢小沫,第二学期第三周上午第二节课的第 21 分钟 43 秒,照镜子,涂口红,是不是你?”

“我……”

“你先别说话!都别说话,等我说完。谢玉莲,第二学期第七周下午第一节课,十四点零 2 分才到,迟到两分钟,是不是你?”

“老师,那天下雨,我车掉沟里了……”

“你也别说话!等我说完!张光亮,第二学期第五周上午第二节课,分别在 9点 13 分,29 分,36 分,一节课上厕所三次,是不是你?”

终于点到我了,我那天窜稀,不上厕所拉裤子里吗?

还没等我开口辩解,李大刚阻止了我,继续说道,“别说话!杨不凡,杨不凡同学啊,这学期我是第一次见你吧?你干啥来了?”

杨不凡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哼哼唧唧,不知道说了什么。

李大刚看着一众人,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一再强调,科学化,规范化,人性化,你们在规范化,还有部分同学在科学化方面,都不及格,我也是没办法,你们就算找院长,那我也仍然是这么做,对不对?你们不愿意讲人性化,我能有什么办法?行!你们不用插嘴!办法呢,有办法,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人性化还来得及,只要你们能人性化,这几天我就给你们安排补考,那成绩也肯定是人性化。只要补考通过,绝不影响你们评优评先……”

卢小沫一跺脚,大声道,“老师,你这是在违法!强买强卖吗不是?……”

“这位同学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自始至终,我说过一次卖书吗?没有吧!你可以录音,包括如果之前录了音,我都不怕,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自始至终都没提过一个『买』和一个『卖』字……”

无耻啊!李大刚!

卢小沫说不过他,只留下一句“你等着”,摔门而出。

而杨不凡,挂科之王,早挂习惯了,根本不惯着李大刚,也走了。

其他同学痛定思痛,决定“人性化”,纷纷扫码付款,希望能通过学习李老师的大作,让科学化和规范化插上人性化的翅膀,飞得更高,更远。

熙熙攘攘几分钟过后,办公室只剩下了我和李大刚。

“张光亮同学,你想怎么着?”

“没事儿,我就想告诉你一句,我要买你的书,我跟你姓!”

3.

作为一个来自苏北农村地区的贫困生,我爸妈不争气就算了,我得争口气。

自从三年前,我爸妈被基都教会洗脑,家里仅有的几亩地都不种了,每周去开两天大会,其他时间躺平,等着会里的兄弟姐妹接济,所以,我上学连基本的盐豆子卷煎饼都没得吃!学费和生活费,全靠勤工俭学和助学金维持。

我送两天外卖,就能给李大刚 88 元用来人性化,但是,我不能这么做!

我相信,科学化到极致,一定能干掉人性化。

随后,我找到了卢小沫和杨不凡,我对他们说,“李大刚欺人太甚,不弄弄他,我咽不下这口气。”

卢小沫欣然同意,并表示自己早就想好了对策。

我们问她打算怎么做,她说能动手就别逼逼,已经摸清了李大刚的回家路线,准备在半路的黑巷子里揍他。

说完,卢小沫从身后拿出来一根凳子腿。

我也是服了,长得像一个瓷娃娃般的小萝莉,她怎么能这么暴戾呢?

我坚决制止了她,君子动口不动手,违法的事情我们不能做。

杨不凡虽然学习不好,但他有他的优点,他作为我们学校最大网吧的兼职网管,加上学校贴吧吧主的身份,堪称我们网络校园的地下组织部部长,这个身份可以利用一下。

在我们一番讨论研究下,终于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好办法,既能整治李大刚,又能显得正大光明。

我们讨论了关于李大刚“文化水平低下,自费出书强买强卖”“师德沦丧,上课讲自己的爱情史”,“暗箱操作,胡乱批改试卷”等七大“罪状”,由我执笔,写一篇控诉帖子,发在学校贴吧,由杨不凡为首的吧务团队置顶七日……

我们相信,此贴一出,李大刚必然求饶。

果不其然,这篇帖子一发,贴吧几万莘莘学子以及数百热爱上网冲浪的老师领导,都看到他的丑态,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大家纷纷谴责李大刚不是个东西。

随着帖子的发酵,李大刚终于坐不住了,给我们打来了电话,他的语气已经完全没有了颐指气使的感觉,央求我们去办公室聊一聊,一切都好说。

我们击掌庆贺,却万万没想到,李大刚并不是给我们道歉的,他憋了一肚子的坏水。

4.

李大刚开门见山,说跟老师对着干,是没有好下场的。

我们不惯着他的臭毛病,非常默契的一句话没说。

李大刚清了清嗓子,和颜悦色地说道,“同学们,我认栽啦,你们把那个帖子删了,越快越好,我给你们所有人,人性化!”

杨不凡有些激动,这可是他唯一一次,不上课也能及格的机会。

可卢小沫不同意,并且反应很快,反问道,“如果我们不呢?”

“那就统一规范化,很简单!”李大刚说完,看都不看我们一眼,自顾翻阅起自己眼前的文件。

我上前一步,定睛一眼,他翻阅的是他晋升副教授用的市级课题论文。

卢小沫的火爆脾气不是盖的,丢下一句“你规范你的,我等着重修就是了”,直接转身要离开。

“等等!”李大刚站起身,啪啪鼓了两下掌,说道,“老师也是一片苦心,这不都是为了加强你们的学习,让科学化更加科学化吗?”

卢小沫站定,直勾勾地看着他。

李大刚面对这样的眼神,有些恼羞成怒,片刻,他说道,“张光亮同学,下学期的助学金,哈,贫困生,我们班至少有三个,也不是只有你一个。如果不能人性化,那么呢,这个助学金,就需要班委会重新投票选举啦!张光亮同学,你说呢?”

赤裸裸的威胁!

我缺钱,但不缺志气!

“人性化是不可能人性化的,那个帖子还在发酵,您看着办吧那就。”

拿助学金来威胁我,年轻气盛的我不可能认这个。

不认归不认,现实的铁拳告诉我们,补考的人确实都过了,除了我们三个。

5.

新的学期开始了。

开学第一天,李大刚组织了班会,主要是探讨关于新学期助学金扶助对象的问题。

作为全班最穷的学生,我以三票的差距,失去了获得助学金的资格。

合情合理。

毕竟所有争取助学金的同学,都准备了各自的“演讲”,再加上民主投票表决,我落选是很正常的。

我同桌卢小沫看到这个结果,质问拿到助学金的那位同学,“我们小学和中学都是一起上的,你家什么情况你自己知道,你好意思申请助学金?”

那位同学白了她一眼,“家道中落了嘛,你眼红你也申请得了。”

卢小沫想据理力争,我直接拉住了她。

尽管我还差三千多块的学费没凑齐,但既然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再争下去就很不体面了。

卢小沫欲言又止,随后,她拿出手机,支付宝转了我五千块钱。

我看到后,直接给她退了回去。

然后我们展开了拉锯战,她转给我,我退回去,如此循环了好几轮,卢小沫怒了!说如果我再给她转回去,就绝交。

我这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让我脑海里一直徘徊着一句话: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但我知道,她并不是施舍我。

思来想去,我拿出一张纸,写了欠条,签字,递给她,并告诉她,如果不收欠条,我坚决不要。

卢小沫白了我一眼,把欠条收下了。

这时,杨不凡给我发来一条消息,说贴吧上我给李大刚写的七宗罪那条帖子,不见了。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不清楚。

神了,杨不凡可是吧主,他都不知道谁删了帖子。

我一抬头,看到李大刚用玩味儿的眼神看着我,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还有好几个小吧主都有删帖的权限,李大刚肯定也有门路。

我想,我们跟李大刚对着干,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他轻描淡写地用点儿小手段,就几乎可以让我的生活支离破碎。

继续跟他对着干,值得吗?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人不轻狂枉少年,咱们走着瞧就得了。

当我无意间看到班长在宿舍里,帮助李大刚校对课题研究论文,我认真学习了一下论文内容,我知道,机会来了。

尽管李大刚的这篇论文,在机检方面的重复率在 4% 以下,但我看每段的内容都似曾相识。

我把这份论文拷贝了一份,晚上去了杨不凡做网管的网咖,用了一个通宵的时间,终于搞明白了。

同一个论点,他改变了另一种说法;同一句话,他打乱了遣词造句的顺序。

本质上还是抄的嘛!

我又用了一个通宵的时间,把他的论文和原版的论文,逐段逐句对比,批注标出重点,密密麻麻的十几页纸,简直让人犯密集恐惧症。

我把这份批注好的论文,打印了上百份,准备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分发到教学楼的各个教室。

卢小沫得知我这个计划,非要跟着我一起发。

我不想连累她,但也拗不过她,就答应了。

晚上 11 点多,我俩一人背着一个小书包,来到了教学楼。

发到第三教学楼 302 的时候,漆黑的教室,我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嗯嗯啊啊”

的声音,伴随着这个声音,还有桌子腿儿有节奏晃动的声音……

我想,这也太野了!

而卢小沫,已经吓坏了。

她嘴唇哆哆嗦嗦,小声问我,“什么……声音,什么……”

我小声安慰她,“你默背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没事儿了,别怕。”

暴力少女卢小沫,不怕打架,但总是怕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属实是太敏感了。

如果她能猜到,教室里应该是一男一女在“打架”,肯定会冲进去看看。

里面的哥们,同学一场,我不能因为搞李大刚而毁了你们的幸福生活,以及前途。

想到这里,我朝着门缝大喊了一句,“学校摄像头夜间模式啥都能看清,赶紧从哪来,回哪去吧。”

我话音未落,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卢小沫问我,“鬼也怕摄像头?”

“那当然,鬼也怕光。”

6.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院长直接找到了我。

我想,我是不是鲁莽了?

院长会站在正义的一边吗?

我来到院长办公室,李大刚也在。

当我进门的那一刻,院长停下了对李大刚的训斥,他面带微笑,请我坐下,说道,“张光亮同学吧?没有别的意思,监控里看到了你在各教室塞文件,院里很重视,想请你来,了解了解情况。”

院长还挺和善。

院长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过,师之惰!李大刚啊李老师……”

院长滔滔不绝,从头到尾,大致总结了三点,逻辑严密,令人折服。

首先,他当着我的面,批评了李大刚的论文问题,说晋升副教授,需要真才实学,而不是到处“借鉴”。人民教师是一个神圣的岗位,不能在学术上有半点瑕疵云云……

其次,他批评了李大刚关于“人性化”的教学方法,严厉斥责他不该用神圣的师生之情,来绑架学习成绩;

再次,他批评了李大刚关于助学金方面,思考不严谨,不周全。尽管班委会投票公平公正,但我的贫困也是真实的,全院有目共睹的,我是全院唯一一个走“绿色通道”才有机会上大学的。要给这种同学,无限的帮助,和人情味。

【注:“绿色通道”是近年来为切实确保即对被录取入学、经济困难的新生,经审核对经济困难无法缴纳学杂费用的,批准暂缓缴纳学杂费,先进入学校学习,然后学校帮助这部分学生通过申请国家助学贷款、勤工助学等方式来解决经济困难的教育部规定各公办普通高等学校都必须建立的一种制度。】

最后,院长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尽管我没有拿到助学金,但只要我表现好,新学期的励志奖学金,会看我的表现和成绩,酌情补偿我。

他还再三叮嘱我,一定要争气哟。

我非常感动,心想,院长不愧是院长,说话有水平,还一颗真心系学子。

“但是!张光亮同学啊,你在贴吧上发帖子,在办公室发文件,在全院,甚至全校,影响很不好。虽然你很年轻,但你也要有大局观呀!这样吧,你挂科的,再考一遍,我保证,李老师只能按科学化的标准来给你打分,你觉得可以吗?”

我点头如捣蒜,院长话都说这份上,我还能说什么?

院长又看向李大刚,李大刚直接会意,表态绝不为难任何一个同学。

出门前,我又想起了李大刚的论文。

我回过头,对李大刚说,“李老师,你的论文可要重新好好写哟,我会盯着你的。”

李大刚脸都绿了。

但院长毫不犹豫,频频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对,这关乎学校声誉,我也会盯着他。”

院长越来越让我敬佩了,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7.

重修。我又挂了。

这件事本来就在我的意料之中,李大刚这个小心眼儿,绝不会与我善罢甘休,毕竟我坏了他晋升副教授的好事。

但让我意外的是,卢小沫和杨不凡的重修,都过了。

即便是杨不凡自己,都不信自己能过。

他回答的那些问题,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

在杨不凡做网管的网咖,卢小沫手里把玩着双截棍,找过来了。

她很冷静,直接问我,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无论怎么干仗,她都全力配合。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杨不凡支支吾吾,说道,“我俩……这不是都过了嘛,阿亮……这个,跟李大刚低个头,要不然影响毕业……多划不来,对吧?……”

卢小沫猛地敲了一下杨不凡的脑袋,说道,“你是蠢猪吧?李大刚明显在分化我们,让我们没法统一战线,你看不出来?”

杨不凡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嘴里嘟嘟囔囔,“啥战线不战线的,我还得打穿越火线呢……”

“你这种人,放在过去,容易当叛徒!”

卢小沫说完,没再搭理他,而是转头看向了我。

我对她说,好意心领了,我有准备,女孩子不要整天想着打打杀杀的,多动动脑子,温柔一点儿,岂不是更惹人喜欢?

卢小沫不服,但我没有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转身离开了网咖。

8.

我直接去了李大刚的办公室,他看见我,微微一笑,热情地招待我坐下。

我诚惶诚恐,把李大刚一顿夸。

大意是,他不仅教了我们马克思,也教了我们毛概,李老师是我见过既懂理论,又懂实践的好老师……

我这一顿夸,竟然让李大刚有些不好意思。

他可能以为我开窍了,跟他道歉来了。

“这样就对了嘛,你是个好同学,就是年轻点,以后的路还长着,要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李大刚开始滔滔不绝。

我冷笑一声,打断了他,说道,“毛概里面可没有讲,要把瓦解敌人的统一战线用在自己学生身上,您看,对付我这么一个小角色,您至于的吗?”

李大刚收敛起了笑容,说听不懂我在说什么,问我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我觉得这次重修,百分之百能及格,我要查看批改试卷。

李大刚愣了一下,随后表示,教研室都封存了,想都不要想。

我说,你如果不给我看,我就去找院长了。

李大刚很横,扯着嗓子喊道,你找去吧,有本事你就去找。

我看到他脸上肌肉抖动,就知道他内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表现的那么淡定。

果不其然,我刚走到门口,他叫住了我,问我是不是预备党员。

我说是的,怎么了?

他说我这么闹下去,影响不好,很有可能会导致我预备党员转不了正。而且,如果我执意油盐不进,他还会把我“扰乱正常教学秩序”这一项,写进我的档案,让我在毕业时直接带走。

明白了,又威胁我,而且是双重威胁!

我怒火上涌,万万没想到,他小人到这种程度。

我就不信了,朗朗乾坤,还没有天理了。

我拿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请他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李大刚擦了擦汗,语气变得很温柔,很语重心长,说道,“张光亮同学呀,你重修成绩没过,这个励志奖学金嘞,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可能就拿不到了。但是嘞,你的实际情况老师也了解,有什么困难,老师可以以个人的名义,来帮助你……”

曲尼玛的吧,恶心!

我懒得再搭理他,直接走到了院长的办公室。

我刚进门,李大刚就跟过来了。

9.

院长见到我,再次露出了和煦的笑容。

我把查询重修试卷的诉求,简单明了地跟他讲了一遍,院长的笑容逐渐消失,脸色开始阴沉下来。

当然,不是对我。(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

他把我身后的李大刚,狠狠地批评了一番,然后告诉我,院里还没有查封存试卷的先例,这个真的有必要吗?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院长站起身,开始踱步,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再次申请,一定要查询试卷,给自己一个清白和公道。

看到我冥顽不灵的强硬态度,院长也有些火了。

他强忍着怒气,说道,“你确定你查了,就一定能及格吗?那么多主观题,我相信,没有人能保证全部答对……”

院长好像有些急躁。

“我敢保证,我一定能及格!甚至可以得满分。”

院长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说道,“你能不能有点儿大局观?如果这个先例,在我这里点头,就开了,你让各科老师多被动,以后还怎么推进工作?将心比心,老师也是人,老师也需要尊严……”

这帽子扣的太大了,院长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

正当我陷入沉思的时候,卢小沫给我打来了电话。

此时的我,显然不方便接听电话,我直接挂掉了。

但我看卢小沫还给我发来了几条微信,上面写着:从某企业查询网站查到,院长的老婆王 xx 和李大刚的老婆张 xx,合伙开了一家公司,更关键的是,王 xx 和张 xx 两位股东,是表姐妹关系……

院长,李大刚,连襟啊……

明白了。

我把手机放裤兜里,看着院长,问他到底能不能看试卷,我觉得光明和坦荡,比所谓的“先例”,更有价值和意义。

院长很坚决,只说了俩字:不行!

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听说您爱人王 xx 和李老师的爱人张 xx,合伙开了一家公司呀……”

院长脸色直接绿了。

李大刚的脸色红了。

李大刚声嘶力竭,问我,“张光亮,你你你你什么意思??”

院长毕竟是院长,很快压下了情绪。

他挥手示意李大刚不要说话,转头又露出和颜悦色的样子,说道,“张光亮同学,你说的不错,我家人确实有他们的工作,她们做的是文化生意,说出去也不丢人。所以你什么意思呢?威胁老师?就这一条,我就能给你写进你的档案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心想,坏了,鲁莽了,把院长激怒了。

不过,档案,又是档案,你们好像除了档案,就没有别的手段了!

“我就一个要求,我要查试卷,我要自证清白!”年轻人认死理,我就这么一个简单朴素的要求,不达目的不罢休。

这时,我发现院长办公室门口人影绰绰,往外一看,已经站满了同学。

院长给李大刚一个眼神,李大刚会意,嚷嚷着让同学们散开,他走过去关门。

李大刚走到门口,直接愣住了,他微微低头,喊了一声“汤校长……”

汤校长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除了开大会,我们能看到他在主席台的某个位置,还真没怎么在现实中见过,不知道他怎么来了。

汤校长走到院长的办公室,说正好有事找院长聊聊。

显然,院长不愿意节外生枝,直接礼貌地让我走。

我才不走呢!

我就不信了,汤校长也跟你们是连襟?

10.

面对我这样一个不识趣的学生,汤校长也是眉头微蹙。

我简单把查询重修试卷的诉求,跟汤校长讲了一遍,汤校长眉头蹙得更厉害了。

可能他也在思考,一个沦落到重修的学生,考试怎么可能考好?

李大刚也在一旁附和,说我胡搅蛮缠什么的。

汤校长瞪了他一眼,转头问我,“你怎么证明你就一定能考过?”

我说我把教科书全本都背下来了,就算照本宣科,我也一定能及格。

汤校长显然不信,李大刚更像是被人触碰了逆鳞一样,大脸涨红,激动地说,“不可能!能背下毛概和马列教科书的人,全校只有我一个!……”

李大刚刚说完,就开始秀了起来。

从前到后,第几章第几节,分别是什么内容,如数家珍,嘁里咔嚓一顿背诵和总结。

这一番操作,汤校长的眼睛都亮了,对着李大刚频频点头。

看到汤校长赞赏的样子,李大刚很得意,骄傲地问我,“这你能行?”

我轻蔑一笑,问他,“李老师,马克思基本原理第 109 页第 20 行第一句写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突如其来的疑问,把李大刚给问住了。

我用极快的语速,告诉他说,是“想思律法和想思治症括包想思律法治症……”

我话音未落,李大刚用鼻子里的声音制止了我,随即说道,“你在这跟我绕口令呢?我还红鲤鱼绿鲤鱼与驴呢……”

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南方人,李大刚绕口令还是不错的。

我顾不得跟他掰扯其他的,说,我这是在倒过来背,不信你去看!

李大刚随手从院长办公桌上,拿了一本马克思基本原理,翻开一看,109 页第20 页第一行赫然写着:政治法律思想包括政治思想和法律思想……

倒过来背,确实像在绕口令……

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类风湿关节炎犯了吧,李大刚右腿一软,单膝跪在了办公桌前……

随后,他用双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咬牙切齿道,“好好好!你侥幸!我再问你,第 89 页第第 8 行第一句,写的是什么?马上回答我!立刻!”

“评价结果的正确与否依赖于对客体状况和主题需要的……”

李大刚蔫了。

在汤校长的帮助下,我如愿以偿查看了试卷,最终拿了 90 多分的成绩,顺利通过。

11.

科学化战胜了人性化,就像屠龙少年打赢了恶龙。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李大刚请辞了学校的工作,原因不明。

艾略特说,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参合在一起,又让春雨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