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从媳妇到婆婆,她的经历告诉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subtitle
巷尾的梧桐枝 2021-10-17 15:17

鹿村是南方边陲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位于两县交界处,群山环绕,虽交通不便,但山清水秀,茶树飘香。

弯弯的河堤,清浅见石,淙淙的流水,叮咚悦耳。

世代居住于此的村民,习惯了这里的悠闲,自足;住惯高楼大厦的人,回到山野乡间住几天,也很喜欢这里的宁静,舒适。

现在的乡村,早已不是以前老旧落后的模样,它既有城市的现代装备,也有乡村的田园牧歌。有些人,本来有机会到城镇工作,最后还是选择留在家乡,荣舅就是其中一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荣舅年轻时清秀俊朗,斯斯文文,是那个时候少见的大学生,他毕业时选择回家乡做老师。后来任校长时,因为成绩突出,县里多次想调他出山,他最终也没有去。

因为人长得不错,又有公职,做媒的人还是很多,但最后有能力一争的只有两个姑娘,阿英和阿珍。

两人相貌身材都属中等。阿英内敛,阿珍外向,阿英有点羞涩,对人不敢主动;阿珍性子活泼,嘴巴很甜,为人圆滑。

阿英虽只有高中文化,但是勤劳朴实,温柔善良,荣舅的家人很喜欢,农村家庭看姑娘更多的是“实在”。

阿珍和荣舅是同学,到底是在城市呆过的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短上衣长裙子,很是时尚。

阿珍虽和荣舅是同学,但是他们在学校期间并无特别的感情,毕业后一起回乡,阿珍才生出要和荣舅在一起的念头。又因为她是自费生,毕业后只是代课,所以,她更想抓住荣舅这一个“香饽饽”。

荣舅对两位姑娘本无特别偏向,他也觉得家里人说得有理,阿英更适合他,无论是为人还是秉性,就想和阿英多处处。

阿珍察觉了这个苗头之后,不甘心,她便想法子使坏,一边有意让人散布一些“流言”到荣舅的耳里,说阿英在家乡原有相好之类的,一边又在阿英去荣舅家的时候,故意找事情支走她,然后装不经意地在荣舅面前说阿英如何如何,让荣舅对阿英的印象变差。

同时,阿珍自己也不时制造机会,或是单独和荣舅相处,或是去荣舅家,在他的家人面前刷好感。

老实的阿英,哪里是有心计的阿珍的对手,没两个月,就败下阵来。

阿珍最终成功地嫁给了荣舅。两人一起在村里的学校教书,原也相衬。但是,阿珍在婚后逐渐暴露了她的本性,她自诩是读书人,不愿意干家务,不愿意干农活。因公婆年老,家里的活计,大部分指望荣舅和荣舅的大哥大嫂。

尤其是刚结婚那几年,阿珍经常穿着大学时候的裙子到处串门,去彰显自己的优越感。回到家就赖在家里闲坐,也不去忙农活。她自家不种菜,专门去大嫂家择;自家不拾掇柴火,专门去大嫂家的柴房拿,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她脾气也不太好,甚至有些尖酸刻薄,容不得人。有次荣舅读初中的外甥女来玩,和荣舅玩得忘形了些,阿珍就很看不惯,给了她一个大耳刮子,把外甥女直接打懵打哭了,把荣舅气得不行。

平常她总占大哥大嫂的便宜,但在侍奉公婆上和他们斤斤计较,绝不肯多花一分钱,多出一分力。

有外人在时,她笑容满面,殷勤招待,手脚勤快;没外人时,就本性毕露。虽已嫁人,还当自己是家里的小姐。

荣舅家人见此,也只能摇头,都为错过了那个勤劳善良的阿英叹息。便是荣舅自己,也未尝没有后悔,但事已至此,只能接受,努力把日子过好。

幸好她就算有诸多不是,但对荣舅倒还真心,也知道体贴照顾他,不会让他太累。因此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下去了。

02

婚后两年多,两人就有了大儿子,但是孩子有些先天不足,两人很是发愁,求医问药折腾了很多年,依然无法根治。两人只好想办法,在大儿子七八岁时,再要了个儿子,才总算解决“传宗接代”的难题。

有孩子后,阿珍也没法再那么作了,毕竟大人不吃孩子要吃,公婆年老无法帮带孩子,还是幸得那些大姨小姨,轮流帮她带了一段时间,孩子大了一些,她的日子才好过一些。

虽本性不改,倒也不全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也会种种菜,做一下家务了。自从有孩子之后,家里忙乱不已,她的裙子再无用武之地,早就束之高阁了。

阿珍明白,

自己的人生,从选择回到家乡,就已经端不起来了。

到小儿子七八岁的时候,荣舅当上了校长。虽是小学校的校长,但在村人的眼里,就是村里文化人的代表了,很受尊敬。另外,荣舅字写得好,大家有红白喜事都喜欢让他帮写副对子;荣舅修理电器也很在行,因此,帮村里人修电器也成了他的兼职。

现在的荣舅,俨然是村里举足轻重,人人尊敬的人了。阿珍作为他的妻子,自然与有荣焉。不久后,阿珍也考上了正式老师,一家子的生活越来越好。荣舅又在旧屋的旁边,另建了一幢花园式的三层小楼,很是气派。

时光的脚步飞快,眼看大儿子快到要娶亲的年龄了,夫妻俩有些发愁,大儿子先天不足,眼睛斜视,打工时又受过工伤,伤过肾,看来很难娶到老婆了。

正当两夫妻俩伤怀的时候,他们的大儿子却傻人有傻福,一个与他在网上聊过的穷人家的女孩,居然自己找到他们家来,看到他们家条件不错,这个家里有五个兄弟姐妹,经常饱一顿饥一顿的女孩,就留下了。

荣舅和阿珍很是高兴,对女孩非常好,好吃好穿的侍候,就差哄着供着了。女孩就这样在他们家里住了两年,到了结婚年龄,荣舅就替儿子办了盛大的婚礼,把女孩娶进了门。

03

阿珍荣升为婆婆。这时的她,已完完全全地蜕变为一个地道的农家妇人了。她种菜、插田、养鸡、做家务……农村妇女会的,她基本都会了,而且,手脚还很麻利。

她现在也没心思拾掇自己了,连衣服都很少买,城里亲戚家淘汰的那些衣服,她看着挺好,就留下来自己穿。偶尔翻衣服的时候,翻到刚结婚时自己穿的衣裙,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现在有了儿媳,她的生活,有很大一部分是围着儿媳转了,因为怕儿媳嫌弃儿子,她和荣舅都小心地哄着儿媳,就盼她早点为他们家诞下一儿半女。

幸好虽然等待的时间有点长,儿媳婚后第三年才终于有了孩子,是个女儿,他们很高兴。阿珍从此开始了她的带孙女的生涯。

儿媳生了孩子之后便更加娇贵了,她似乎知道公婆都怕她会嫌弃自己的丈夫,所以对她很好。一开始时她还诚惶诚恐的,但久而久之,便习惯了。

她慢慢地也学会了耍脾气,平时除了偶尔带带小孩子(大部分是阿珍带),别的活她喜欢就干点,不喜欢她就在一旁坐着。阿珍也不敢太使唤她,怕她生气之后会拿儿子出气。

过了几年,儿媳生了二女儿,三女儿之后,更是拿娇了,动不动就发脾气,不跟丈夫一桌吃饭,晚上还和丈夫分房睡……阿珍两老看到也没办法,也不敢怎么说她,怕她想不开就跑了。

阿珍现在的日子可辛苦了,她要侍候丈夫(荣舅这些年身体不太好,已经辞了校长的职务,每天就是出去看看山,遛遛鸟,重活基本不干,家务也做得少了),要看儿媳的脸色,要带几个孩子,还要忙农活,做家务……每天忙得分身乏术,家里常常鸡飞狗跳的。好在这些年她历练多了,尚能应付过来。

亲戚朋友看到了,不由感慨:

生活真能磨炼人啊。

也有些人想:

风水轮流转,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啊。

结语

从心高气傲的女孩,到端着拿娇的媳妇,再到“十项全能”的婆婆。阿珍平常的人生,也是千千万万女人相似的人生。她做媳妇时,享受过短暂的随心所欲的时光,到她做婆婆时,百倍偿还了从前的自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