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真实故事||老公拿错快递,我一下子找出鬼,10天后正式离婚。

subtitle
猪小浅 2021-10-17 09:0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跟着我,一起来看看今天的故事:

01

我姐来家里找我,问我,盛德呢?

我回她,去快递站了,说拿错快递了。

我姐说,要不你就离了吧。

那是2013年,我24岁。

和盛德刚结婚3个月。心里有无数纠结缠绕在一起。

我说,妈妈知道了,肯定会受不了的。

所以这婚,死也不能现在离。

02

我是遗腹子。

我妈怀孕4个月时,我爸因意外过世了。

那是1989年末,我姐6岁。

我爸带着她进城买年货,遭遇车祸。

姐姐说,爸爸一把推开了她,自己却卷在了卡车下面。

许多年,我姐都会在夜里梦到那个场面,然后被吓醒。

出事后,我妈娘家都劝我妈把孩子打了。

毕竟那一年,我妈才26岁。有我姐一个拖油瓶就已经难再嫁,何况再添一个。

然后爷爷奶奶就来了,进门噗通给我妈跪下了。

求我妈把孩子留下,给我爸留个根,他们一定帮忙养。

是的,他们指望我妈肚子里是个男孩,给老曹家续香火。

我妈心善,耳根子又软,二老这眼泪一流,我就这么被留下了。

可惜,仍然是个女孩。

我呱呱坠地的第二天,奶奶和我妈说,我帮你找个人家送了吧。

我妈说,怎么了,姑娘就不是我男人的根了?

03

我姥爷家里两个儿子三个女儿。

因为村里穷,姑娘们都往外村嫁。

爷爷这边三女一儿,我爸学习很好,高中毕业。

据说,他大学都考上了,但不知道哪里没弄好,被顶掉了。

我妈当时选我爸,也是因为他有文化,和其他男人不一样。

我爸在村委工作。我妈在家种地。

那时候的基层干部,都是听起来体面,工资很低的。

有时几个月都开不出工资,但我妈不介意,觉得和我爸过日子很幸福。

我妈生了我姐之后,爷爷奶奶摆过各种脸子。

有一次,奶奶来我家,坐在门口和邻居聊天,故意大声嚷嚷,谁家母鸡下一个蛋就完成任务了?不下蛋那还是母的吗?

我妈气得在屋里哭。

我爸就出去,把奶奶哄走了。

我妈说,爸爸是很爱她的,也不重男轻女。而且作为干部,他也不能带头违反计划生育。

可我姐三岁那年,害了场大病。发了5天烧,把耳朵烧坏了。

爸妈当时非常痛心,积极想办法治疗。

奶奶知道后,可高兴了。

因为她之前就听说,孩子办个残疾证,就可以合法生二胎。

04

其实我姐是有听力的,而且后来恢复得也还可以。

但爷爷奶奶挖门盗洞地托人找关系,给我姐办下了残疾证。

我妈当时不愿意。

毕竟好说不好听,但拗不过奶奶。

于是1990年,我迟迟地来到这个世界。

没生之前,爷爷奶奶说要养我,可知道是女孩后,立马不认了。

还到处说我是个扫把星,还没出生就把我爸克死了。

我妈连月子都没做过完,奶奶就走了。

我妈只能一个人带着我和姐姐艰难度日。

我1岁那年,村里来了个扶贫干部。

当时要查一下各家欠村里的钱。

村委的人不愿意说,就说我爸把账本弄丢了,找不着了。

因为我爸去世了嘛,都推在他头上。

可我妈这个人比较轴,即便我爸已经不在了,她也不想我爸受冤枉。

我妈找去村委一顿翻,就把账本找出来了。

其实,干部也没说让还,就是统计一下。

村里人都怪我妈。

第二天我妈下地的时候,家里所有的苹果树,树皮都被剥掉了一圈。

那是我们一家的生计,一夜间,全毁了。

我妈坐在地头上,嚎啕大哭。

人心无情起来,真的没有底线。

05

我姐到了8岁才上学。

小时候没有人照顾我,只能委屈她。

我妈说,当年大姨来看我们,说把我抱走算了,我妈一个人没法养。

我姐虽然听不清,但感觉到了,一直抱着我不放,晚上睡觉都搂着我,不让大姨碰。

我妈就觉得,将来我们姐妹俩是个照应,没舍得给。

到了1992年,我妈离开村子,去镇上打工了。

那时候,镇上有个轻纺市场。她就去给卖窗帘的看摊位,匝窗帘,锁边什么的。

老板娘人挺好的,看我妈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不容易,手把手地教她。

还让妈妈把我放在店里。我姐这时候才读小学,每天放学回来,会把我背回家。

我妈说我最可怜,生下来,没过一天好日子。

可我从来不觉得,因为我妈我姐都很疼爱我。

家里虽然穷,但把最好的都给了我。

我姐个子只有1米5,而我有1米68。

就是因为小时候牛奶都给我喝了。

我姐小小年纪就知道舍不得。

有时候,我妈看着心疼,早饭也要给她热一袋。

她就说,不用,我喝一口就行了。

06

我姐只读完了初中。

是她自己不想读了。

一方面,听力对她还是有影响的。老师讲课声音小,她就听不见。加上我姐胆子小,不明白也不敢问。学习成绩一直不好。

另一方面,因为听力障碍,同学总是嘲笑欺负她。

所以,我姐特别讨厌学校。

应该是2000年左右吧。

轻纺街改建轻纺城,老板娘决定回家不干了。我妈拿着多年的积蓄,加上和舅舅大姨借了钱,连货带机器全盘了下来。

等轻纺城开业,我们家就有了自己的店。

我姐每天在店里帮忙。

那时候,我读5年级,看着妈妈姐姐在店里,开开心心地忙活,可羡慕了。

我就说,等我小学毕业了,我也不读书了,来店里帮忙。

我妈和我姐异口同声地说,不行!

07

小时候是看不到苦的,认为开店是件轻松的事。

其实是因为妈妈和姐姐都挡住了。

不说那些奇葩顾客。每天整理裁剪那些沉重的布料,和干苦力也差不多。

我妈一直都没有再婚。

也不是没有相过亲,但同龄人都嫌我妈面相老,年纪大的嫌她带着我这个拖油瓶。

我妈慢慢就没信心了。

印象里,我妈就没有年轻过,30几岁的时候,头上就有好多白发,像个中年妇女。

没办法的事。

女人太操劳,老得特别快。我妈刚过40就绝期了,都是累的。

店里能自己干的,她绝不请小工。有时给客户赶大活,我妈和姐姐一天只睡三四小时。

高中,我妈第一次去开家长会。

同学问我,那是你奶奶呀?

我特别气地说,那是我妈!

有的人,妈妈长得不好看,职业不好,甚至是土气,都觉得丢人,感到自卑。

可我从来没有。

因为我知道,妈妈过早的衰老,都是为了我。

08

从小我就有个习惯,看电视的时候,给妈妈按摩手。

先捏掌心,再揉手指,一根一根的,仔仔细细。

妈妈的手,瘦瘦的,骨节特别大,手指上全硬茧。

那都是职业病,阴天下雨,会痛。

我妈总说,我的小手好软,给她捏捏就不疼了。

那成了我唯一能帮上妈妈的事。

2006年,我姐结婚。

姐夫是相亲认识的,比我姐大5岁。因为听力上的毛病,我姐一直自卑。

姐夫是做保安的,年纪是大了一些。

但他也正因为条件差点,觉得能讨上老婆就很开心了,对我姐很好。

而上高中的我,拼了命的学习。心里想着给我妈争口气。

背不进书的时候,就想我妈匝窗帘的双手,想她弯着腰搬那些沉重的布匹,想她遭爷爷奶奶的厌弃,遭全村人欺负。

她太苦了。

我必须给她一点快乐的理由。

09

2008年,我姐生了一个儿子。

而我功夫不负有心人,考上了榆林的一所二本。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我妈立马回村里摆了酒。

我们和爷爷奶奶已经好多年不见了。我姐结婚,只有一个姑姑过来,他们都没露面。

那时候,奶奶已经瘫了,半身不遂。中医说她肝阳上亢,脉络瘀阻。

我觉得她是心眼太小,气性太大。

她半躺在床上,口齿不清地对我说,没想到是你考上大学呀。

不知道她那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总之考上大学,我是开心的,我妈是开心的,我姐是开心的。

我猜,天上的爸爸也是开心的。

大学生活很丰富,让我开阔了眼界。

中间谈过一场恋爱,实习期分了手。因为他计划毕业去西安,而我要回老家。

其实我可以留在榆林的。实习的那家公司很好,想留下我。

但我拒绝了。

因为我不想远离妈妈和姐姐。

我回去考了公务员。那时候,相对好考一些,我成功上岸。

我妈特别心慰。

因为兜兜转转,我做了基层干部,仿佛继承了我爸的“衣钵”。

10

后来就是2013年了。

我妈的重心,已经不是赚钱了,而是给我找老公。

其实我才23,根本不着急。

自己贷款买了个小房子,朝九晚五,蛮惬意的。

但是我妈急。

我姐说,妈是被没男人这事搞怕了,就怕咱俩没男人。

我相了几次亲,认识了盛德。

盛德比我大一岁,也是二本,在一家国企做技术员。

他也是单亲。早年妈妈病逝,是姑姑把他带大的。

我俩有好多共同语言。

结婚前,他给我的印象是,性子弱,没什么主见。但是人老实,接人待物彬彬有礼。

我妈也是看中他这一点。觉得婚后,不会欺负我,只有我欺负他。

所以交往了三个月,我就和他结婚了。

小地方,不用多隆重,在饭店里摆了10桌酒。

酒席上,给我妈敬酒。

我妈举起杯,幸福地看着我们说,哎呀,我这辈子的任务总算完成了。

后来,我姐说,妈说这话,太不吉利了。

11

是我婚后的第二个月,我妈突然腹部疼痛,疼到晕在了店里。

送医院检查,肝癌中期。

发现三个超过3厘米的肿瘤,马上去了西安。十月做的手术。我请了假,和我姐全程陪护。

手术很成功,之后做了四个疗程的化疗。

本来想做六个,我妈坚持不住了。

出院回家,已经是2014年初了。

本来特别高兴的事,可以回家过年。

没想到,到家第三天,我公公和盛德的姑姑一起来了。

当时盛德不在。

我还客气地说,让他们等等。我公公就说,我们就是来找你的。

我说,找我什么事啊?

他说,你们离婚吧。

12

我都蒙了。

问我公公为什么呀?

他说我们骗了他们家,我妈都肝癌中期了,怎么可能不知道,怪不得那么急着结,就想坑他们家。

我问,我妈看病用你家钱了?

他姑姑说,你妈没医保。这救回来比不救回来还花钱呢。而且癌症遗传的,对下一代也不好。

我顿时就火了,说你会说人话不,我妈的命是拿钱衡量的吗?你命多少钱?我这就给你,你马上去死!

我真没想到,结婚才几个月就和盛德一家彻底撕破脸了。

盛德在外面躲了一天才回来。

这之后的几天,他都是东躲西藏,反正就是不敢直面我。

不是说拿错快递要去快递站还快递,就说要去楼下买包烟。

才三天,他拿错三次快递了。没有鬼才怪。

我姐来家里找我,盛德照样不在家。

晚上,我逮到盛德,我问他,离婚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爸的意思?

他就捂着脸哭了,说,我也不想的,但你家也确实不对。

我没和他争,多一句都没有。

我以为自己找了个任我欺负的老公,没想到弱性子的男人更冷情。

因为他都没热爱过,哪来的勇气守护我。

我的心,冷透了。

我和自己说,这辈子再不会找没主见的男人。

13

我姐建议我马上离。

离,肯定是要离的。可我不想马上。因为妈妈刚出院。

她就想看着我有个好归宿,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打击她。

后来,我和盛德约定,先扯离婚证,但别公布。等我妈养养身体,半年后再说。

可是,我低估了他们一家人。

是春节刚过。

有一天,我正上班,我妈突然打电话给我,神秘兮兮地说,我今天看见盛德和别的女人手拉手,你知道是谁吗?

是的,才二个月,盛德就在公公的安排下开始相亲了。

尽管我们已经离婚,但仍觉得他太不地道了。

那段时间,我妈特别伤心。觉得是她害了我。

我就和她说,是你帮了我,让我早点看清这一家人。

话虽这么说,可我妈还是难过了。

每天唉声叹气的。

那段时间,我拼命相亲。不为自己,就为我妈。

我想她别太自责,想她开心,想她看我找到个好男人。

可姻缘这种事,真是讲缘分的。

越是急,越是遇见奇葩。

14

转眼2015年,我的爱情还没有着落,我妈等不及了。

癌症复发。

那是最煎熬的日子。我和姐带着妈妈西安北京都跑了。

医生都劝我们,别折腾了。

回家的路,好绝望啊,漆黑的未来,看不见一丝光。

我妈坐在火车,虚弱地看着窗外不说话。

中午,卖盒饭的过来,我问她饿不饿?

我妈忽然转过头,对我说,咱们家,你最可怜。我和你姐都有个家,都有男人疼。就你……

我的眼泪,哗的一下冲出来。

我说,谁要那些臭男人,有你和我姐,我活得比谁都好。

说真的,我没觉得,女人一定要有男人才幸福。

可我妈就这么认为。

也许是因为,在她年轻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彬彬有礼,温柔有力的男人,给了她回忆一生的宠爱。

让她甘愿用所有的青春,去抚养他的两个女儿。

而我,只听过这个传说。

那一年的五月,盛夏初至。

我亲爱的妈妈,撒手人间,去找那个深爱她的男人了。

15

妈妈走后,我性格变了很多。

不想恋爱,不相信男人。过年过节,就去我姐家蹭饭。

我们家宠我都宠成了习惯,连小外甥都知道什么也不能让我干。

喝个水都让我坐着,他帮我倒好。

16年的时候,在街上遇见盛德带着老婆。我堵住他,足足骂了半小时。

我知道,我有点过分了。

可我始终觉得,如果不是他们家那么无情,我妈的病情不会那么快恶化。

哪怕他帮我演半年戏呢。

也许我妈现在还会陪着我。

我姐总劝我,要接受妈妈已经离开的现实。

可是接受现实好难啊。

2017年,我姐要了二胎,是个女儿。

那时候,姐夫自己开了保安公司,生意做得不错。

第二年,他们家换了一套大房子,专门装修了一个房间给我。

我姐说,咱家不要书房,得留个屋给我老妹。

于是我也就经常不要脸的,心安理得的,去蹭吃蹭住。

16

我是2019年才恋爱的。

他叫何保国,比我小4岁。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他是新调来的,开始我和他开玩笑说,让他有事请教我这个老阿姨。

结果慢慢地,他就对老阿姨产生了兴趣。

经历疫情之年,我们在一起了。

今年三月,同居。

搬到一起的第一个周末,他买了投影回来,在家看电影。

我们放了《复联》。

看到一半的时候,他把手就放在了我的腿上,我顺手拿起来,捏掌心,揉手指,一根一根……

他的手,瘦瘦的,骨节分明。

他小声说,你手好软啊。

我突然发觉自己在干什么,一瞬间,失声痛哭起来。

想念藏在所有不经意的角落里,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刻,给你一击。

何保国吓坏了,抱着我说,怎么了?按个手还按哭了。

我要怎么告诉他呢。

那是我爱妈妈的习惯。

哪怕她已经离开我,那么多年。

我依然放不下,忘不掉,在某一刻,成为缅怀的片段。

妈妈,你放心啊。

你和姐姐给了我那么多爱,所以不管遇到多少风雨,我的内心始终是有能量的。只要还有爱和被爱的能力,就什么都不用怕的。

而且你看到了吗,我已经找到疼我的男人了。

会幸福的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