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云从科技官网撤下“人工智能国家队”宣传语,状告中访网索赔50万

subtitle
中访网 2021-10-17 12: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日,中访网关注到云从科技的官网撤下了“人工智能国家队”的宣传标语。凑巧的是,作为一家从成立伊始就打着“AI国家队”的旗号行走江湖的科技公司,云从科技官网撤下slogan的同时,对上月发表了标题为《碰瓷国家队,云从科技上市路坎坷》的中访网提起了民事诉讼,索赔50万元,上市关键期的这番“骚”操作令人怀疑云从科技是否太“心虚”了。

云从科技控诉中访网发文侵害其名誉权,认为文章中“碰瓷国家队”、“毛利率处于行业下游”、“裁员30%”、“降薪20%”、“高管套现”等内容不实。真相究竟如何,究竟是谁在说谎?事实胜于雄辩。

“碰瓷国家队”的真相

云从科技是“AI四小龙”中成立最晚的一家,实际控制人为创始人周曦,通过常州云从持有23.32%的股权。云从科技之前的新闻通稿以及官网首页都以“人工智能国家队”自居。而“AI国家队”这一称号的来源,主要是由于创始人周曦及初创团队均来自于中国科学院重庆研究院,而云从科技的前身,也是由中科院最大的人脸识别研究团队孵化而成。

此外,云从科技多轮融资均无外资身影,纯正人民币血统。天眼查显示,云从科技一共获得6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33亿元,最新一轮是2020年5月融得的18亿元C轮融资,投后估值超250亿元,包括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上海国企改革发展股权投资基金、广州南沙金控、长三角产业创新基金等政府基金均有入股。云从科技的招股书甚至特地显示了国有资本入股情况,令人玩味的是,持股最多的南沙金控所占比例竟然不过2.21%,而总的国有资本持股只有4.7%。既不是国有企业也非国有资本控股,云从科技的“国家队”之名受到众多外界质疑的声音。不论是提告还是下架“人工智能国家队”的slogan,都表明了云从科技自身对这一称号的“心虚”。

“毛利率处于行业下游”的真相

芯片是AI科技公司的灵魂,没有芯片就相当于丧失了核心竞争力。“AI四小龙”中的商汤科技和依图科技通过自主研发以及并购,均拥有了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而云从科技由于芯片设计成果未达预期,且EDA软件和生产流片遭遇限制,“人工智能SOC芯片研制及结合高准确度人脸识别技术的产业化应用”项目以失败告终,并退还了当地政府1000万的项目补贴。

因此,云从科技只能高价采购境外厂商的芯片,导致其毛利率远低于商汤科技和依图科技。屋漏偏逢连夜雨,云从科技自2020年5月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未来芯片和服务器的采购可能会受到一定限制。就算转而采购国产芯片,云从科技也会受到一定的不利影响,其在招股书中坦诚,“尽管发行人已制定国产器件的代替方案,但由于方案落地需要一定的验证时间,客户对使用替代器件产品认可具有不确定性等因素,可能会对发行人的生产经营产生一定影响。”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云从科技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4.83亿元、7.80亿元和7.51亿元,同期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录得21.46%、38.89%和43.21%。对比来看,商汤科技2018年至2020年的毛利率,分别为56.5%、56.8%、70.6%。依图科技2018年至2020年1~6月毛利率为54.55%、63.89%、70.99%。同为“AI四小龙”,云从科技的毛利率明显低于商汤科技和依图科技,仅高于侧重硬件业务的旷视科技。而AI算法龙头企业虹软科技长期维持 90% 以上高毛利率,云从科技只能望其项背。综合来看。云从科技的毛利率明显低于同行竞业公司,说他毛利率处于行业下游,不冤。

“降薪裁员”的真相

2021年4月16日,认证为云从科技员工的用户在脉脉上爆料:“云从科技先是为了上市裁员20%,后来又降薪20%,大家伙全都敢怒不敢言。”

2021年5月18日,昵称为“殷梨亭”,认证为云从科技员工的用户发帖:“云从,人送外号“20%厂”。降薪、裁员都20%,网传全员还扣20%的绩效”。

还有员工表示自己2016年进入云从科技,本来薪资就低,普调基数也低,身为老员工自己见证了云从的成长,云从也陪伴了自己的成长,但是很多老员工还没有后来的员工工资高,难免会感到心寒。如今遇到统降20%,更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脉脉上,吐槽云从科技裁应届生,不按规定缴纳五险一金的帖子不计其数,如果有一个员工这么说可能是凑巧,但是大家都这么说,就不禁让人怀疑事情的真实性。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云从科技在脉脉上的代称已经变成了“20厂”,意为裁员20%,降薪20%,这个待遇也算是“AI四小龙”中的独一份了。

“高管套现”的真相

在裁员降薪的同时,云从科技在近几年支付了大额的股权激励费用。招股书显示,云从科技在2019年确认股份支付费用13.03亿元,并计入管理费用,这也是其2019年度亏损扩大至17亿元的主要原因。2020年度,部分被激励对象离职将其原持有的股权转让给其他原有或新增被激励对象,云从科技确认股份支付费用6683.26万元。

以云从科技财务总监李胜刚为例,2019年9月李胜刚加入云从科技的同时,就通过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持有云从科技0.1756%的股权。而招股书显示,2020年云从科技给予李胜刚的年薪为118万。如果本次云从科技成功上市,那么李胜刚手中的股权价值千万。

不仅如此,云从科技的第二大股东佳都科技在云从科技提交招股书前夕,高额套现近1.5亿元。

招股书显示,在报告期内,广州云从不断的进行增资以及股权转让,引进了多家投资者。2019年11月19日,广州云从股东会作出决议,同意佳都科技、宁波卓彩分别将其持有公司的部分股权(对应160.7361万元、17.8441万元出资额)作价14,720.20万元、55.00万元转让给新余卓安,其他股东放弃优先受让权。本次股权转让的价格为91.58元/注册资本。值得关注的是,这个价格明显低于广州云从第六次、第七次股权股权转让107.88元/注册资本。佳都科技在报告期内一直为云从科技的第二大股东,本次股权转让佳都科技套现近1.5亿元,而新余卓安受让佳都科技的股权也得到了一定的价格优惠。

扯下了“国家队”大旗的云从科技现在的slogan是“人工智能行业领军者”。与其纠结自己的“国家队”之名跟媒体打口水仗,云从科技不如早日研发出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要知道虚名只是一时,核心竞争力才是长久之计。

对于云从科技向中访网提起的民事诉讼案,中访网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支持并鼓励良性企业正当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但是对于云从科技这样不讲事实依据、并试图通过资本的力量打压社会公众舆论的“瞎操作”诉讼维权,违反了国家宣传部门对资本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有关规定,中访网对此坚决抵制。中访网在接下来的时间中,将不排除对云从科技有关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公开实名举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