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00后剧本杀创作者揭秘:从计算机世界里走出的梦想家

“这样的结尾太平淡,是不是可以比照残酷现实与美好童话,换成开放式的结尾?”在武汉市江汉路,灰渡·Gray推理社的店员们正在测试、讨论店内原创剧本《无声》,而这声青涩却笃定的发问来自店内00后DM(剧本杀主持人)——目前就读于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00后“武汉伢”李子天,这是他迈向剧本创作的第一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店铺合伙人、文传部负责人小火龙听到这个想法后,当即决定采用这个思路,改变剧本的走向。

同时,他惊喜地发现,店内就藏着自己渴求已久的剧本创作“千里马”。

为拓展业务,从去年开始,灰渡将业务触角向产业链前端延伸,布局除剧本杀外的第二业务板块——文传,即原创剧本写作及发行。目前,李子天已经正式加入文传部作者团队。他们当时所讨论的剧本《无声》市场售价为1888元,目前已售出近400本,收入超70万元。

推理迷的“微创作” 虚拟与现实双向赋能

从下棋到布局、从敲代码到写故事,李子天成长为一名剧本创作者。

作为数字原住民的千禧一代与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李子天的生活与表达和互联网密切关联,也深谙虚拟互动与社交之道。

同时,他也是一名资深的推理迷。李子天清楚地记得,《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是自己看的第一本推理小说。从柯南·道尔到东野圭吾,他逐渐步入推理的世界。

上高中时,爆火的剧本杀引起了李子天的兴趣。玩得多了,他索性当起了DM,带玩家“开本”。

李子天向记者介绍,市面上的剧本可大致分为硬核本、情感本、欢乐本、恐怖本,以电影类比,分别对应悬疑与科幻片、爱情片、喜剧片、恐怖片。硬核本中常常也融合了机制本的特质——以玩家的选择对应作者设定的某个环节和机制,产生不同的故事走向,交互性极强。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编剧专业的剧本杀兼职创作者王世旸认为,与传统剧本相比,剧本杀剧本更像是一种“微剧本”,出品周期短、成本低。如果说前者是“呈现”故事,后者则更像是“参与”故事,用户参与机制被置于更为突出的位置。

从“玩”到“写”,是一场融合了体验与思考的“微创作”。除开繁琐的台词和舞台指示,剧本只专注于“好玩”。

同时,“诸如《北国之春》《花木兰》《壬辰倭乱》等此类故事性饱满、立意深刻的剧本,可以加深当代年轻人对历史事件的理解。”李子天说。

他回忆道,剧本《北国之春》以切尔诺贝利事件为背景,当灾难来临,作为“农妇”角色的他,没有文化,对核爆炸缺乏认知。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作为搜救队队员的丈夫再也没能回来。时代的微小与宏大,交织碰撞。

在玩了近乎100个“本”后,他开始思考,也许可以将小说中所看到的超现实、梦境等元素与真实社会事件、虚拟世界的交互性相互融合,以带来更高的“游戏性”与社会立意。

灰渡合伙人水冰月认为,也正是这份对推理的极致热爱与对社会的深刻洞见,才能让他写出玩家眼中“题材新颖、思路清晰”的剧本。

市场呼唤优秀剧本 避免“劣币驱逐良币”

加入剧本创作阵营,靠着讲故事就能把钱赚了?

李子天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写出好剧本是很难的。“与小说相比,剧本杀创作门槛较低,重在故事框架、新奇思路,即‘游戏性’强,对文笔要求并不高。”他坦言。

王世旸同样认为,目前,剧本杀内容市场良莠不齐。相较剧情内容,剧本杀的玩家更注重形式上的创新“玩法”。

“玩家的需求多是与朋友休闲相聚,并不愿意花费太多精力去‘烧脑’。”李子天担忧,这一定程度上就可能导致剧本杀走偏。

在剧本的共创时代,好剧本稀缺无疑正成为“剧本杀”市场实现长足发展的软肋。但越是门槛开放、市场稚嫩,就越需要专业力量的沉淀。

“对推理的饱满热情、对推理要素的熟悉度、专业度在任何时候都不应缺失。”李子天希望剧本创作的过程能够保留逻辑、理性的内核,尽可能地保持原始、纯粹。

这次,他希望独立完成一个剧本杀领域较少涉足的灾难题材剧本,创新互动玩法,让玩家们在末世浩劫大背景中寻求生机。该剧本预计将于本月中下旬发售。

“然后,可能就要暂时回归学业了”他笑称。(湖北日报见习记者曹雯)

来源:湖北日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