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私奔、爆雷、跑路...万通六君子,没一个过得有王石好

subtitle
说财猫 2021-10-17 14:00

这是一个颇具幽默的财富故事。

当房企大佬们纷纷登上富豪排行榜时,王石只能领着千万元的工资;但如今老板们集体焦头烂额,王石又成了被羡慕的那一位。

离开万科和房地产后,王石还是幸运的。前不久,其妻子田朴珺带着2岁的女儿出席《那些钱解决不了的事》新书分享会,看起来幸福美满,光鲜亮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网络 侵删

冯仑、潘石屹等都是曾经与王石齐名的,相比起来,他们在今年过得多少有点不顺利。还与地产有点关联的大佬们,似乎都有点落魄。

冯仑因三亚万通项目涉嫌挪用4千多万资金而冲上舆论风口,直到现在,那篇揭露这起事件的源文章依然未被删除,即便冯仑第一时间在微博做了澄清,此事至今也尚未有明确的结果。

潘石屹则是几度卖资产都卖不掉,跑路的心早就有了,却一直未能实现。

易小迪也算是走到了迟暮晚年,他曾将自己称为“吃草的羊”,但阳光100还是涉及5240万美元逾期违约,成为了爆雷房企之一。

那个响彻地产界的名字——万通六君子,也仅仅定格在1995年,只是那时,房地产行业还没有迎来黄金时期。后来的故事里,万通六君子也一步步走下神坛。

想知道更多大佬秘史,关注这只懂财经的喵~~

下海江湖

万通六君子的故事,顶多算是房地产的前传,但也被视为初代地产大佬。

那六位男人,王功权、刘军、王启富、冯仑、易小迪和潘石屹,前三者均离开了地产开发,仅剩的冯仑转型做工业地产,易小迪还在苦苦挣扎,潘石屹还在卖他的写字楼。

作为第一批下海的商人,万通六君子的掘金之路开始于1993年。但每个创业故事背后,多少都带点传奇色彩,有说原始团队是上述六人,但也有说是7人,而被遗忘的那人是李宏(曾用名倪源)。

截图自天眼查

1991年,李宏通过牟其中,结识了当时在任南德集团办公室主任的冯仑。随后,李宏与冯仑、刘军、王功权等人开始对地产生意动了心思,据称还是对标李嘉诚。

该年9月13日,海南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万通前身)成立,股东发起人是万通六君子+倪源。两年后,该公司整体变更为海南万通实业集团,并成立了北京万通股份。

彼时,李宏任董事长,冯仑为副董事长,王功权及刘军分别担任总经理和副总经理。随后这支团队扩容,易小迪、王启富、潘石屹先后加盟。

按照冯仑的说法,那个时候,创业团队的平均年龄不到26岁,都是一群意气风发的青年。海南的营商经济环境造就了这批地产界的初代大佬,海口“九都别墅”项目是他们的成名作。

源自公众号冯仑风马牛,左起:冯仑、易小迪、王功权、潘石屹

除了万通六君子,1992年辞职下海的公务员多达12万名,他们也不过是12万下海商人中的6名,“92派”也成为内地一个特有名词,除此之外闻名遐迩的还有陈东升、郭广昌等。

“九都别墅”项目成功后,万通六君子如法炮制,在海口和三亚的房地产市场抢占先机,随后还将地产版图扩大至北京等地。

或许正是印证了那句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万通六君子“分手”最早是在1994年秋天,潘石屹、易小迪和王启富开启“单飞”模式,随后陆续离开的还有刘军、王功权。如此,万通就只剩下冯仑一人。

冯仑用一句话总结道,“留下的人拥有的是资产和希望,离开的人拿走的是现金和希望。”在他看来,离开或留下都是拥有希望的。

他也没闲着,1993年作为创始人在北京注册成立万通地产,从海南回到北京,依然干着房地产生意的活儿,包括打造住宅品牌“新新家园”、商用物业品牌“万通中心”等。

2006年前后,冯仑凭借多次增持先锋股份(2000年在A股上市),坐稳大股东之位。顺理成章地,先锋股份更名为“万通地产”。

冯仑确实达到自己的目的了,运作一家地产公司上市,但随后几次的“骚操作”,却让他失去这场游戏的资格。

包括转型文娱失败、营收规模下滑、地产扩张保守等,但不可否认,冯仑在炒概念方面是有天赋的,那些年他说过的“滨海新区”、“美国模式”、“向房地产投资公司转型”、“立体城”等,几乎都火遍行业。

那时看来,万通地产在国内还是小有名气的。

离开地产

今年9月13日,冯仑风马牛在其社交平台上发文《万通三十年》,回忆过去30年间做对的5件事情和做错的2件事情,看起来都是些不痛不痒的观点。

在外界看来,万通最大的失误,是没有赶上地产黄金时期迅速扩张,却又在白银时期陷入转型阵痛、资金和规模扩张乏力的三角失衡状态里,且六君子纷纷离地产而去。

冯仑是在2014年底离开的,收购文娱产业重组失败后,对他的质疑声不断。彼时,瞄准时机的万通地产二股东嘉华控股王忆会上位,拿到了公司的实控权,冯仑也逐渐隐退地产界。

不管如何,冯仑作为创始人,其之于万通都是计功补过的。但在他退出之前,万通地产落得一地鸡毛。

截至2014年底,万通地产的营收为19.11亿元,同比下降42%,净利润仅0.97亿元,不足2013年净利润5.06亿的两成。同时期,万科的营收为1464亿元,归母净利润157亿元,二者的差距已经不是一星半点。

2015年,万通业绩急转下滑,净亏损6.12亿元,同比下降1457.78%,这般业绩跌幅,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

但万通的困境,即便是在冯仑系一众人等离去时,亦未能破解。直到现在,这家公司还在清理出售地产资产,和寻找及拓展新业务方面着力。

冯仑离开后,万通地产曾提出,将以高科技、服务业、金融业与房地产的组合转型升级。陆续出售地产资产后,于2017年6月,万通地产转型金融业有了实质性动作,其获得中融旗下资管公司中融国富80%股权。

到2017年,冯仑从万通控股退出,那个潜伏在万通十余年的嘉华控股实控人王忆会,在收购上市公司万通地产后,进一步接任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正式告别万通。

同样离开地产行业且最出了名的“逃跑”例子,应该当属潘石屹。

图源:视觉中国 已授权

去年就已经传出黑石收购SOHO中国并私有化退市,但却因疫情陷入停滞状态。今年,高盛代表黑石发出全面收购要约,以5港元/股的价格,收购SOHO中国约28.56亿股股份。

本以为要成的大单交易,却又再次出现反转,今年9月初,黑石收购SOHO中国这事,再次黄了。

而仍留在地产行业苟延残喘的阳光100中国,即便度过去年的疫情危机,今年政策调控和资金监管频出,让这家小型房企的去化成疾。

雪上加霜的是,阳光100中国本应到期支付2021年美元债的本金和利息合计5239.16万美元发生逾期兑付,连锁反应导致另外两笔美元债发生交叉违约。

从下图可知,阳光100中国还有3笔流通中的美元债,票面利率最高的达到13%,且其余两笔美元债并不便宜,光是利息和本金兑付就足以压垮这家房企的现金流。

中报显示,阳光100中国的现金仅仅13亿元人民币,受限制部分为4亿元人民币,但近一年到期的美元债部分高达3.89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5亿元。

更甚的是,此前于8月27日,标普还将阳光100中国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SD”(选择性违约)调整为“D”(违约)。只不过一个月后,标普应阳光100中国的要求,撤销了“D”评级。

阳光100易小迪 说财猫摄

事实上,阳光100中国的销售很缓慢,截至今年前九月,阳光100中国累计销售额约26.11亿元人民币(包含小股操盘项目5.98亿元),按年下跌53.6%,9月单月仅仅卖了2亿元,经营十分惨淡。

“万通六君子”已经成为上个世纪流传于地产界的美好传说,待众人纷纷散去之时,地产行业正迎来翻天覆地的转变。

甚至,这几年如日中天的地产大佬们,如许老板、姚员外,都可能夜不能寐。而当年拒绝卖掉个人股份的王石,至少看起来活的最开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